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央視春節晚會衰落展望新唐人晚會
 
作者:田園
 
2003-12-19
 
【人民報消息】中國的審查制度無處不在。因此,大陸幾乎所有文化現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即「黨化」現象。當一種新鮮事物誕生時,很快就會面臨檢查。於當局有利者受到扶持和利用;不利者則受到排斥和壓制。文化現象與中共意識形態的的結合-更準確地說,文化經過中共意識形態的改造-造就了中國獨特的「黨文化」。比如,京劇古裝戲情節舒緩,唱腔豐富多樣;而「革命現代京劇」的情節則頗具煽動性,唱腔不論男女都是高亢嘹亮。再比如,在西方芭蕾是高尚藝術,曼妙無比,有許多精品傳世。而芭蕾和共產黨領導的階級鬥爭結合起來,誕生了中國「現代」芭蕾。其內容不再是王子與公主的愛情故事,卻變成了地主貧農你死我活的鬥爭。簡言之,這些藝術形式都帶上了政治色彩和「黨化」傾向。

大陸中央電視臺每年都要舉辦的春節晚會也未能免俗。央視春節晚會草創於1983年,當時紅極一時。與其說是其節目質量好,觀賞性強,不如說那是當時的中國人文化生活匱乏,無法選擇的結果。在30多年的政治運動之後,中共終於認識到了階級鬥爭不能當飯吃,繼續搞的話反而有使自己破產的危險。它不得不收起那一套把戲,而把重點轉到經濟建設上來。露骨的宣傳,革命的口號都已不合時宜,軟性的黨文化顯然更能吸引人,迷惑人。

時至今日,做為中央電視臺歲末的壓軸大戲,春節晚會已經成為軟性「黨文化」中的傑出代表之一。雖然央視聲稱每年春節晚會的收視率都在難以置信的90%以上,其實際收視率的滑坡已是公開的秘密。一項獨立的調查顯示,1989~1999年央視春節晚會的收視率在50%左右,近幾年則呈直線下降趨勢。如果中國官方減少對其的人、財、物、政策的大力援助,減少對地方與民間文藝的控制,這個趨勢會更加明顯。顯然,中國觀眾對央視春節晚會已經厭倦了。

「政治掛帥」的迷思

中央電視臺作為當局的喉舌和唯一覆蓋全中國的壟斷性視覺媒體,負有以中共思想引導輿論的責任。我們看到,晚會主持人們不但時常提起「在以XX為核心的黨中央的領導下」,「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等一類套話,還得善於應景:改革開放了就讚頌改革開放好;收回香港就緬懷XX的豐功偉績;長江流域洪水則提到XX親臨抗洪一線等等。央視晚會著力突出中共領導有方,決策英明,而對中國人民對大陸發展作出的巨大貢獻一筆略過。中共被打扮成一個施惠者,而人民卻成了受益人。其實,中共本不該閉關鎖國,甚至應該為耽誤中國的發展而負責;收回香港是任何一個主權國家都應該履行的職責;XX親臨抗洪一線只是做秀而已。這種吹捧並不高明,只會弄巧成拙。

其次,央視晚會有意製造一幅中國太平盛世的景象。整場晚會充斥著歡笑和喜悅,可是弱勢群體卻完全失聲。舞臺上的孩子們活潑可愛,天真爛漫。可是觀眾們並不知道中國還有許多與他們同齡的孩子因為貧困而失學,或者在隨時可能倒塌的危房裏學習。觀眾們看到了喜笑顏開的農民和創業成功的下崗工人,卻看不到衣食無著的農民,看不到農民工為了討要血汗錢而上演的跳樓秀,看不到國企大量倒閉和失業大軍日益增長的事實。從這個角度上說,央視晚會的確具有精神鴉片的功能。

