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央视春节晚会衰落展望新唐人晚会
 
作者:田园
 
2003-12-19
 
【人民报消息】中国的审查制度无处不在。因此,大陆几乎所有文化现象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党化」现象。当一种新鲜事物诞生时,很快就会面临检查。于当局有利者受到扶持和利用;不利者则受到排斥和压制。文化现象与中共意识形态的的结合-更准确地说,文化经过中共意识形态的改造-造就了中国独特的「党文化」。比如,京剧古装戏情节舒缓,唱腔丰富多样;而「革命现代京剧」的情节则颇具煽动性,唱腔不论男女都是高亢嘹亮。再比如,在西方芭蕾是高尚艺术,曼妙无比,有许多精品传世。而芭蕾和共产党领导的阶级斗争结合起来,诞生了中国「现代」芭蕾。其内容不再是王子与公主的爱情故事,却变成了地主贫农你死我活的斗争。简言之,这些艺术形式都带上了政治色彩和「党化」倾向。

大陆中央电视台每年都要举办的春节晚会也未能免俗。央视春节晚会草创于1983年,当时红极一时。与其说是其节目质量好,观赏性强,不如说那是当时的中国人文化生活匮乏,无法选择的结果。在30多年的政治运动之后,中共终于认识到了阶级斗争不能当饭吃,继续搞的话反而有使自己破产的危险。它不得不收起那一套把戏,而把重点转到经济建设上来。露骨的宣传,革命的口号都已不合时宜,软性的党文化显然更能吸引人,迷惑人。

时至今日,做为中央电视台岁末的压轴大戏,春节晚会已经成为软性「党文化」中的杰出代表之一。虽然央视声称每年春节晚会的收视率都在难以置信的90%以上,其实际收视率的滑坡已是公开的秘密。一项独立的调查显示,1989~1999年央视春节晚会的收视率在50%左右,近几年则呈直线下降趋势。如果中国官方减少对其的人、财、物、政策的大力援助,减少对地方与民间文艺的控制,这个趋势会更加明显。显然,中国观众对央视春节晚会已经厌倦了。

「政治挂帅」的迷思

中央电视台作为当局的喉舌和唯一覆盖全中国的垄断性视觉媒体,负有以中共思想引导舆论的责任。我们看到,晚会主持人们不但时常提起「在以XX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随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等一类套话,还得善于应景:改革开放了就赞颂改革开放好;收回香港就缅怀XX的丰功伟绩;长江流域洪水则提到XX亲临抗洪一线等等。央视晚会著力突出中共领导有方,决策英明,而对中国人民对大陆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一笔略过。中共被打扮成一个施惠者,而人民却成了受益人。其实,中共本不该闭关锁国,甚至应该为耽误中国的发展而负责;收回香港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应该履行的职责;XX亲临抗洪一线只是做秀而已。这种吹捧并不高明,只会弄巧成拙。

其次,央视晚会有意制造一幅中国太平盛世的景象。整场晚会充斥著欢笑和喜悦,可是弱势群体却完全失声。舞台上的孩子们活泼可爱,天真烂漫。可是观众们并不知道中国还有许多与他们同龄的孩子因为贫困而失学,或者在随时可能倒塌的危房里学习。观众们看到了喜笑颜开的农民和创业成功的下岗工人,却看不到衣食无著的农民,看不到农民工为了讨要血汗钱而上演的跳楼秀,看不到国企大量倒闭和失业大军日益增长的事实。从这个角度上说,央视晚会的确具有精神鸦片的功能。

再次,央视晚会上的歌功颂德推动著中国文化界在政治媚俗之路上越走越远。文革结束后,中国文化界开始反思政治媚俗给中国带来的灾难,涌现一些具有独立思想的作家,诗人和艺术家。他们崇尚自由,民主和多元等理念,和中共渐行渐远。80年代的中国文化界充满了批判和怀疑的精神。这种姿态当然招来了中共的不安,很快就动用坦克把它扼杀在襁褓之中。不屈者不是入狱就是被放逐,变节者则回到媚俗的老路。90年代至今,政治媚俗风愈演愈烈。客观地说,央视晚会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最后,央视晚会成证明当局政权合法性的工具。晚会主持人不断地重复著「港澳同胞」,「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这并不意味著当局真正关心侨胞们(中共在印尼排华事件中的不作为就证明了这一点),而是藉以宣示「一个中国」和「中共是代表华人的唯一合法政府」。他们不在意观众的厌烦情绪,一封一封的念电报或电话记录。发报人或打电话的人一成不变,包括驻守海疆的士兵,节日期间坚守在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南极考察站的科学家,驻外使领馆的外交官,海外留学生代表等等;内容千篇一律,充满了对中共的赞颂,让人怀疑这些电话电报都是在某处批量生产的。这成为央视晚会的一种范式。20年来主持人演员换了一茬又一茬,这条主线却一直没有变过。

