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黑手
 
作者:谢定南
 
2003-11-21
 
【人民报消息】加拿大法轮功学员起诉《华侨时报》诽谤和煽动仇恨案的原告代理律师麦可 柏格曼(Micheal Bergman)指出,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西方国家的法庭上,揭露直接迫害者和间接迫害者,这在全世界是第一次。他说: “这是第一次在西方法庭上由法轮功学员讲述遭受迫害的经历,揭露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了中国以外的地方,其意义是非常重大的。”生活在加拿大的这些原告和证人 “是煽动仇恨的受害人,他们被打上颠覆、邪恶的标签,成了一群被注明需要远离、不能做邻居的人群,他们是中国迫害法轮功的受害人,那些在中国勇敢坚持自己信仰的人现在正面临着肉体上被消灭的迫害。”

让我们看看原告方证人-----煽动仇恨的受害人---对直接迫害者和间接迫害者的见证。

1、西人法轮功学员杰森 劳福特斯----“《华侨时报》诽谤文章令我感到寒彻骨髓”

今年二十三岁的杰森 劳福特斯(JASON LOFTUS),六月份刚刚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毕业。2002年初他曾和朋友在中国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自焚伪案,在天安门广场上向中国民众说声“法轮大法好”而受到无理关押。

杰森说, 2001年11月3日的《华侨时报》文章,何某自称法轮功学员,用下流、恶毒的语言,假装在描述发生在法轮功学员内部的事,并重复国内造谣诽谤。但是2002年2月2日的文章最为恶毒,该文以寻求“正义”为名,煽动仇恨,目的是要在华人社区根除法轮功。杰森举例说,在希特勒对犹太人大屠杀之前,曾诽谤犹太人吃婴儿,吃基督徒的婴儿。《华侨时报》的这些诽谤文章令杰森感到寒彻骨髓--迫害可能会发生在加拿大。“当我读到这些文章时,我感到在加拿大,我正遭受着迫害。我感到这些文章比以往我看到的诽谤文章更加邪恶。”

杰森并向法庭提交了一系列统计文件。文件记录了《华侨时报》诽谤文章中出现的诸如“自杀”、“自焚”、“谋杀”、“邪教”、“残害”、“公敌”等字眼出现的频率和次数等数据。

杰森说,“在2001年1月23日自焚发生之前,中国百姓虽然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对法轮功并没产生强烈的仇恨,对中国当局采取的打压行为也很怀疑。”杰森从互联网上看到“自焚”发生后,愤怒的中国人成帮结伙的冲入法轮功学员的家,他们感到法轮功学员很危险。

2、前中医学讲师孙晓燕----“《华侨时报》的攻击和江泽民的镇压方式完全一样”

来自中国大陆的蒙特利尔居民孙晓燕在法庭调查中指出,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是株连九族式的,她说:“哪个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去北京上访了,该单位的领导就将被撤职。”

因此,法轮功学员要坚守自己信仰真善忍的权力,就将面对来自单位和自己的亲戚等各个方面的压力,付出是巨大的。

针对《华侨时报》说的围攻报社、恐吓报社工作人员,她说:“这不是事实,我并没有恐吓他们,当时我是向她反映真实情况,因为报纸上说的都是对我的诽谤,对法轮功的诽谤。孙晓燕还说:《华侨时报》对法轮功的攻击和中国大陆在1999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之初的方式完全一样,都是用舆论作先导,煽动、制造民?的仇恨心理,然后再镇压,这样就有了镇压的依据。

当被告方律师问到法轮功在唐人街有没有办公室,孙晓燕看着律师递过来的照片说,那间办公室是一位学员的财务咨询公司,他腾出部分空间给大家炼功学法用,照片上还有公司的名字。

3、工程学博士研究生竹学叶---“在中国电视节目中看到 ‘加拿大揭批法轮功’”

竹学叶是蒙特利尔康可地亚大学结构工程学博士研究生。2000年回国探亲时,他刚下飞机即被中国海关扣留、被带上手铐关押、被审讯,且被告知是由于修炼法轮功的原因。几天后又去北京上访而第二次被捕,随后被递解出境,被告知如果再敢回来,家人的工作及生活就会遇到麻烦。

竹学叶在法庭作证时说: 1999年12月,中国驻加拿大使馆曾在蒙特利尔召集过一个华人座谈会,当时在媒体上公开宣称是有关法轮功的研讨会,欢迎任何人参加。他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前去参加时,却被拦在了门外。2000年,竹学叶回国探望父母时,却意外在中国电视节目中看到了“加拿大揭批法轮功”的报道,说的就是发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这次座谈会。

在《华侨时报》文章中,竹学叶被描述为一个道德沦丧的好色之徒,竹学叶因此将其告上法庭。竹学叶说,《华侨时报》不仅用肮脏的语言诬蔑我师父、诋毁法轮大法、攻击法轮功学员包括我个人,文章的诋毁之词与他修炼的真善忍原则背道而驰,是对他人格的最大侮辱。有一天当他身穿带有 “法轮大法”字样的T 恤衫在唐人街观看演出时莫名其妙地被要求立即离开,有人试图要求警察将他轰走。

