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旧书店 店主因病离世情牵全城(图)
 
2016-12-10
 



2015年,老朱的病情加重,每个月都有10天要在医院接受化疗,
医生也给他「判定」了生命期限,可他把书店经营下去的信念没有动摇。

【人民报消息】安徽省合肥市有一家著名的旧书店「增知书店」,在网络书店一家一家如雨后春笋般开张的时代,爱书的店主坚守旧书店16年,顶住了网店冲击,这可能是中国最后的旧书店。

故事开始于店主不幸去世的消息。据《新华社》2016年12月7日报导,「明天,一起去送我们的『弗兰克』最后一程。」增知旧书店的店主朱传国因癌症去世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爱书人的微信朋友圈。在他的告别式的前一天,网友相约去送他最后一程。

增知书店,像电影《查令十字街84号》中的「马克书店」一样。病中的老朱,一直坚持当「文化摆渡人」,也曾婉拒捐款。他和他的书店情牵全城。

爱书和懂书的人

在人口超过800万的合肥,有一间不过几十平方米、简陋而昏暗的书店。店里收藏包括民国时期的旧籍珍本、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各种画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版的中外名著等在内的几万册书籍。

这家名叫「增知」的旧书店位于市中心一栋老旧的居民楼下。虽然店面狭窄,但书店常年有顾客排队,安静地等待着衣着朴素的店主夫妻——朱传国和陈桂霞结帐。

美国电影《查令十字街84号》描述一个关于书店的感人故事:穷困的美国女作家海伦,受不了纽约昂贵庸俗的古旧书店,便写信向位于伦敦查令十字街84号的马克书店求购一些书,并逐渐与书店的老板弗兰克结下不解之缘。但十多年后她准备上门拜访时,发现弗兰克已病逝。

在合肥当地的媒体人、作家、教师、学生等爱书人群眼中,朱传国就像「弗兰克」一样,是一个爱书、懂书并且热心的人。用心收集旧书、帮助爱书人找书、与藏书人交流书……就这样,朱传国与陈桂霞充实而满足地度过下岗之后的20余年时光。

章玉政因买书和朱传国成为朋友:「一些人会打电话拜托他帮忙找书,他都会尽心尽力去寻找,找到了再打电话告诉对方。」

希望大家冲着文化去

2013年7月,乐观热心的朱传国不幸患上直肠癌。他不愿让寻书的顾客失望,便一直为大家坚守着这片「精神港湾」。直到2015年新年之后,朱传国身体难以支撑,没能兑现年初六开门的承诺。常常流连增知旧书店的人们才发现他病了。

朱传国的病情和增知书店的故事很快传遍这座城市,也感动了很多人。许多新老顾客纷纷来到这家小书店,甚至挤到马路上。很多人买了书之后也不立刻走,等着陈桂霞稍有空闲时询问朱传国的身体状况。他们希望能为朱传国的治疗,为增知书店的延续尽一点力。

一位老顾客在网上发布「帮帮增知老朱,拯救旧书店」的号召帖子,一天里就有十多万阅读量。

朱传国在病床上也总是惦记着这些爱书的朋友。只要身体状况允许,即使被搀扶着,他也要坚持到书店坐上一小会儿。

但由于朱传国病情加重,不断的手术和治疗,让夫妻俩几乎花光所有积蓄,书店也断断续续停业了好几次。然而,他们夫妻却拒绝很多想要收购书店的人。

不仅如此,有很多人要捐款给朱传国,他都委婉拒绝。在他心目中,书店不仅是谋生的方式,更是对文化传承的坚持。

朱传国病情加重、旧书店濒临关闭的消息,更牵动网友的心。在一些网友传播、媒体呼吁下,许多爱读书的热心人纷纷来到书店,以淘书的方式向老朱伸出援手。

「我希望大家是冲着书店去的,是冲着文化去的,而不是出于慈善的目的。」朱传国曾如是说。他更希望大家关注的是书店,是书和文化,而不是他这个人。

永远的旧书店

用几十年收购书籍的故事,朱传国写成一本厚厚的《最后的旧书店》,记录下合肥这座城市温馨的一面。

2015年11月,《最后的旧书店》新书发布会当天,数百名读者在寒风中赶来。他们想让老朱了解,有更多人用行动向旧书店说一声「感谢」。

2016年,朱传国写了自己的第二本书《永远的旧书店》。书中除了收书经历,还包括他的人生感悟,以及对社会各界的感谢。然而,他却没能看到这本书面世出版。12月5日上午,这位「文化摆渡人」离开了书店,离开他心爱的「渡口」。

《查令十字街84号》的结局,弗兰克的离世和马克书店的关闭让人落泪。老朱的离去也让人们更加怀念。一名女大学生网友,每周都从郊区大学城坐一个小时公交车,到增知旧书店买书。她说:「我们是多么想让我们的『弗兰克』知道,大家都希望增知书店一直开下去。」

还有一位网友说:「和弗兰克一样,朱传国和他的旧书店传递给爱书人和整个城市的不仅仅是书籍和文化,还有一种精神上的坚守和寄托。」

老朱、读者和书店,仍在温暖着合肥这座城市,温暖着每一个人。朱传国曾多次为贫困地区的儿童捐赠书籍。今年11月,他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他还到合肥市图书馆,亲手捐赠珍藏10多年的一些合肥市历史数据。

在众多从增知书店收获知识与感动的读者和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增知旧书店并未因朱传国的离去而关闭。一位媒体人这样写道:「老朱走了,不必悲伤。他已经把他所能做到的最美好的东西留给我们。我们发起的『我为增知旧书店代言』,很多朋友热心参加,我们做这些不只是为了帮助老朱,更多的还是希望这个旧书店能持续下去,成为老朱所期待的『永远的旧书店』。」

《永远的旧书店》这本书摆在朱传国的灵堂中。「临走前,他说希望我们继续把旧书店开下去。」陈桂霞说,她和儿子决定,将与众多爱书人一起努力实现这样一份「永远」的心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