鸟为食亡

在大陆特殊的政治环境下,央视春节晚会在其诞生之时,就注定了吹鼓手和弄臣的命运。更不幸的是,大陆改革开放之后拜金主义泛滥,金钱和商业利益变成了仅次于政治因素的决定力量。春节晚会成为央视的摇钱树,无名小辈们拚命一搏的龙门,各方富商豪强争夺的猎场,明星大腕们勾心斗角的舞台,同贪污腐败发生的温床。营造新春喜庆气氛,带给观众高质量的文娱节目等等这些晚会应有的功能反而无暇顾及了。如果说,央视晚会刚诞生时还能给观众们带来享受的话,那么现在则已经蜕变成了一个俗丽无比,泥沙俱下的名利场。

据说,央视春节晚会刚开始的时候,有些知名演员骑自行车来参加,也没有各类烦心的电视广告。现在,央视晚会摊子铺得越来越大,服装,道具和灯光音响设备越来越奢华。这些花销全部依靠广告收益,因此广告价格暴涨。最终消费者间接的承担了这些差价。央视广告价格是垄断性价格,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据报载,2002年央视晚会广告价格平均每秒20万元。如此算来,晚会前后约有12分钟的广告时间,总价值1亿多元人民币。到2003年晚会时,广告价格涨到了每秒30万元,总广告时间增加了40秒。广告总收入已达2亿多元人民币。央视发售的企业赞助类入场券2002年是每张票150万人民币,到了2003年已达200万人民币,企业老总们还是趋之若鹜-这笔钱不用他们自己掏腰包。央视依托全国的支持通过晚会大发利市,但却没有给中国观众们提供与其付出价值相应的产品,还强行搭售政治宣传,说穿了就是商业欺诈。

央视的所有节目中,春节晚会的收视率算是很高的了。因此,央视晚会成了年轻演员们一夜成名的「梦工厂」。每到晚会筹备阶段,全国各地的无名之辈怀著成名的梦想云集京城。他们使出浑身解数,调动所有关系,金钱,美色无所不用。一时间央视暗流涌动,热闹非凡。他们的目的就是争取在央视晚会上露脸。如果走运的话,就会像老歌星费翔那样红遍全国,经久不衰。这个诱惑对他们来说简直无法抗拒。举知道内幕的人透露,一台春节晚会只有4个半小时,但最多时「条子演员」会多达上百人。主创人员实在无法安排他们全部上场,只好采取两种措施。一是按条子后台的「硬度」分成不同等级。排在后头的就只好砍掉了。另外就是把单人表演的节目改成多人表演,尽量让「条子演员」们上。比如,2000年央视晚会的合唱节目多达12个,最夸张的是几个女歌手居然合唱了一首少儿歌曲《找朋友》。到了2001年,合唱多达21个,一个合唱节目演员竟有13人。这样一来,再好的节目也演不出彩。

那里有名利,哪里就一定有斗争。这句话用来形容央视春节晚会很合适。一方面,主创人员滥用职权引起许多演员的不满。比如,赵安任总导演的某届晚会,导演组一致看好某女歌星的一首歌,于是强行安插另一名男歌手与她合唱。她只好接受,直到赵安事发后才把此事捅了出来。不愿合作的就出局。比如著名小品演员陈佩斯公开向央视晚会发难,结果被封杀。另一方面,演员之间也是互相倾轧,争夺作品的事屡见不鲜。最为人知的例子是歌曲《常回家看看》。一名不知名的男歌手斥巨资买下版权,希望在央视晚会上一炮打响。但是他没有想到,这首歌被他人夺去演唱,而他根本就没能上场。这首歌后来果然大红大紫,但这名男歌手却梦断央视,不知所终了。

央视晚会走到今天,上演过多少悲喜剧,造就了多少失意人,已经无从考证了。但也有人利用央视晚会飞黄腾达,日进斗金。赵安就是个典型例子。赵安曾七次参与执导央视春节晚会并四次出任总导演,可谓春风得意。他控制著大陆演艺界的许多资源,很多明星由他一手捧红。一些新歌手为能出名,向赵安礼、钱、色相无所不送。名歌星也必须打点赵安,否则就意味著自毁前程。赵安极懂得「讲政治」。他在担任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总导演的几年里,每次都将宋祖英的表演作为央视晚会的重头戏,以讨取江泽民的欢心。据事发后中共检察机关透露的情况,赵安贪渎赃款高达百万元人民币。

从中国的政治环境以及近年来愈演愈烈的道德沦丧看来,央视晚会的堕落有其必然性。现在的央视春节晚会已经味同嚼蜡,其艺术生命奄奄一息,娱乐价值也是昨日黄花。中国大陆某网站曾就央视春节晚会一事做过一个调查。有50%的网民认为央视晚会已经是「鸡肋」,另有14%的人认为央视晚会早已成为名利场。二者相加,对央视晚会持负面态度的人竟然多达64%。相反,认为央视晚会值得办的人只有16%(参见http://vote.tom.com/index.php?id=328)。该调查样本数量为6000多人。虽然网上投票不完全准确,但这个调查还是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国大陆的观众在春节晚会问题上是人心思变的。央视春节晚会在不孚民望的情况下继续办,其实是中共政治需要和演出参与者利益的双重驱动使然。

