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深超兩米!雷公電母怒吼 威海人上班坐火車
 
馬勤
 
2005-12-21
 
【人民報消息】昨天,中共建政以來最大強降雪發生在膠東半島最東端的煙臺、威海,這不禁讓人想起“六月雪”竇娥奇冤,這個通過關漢卿編寫的戲曲早已為世人所共知,但現在有多大的災禍人們也很難與無辜者冤死聯繫在一起。

竇娥是冤死的。地痞無賴張驢兒毒死了自己的父親,卻把殺人的罪名推在竇娥的身上,告到衙門。楚州知府是個貪官,背後接受了張驢兒的銀兩,就用酷刑逼竇娥招供。竇娥打死也不肯招,知府改打她的婆婆蔡寡婦。善良的竇娥心疼婆婆,含冤屈招了。

竇娥被判定了死罪,押到刑場後,被砍頭前向天發出三個願望:一是若她是冤枉的,要刀過人頭時,一腔血都不往下灑,要全飛到旗的白布上,不讓鮮血沾到骯髒的地面上;第二,六月天要降三尺白雪,遮住她的屍體;第三,她死後,楚州要接連三年大旱,以證明她是冤死的。

劊子手的刀砍下來,竇娥的血真的全飛到白布上;接著,晴朗的天空突然暗了下來,飛沙走石,人人驚恐躲避。六月真的天降大雪,遮住她的屍體;她死後,楚州果然三年大旱,沒下一滴雨。

“六月雪”在近幾年出現過幾次,都沒有引起人們的關注,都認為是奇特的自然現象。其實都是有原因的。昨天,山東出現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強降雪,比人還高,超過兩米!

12月20日晚間7時開始,今年入冬以來第三波強降雪襲擊膠東半島最東端的煙臺、威海兩市。晚9點左右電閃雷鳴伴冬雪的異象又一次出現。藍色的閃電、沈悶的雷聲伴隨著西北風的吼叫,暴雪紛飛。大冬天雷電交加,這在北方十分罕見。

據新民晚報報導,自12月3日以來,煙臺、威海地區遭遇了50多年來降雪量最大、持續時間最長的強降雪,累計最大雪深超過了2米。當地企業和中小學一度停工停課,城市交通陷入癱瘓。

煙臺今年的第一場大雪,從12月3日到12月14日,足足下了12天,其間沒有一天斷過。而在稍停幾天後再度降下大雪。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18 日,煙臺市市政道路養護管理部門被迫在煙臺海濱景區開闢了一處臨時填海點,將市區主幹道打掃出的積雪填入大海。據介紹,18日填入大海的積雪就有 1,000多車次。

21日早上6時30分左右,整個威海市籠罩在一片陰霾之下。街上的行人和車輛開始增多,其中除了上班族,還有不少冒雪上課的中學生。據了解,威海市的小學今天全面停課,少部分中學也停課。

就在昨夜這場大雪來臨之前,威海市的大街小巷依然隨處可見1米多高的雪堆。最高的雪堆有將近3米呢,還來不及清理就又下雪了。

威海的公路被封閉,一些家住文登、單位在威海市區的人們不得不坐火車上下班。這對山東人來說憑空添了一大筆開支。

為何會有天災?說穿了就是因為人造孽。中共的罪惡太多了,所以它提倡無神論,讓老百姓把天災當成是自然現象,目的是避免與中共的罪惡聯繫起來。

其實沒有人禍絕不會出現天災,人禍越烈、天災越劇、到頭來受罪的還是老百姓。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