4、历史系教授欧文彼-----“《华侨时报》的文章很容易在中国大使馆寄来的宣传品中看到”

原告方专家证人,一直致力于法轮功问题研究的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历史系教授大维 欧文彼(David Owenby)在出庭作证中,陈述了气功在中国的兴起、发展、到文革中被禁止、到80年代盛行,以及法轮功在90年代初期的出现;他还向法庭介绍了中国政府对气功的政策,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由支持演变到打压的详细过程。

欧文彼教授从1999 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过问卷调查及面谈,在此基础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根据他的调查,海外法轮功学员普遍受过高等教育,家庭稳定,身体良好;法轮功的教导强调道德修养。在谈到对《华侨时报》文章的看法时,欧文彼教授说,被告之一何兵的文章看起来没有逻辑,语无伦次,没有根据; 《华侨时报》随后的文章及照片则可以很容易地在中国大使馆的网站及中国大使馆寄来的宣传品中看到。欧文彼教授通过对法轮功学员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都是中国江泽民当局不愿看到的,他因此而经常收到来自中国大使馆的电子邮件的骚扰, 电子信箱经常被垃圾邮件充斥。

在被告方律师问及法轮功是否使用暴力强迫、杀生、有无组织机构及经费来源等问题时,大维 欧文彼(David Ownby)说:“法轮功学员在世界范围内举行的抗议中共迫害的活动都是和平的、非暴力行为。法轮功修炼者遵循法轮功的理论修身养性,全部是在自愿的基础上,没有任何强迫行为。法轮功的书籍中已明确写明禁止杀生,杀生是有罪的。法轮功没有办公楼、办公室。法轮功的活动全部是由法轮功修炼者无偿自愿提供帮助,而且法轮功的活动全部是免费的,我个人曾参加过法轮功举办的法会,没有缴过任何入场费用。法轮功举办活动的经费来自法轮功学员个人的无私捐助。法轮功不接受来自政府及金融机构等官方渠道的资金赞助。”

5、“良心犯”林慎立-----“看到《华侨时报》的文章彷佛回到了中国的劳教所”

在法庭审理中,被加拿大政府和民间组织从中国大陆营救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被加拿大国会议员称为 “良心犯”的林慎立,出庭作证他在中国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放弃信仰的遭遇。他曾于1999年底与新婚4个月的妻子李进宇从上海去北京上访,因此被判1年半劳教,妻子则因加拿大公民身份被驱逐出境。她曾想去探望被关押的丈夫,结果中国驻加使馆拒绝发给她签证。在谈到《华侨时报》的那些文章时,林慎立说「当看到《华侨时报》的这些文章后,彷佛又回到了中国的劳教所中。」

6、雕塑家张昆仑----“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惯用的手法”

加拿大公民张昆仑,原山东艺术学院教授、山东雕塑艺术研究所所长,是世界知名雕塑家。他的名字被收入世界名人录; 他的雕塑作品现今仍然伫立在中国的黄河入海口、孔子的故乡山东屈阜等地。然而,他却因为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2001年期间,在中国山东省济南市而被多次拘留,最后被判劳教三年。由于加拿大政府的营救,他才在2001年2月重返加拿大。

张昆仑在法庭作证说,在中国大陆第一次被绑架,是因为给大陆中央政府写信,陈述法轮功真相。当地派出所官员曾对他说,「江总书记讲话了,怎么对付你们都不过分,只要是炼法轮功的,打死了拉出去就埋了,对外就说是畏罪自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抵制迫害,他还受到过电棒电击、毒打等酷刑折磨。

张昆仑指出,编造谎言、用仇恨宣传煽动大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是中国江泽民一伙镇压法轮功所惯用的手法。《华侨时报》刊登的文章,多数都与中国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诽谤相同,用词是极其肮脏的。他说,用那么肮脏的文字攻击他所修炼、所珍视的功法,深深伤害了他。他还说,他的名字在华侨时报上曾多次被提到;把他的名字与那么肮脏的文字放在一起,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张昆仑在14日的法庭听证时说: “《华侨时报》的诽谤文章使我深受伤害,我感到好像不是生活在加拿大,而是又回到了中国的劳教所。我本以为回到加拿大这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我可以得到安宁了。可是,《华侨时报》的文章却让我感到世界上没有了安全的地方。”

在法庭上,辩方律师向张昆仑出示一本黄色封面的简装书,并问他「是否知道在加拿大人们可以随意拿到中国政府关于法轮功的材料」,张昆仑回答说,他只在中国的劳教所看到过那本书;他说:“劳教所就是用这样的编造材料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

从以上证人所见证的,我们不难理解时下华人社区的流行说法----《华侨时报》是江泽民血腥黑手在海外的延伸。起诉《华侨时报》,是打在时报身上,痛在江泽民心里。 江泽民想用编造的材料给世界人民洗脑的做法是彻底地完了。

写于2003-11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