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后,在聂坟旁给我树块碑(多图)
 
——专题;素不相识 舍命替聂树斌翻案
 
石元裕
 
2016-12-18
 



聂树斌冤案的真凶王书金在庭审现场。



郑成月脱下警服,保住良心。



郑成月早年穿警服照。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石元裕报导)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院终审裁定并宣判聂树斌无罪。翻案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是时任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是他抓住真凶王书金后,办错案的人员及其上司非要把冤死者定成真凶,并且酷刑折磨真凶,不让他承认。郑成月为了让真凶不改口供,自己掏钱给他买好吃的,成为他所信赖的人,其中的过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更何况还有上级压着。郑成月为此丢掉了工作,现在生命垂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中共统治下,讲真话的代价不是一般的大,常常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中共必须得亡,中共也一定会亡。

下面让我们看看郑成月的故事。

郑成月今年56岁,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的公安局原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多年了,破获过不少的大案要案,他曾经孤身一人抓获了8名罪犯,一晚上突审出108起案,可以说是河北警界出名的破案高手「拚命三郎」,所以郑成月也连续10年被评为全国的优秀刑侦工作者。2001年的电视剧《燕赵刑警》,那里面的那个公安局长,就是以他为原形。

2016年11月30日,郑成月和聂树斌的姐姐通话时说︰「我活不了多久,我死了以后,要给我在聂树斌的坟墓旁边树一个碑,写上『人民警察爱人民』。」

12月2日上午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如果没有这个案子,郑成月过得很滋润的,但是这个案子却改变了他和家人的一生。

◎回忆案情

2005年「神探」郑成月又破获了一起特大的连环奸杀案,在他亲自审讯之下,犯罪嫌疑人王书金对自己所做的多起强奸杀人案供认不讳。

就在案件即将告破,同事们又等着给他庆功的时候,有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出现了,在带领王书金到石家庄孔寨的一处作案现场指认的时候,郑成月惊讶地发现,这起案件居然早在10年前就已经被破获了。

郑成月︰后来我们就找到石家庄孔寨,干部跟我们去了,干部说不对啊,我说怎么不对,他说这1994年那个时候是发生过一个杀人案,他说当时凶手是鹿泉的,已经枪毙了,我说是不是还有,你们不知道啊,他说没有啊。

郑成月说︰当时我觉得反正有点像是同一个案件,都是1994年都是秋天。地点也离得很近。地点也基本上是一回事。

◎无意中逮到真凶

1994年8月5日下午,河北石家庄市孔寨的一片玉米地发生了一起凶案,36岁的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下班途中被人强奸并杀害,6天后康某的尸体被发现,警方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时年20岁的河北鹿泉青年聂树斌,此后经过半年的调查审理,1995年4月25日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说是两天后聂树斌被执行枪决,这起在当地轰动一时的奸杀案,似乎就此尘埃落定。

然而整整过去十年之后,真凶王书金交代自己多次强奸杀人罪行时,竟主动交待与聂树斌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奸杀了同一名女性。从事刑侦工作多年,郑成月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稀罕事,于是他来到当年侦办聂树斌案的派出所,要求调取案发现场的卷宗,与王书金的口供进行比对。

郑成月︰按正常的说应该给我们的就是并卷,结果他没有,到最后也没给我们,留了个电话,后来打电话也没人接我们电话了。

这时候,郑成月觉得有点奇怪了。他说︰我们后来就清楚了,就是肯定王书金说的跟枪毙这个是一个案子。

就在案件陷入僵局之时,一直跟踪报告王书金连环奸杀案的《河南商报》记者突然找到了郑成月,见这位记者有市局政治部开的介绍信,郑成月便将案件如实曝光给了媒体。

文章一出,舆论一片哗然,聂树斌案这起陈年旧案在十年之后突然轰动全国,各种质疑和猜测也迅速在各大媒体上发酵,不久郑成月就接到了省政法委的通知,让他去汇报案情,与会的还有当年侦办聂树斌案的公安局法院的相关领导。

郑成月回忆说︰那里面应该说数我官最小了,我是一个副科级,公安局的一个下面县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的人,拿着聂树斌案卷,他就汇报这个,认定聂树斌是作案的凶手。聂树斌是主动自己供述了犯罪事实,没有其它问题,这个案卷内的证据确凿充分。

在各方做出了聂树斌案准确无误的结论后,郑成月向领导汇报了他经办的王书金案,郑成月认为王被捕后,主动交待了4起奸杀案,其中3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而与聂案重迭的这起案件,王不仅准确指认了案发现场,还交待了诸如作案后,将死者的钥匙扔在了尸体旁边等诸多细节。

