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千萬富翁的傳奇經歷 (圖)
 
2005-12-22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陳玉)第一眼看到李健輝的感覺是,這是一個可以讓你信任的人。成功逃脫中共追捕、輾轉流離來到泰國,他的臉上沒有獲得自由,得到安全後的興奮。坐在我的對面,他目光和話語中透出的真誠、沉靜,使我看不出這是一個剛剛經歷四年牢獄生活、受盡酷刑折磨的人。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他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他是一個千萬富翁,他是深圳市弘達實業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他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他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判刑四年,他被中共定為廣東省“法輪功”首要骨幹分子,是廣東省第一個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讓我們一起來探訪法輪功學員李健輝的心路歷程吧!

*初入商場 五年千萬

1957年出生於海南三亞的李健輝祖籍廣東省惠陽,父親是普通幹部,母親是工人。在三亞高中畢業後,在農場工作了三年,種植橡膠,開拖拉機。1978年,他參加高考,被華南理工大學化學糸錄取,來到廣州讀書。

1982年畢業後留校工作一年,83年調入深圳石化公司工作,任經理,從此走入商界。85年到深圳市團委下屬一家公司──青龍化工公司任經理,短短兩年,為公司賺取了幾百萬元的利潤,初步顯示了他在商場的能力。“賺的錢都不是自己的,我想幹自己的事業”。李健輝說。

87年深圳市允許私營企業發展,李健輝辭去了公職,自己成立了深圳市弘達實業公司,從此一發而不可收,生意越做越好。公司首先經營化工、床上用品,到 1992年,公司業務擴大至房地產。此時公司的固定資產已達到幾千萬元,員工200多人。在家庭生活方面,妻子戴英,小李健輝一歲,是他小學、中學的同學,青梅竹馬,兩小無猜。83年結婚,84年有了一個聰明可愛的女兒。

*立志辦學 走入修煉

可是事業的順利成功並沒有給李健輝帶來精神的愉悅。“在多年的商場經歷和生活中,我感到社會的道德水準在迅速下滑,人們都變壞了”。李健輝說,“我因此而很苦惱,我自認為是一個善良的人,我開奔馳車,住三層樓的別墅,但我生活卻很簡單,也不揮霍,吃、穿很隨便。我很苦惱,人和社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怎樣才能改變這一切?我能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我常和朋友談這些問題,我談到人生,人為什麼活著?金錢對人並不真正重要等這些話題,朋友都感到驚訝,說你這個思想不對呀,這樣下去你會出家的。

後來我想到了只有教育才能解決下一代的道德問題,我計劃再奮鬥幾年多賺些錢,將來開一所師範大學,只有培養出道德高尚的教師,才能教育出道德高尚的學生。我為這所學校起名為“正本師範大學”。

李健輝說他的許多人生經歷似乎冥冥之中都在為將來他修煉法輪功做鋪墊。例如小時候多次和小朋友發生爭執要舉手打別人時,都有一個聲音在耳邊讓他不能打人,避免了許多幹壞事的機會。80年上大學期間,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不出來,練了一種氣功,站樁功,竟然好了,知道了氣功是神奇的,可以祛病。後來在經商中結識了幾位有特異功能的人,見識了許多常人社會中科學解釋不清的神奇事情,這些都使他對氣功、人體科學等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

1997 年8月,李健輝到北京出差,住在好朋友,一個人民大學的教授家裏,教授的太太修煉法輪功,送了他一本《轉法輪》,但他當時沒有看,97年9月出國考察, 10月份回國,他第一遍讀完了《轉法輪》。他說:“我全明白了,過去人生所有不懂的問題我全都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立刻到人民公園找到了煉功點。第一天走到煉功點的時刻,那一刻的感覺就是:回家的感覺!我終於找到家了!眼淚止不住地流哇!從那一天開始,我每天都到煉功點煉功,風雨無阻!”說到這裏,李健輝映的眼睛濕潤了。

*修煉心性 事業更順

李健輝開始修煉法輪功。“同時,我太太戴英也走入了修煉,過去由於性格差異等多種原因,我們夫妻之間經常發生矛盾摩擦,矛盾曾一度激化。修煉後,同樣的矛盾摩擦又來時,我首先想到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要用善心對待別人,不能傷害別人,很快就過了這一關,家庭變的和睦了。女兒李達看見我們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也跟著我們一起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她在家裏是一個好孩子,在學校是個好學生,學習成績優異,老師和同學都非常地喜歡她。困擾妻子多年的萎縮性胃炎也消失了。

我在事業上也是越來越順利,公司生意越做越好。修煉前,我在社會上是屬於成功人士吧,受到人們的尊重,修煉後,我更加受到朋友,公司職員,商量同行的尊敬,因為我是因為修大法而更加優秀,處處事事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基本做到無私無我,常聽到的話是:‘你這樣的人現在在社會上太難找了 ’。我們全家人經過修煉可以說是受益無窮,對李洪志師父有說不盡的感激。1998年下半年修煉不到一年,我被學員推薦為深圳市輔導站副站長,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要為大家多做一些事。

