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石把球踢给胡锦涛 总书记射门与否倍受关注(多图)
 
鲍光
 
2003-11-18
 
【人民报消息】最近高层正在开会,结束了没有,不知道,但网上这些日子的信息万不可忽视。

从小萝卜头儿李真往上捣根儿

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是江泽民的好友,程维高原籍江苏省,和江泽民是同乡。八十年代后期,江泽民主政上海时,程维高为邻近上海的南京市委书记,二人一见如故,颇有交情,1990年秋,江泽民当上核心一年了,亲自点名将程维高调到河北省任代省长,由于阻力太大,只得让曾庆红到石家庄亲自宣布调令。

在九七年中、九九年初,中纪委曾多次提及程维高的作风、人品问题和在地方部门民意劣评的问题,正式提出程维高不宜担任党政、人大领导工作的意见。江泽民一直是力撑程维高的,说:不能责其全,还要看大节(紧不紧跟江泽民),看在重大政治问题上的立场和表现。我对程维高还是了解的。工作作风要改一改。曾庆红还到河北省为程维高打气,说:中央(江泽民)对程维高同志是了解的,有骄气,较固执,但工作有魄力、有开拓精神,要和一班人搞好关系,否则中央很被动云云。

要不是程维高的两任秘书都被判处死刑,动他还真困难。如果用李真、吴庆五牵出程维高,由程维高牵出江泽民,这样反着来的方式,就容易得多了。

揭开江泽民伪造的画皮

现在到了整治江泽民的时候了。就在李真执行死刑的11月13日,新华社记者采访了李真专案组副组长侯磊。当这篇采访刊登出来的时候,就知道绝不是无目的的。

侯磊接受采访时说了这样一段话:“为了实现所谓的‘政治抱负’(做‘一任封疆大吏’),李真费尽心机地为自己建立了一个追赶时髦的‘红色档案’。在出身上,他移花接木,把自己填写成高干的‘养子’。”“造了个假档案,大笔一挥填上了‘正科级秘书’,这奠定了他日后升迁的基础。他根本没有履行入党转正手续”


2001年4月的江泽民就已经如此
年轻!
养子」这两个字太敏感了!「费尽心机」「移花接木」这是说谁哪?另外还有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是「入党」问题,这又是说谁哪?「造了个假档案」?天哪,这不是活脱脱描绘出一个江泽民嘛!

为了更引起人们的注意,新华网「言论角」11月18日出了一篇“朽木”写的文章《李真“红档”何故一路绿灯 》,把李真专案组副组长侯磊讲过的“重点”又重复了一遍,再傻的人也看明白了。而且“朽木”这个笔名起得也非常有意思,中共官场上都说,中国的事真怪,八十岁的老朽开会作出决议,要求70岁的人执行,让60岁的人退休,还恬着脸对英国首相布莱尔说:人家都说我很年轻

发出揭露江泽民伪出身的信号

“朽木”文章的重点还不在这里,如把“李真”换成“江泽民”,文章的重头在后面:好一份“红色档案”。好一个“费尽心机”。我们不得不承认,李真(江泽民)确是一个“造假高手”。他之所以走到今天,确有其宿命般的人生轨迹,一个满口谎话的人,一个沉溺于虚假之中的人,一个靠假冒伪劣起家、发迹的人,一个贪欲膨胀而不择手段的人,不出事便罢,一出事,便不可收拾。


造假高手惧怕宪法
文章还说,他的“养子”身份为什么没人去查?入党未转正为什么没人去管?学历随便填、学位随便弄,为什么没人核查?......一句话,给人的感觉是,李真(江泽民)简直是一个人将我们的一批人、一些基层组织玩弄于股掌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文章又说,如果说,他当上省国税局局长了,(江泽民)作了一把手,权力大了,没有人监管,尚算情有可原的话(作者注:其实当然也是不能原谅的),那么,李真(江泽民)在瞄准“封疆大吏”的“奋斗”过程中的一系列造假,为什么没人去管,没人去查,没人去追究?我们的有关人事、组织、纪检、监查乃至党委、政府的有关人员,到底干什么去了?事到如今,说句不好听的话,李真(江泽民)的这个“红色档案”链上,只要有一人提出质疑、查核,李真(江泽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文章接着说,还是毛泽东同志说的那句话: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又叫“土壤”。不要小看这个土壤。铁板上绝对种不出庄稼来。我们现在的“土壤”如何?我们每个岗位上该把关的人把好关了没有,该负责的真正负起责任来没有?起码,有些地方,有些单位,是欠缺的。欠缺的结果,便是李真(江泽民)们随心所欲地炮制“红色档案”,便是这样那样的“红色档案”一路绿灯。

文章最后说,李真已矣,但教训深刻。我们读李真的这份“红色档案”,说实在话,心情真是很不轻松,为李真的贪欲狡狯而愤怒,同时,也为我们的一个个“关卡”被李真毫不费力轻取而痛惜不已。

彻查江泽民历史的严肃性


江蛤蟆乱朝政
11月13日新华网记者采访了侯磊,11月16日网上出现一篇引人注意的文章《江泽民的政治历史问题引党内关注》,文章说:有人要求党中央对江泽民的政治历史问题进行审查。因为,自六四非常时期担任总书记以来,中央对江泽民就没有进行过任何必要的干部审查,甚至就连江泽民干部档案管理中的严重问题,多年来都无人过问,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是绝无仅有。令全党不能接受的非常事件,也是党的极其严重的历史性错误。

文章还说,许多老党员,老同志认为,自江泽民担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以来,党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都出现了一系列极其严重的重大问题,这是使我们这个经历过惊涛骇浪严峻历史考验的中国共产党,在国际环境空前稳定和国内经济空前繁荣的和平建设时期竟然陷入几乎亡党亡国严重危机的根本原因!这仅仅解释为党的路线错误是没有说服力的。人们有理由怀疑,敌对势力和反华反共、阶级异己分子就在我们中国共产党党内!

文章最后说,国内和海外,都有人对江泽民的政治历史问题提出各种疑问,在党内引起强烈关注。乔石等老同志表示,中央应对此有个明确的态度,否则,谁能负得起亡党亡国的责任?

11月13日新华网记者采访了侯磊,16日网上出现了上面这篇文章,18日新华网上“朽木”借李真暗打江泽民。这都不是偶然的。


如何起脚射门?
这些文章都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打蛇要打七寸,解救中华民族于危难中,就非要彻查江泽民的历史问题不可!这决不是个小问题,这是敌对势力和反华反共、阶级异己分子是不是已经掌控中国大权的问题,是中国人民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乔石说的好,炸刺儿护江的,谁能负得起亡党亡国的责任?

中央应对此有个明确的态度!──球踢给了胡锦涛,总书记射门与否,如何起脚射门,倍受关注。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