再次,央視晚會上的歌功頌德推動著中國文化界在政治媚俗之路上越走越遠。文革結束後,中國文化界開始反思政治媚俗給中國帶來的災難,湧現一些具有獨立思想的作家,詩人和藝術家。他們崇尚自由,民主和多元等理念,和中共漸行漸遠。80年代的中國文化界充滿了批判和懷疑的精神。這種姿態當然招來了中共的不安,很快就動用坦克把它扼殺在襁褓之中。不屈者不是入獄就是被放逐,變節者則回到媚俗的老路。90年代至今,政治媚俗風愈演愈烈。客觀地說,央視晚會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最後,央視晚會成證明當局政權合法性的工具。晚會主持人不斷地重覆著「港澳同胞」,「臺灣同胞」和「海外僑胞」。這並不意味著當局真正關心僑胞們(中共在印尼排華事件中的不作為就證明了這一點),而是藉以宣示「一個中國」和「中共是代表華人的唯一合法政府」。他們不在意觀眾的厭煩情緒,一封一封的念電報或電話記錄。發報人或打電話的人一成不變,包括駐守海疆的士兵,節日期間堅守在生產第一線的工人,南極考察站的科學家,駐外使領館的外交官,海外留學生代表等等;內容千篇一律,充滿了對中共的讚頌,讓人懷疑這些電話電報都是在某處批量生產的。這成為央視晚會的一種範式。20年來主持人演員換了一茬又一茬,這條主線卻一直沒有變過。

鳥為食亡

在大陸特殊的政治環境下,央視春節晚會在其誕生之時,就註定了吹鼓手和弄臣的命運。更不幸的是,大陸改革開放之後拜金主義泛濫,金錢和商業利益變成了僅次於政治因素的決定力量。春節晚會成為央視的搖錢樹,無名小輩們拚命一搏的龍門,各方富商豪強爭奪的獵場,明星大腕們勾心鬥角的舞臺,同貪污腐敗發生的溫床。營造新春喜慶氣氛,帶給觀眾高質量的文娛節目等等這些晚會應有的功能反而無暇顧及了。如果說,央視晚會剛誕生時還能給觀眾們帶來享受的話,那麼現在則已經蛻變成了一個俗麗無比,泥沙俱下的名利場。

據說,央視春節晚會剛開始的時候,有些知名演員騎自行車來參加,也沒有各類煩心的電視廣告。現在,央視晚會攤子鋪得越來越大,服裝,道具和燈光音響設備越來越奢華。這些花銷全部依靠廣告收益,因此廣告價格暴漲。最終消費者間接的承擔了這些差價。央視廣告價格是壟斷性價格,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據報載,2002年央視晚會廣告價格平均每秒20萬元。如此算來,晚會前後約有12分鐘的廣告時間,總價值1億多元人民幣。到2003年晚會時,廣告價格漲到了每秒30萬元,總廣告時間增加了40秒。廣告總收入已達2億多元人民幣。央視發售的企業贊助類入場券2002年是每張票150萬人民幣,到了2003年已達200萬人民幣,企業老總們還是趨之若鶩-這筆錢不用他們自己掏腰包。央視依托全國的支持通過晚會大發利市,但卻沒有給中國觀眾們提供與其付出價值相應的產品,還強行搭售政治宣傳,說穿了就是商業欺詐。

央視的所有節目中,春節晚會的收視率算是很高的了。因此,央視晚會成了年輕演員們一夜成名的「夢工廠」。每到晚會籌備階段,全國各地的無名之輩懷著成名的夢想雲集京城。他們使出渾身解數,調動所有關係,金錢,美色無所不用。一時間央視暗流湧動,熱鬧非凡。他們的目的就是爭取在央視晚會上露臉。如果走運的話,就會像老歌星費翔那樣紅遍全國,經久不衰。這個誘惑對他們來說簡直無法抗拒。舉知道內幕的人透露,一臺春節晚會只有4個半小時,但最多時「條子演員」會多達上百人。主創人員實在無法安排他們全部上場,只好採取兩種措施。一是按條子後臺的「硬度」分成不同等級。排在後頭的就只好砍掉了。另外就是把單人表演的節目改成多人表演,盡量讓「條子演員」們上。比如,2000年央視晚會的合唱節目多達12個,最誇張的是幾個女歌手居然合唱了一首少兒歌曲《找朋友》。到了2001年,合唱多達21個,一個合唱節目演員竟有13人。這樣一來,再好的節目也演不出彩。