郑成月︰就这个时候问中院汇报案的人说,现场提取有这串钥匙吗?他说有,第二句话问的是聂树斌交待了这串钥匙的事吗,他说没有,当时在场的领导都感觉到惊讶,我也感觉到惊讶了。

现场提取到王书金所交待的钥匙,而聂树斌的口供中却根本没有提及,这串钥匙就像打开了聂案疑点的大门,会后河北省政法委决定成立两个项目组,一个由省公安厅牵头,广平县公安局配合,严查王书金案,另一个由省高院牵头,石家庄中院配合,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

然而就在案件转机出现之际,风云突变,郑成月没有想到对聂树斌案的复查忽然不了了之,而他侦办的王书金案起诉时,也从4起变成了3起。

郑成月︰到起诉的时候,省刑侦局的领导亲自到市局把我们调过去,叫我们只起诉3起案子,强奸一个,这个辨认了,这个女的辨认他了,和这个2起杀人,把这个石家庄杀人案去掉,不起诉。当时我说不行,人家检察院不要,材料上有,这材料我不能改,这不用你管。

王书金案进入司法程序后,郑成月的工作也就此结束,而他这个原本和聂树斌案毫不相关的局外人,却最终阴差阳错地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

郑成月,1995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后被分配到家乡河北广平县的公安局工作,当年10月13日,刚刚从警3个月的郑成月就被局长叫到了办公室,正式通知他参与辖区内发生的一起凶杀案。

接到任务当天,郑成月回家扛上被子,随队赶往了案发地南寺郎固村,在村东头的一口枯井里,他们发现了一名全身赤裸的女性尸体,用手电从洞口照进去,隐约能看到死者的双脚朝上,尸体已经肿胀,散发着阵阵恶臭,经过现场勘察,警方初步判断死者系被人强奸后掐死投入井中,于是郑成月和同事们开始在村里逐家排查,根据村民反映28岁的王书金被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

郑成月说︰我们在找他当中,他没有任何的理由就不见了,我们就怀疑到他了。

为什么村里人说会是他干的?郑成月说︰因为王书金在他14岁的时候,强奸了一个8岁的小女孩,判了他3年少管,他不会写字,也没文化,王书金的能耐就是,在一个窑厂打工,切砖坯的,他烧个窑,出个窑,他有力气。

王书金外逃后,广平县公安局对方圆几十里的窑厂进行了摸排,但一直也没能找到他的行踪,一晃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曾经的刑警小郑成了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虽然屡破大案,但对于自己职业生涯接手的第一个案子,郑成月始终如鲠在喉,十年间每逢春节,他都要亲自到王书金家蹲守。

郑成月︰我们上报了多少个逃犯,抓住了多少,也就是每个月我们都给公安部报个数字,就是哪个抓着了,哪个没抓着呢,所以王书金这个逃犯这个名字,长期在我办公桌上放着。

虽然从来没见过这人,但是这十年里实际上这个名字跟他的关系已经很深了。郑成月想,只要凶手活着,有人会能抓到他的。

2005年1月18日凌晨一点多,正在警局值班的郑成月突然接到河南荥阳一名女警打来的电话,对方说在当地的一处窑厂发现了一名自称叫王勇军的男子,由于没有身份证件,当地警方只能根据他交待的家乡地址,向所在的公安局询问。

郑成月︰她提到窑厂,这个窑厂使我联想到我们在窑厂一直找王书金,我说,「他应该是南寺郎固村一个叫王书金的人,我说他这个右眼(眶)有一个弧形的疤,跑的时候28岁,我说现在应该是38岁,身高在1米70,皮肤较黑,平时留短发,……」这个时候我都在电话声里边听到;「别说了,那就是我。」

找了10年的王书金,突然在一个跨省电话的另一头出现了!

郑成月立刻叫上2名干警,连夜驱车赶往河南,临行前,他还带上了几份失踪妇女的报案记录,直觉告诉他,也许这些案子也和王书金有关。当天清晨在河南荥阳,索河路派出所,郑成月第一次见到了他追捕了10年的疑犯王书金。

郑成月︰我说认识我吗?他说不认识,我说我是十里堡人,他说十里堡离我们那很近,我说啊,挨着,我说我从小就在你们那上学,他说哎呀,我也该回去了,他说不能见警察,一见警察,心里就难受害怕,这个时候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我突然问了一句,我拿着这材料还看看,我说书金,你把平绅那个弟媳妇埋到哪个河沟里了,他说不是埋河沟里了,我埋到闫小寨那个机井小屋,那个变压器前边了。

郑成月的突然一问,竟然又诈出了一起失踪案,此后在王书金交待的埋尸地,果然挖出了一具女尸,最终在郑成月的亲自审讯下,王书金共交待4起强奸杀人的作案经历,10年来压在郑成月心头的大案终于告破。

