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CCTV春节联欢晚会黑幕 (多图)
 
2003-11-13
 
【人民报消息】持续超过20年的除夕夜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被不少大陆人比喻为“年夜饭”和“鸡肋”。最近中央电视台原文艺部主任赵安因涉嫌受贿被捕,引发之后一些明星和导演的“敢言”,揭示许多央视春节晚会不为人知的方方面面。

央视春晚收视率

据中国大陆媒体《三联生活周刊》报导,近几年中央电视台都会公布由央视索福瑞公司发布的收视率调查,以某年为例,当晚中央台公布的收视率最高达97%,演出完后《新闻联播》说满意率为96%,同时上海广电资讯谘询公司得出的数字是36%。差距如此之大的原因是央视把每个看过晚会的人,哪怕他只看了一分钟,也算做完全收看。

上海的统计是按收视时间计算的,如果看了其中一小时,就只能算看了25%。某资深导演认为,收视率的调查结果让搞电视的人很困惑,现在电视节目拼命往时尚化靠,可真正喜欢看电视的人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有另一项数字表明,1989~1999年春节晚会的收视率一直在50%上下浮 动,近几年呈下降趋势。


宋祖英每年必上春节晚会


广东的新快报综合了北京的一些媒体的报导后,称央视的春节晚会正逐渐失去吸引力,在一次调查中,记者发现,70%的年轻人没看春节晚会。

每到除夕夜,中国几乎所有电视台、电视频道都必须转播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这是“上面”的命令。为此,中共中央还专门下发过档,曰必须“组织好”、“保证”人们观看好春节联欢晚会96年除夕。北京电视台以为“都市场经济了”,非要与“其他”电视台争收视率,其实就是要和央视别别苗头,在除夕夜“略备薄酒”──播放了《宰相刘罗锅》,结果导致北京地区春节联欢晚会的收视率大幅下降,因此被中宣部判定与央视“争夺观众” 。

导演竞标 暗箱作业


资深导演孟欣
2004 年央视春晚“按往年惯例走”实行导演竞标来决定春晚的导演。今年的竞标曾经导演过1988年春晚的资深导演孟欣没有参加,并称竞标不利春节晚会发展。首先竞标的人都是央视内部员工,竞标走形式。“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几个人念念标书,这么多年了,竞标形式依然没有创新和改革。”

2003年多家媒体报导春晚导演竞标前早已内定。审核投标计画的标准不透明,孟欣也不了解。问题二是没有参考观众意见。问题三是竞标结果由央视台领导决定。

春晚揭开央视腐败关系网


赵安力抬宋祖英受江泽民赏识
原文艺部主任赵安导演过多次春晚,曾经手握明星是否能在春晚登台的“生杀大权”。在人们心目中,赵安是和春晚联系在一起的。最近多位主任级别央视人员或其裙带因经济问题被捕和调职,令许多人感到央视春晚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文艺晚会。涉嫌行贿赵安的“词坛怪才”张俊以利用明星在天津某有线电视台卖假药。电视广告没有经过众明星的许可。

央视春晚特色:条子演员

这些歌手大都没什么名气,有的甚至只具备卡拉OK水准。有许多人很关心春晚,给春晚递来各式各样的“条子”。“条子演员”凭“条子”可以挤进春晚,甚至独唱一曲。据《三联生活周刊》报导最多时候会有上百个“条子演员”。于是只好从这条子的分量上分出轻重和三六九等,按以前概率,每年的“条子演员”被拦在外面的大约占 2/3,能上晚会的“条子演员”占整个演员的1/4。

递来的条子,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哪个必须办,哪个可以缓办,这些人的位置也非常重要,比如在舞台上靠前还是靠后,在零点以前还是零点以后,这都成了学问。一般春节晚会的准备期是在4个月左右,前两个月是策划和准备期,进入第3个月以后,基本上导演、主创人员就开始围着条子转了,琢磨怎么把这些“条子演员”安排好,摆好这些演员也是衡量导演能力的一个重要方面。

历届春晚范本

《南方都市报》2003年1月刊登一篇文章总结历届春晚范本:

首先是鼓乐喧天,数百人齐齐出场,在高分贝的低音炮里,间杂着预先录制的欢呼雀跃:“好棒!”、“哇塞!”、“嘿嘿!”、“太开心了!”,等等。四位主持人蹦蹦跳跳地跃上舞台,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语气激动地喊: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过年好。
 
三分钟之内,你若是还没有心跳加速、血压上升,脸面泛起初恋般的红晕──你也就太对不起党和人民数十载的苦心栽培了。
 
由于成年人一上场便傻乎乎地直乐,有点欲盖弥彰,就有人提意见,近年来晚会的序幕便全换上了十岁以下的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孩子,一张张脸笑得稀烂。因为儿童的快乐是不需要理由的,晚会导演便借助儿童无厘头的狂欢,来感染每一个尚未关掉手机、尚未进入迷醉状态的成年人。

