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把球踢給喬石 曾爭軍權大罵羅幹(圖)
 
門禮瞰
 
2006-9-14
 

四面楚歌的曾慶紅要黨政軍大權來保護自己!(爭鳴)

【人民報消息】建政初期,中共說自己是流氓無產階級。現在有目共睹,共產黨成了不折不扣的流氓有產階級。二流子什麼都不幹,居然發家了,當然靠的是耍無賴、強取豪奪,耍無賴的最基本一點就是賴皮賴臉,任何章法既不遵循也不承認。

建政57年了,不要說對付黨外人士,就是保鮮膜裡也掐的你死我活,按照現在流行的一種說法叫做:適者生存。共產黨裡胡耀邦、趙紫陽不是適者,張志新更不是適者,都不能生存。看看現在,越是臭不可聞的越是升官,越是活的要什麼有什麼,因為有吃人腦進補的江澤民當「指導思想」,中共黨官只有想不到的事,沒有不敢做的事。

賈慶林把球踢給宋平喬石

在共產黨裡當「君子」的都沒有好下場,你高姿態正合流氓之意。所以不久前,中共元老宋平、喬石,在北戴河勸賈慶林和李長春在十七大退下時被噎了個大窩脖。據爭鳴雜誌9月刊報導,這是自去年秋五中全會以來,他們第二次「勸導」賈、李退下。

賈慶林表態:個人在黨的十七大上還是下,完全接受黨中央的決定。個人沒有對職務的戀棧。這個大貪官把球踢給了宋平喬石。讓他們無話可說。因為流氓中共沒有懲治自己人的法制,法律都是用來收拾對立面的。

共產黨的媒體整天說按照「黨紀國法」云云,要真是這樣,宋平喬石還跟他費什麼吐沫呢,把賈慶林那些貪腐的檔案材料拿出來公布於世,該入監入監,該槍斃槍斃。

記的十六大上,賈慶林怕樹大招風目光反而集中在他的福建腐敗上,他恨不得立即辭職,鉆到地縫裡藏起來。但是在政治局常委會裡混了這麼幾年,他完全明白江澤民的苦心,原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是個只整治別人,而自己被保護的最高權力機構。誰想離開那裏誰是傻瓜!

所以,大貪官賈慶林不但不肯下臺,而且還要求給他「平反」「恢復名譽」。他說:黨內、社會上對我個人的品質、行為,有某種程度的誤會,受到社會上包括境外政治勢力、傳媒缺乏事實,甚至抱著敵意、偏見的宣傳的影響。個人在精神上承受的壓力沉重,總希望黨中央和歷史給一個全面、客觀的評價。

這種鬧劇只會發生在獨裁政權內。

十六大曾慶紅發明等額選舉

為了保證自己可以進入常委會,十六大曾慶紅發明了等額選舉(一個職位只設定一個候選人,除非你棄權不選,否則沒的挑選)。在2002年11月的十六屆一中全會上,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的等額選舉中,賈慶林、李長春、黃菊都以低於30%贊成票「當選」,曾慶紅也以低於40%贊成票「當選」政治局常委,對此不得人心的江家幫,一直引起人們的爭議。爭議歸爭議,不耽誤這些貪官污吏上任就職。

李長春一臉無辜


宋平、喬石對付兩個沒皮的江嫡親。
宋平、喬石看中共沒有法治,只好自己親自去「治」,賈慶林不願意退,又找到鬧著要開紅燈區的李長春。在廣東拍江澤民姘頭黃麗滿才竄入政治局常委會的李長春,聽到要他主動下臺,一臉無辜的說: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調京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抓宣傳、文化、共青團、工會等工作,很難勝任,留在政治局常委內,會給領導集體在政治上、形象上造成消極影響。言外之意是自己的廣東省委書記當的好好的,被「調」到北京的,不是自己想來的。那麼再「調」走,也不能自己說了算。

元老軍頭對曾慶紅都很忌諱

宋平、喬石希望賈、李還有曾慶紅都下去。在北戴河,宋平直接了當指出曾慶紅搞多中心論、搞宗派、山頭主義,破壞宏觀調控等等。喬石告誡說:曾慶紅對個人在集體班子、在全黨、在全國人民中的評價如何,應有自知之明。

正因為曾慶紅有自知之明,所以急切的要抓權。曾慶紅以中央書記處的名義提出:要在中共六中全會上增補中央軍委副主席,「完善」中央軍委領導班子體制。他盤算自己是中共唯一的「國家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安排增補中央軍委副主席,當然他得排在第一位。

中共高層很多元老、軍頭對曾慶紅都很忌諱,說他野心太大。擠到現在這個位置還不滿足,要是讓他黨政軍大權都握著,別人就甭打算過一天舒坦日子。所以從十六屆二中全會以來,中央政治局已先後討論過三次,都被否決。這次宋平、喬石提出讓他下去,他更急的毛了爪,第四次提出要當中央軍委副主席,又被否定。

曾慶紅一肚子怨氣,說胡錦濤對他防的緊,怕他「功高蓋主」;又罵羅幹掌握著公檢法,搞的全國雞飛狗跳,卻不讓自己進軍隊把豆腐渣重塑為鋼鐵長城;還罵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妒忌心強,看自己工作能力強,怕自己增加職權範圍,就幾次在政治局表決時卡住他。

最近,國內外的形勢更加驚心動魄,曾慶紅把握軍權的欲望更加強烈和緊迫,在宋平喬石就十七大人選與曾慶紅「交換意見」,讓他下臺時,曾更加驚慌了,他知道這兩個人是代表很多人的意見的,因此抱定一個主意:死也不下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