郑成月︰这案子一破,我们这些干警马上就高兴得不得了,把王书金往看守所一送,「我们走,吃饭去,」高兴得不得了,我说我请客。

郑成月特别享受公安干警这份活儿,尤其是破了大案。

◎好警察遇到了恶警官

就在警局上下都等着为郑成月庆功时,麻烦出现了,王书金交待的一起奸杀案早在10年前已经结案,犯罪嫌疑人聂树斌也已被执行死刑,「一案两凶」,迅速引爆了舆论的炸点,郑成月没有想到,他的调查竟会意外牵出了一桩陈年旧案,此后河北省下令复查聂树斌案,严查王书金案。

迫于压力,当年侦办聂案的公安局将相关的卷宗送至广平,翻看着这份10年前的案件材料,干了多年刑警的郑成月气愤不己。

郑成月︰7天没有口供,这怎么说,聂树斌在我们了解的时候,村里人都说口吃,说一句话说半晌说不出来,刑事诉讼法怎么规定的,对于这样的人必须点明「口吃」,但一点这个都没写,聂树斌说话甚至比我说得还快呢,可能吗?这不是在作弊吗,我自己在屋里看着,一扣卷宗,自言自语地说「纯粹是假的」。

然而出乎郑成月意料的是,这起在他看来明显的「冤案」,省高院的复查结果却迟迟不出,而检方在起诉王书金时,也将与聂案重迭的案件划去,这让郑成月既愤怒又无奈。自从王书金被捕,家里没有一个人去看守所看过他,抓捕他的郑成月成了唯一来探视王书金的人,时常郑成月会买些食品和生活用品带给王书金,因此王书金也称呼他为郑哥。

郑成月︰我说爱吃鸡吗,他说爱吃,那个道口烧鸡我给他撕开,扯了一条腿,我说给,吃,他拿着那个腿开始不吃,他一直看着我,他说你吃啊,他说好像我这一生中家里没人对我这么好,我这个时候我看出来他的心理,我就说;书金,记住,如果说你前面你说错了,你现在更改,不晚,要是你干的,你记住,不管谁问也如实地说,这就行了,他说你放心吧。

2007年3月12日,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王书金死刑,立即执行,法庭上他高喊;我明明杀了3个人,怎么变成了2个?!引发现场一片哄笑。

一审后,王书金不服,提起上诉,上诉程序不同寻常地持续了6年之后,2013年河北省高院做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之后案件交由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郑成月意识到王书金一死,聂树斌案将失去最重要的线索,曾经努力要将王书金绳之以法的郑成月又开始四处奔走呼吁留住王书金一命,他给政法系统工作的同学朋友写信,陈述案件中的种种漏洞。

◎郑成月卷铺盖卷儿回家

自从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他的父母一直四处上访,为儿子伸冤,十年后王书金的出现也让老俩口第一次看到了希望,2007年王书金案一审开庭的当天,聂树斌的父母找到了郑成月。

见面,聂树斌母亲就说;「我想听你办案(的人)说句实话,我儿子到底是不是凶手,老太太哭得不成声;我家里钱都花没了,我跑过去跑过来,连孩子的一张判决书拿不到,人家不管。」「这一句话倒把我问住了,我说大妈,你儿子不是凶手,不管哪一级领导来调查我,只要我这个头在这儿长着,我就会说实话。」

此后出于对老两口的同情,郑成月以私人名义主动帮他们寻找律师,并帮助律师分析案件中的种种疑点。与此同时,他还经常到狱中看望王书金,鼓励他如实交待案情。

郑成月说︰有人还劝我「郑局长,小心点儿,怎么怎么」,我说大不了就这一条命吧,大不了我这个局长不当了吧,不就这吗,我不是在跟政府机关唱反调,而是在唱正调。

自从2005年「一案两凶」曝光后,郑成月便经常受到上级纪委的调查,有关他的各种非议和谣言也时常在网络上和家乡广平出现,2009年虽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但广平县公安局还是重新任命了一名主管刑侦的副局长,49岁的郑成月被停职了。

郑成月︰领导说「郑局长,年龄大了,给年轻人让让道」,我说可以,「愿意在这干就在这干,不愿意干就歇着」,我说行,我搬着被子就回家了。

◎请给我在聂树斌的坟墓旁边树块碑

郑成月︰就王书金案的那一天,就杀人那一天,我就带着枪回家拿被子下村走,我爸爸就跟我说,记着,当警察什么时候都要实事求是,不能作假,不能害人,所以在聂案上我一直记着我爸爸这句话。

郑成月目前身体状况已经不是很好,11月30日,他和聂树斌的姐姐通话,说:我活不了多久,我死了以后,请给我在聂树斌的坟墓旁边树一个碑,写上「人民警察爱人民」。(记者石元裕)△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