*迫害開始 富翁做鞋

1999年7月20日,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開始的時候,李健輝沒有想到,自己命運竟會因此發生巨變,沒有想到在隨後的6年中,自己將經歷那麼大的魔難,隨時都將面對著生與死的考驗與抉擇。“1999年7月 20日,我得知中共要全面迫害法輪功並已經開始在內地大規模的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消息後,立即與其他學員聯糸,並通知各分站,各煉功點的輔導員到我家商量,大家次日到深圳市政府上訪。7月21日,大概有800多名學員自發來到市政府上訪,告訴政府我們修煉大法後,人人都身心健康,受益無窮,大家都在做好人,對國家、對政府有百利無一害。我們遭到了警察的抓捕。我被綁架到深圳市福田區政府招待所,4個公安看守我,8月1日我成功從他們的嚴密監控中走脫”。

1999年8月中旬,李健輝得知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將訪問中國,95名法輪功學員送交安南呼籲中國政府停止迫害法輪功的集體簽名,因此9月29日在家中遭綁架,被關押於福田區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強迫從事超負荷的勞動,每天從早上7:30一直幹到晚上 12:00。有一次還被強迫連續勞動56個小時(兩天半),不許休息,不許睡覺。生產各種所謂的高檔皮鞋,出口到歐洲、美洲等國家。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商人、千萬富翁──在看守所裏通宵做皮鞋,也是“中共國”一件奇聞。

*法官自爆 沒有證據

2000年1月深圳市福田區檢察院的檢察官龍建海提審李健輝時說:“我知道你是個很好的人,你沒有罪,你是冤枉的,沒辦法,上面中央610和公安部壓下來必須判你。” 2000年1月24日,福田區法院公開宣判。李健輝太太為他請了深圳市新世紀律師事務所的曲詞律師和許律師。由於她們要為李健輝做無罪辯護,受到了深圳市公安局和司法局的層層阻攔,不允許她們出庭為我辯護。最後把她們兩個軟禁起來,使出袁世凱大總統選舉時用過的不選出他當總統就不讓回家吃飯的著法,表示不放棄為李健輝辯護就不讓回家。

李健輝說,“中共不僅不讓我請律師為我辯護,也不讓我的家人到庭旁聽,而是由福田區法院指定一各律師為我做有罪辯護。它們就是這樣公然的踐踏法律,踐踏人權,在這場迫害中,對法輪功學員從來就沒有講過法律。我必須為我的清白作無罪辯護。在庭審中,我讓公訴人舉證,主訴檢察官卻跳起來說:‘我知道!我們沒有證據,有證據我們就不這樣對待你了。’”2000年3月30日,李健輝被深圳市福田區法非法判處有期徒刑 4年,李不服上訴,被深圳市中級法院駁回,成為廣東省因修煉法輪功被判刑的第一人。

*獄中酷刑 犯人敬佩

2000年12月8日,從李健輝被送進監獄的第一天開始,一場對肉體和精神的煉獄折磨也開始了,每天都要直接面對生與死的考驗。人性的善與惡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現與暴露。在講述監獄惡警對他的折磨時,李健輝的話語和表情都很平靜,沒有怨恨與激動,我從中真切地感受到了兩個字:慈悲。

“2000 年12月8日,我被送到英利監獄,12月23日被轉送到四會監獄的嚴管隊迫害,其間經歷了不讓睡覺、電棍擊打、罰單腿蹲、罰站。罰單腿蹲,一般的犯人只能蹲一個小時就頂不住了,而我一蹲就是一天一夜,而腿沒有什麼感覺,犯人都被驚呆了。夏天被罰站在水泥地板上曝曬,氣溫高達60-70度,每天從早上7: 30一直到晚上太陽落山,長達2個月,我都挺過來了。在整個警察的施暴過程中,我始終都用微笑對待,善言相勸,講清法輪功真象,因為我始終堅信真、善、忍沒有錯,什麼都不能使我放棄真理,放棄修煉。

有這樣一件事,2001年1月底,監獄組織觀看了中共央視的‘焦點謊談’誣陷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案’,要求每一個犯人都寫感想,有一個犯人寫道:‘法輪功自殺、殺人我沒見到,也不知道,但是電視上演的我不相信,因為我身邊的法輪功李健輝我見到了,他做得太好了!’

