为何这个德国人必须被轰出大陆(多图)
 
陈东
 
2006-12-8
 

德国人卢安克和孩子们在设计屯里的小路。(孩子的衣服是借来照相的)

【人民报消息】中共有它的怕和不怕。凡是能用钱和武器摆平的,中共都不害怕;凡是钱和武器都使不上劲儿的,中共都害怕。

面对要求反腐败的学生和民众,中共用坦克和子弹一夜之间就解决了问题,流血没什么可怕的,中共说它的血旗就是鲜血染成的;面对汉源上万民众暴动,除了派出军队镇压外,找几个为首的重判,秘密处决,杀一儆百,对此中共也是怕不了几天就过去了;对频频发生的矿难事故,就更不怕了,发点抚恤金,撤换几个小官员,开几个整顿会就摆平了,并且何祚庥在理论上也已代表党做了对不幸根源的总结:“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 ……

最近在互联网上,传播着一个让中共害怕的真实故事。一个在中国边远山区生活了6年,只身一人深入中国山村从事义务教育的默默无闻的年轻德国人,最后在中共的惊恐和农民的呼唤声中,被迫离开了中国。

中共眼里德国人卢安克极其可怕

「中国」是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古国,她的一切都与建立了57年残暴统治的中共政权没有任何关系。这个22岁时到中国旅游就爱上「中国」的现年38岁的德国人卢安克,从1999年起,只身一人深入中国山村从事义务教育。做着让中共、让陈至立愈显丑陋的善事。

据香港媒体报道说,卢安克先到中国留学。后来曾因在内地免费义务教德文,被公安罚款3000元人民币,理由是未办“就业证”;2001年开始,卢安克一头沉入广西最穷最偏僻的东兰县坡拉乡广拉村,一个不通电话、不通公路、只会讲壮族土语的山村,在那里他还是免费义务教导村童讲普通话、学习文化。


卢安克自费帮助中国穷困山村农民修路。
国库的钱都哪里去了?
善良的卢安克和村民相处愉快,帮村民犁田、割禾、打谷,为村民设计脱粒机,并将德国家人汇给他的钱用来为当地修路,终于使山村有了一条宽0.6米、长不足300米的水泥小路。他还教村民改造居住环境,人畜居所分开。

这简直是在打中共的嘴巴,当党官们都在往自己腰包里搂钱的时候,当江泽民把国库相当于200亿人民币的美金存入加勒比海的中资银行时,这个「已经奔了小康的」山村竟然没有一条不泥泞的小路!「阳光雨露」了半个多世纪,为自称又当爸又当妈的中共管辖的最穷最偏僻的地区修路的居然是一个德国人,而且是把家人汇给他的钱用来为中国人民服务!中共并不会为此而害臊,但它头疼!

对于中共来讲,就怕你不坏,就怕你黑社会不猖狂,这样新华网和殃视才有资料迷惑读者和观众:「中共正在治理国家」!善良和无私对中共来说简直是原子弹。

“负有特别使命的间谍”

有人把卢安克在广拉村的录像片放在网上,看过感触很深。卢安克说看到孩子们在打架,没有去责备他们,他说这是那里孩子唯一的娱乐活动。于是他花了半年时间写了一个教导孩子们做个善良人的剧本,由大家来表演,并用录像机录制下来,这引起了山村孩子们的极大兴趣。“电视剧”演完了,孩子们自觉自愿的不打架了。

这个德国人在中国农村的教育方式向大陆人展示了与中共截然相反的道德和行为标准,这让教育全体国人相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好人没好报“的中共害怕。

报导说,不久前,协助卢安克进入中国的德国“华德福教育基金”驻广西办事处因到期未获中共当局延续而关门,他为能继续留在中国帮助山村的孩子们,于是向中共驻德大使馆申请加入中国籍。


卢安克著作《与孩子的天性合作》
中共让助「华」得「德」得「福」的德国“华德福教育基金”关门了,因为凡是做好事都被认为是动摇共产党政权的根基,所以有人指申请加入中国籍的卢安克是“负有特别使命的间谍”,你能说这话不一针见血吗?

而且,只有在这个时候,中共的法律特别起作用。中共官方表示“爱莫能助”的理由是,「按中国法例,只有在国家一级机构工作4年以上,或为中国作出特殊贡献的外国人,才合乎入籍条件」。

报导说,今年8月,签证到期的他只好暂返德国。他的离去引起舆论关注,民间响起呼吁他“回来”的声浪。

这声浪说明,卢安克的无私行为赢得了人们的认同,民众开始感到助人不求回报是件美好的事,是美德,值得尊敬和效仿。毫无疑义,这呼吁的声浪越大,越说明当善良和传统道德精神在人民心中复苏的时候,任何力量也难以把他挖除。这正是中共垮台的基础。

(人民报首发)

购买新唐人圣诞晚会票
购买新唐人中国新年晚会票
各国文字介绍并购买新唐人中国新年晚会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