那裏有名利,哪裏就一定有鬥爭。這句話用來形容央視春節晚會很合適。一方面,主創人員濫用職權引起許多演員的不滿。比如,趙安任總導演的某屆晚會,導演組一致看好某女歌星的一首歌,於是強行安插另一名男歌手與她合唱。她只好接受,直到趙安事發後才把此事捅了出來。不願合作的就出局。比如著名小品演員陳佩斯公開向央視晚會發難,結果被封殺。另一方面,演員之間也是互相傾軋,爭奪作品的事屢見不鮮。最為人知的例子是歌曲《常回家看看》。一名不知名的男歌手斥巨資買下版權,希望在央視晚會上一炮打響。但是他沒有想到,這首歌被他人奪去演唱,而他根本就沒能上場。這首歌後來果然大紅大紫,但這名男歌手卻夢斷央視,不知所終了。

央視晚會走到今天,上演過多少悲喜劇,造就了多少失意人,已經無從考證了。但也有人利用央視晚會飛黃騰達,日進鬥金。趙安就是個典型例子。趙安曾七次參與執導央視春節晚會並四次出任總導演,可謂春風得意。他控制著大陸演藝界的許多資源,很多明星由他一手捧紅。一些新歌手為能出名,向趙安禮、錢、色相無所不送。名歌星也必須打點趙安,否則就意味著自毀前程。趙安極懂得「講政治」。他在擔任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總導演的幾年裏,每次都將宋祖英的表演作為央視晚會的重頭戲,以討取江澤民的歡心。據事發後中共檢察機關透露的情況,趙安貪瀆贓款高達百萬元人民幣。

從中國的政治環境以及近年來愈演愈烈的道德淪喪看來,央視晚會的墮落有其必然性。現在的央視春節晚會已經味同嚼蠟,其藝術生命奄奄一息,娛樂價值也是昨日黃花。中國大陸某網站曾就央視春節晚會一事做過一個調查。有50%的網民認為央視晚會已經是「雞肋」,另有14%的人認為央視晚會早已成為名利場。二者相加,對央視晚會持負面態度的人竟然多達64%。相反,認為央視晚會值得辦的人只有16%(參見http://vote.tom.com/index.php?id=328)。該調查樣本數量為6000多人。雖然網上投票不完全準確,但這個調查還是說明了一個問題:中國大陸的觀眾在春節晚會問題上是人心思變的。央視春節晚會在不孚民望的情況下繼續辦,其實是中共政治需要和演出參與者利益的雙重驅動使然。

展望新唐人春節晚會

很多大陸網友表示,2004年春節將不收看央視晚會,而參加其它活動。當央視春節晚會漸漸淡出了人們視野時,北美華語媒體新唐人電視臺將舉辦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消息橫空出世,使人們不禁精神一振。

2003年華人媒體圈中最引人注目的現象,莫過於新唐人電視臺的崛起了。「新」是這家媒體的一大特色,其廣告語就是「新天,新地,新唐人」。這家電視臺成立於2002年2月,開播時只向北美洲全天播放。2003年7月,新唐人全球衛星網絡開通,現在已經能覆蓋亞洲、歐洲和澳洲,成為世界上唯一有能力覆蓋全球的華文媒體。新唐人的記者站也從無到有,發展到了41個。其實力之雄厚,資源之豐富,發展速度之快,創造了華語傳媒界的奇蹟。更重要的是,在當今海外華人媒體為中共宣傳部門影響,滲透甚至控制的情況下,新唐人電視臺保持了可貴的獨立,向華人世界傳播在中共統治下瀕臨滅絕的中國傳統文化以及自由和人權等理念。新唐人這種超越政治和政府的定位代表了華語世界中一種嶄新的媒體生態。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新唐人主辦的晚會必將帶來煥然一新的視聽經驗。