接下来便是歌舞升平,开始对你前戏阶段被唤起的无内容的笑,进行填充。看看,人家解晓东在台上跳得那么累、那么卖力,难道你就不觉得“咱们老百姓今晚真呀真高兴”?再等我们把“那个火呀”、“那个牛呀”的大好形势给你RAP一番,你便是多么阴冷也该动情了。




就在你的一声爆笑刚刚收尾,全场忽然雅静。神色凝重的主持人缓缓而行,把一个感天动地的高尚故事讲出来,把一钵长江水、黄河源捧出来,把一位残疾人士用轮椅推出来,把一群穿着56种民族服装的老乡叫出来。这时你扪心自问吧:我该怎么办?你只有低着头,觉得自己刚才的笑声是多么肤浅,你在羞愧之中还觉得某某人的背影怎么变得越来越大。你不由暗暗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为了我国实现第三步走的宏伟目标再奋斗一年! 

如果有个别人光看热闹,忘了像从前的语文老师一样总结中心思想,没关系,付笛声会告诉大家:“一根筷子耶,轻轻被折断,十根筷子耶,紧紧抱成团”,郁钧剑则会循循善诱:“大河涨水小河满,锅里有了碗里有。父慈子孝顺、妻贤夫兴旺”,最后韦唯高屋建瓴,为大家演唱一曲──《爱的奉献》(鼓掌)。 

这时,众多主持人纷纷把守一扇大门,开始双手微微颤抖地为大家宣读来自祖国各地、海内外华人的贺电和伊妹儿。你顿时感到有一种力量来自五湖四海,慢慢汇聚于你的脐下三寸。你发现自己的欢乐不再孤单,而有了组织的温暖。当然,假如你不幸属于那种麻木不仁、三锥子都锥不出血来的家伙,你也看见了,你真的是属于极少数极少数的一小撮人。你大可以去换一个频道,去看看春节戏曲晚会或歌舞晚会什么的。

接下来就该大联唱了。几十位大家看着眼熟但又叫不出名字的歌手轮番上台,4个人分唱一首歌算是待遇好,最多的高达10人一歌,一人一句,然后合唱。接着又开始小品,宋丹丹、赵本山轮流上场。

快到12点了,4位主持人齐齐亮相,该为大伙报时。于是嘉宾演员全挤在舞台上,观众也跟着当当的钟声倒数5,4,3,2,1,萤幕上打出“过年好”,然后是喧天的锣鼓和屋外传来震耳的鞭炮声,从天而降的小纸片彩带等等,怎么热闹怎么弄。 

再来一轮小品、歌舞,时间就到了新年的凌晨一点左右,大型歌舞《团圆》唱响晚会的尾声。这首歌由4至5名歌手演唱,其中有两名来自港台地区。最后4名主持人又一齐登台亮相,说上几句吉利话,在歌曲《难忘今宵》中晚会圆满结束。

春晚为谁而演

网友评论,央视春晚“除了场面铺排的越来越大和主持人与演员穿着越来越奢华以外,其他方面实在是缺乏与时俱进的精神,央视晚会总想编排一些老百姓喜闻乐见节目,但大多数的时候都事与愿违,晚会上的名星大腕们,他们已跃升为中国的有产阶层,与普通劳苦大众思想已没多少交流,即使他们具备炉火纯青的演技,但在表现上缺乏深刻的生活内涵,充其量是一种审美艺术的拼凑,这种拼凑是肤浅的,没有太多思索空间,他们总能出现在舞台上是因为他们具备雄厚的资格根基,总能将那些想涉入央视晚会的下层演艺人员排挤在大门之外,也就是他们根本不能代表普通人内心深处的喜怒哀乐,普通观众不领他们情,是理所当然的的事情。”




“在春节联欢晚会节目中,我们看到的只是农民丰收的喜悦,好像普天下的农民都已经实现了小康正在奔大康,看不到农民遭受的‘三乱’之苦,听不到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呼唤;看到的只是农民外出打工挣回了多少多少钱,看不到在城里打工的农民因来不及或没有办理暂住证之类的证件而被派出所扣押、殴打和罚款,看不到城里喜庆时打工农民被赶得到处躲的窘境;看到的只是舞台上的孩子们在载歌载舞,看不到乡村儿童因家境贫寒财力不济而牧牛晚归,童稚早逝;看到的只是下岗工人修自行车再就业了,在家里包饺子吃了,看不到城市逐日增长的失业人口和2000万城市贫困人口的艰辛生活,有的地方只能领到10元钱的低保金,少数人的喜庆是不完整的喜庆。”

网友呼唤一台和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接轨的春节晚会。

它应该体现出中国人民对人生,社会及世界的体认和拥抱。它应该具有深刻的生活内涵,精神内涵,而不是奢华的晚会而已。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