2004年 4月1日,我被帶上手銬關禁閉,禁閉室是一個很小的黑暗潮濕的地下室,房間裏有一個小水泥臺,是睡覺用的,一個蹲廁,滿屋臭氣,裏面有成百上千的蚊子,警察說:讓蚊子吸幹你的血,打死你像打死一隻狗一樣。地上畫一個小圓圈,讓我雙腳站到圈裏,不許動,每天早上5:30開始站到晚上12:00,每天18個小時,背後有人24小時監視我。一般正常人站兩個星期小腿就會腫得像大腿一樣粗,變成紫色,再站下去腿上的肌肉會壞死,爛掉。我站了100天,到2004年 7月9日我到期滿為止,我的腿沒有壞,唯一的變化是更加堅定了我修煉大法的意志,更加認清了這場對真、善、忍迫害的邪惡與無理智。

李健輝從監獄出來前,獄警曾對他說:“你就是出了這個門,還得進另外一個門。”意思是他不會獲得自由的。李健輝說:“你說了不算!我不管走到哪裏,我都要堂堂正正的的證實大法!”犯人曾經說:“你做得太好了,對人那麼好,沒有人能做到,只有神才能做到。”李健輝出獄後又受到深圳市安全局和公安局的長期監視、監聽、跟蹤、搔擾。他家周圍安裝有攝像機、錄音機。2005年9月,中共又在全國範圍內大面積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李健輝被列為深圳市的重點人物,在警察到來前提前和太太脫險,離開家鄉,歷盡周折,在朋友幫助下來到海外。

*申請難民 揭露真相

李健輝的太太戴英在這場迫害中也受到了令人震驚的傷害。她被判刑3年,刑滿又送勞教兩年,其間遭受被脫光衣服捆綁、被用電棍電人中穴、太陽穴、中樞神經,造成左眼失明,右眼視力僅剩0.2。

現在海外,李健輝夫婦已向聯合國申請難民庇護。談到這個問題,李健輝說:“聯合國人權機構已經接受了許多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成為難民,這說明這場迫害已經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和關注,這本身已經證明了這場迫害的存在,中共不是號稱強大嗎?不是人權最好嗎?怎麼有那麼多難民呀?而且像我這樣想為中國社會做些事情,也能為中國社會做些事情的人,被逼逃離中國當難民,這是中國人的恥辱,是中國的恥辱。我現在來到了海外,我不是來避難的,我要把我遭受的迫害,把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揭露出來,讓國際社會,讓世人都認清這場迫害,認清共產黨的邪惡,共同制止這場邪惡共產黨對真、善、忍的迫害!

我現在處於一個相對自由和安全的環境,但是成千上萬的大陸法輪功學員每天依然在遭受苦難,時刻處於生命危險之中。但他們在自己遭受巨大苦難的時候,卻仍然堅持向廣大的中國人講清真象。我認識的兩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是一對年輕夫妻,他們的父母被抓進了監獄,自己也遭到追捕,流離失所,孩子只有幾個月大。男的在外面打零工,每月1200元,維持三口基本生活都緊張,在這種情況下,他還省吃儉用拿出錢來製作大法真像資料,刻錄光盤,冒著危險散發法輪功資料。我有一次托人給他送去2千元錢,他不收,後來推托不下,收下了說:‘我這些錢一分也不會花在我們自己身上,要全部用來做資料。’”講到這裏,李健輝哽咽了。

*泰警受壓 佛國蒙羞

2005年12月15日,在泰國的土地上發生了令泰國蒙恥蒙羞的事,泰國的歷史和未來將隨此事的進展而改變。李健輝的修煉傳奇將成為泰國歷史傳奇中的光輝亮點,未來將見證這一切。

泰國警察在中國大使館的指使下毆打和逮捕了8名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李健輝。我見到被關押在泰國移民局監獄的李健輝時,是他絕食決水抗議非法關押的第六天。面容消瘦,嘴唇幹裂,平靜的微笑,平和的交談。

在給泰國政府的公開信中李健輝這樣寫道:“泰國是一個優秀而善良的民族,人人都敬仰釋迦牟尼佛,佛教已成為國教,人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關係,人民都向善行善,充滿善心,所以能得到神佛的護佑,得到福報──國泰民安,五谷豐登。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侵略東南亞各國時,與泰國擦邊而過,這一切都是善良人民得到的善報。最近在河北省涿州市發生了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連續強姦兩名法輪功學員,年齡大的都可以做他媽媽了,面對這樣的惡性事件我們到中國駐泰大使館和平抗議,譴責中共的暴行,要求嚴懲強姦犯何雪健,呼籲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這是一種正義的善舉,每個善良的人都會理解和支持的。但是泰國警察部門卻受中使館的指使,來抓捕我們這些來自中國的已成為聯合國難民的法輪功學員。參與這一行動的警察由於已了解了在中國正在發生的這場血腥迫害,深表同情,一再表示他們並不想這麼做,是由於上面的壓力而不得已。要知道這一事件已經是幫助惡人作惡了,這與釋迦牟尼佛勸人行善的旨意是背道而馳的。善惡有報是天理,望泰國政府要慎行!慎行!”

在泰國移民局監獄和李健輝告別時,我看到他的眼中湧出了淚水,透過鐵窗,他的目光凝視的不是我,是我身後一扇開著的窗戶外的泰國的天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