「全球化」是新唐人的另一特色。央視晚會服務於政治,每年總會請那麼幾個做樣子的「臺灣同胞」到場,然後播放一些在歐洲、北美和澳洲拍攝的一些鏡頭,用以象徵全球華人都聚焦中央電視臺晚會。大陸觀眾們可能不知道,那些「臺灣同胞」早已經離開臺灣而常駐北京;那些歐美留學生華人不是領館官員的親戚朋友就是職業學生。新唐人晚會則是兩岸三地的藝術家們同臺演出(參見http://www.dajiyuan.com/gb/3/12/16/n430290.htm,http: //www.dajiyuan.com/gb/3/12/16/n430842.htm),是全球華人真正的大團圓。不僅如此,連熱愛中國文化的外國藝術家都來獻藝(參見www.dajiyuan.com/gb/3/12/17/n431339.htm),和華人朋友們一道慶祝新春。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也能夠通過寬帶網絡收看這套節目(收看指南參見http://www.ntdtv.com/xtr/mntdtv_live.html)。

新唐人春節晚會將在著名的曼哈頓中心舉行。曼哈頓中心雄偉堂皇,成功地舉辦過許多國際活動。參加晚會的演員包括許多蜚聲國際的明星級藝術家。職員們全部都是義工,其中包括一些法輪功學員。須知組織晚會可是一項浩繁的工程,從策劃,市場到演出和保障環環相扣,不能有一絲懈怠。對比央視晚會奢糜腐敗的現狀,新唐人春節晚會的組織者和義工們就像一股清流,代表了華人世界重新燃起的希望。

新唐人春節晚會將在明年春節初試啼聲。由於新唐人電視臺在華語媒體圈內的巨大成功,許多華人對這場晚會充滿了期待。我們厭煩了央視晚會的嘩眾取寵,俗麗和奢華,以及黨化傾向。現在是向它說不的時候了。讓我們為新唐人電視臺春節晚會再喝一聲彩!

後記

本文完成後,我卻看到了一條令人匪夷所思的新聞:中國駐悉尼總領事館發言人公開攻擊新唐人電視臺以及擔任晚會義工的法輪功學員,並誣蔑說新唐人春節晚會「反華」,「侮辱中國文化」。這令我感到既驚訝又遺憾。原因之一是這位發言人驚人的無知,以及由此派生出的無畏。新唐人電視臺致力於在海外傳播華語文化,同時也幫助海外華人熟悉西方文化,是一座溝通東西方的橋樑。她獨立於所有政治勢力之外,不受任何政治集團的滲透和控制,並且倡導自由和人權的理念。正是這一點,使得中共又妒又恨!我要正告中共:傳播中國傳統文化決不是中共中央電視臺的專利,更何況中共央視長期以來致力於散播發黴變質的「黨化」中國文化。這才是真正侮辱華人和「侮辱中國文化」的行為。原因之二是中共竟然對一個民間獨立電視臺將要舉辦的活動極盡誹謗誣蔑之能事,汙言穢語不堪入耳,實在是有損國格,實在有辱華人的形象。中共的反應正說明,新唐人電視臺辦春節晚會是做了一件最正確的事。同時,中共領館官員發表以上攻擊性的言論,已經違反了民主國家的立國之本。我強烈建議新唐人電視臺提起訴訟,或保留日後追訴的權利。

看當今之世界,自由和人權大行其道,前途光明;專制和獨裁偃旗息鼓,坐以待斃。不幸的是,中共某獨夫民賊不識時務,仍然做著皇帝以及「三世至千萬世,傳之無窮」的春夢。新唐人電視臺的輝煌成績對此賊不啻於當頭一棒。為了中華的重生,我由衷的希望更多的華人能夠支持新唐人的成長。

在此,我預祝新唐人晚會圓滿成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