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先生猝逝 海内外民主人士沉痛哀悼(图)
 
2006-10-15
 

林牧老先生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李诗颖10月15日采访报导)中国著名民主运动人士林牧先生,今天(15日)下午13时午休时突然病逝,家属及各界对此哀痛不已。林牧先生德高望重,长期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奋斗不懈,目前获知,他的四个子女及亲属已赶回西安家中,西安已有六十多名民运人士前来致意并协助办理后事,据知国内各方人士亦将发起悼念林牧先生活动。

曾任胡耀邦先生秘书、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中国人权组织理事的林牧先生,在今天(15日)中午突然病逝。大纪元记者稍早前致电林牧先生家中致意,家人表示相当悲痛,将暂不接外界电话。

据西安朋友转诉,林牧先生是当日13时按惯例午休。15时,同床的夫人起床时发现林牧先生脸色发黄,没有呼吸,呼唤无应答,抚摸手部、面部已冰凉。15时30分,120急救人员赶到,做心电图已呈直线,双瞳孔散大,大动脉博动及心音消失,呼吸停止,宣布临床死亡。

林牧先生在中国人权民运界和中共体制内的进步力量里面,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可谓德高望重,万众瞩目。他早年曾经参加过民主同盟,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经几次被关押。他曾经担任过胡耀邦做陕西省省委书记时的中共省委副秘书长和西北大学的党委书记等职。在举世瞩目的89民主运动中,林牧先生为支持工人、市民、学生的示威抗议活动,在北京公开发表了支持的文章而被中共整肃。而后,林牧先生数十次发起全国性的签名呼吁活动,为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和社会正义奔走呼告。他还把自己的稿费拿出来,无私地捐献给了困难的良心犯家属和经济上困难的朋友。多年来,林牧先生是以行动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尊敬。

林牧先生生于1927年10月13日,阴历9月18日(即西历11月8日),以中国人的习俗,一般男性会把年满带九周岁的生日当成整十岁的生日来过,因此各界朋友原本期待要去祝贺林牧先生的80大寿。

张鉴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在太突然、太震惊了!”张鉴康告诉记者说,10月6日时还到过林牧家中,当时他身体各方面都非常好,还提到公安提议要帮他过生日,以代替各地的民运人士和维权界的朋友给他过生日。林牧先生对张鉴康来说,是一肩室友、像父辈的人,张鉴康表示在西安的朋友圈里可以说是少了最大的支持者。

据了解,9月底,北京公安部和国安部的相关工作人员来到西安林牧家中,表示要给林牧先生过生日,令林牧先生和西安的民运人士深感意外,也向他们拒绝。据西安的民运人士表示,公安部应该是藉此要阻止维权人士一起帮他祝寿的聚会的活动,因此林牧先生拒绝了他们。

民运人士马一忠对记者表示:林牧先生礼拜五(13日)收了个电话以后有点动怒,后来感觉到有点不舒服,今天(15日)12点以后吃了点儿中药就躺着睡觉,下午3点钟的时候内人发现不对,一摸就凉了,现在具体什么病因,没有办法下结论。好像是咱们说那种无疾而终的情况,很安祥的,从他的脸上,从他的皮肤上,看起来很安祥的。

马一忠表示,夫人宋湘林女士情况相当不好,可能是因为林牧先生去逝前没有说任何话,没有任何病的情况,让人很难接受。

马一忠认为,林牧先生是陕西全省一个民主的旗帜,这个旗帜现在发生了变化,让我们都感到很沮丧,因为老先生确实是一个好老爷。

民运人士付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林牧是一个非常受我们尊重的老人,他对中国的民运,对中国的青年人真的是一个极大的鞭策,所以全国各地的朋友纷纷打了电话,托我们转告家属,对林老先生过世表示哀悼。

身为西安人的付升,长期和林老先生在一起,对林老的为人及其勇敢的精神都深感钦佩,也经常前来看望他。对林老突然的过世,付升说:“我们非常非常感到痛心,简直难以用语言表达,刚才我也是亲自开着车,跟朋友们把林老送到殡仪馆。”付升也说:“现在家里人心情很难平覆,非常悲痛,西安的朋友知道这个情况都陆陆续续赶来了。”

对于悼念林牧先生的活动,付升表示目前大家正在协助家人办理后事,对如何悼念林牧先生还没有具体的想法,但是肯定会发表一些关于林老生平的文章,并希望能出一本书纪念林老的一生。

林牧先生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先驱,著名的自由写作者、独立思想者,对于林牧先生的猝逝,海内外各界人士深感哀痛,《自由圣火》网站总编辑袁红冰认为是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重大损失。目前已知国内包括六四天网已倡议要和各界朋友举办悼念林牧先生的活动,将共同缅怀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附林牧简介

林牧,1927年10月生,男,汉族,浙江义乌人。

1946年,入西北工业大学电机系学习,期间先后参加中国民盟、中共。

1965年以中共陕西省委副秘书长身份,参加胡耀邦在陕西发起的“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超前改革。失败后受到长达12年的政治迫害。期间两度入狱、两次被开除党籍、8年劳改。

1978年11月平反,先后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委副秘书长、国务院科技干部管理局局长、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

1989年5月,在北京参加和支持学生民主运动,“6.4”后第3次被开除党籍,从此不再担任任何行政和学术职务。

1995年,被推选为“中国人权”国内理事。

1998年改为荣誉理事。

2004年辞去荣誉理事职务。

在境内外发表思想、言论、纪实、杂文与诗词约50万字,所主编的《中国风俗》丛书凡30卷,先后在西安、台北出版。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