展望新唐人春节晚会

很多大陆网友表示,2004年春节将不收看央视晚会,而参加其它活动。当央视春节晚会渐渐淡出了人们视野时,北美华语媒体新唐人电视台将举办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消息横空出世,使人们不禁精神一振。

2003年华人媒体圈中最引人注目的现象,莫过于新唐人电视台的崛起了。「新」是这家媒体的一大特色,其广告语就是「新天,新地,新唐人」。这家电视台成立于2002年2月,开播时只向北美洲全天播放。2003年7月,新唐人全球卫星网络开通,现在已经能覆盖亚洲、欧洲和澳洲,成为世界上唯一有能力覆盖全球的华文媒体。新唐人的记者站也从无到有,发展到了41个。其实力之雄厚,资源之丰富,发展速度之快,创造了华语传媒界的奇迹。更重要的是,在当今海外华人媒体为中共宣传部门影响,渗透甚至控制的情况下,新唐人电视台保持了可贵的独立,向华人世界传播在中共统治下濒临灭绝的中国传统文化以及自由和人权等理念。新唐人这种超越政治和政府的定位代表了华语世界中一种崭新的媒体生态。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新唐人主办的晚会必将带来焕然一新的视听经验。

「全球化」是新唐人的另一特色。央视晚会服务于政治,每年总会请那么几个做样子的「台湾同胞」到场,然后播放一些在欧洲、北美和澳洲拍摄的一些镜头,用以象征全球华人都聚焦中央电视台晚会。大陆观众们可能不知道,那些「台湾同胞」早已经离开台湾而常驻北京;那些欧美留学生华人不是领馆官员的亲戚朋友就是职业学生。新唐人晚会则是两岸三地的艺术家们同台演出(参见http://www.dajiyuan.com/gb/3/12/16/n430290.htm,http: //www.dajiyuan.com/gb/3/12/16/n430842.htm),是全球华人真正的大团圆。不仅如此,连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艺术家都来献艺(参见www.dajiyuan.com/gb/3/12/17/n431339.htm),和华人朋友们一道庆祝新春。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能够通过宽带网络收看这套节目(收看指南参见http://www.ntdtv.com/xtr/mntdtv_live.html)。

新唐人春节晚会将在著名的曼哈顿中心举行。曼哈顿中心雄伟堂皇,成功地举办过许多国际活动。参加晚会的演员包括许多蜚声国际的明星级艺术家。职员们全部都是义工,其中包括一些法轮功学员。须知组织晚会可是一项浩繁的工程,从策划,市场到演出和保障环环相扣,不能有一丝懈怠。对比央视晚会奢糜腐败的现状,新唐人春节晚会的组织者和义工们就像一股清流,代表了华人世界重新燃起的希望。

新唐人春节晚会将在明年春节初试啼声。由于新唐人电视台在华语媒体圈内的巨大成功,许多华人对这场晚会充满了期待。我们厌烦了央视晚会的哗众取宠,俗丽和奢华,以及党化倾向。现在是向它说不的时候了。让我们为新唐人电视台春节晚会再喝一声彩!

后记

本文完成后,我却看到了一条令人匪夷所思的新闻: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发言人公开攻击新唐人电视台以及担任晚会义工的法轮功学员,并诬蔑说新唐人春节晚会「反华」,「侮辱中国文化」。这令我感到既惊讶又遗憾。原因之一是这位发言人惊人的无知,以及由此派生出的无畏。新唐人电视台致力于在海外传播华语文化,同时也帮助海外华人熟悉西方文化,是一座沟通东西方的桥梁。她独立于所有政治势力之外,不受任何政治集团的渗透和控制,并且倡导自由和人权的理念。正是这一点,使得中共又妒又恨!我要正告中共: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决不是中共中央电视台的专利,更何况中共央视长期以来致力于散播发霉变质的「党化」中国文化。这才是真正侮辱华人和「侮辱中国文化」的行为。原因之二是中共竟然对一个民间独立电视台将要举办的活动极尽诽谤诬蔑之能事,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实在是有损国格,实在有辱华人的形象。中共的反应正说明,新唐人电视台办春节晚会是做了一件最正确的事。同时,中共领馆官员发表以上攻击性的言论,已经违反了民主国家的立国之本。我强烈建议新唐人电视台提起诉讼,或保留日后追诉的权利。

看当今之世界,自由和人权大行其道,前途光明;专制和独裁偃旗息鼓,坐以待毙。不幸的是,中共某独夫民贼不识时务,仍然做著皇帝以及「三世至千万世,传之无穷」的春梦。新唐人电视台的辉煌成绩对此贼不啻于当头一棒。为了中华的重生,我由衷的希望更多的华人能够支持新唐人的成长。

在此,我预祝新唐人晚会圆满成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