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先生猝逝 海內外民主人士沉痛哀悼(圖)
 
2006-10-15
 

林牧老先生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李詩穎10月15日採訪報導)中國著名民主運動人士林牧先生,今天(15日)下午13時午休時突然病逝,家屬及各界對此哀痛不已。林牧先生德高望重,長期為中國的人權事業奮斗不懈,目前獲知,他的四個子女及親屬已趕回西安家中,西安已有六十多名民運人士前來致意並協助辦理後事,據知國內各方人士亦將發起悼念林牧先生活動。

曾任胡耀邦先生秘書、中共西北大學黨委書記、中國人權組織理事的林牧先生,在今天(15日)中午突然病逝。大紀元記者稍早前致電林牧先生家中致意,家人表示相當悲痛,將暫不接外界電話。

據西安朋友轉訴,林牧先生是當日13時按慣例午休。15時,同床的夫人起床時發現林牧先生臉色發黃,沒有呼吸,呼喚無應答,撫摸手部、面部已冰涼。15時30分,120急救人員趕到,做心電圖已呈直線,雙瞳孔散大,大動脈博動及心音消失,呼吸停止,宣布臨床死亡。

林牧先生在中國人權民運界和中共體制內的進步力量裡面,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可謂德高望重,萬眾矚目。他早年曾經參加過民主同盟,後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曾經幾次被關押。他曾經擔任過胡耀邦做陜西省省委書記時的中共省委副秘書長和西北大學的黨委書記等職。在舉世矚目的89民主運動中,林牧先生為支持工人、市民、學生的示威抗議活動,在北京公開發表了支持的文章而被中共整肅。而後,林牧先生數十次發起全國性的簽名呼籲活動,為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和社會正義奔走呼告。他還把自己的稿費拿出來,無私地捐獻給了困難的良心犯家屬和經濟上困難的朋友。多年來,林牧先生是以行動贏得了大家的一致尊敬。

林牧先生生於1927年10月13日,陰歷9月18日(即西歷11月8日),以中國人的習俗,一般男性會把年滿帶九周歲的生日當成整十歲的生日來過,因此各界朋友原本期待要去祝賀林牧先生的80大壽。

張鑒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實在太突然、太震驚了!」張鑒康告訴記者說,10月6日時還到過林牧家中,當時他身體各方面都非常好,還提到公安提議要幫他過生日,以代替各地的民運人士和維權界的朋友給他過生日。林牧先生對張鑒康來說,是一肩室友、像父輩的人,張鑒康表示在西安的朋友圈裡可以說是少了最大的支持者。

據了解,9月底,北京公安部和國安部的相關工作人員來到西安林牧家中,表示要給林牧先生過生日,令林牧先生和西安的民運人士深感意外,也向他們拒絕。據西安的民運人士表示,公安部應該是藉此要阻止維權人士一起幫他祝壽的聚會的活動,因此林牧先生拒絕了他們。

民運人士馬一忠對記者表示:林牧先生禮拜五(13日)收了個電話以後有點動怒,後來感覺到有點不舒服,今天(15日)12點以後吃了點兒中藥就躺著睡覺,下午3點鐘的時候內人發現不對,一摸就涼了,現在具體什麼病因,沒有辦法下結論。好像是咱們說那種無疾而終的情況,很安祥的,從他的臉上,從他的皮膚上,看起來很安祥的。

馬一忠表示,夫人宋湘林女士情況相當不好,可能是因為林牧先生去逝前沒有說任何話,沒有任何病的情況,讓人很難接受。

馬一忠認為,林牧先生是陜西全省一個民主的旗幟,這個旗幟現在發生了變化,讓我們都感到很沮喪,因為老先生確實是一個好老爺。

民運人士付升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林牧是一個非常受我們尊重的老人,他對中國的民運,對中國的青年人真的是一個極大的鞭策,所以全國各地的朋友紛紛打了電話,託我們轉告家屬,對林老先生過世表示哀悼。

身為西安人的付升,長期和林老先生在一起,對林老的為人及其勇敢的精神都深感欽佩,也經常前來看望他。對林老突然的過世,付升說:「我們非常非常感到痛心,簡直難以用語言表達,剛才我也是親自開著車,跟朋友們把林老送到殯儀館。」付升也說:「現在家裡人心情很難平覆,非常悲痛,西安的朋友知道這個情況都陸陸續續趕來了。」

對於悼念林牧先生的活動,付升表示目前大家正在協助家人辦理後事,對如何悼念林牧先生還沒有具體的想法,但是肯定會發表一些關於林老生平的文章,並希望能出一本書紀念林老的一生。

林牧先生是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的先驅,著名的自由寫作者、獨立思想者,對於林牧先生的猝逝,海內外各界人士深感哀痛,《自由聖火》網站總編輯袁紅冰認為是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的重大損失。目前已知國內包括六四天網已倡議要和各界朋友舉辦悼念林牧先生的活動,將共同緬懷偉大的民主戰士林牧先生。

附林牧簡介

林牧,1927年10月生,男,漢族,浙江義烏人。

1946年,入西北工業大學電機系學習,期間先後參加中國民盟、中共。

1965年以中共陜西省委副秘書長身份,參加胡耀邦在陜西發起的「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寬政策搞活經濟」的超前改革。失敗後受到長達12年的政治迫害。期間兩度入獄、兩次被開除黨籍、8年勞改。

1978年11月平反,先後任中共陜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委副秘書長、國務院科技幹部管理局局長、中共西北大學黨委書記。

1989年5月,在北京參加和支持學生民主運動,「6.4」後第3次被開除黨籍,從此不再擔任任何行政和學術職務。

1995年,被推選為「中國人權」國內理事。

1998年改為榮譽理事。

2004年辭去榮譽理事職務。

在境內外發表思想、言論、紀實、雜文與詩詞約50萬字,所主編的《中國風俗》叢書凡30卷,先後在西安、臺北出版。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