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23年清白出冤狱 正邪较量正酣(多图)
 
——专题:没有人性就没有正义
 
梁新
 
2016-2-5
 



2016年2月1日,海南海口,更换新衣后,按照陈满的要求,
一家人及律师一起去吃火锅,陈满给律师敬酒。



2月2日上午,结束23年冤狱的陈满回到四川绵竹老家,见到阔别已久的家人。
陈满的母亲王众一老人与儿子相拥而泣。



2月2日上午,在四川绵竹老家,陈满面对记者谈到冤案不由悲从中来。

【人民报消息】没有人性就没有正义。

2016年2月1日上午,浙江省高级法院(以下简称浙江高院)在海南省海口市美兰监狱依法对「陈满故意杀人、放火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

判决认定,原裁判认定原审「陈满杀死被害人钟某并放火焚尸灭迹」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法应予改判并当庭释放。

陈满入狱时29岁,宣判无罪时已经53岁,冤狱坐了整整23年,如果没遇到习近平当政,还得要继续坐牢坐到释放的那一天。即使出狱也还是带着罪犯的烙印。

海南高院副院长代表海南高院向陈满当庭道歉,并送上5,000元人民币现金对陈满表示慰问。遭到网友吐槽。

在聆听完法官宣读判决书之后,陈满与前来接他回家的哥嫂相拥而泣。陈满的父母陈元成、王众一夫妇因为年龄(均已年逾八旬)和身体原因,当天并未前往海口听取判决,只能在四川老家等待消息。

陈满一审和二审辩护律师、高龄75岁的曹铮,也来到美兰监狱,他对于宣判结果表现得很平静:「我不激动,一点也不激动,我觉得应该如此。」

陈满代理律师王万琼表示,陈满是国内已知的服刑时间最长的蒙冤者,「他多被羁押一天,正义就迟到一天。」陈满从1992年12月被羁押至今,整整有23个年头。虽然陈满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得多次减刑,王万琼还说,如果不是再审改判,陈满可能要关到2018年才能出狱。

对海南高院的鞠躬道歉,陈满表示「能够理解当时的司法环境,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这种情况。」而自己能获释,得感谢习近平当政的司法环境。

陈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经历二十多年的磨难,自己也在不断调整,看了很多书,从书中吸取力量,很多人不断支持我帮助我,也给我无穷的力量。我真真切切是个清白的人,所以在狱中一直坚信自己有一天能以无罪的身份走出监狱。」

有人说,法院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和精神,处理过去的遗留问题,体现了司法的进步。不是的,不是司法进步了,而是当政的习近平本身脱离了中共,坚决要复兴中华民族的传统之路。

陈满入狱 家人坚信清白

在陈满老家四川绵竹,陈满的父母已经给陈满挑了一个朝阳的房间,买了床电热毯,布置了一番,还备好了腊肉、年货;大哥陈忆画了一幅水粉画;二哥陈抒写了几首诗词,全家人已准备好迎接陈满的归来。

「过去20多年,每到春节我们家最恼火,人家是在过年,我们是在过关。」陈满的缺席,越到过节越让年迈的双亲和哥哥嫂嫂倍感痛苦。

过去的每月18日,都是家人给陈满写信、寄书的日子。

一年又一年,陈母王众一给狱中的陈满寄出了300多封信。王众一说她写信都是报喜不报忧,主要是告诉陈满家里情况、绵竹及周围世界的变化,此外,为了不让陈满与社会脱节,家人还会在挂号信中加上几本杂志。

而陈满写回来的家信,也有46封,每封信都是以「亲爱的爸爸、妈妈、大哥、二哥」开头。只是刚开始写的信比较多,但是后来渐渐少了,毕竟人在监狱里面与世隔绝,都不知道该写啥了,主要还靠家人打电话过去,在电话中主动问他的情况。陈满也会让父母帮他买一些喜欢看的书,他也鼓励父母要多注意身体,保持心理平衡。在家信中,他也坚持自己是被冤枉的,一直在申诉。

父亲陈元成一共写了77封申诉信,但都似石沉大海。

2016年1月18日,浙江高院宣判前两周,两位老人循例又给陈满去了一封信,还特意嘱托儿子「把一切痛苦忘掉!」

陈满一家人彼此都以不同的方式,互相扶持、互相鼓励着。

无罪获释 陈满出狱

2016年2月1日上午10时30分,陈满终于无罪获释,走出监狱的大门。在监狱门口,陈满迫不及待地拨通母亲的电话报平安,并嘱咐母亲不要太激动,「我很快就回家过年了!」他表示,已经10多年没见到父母了,「很是兴奋!今年将是最开心、最高兴的一个新年!」现在是「感觉空气都是自由的。」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满表示,「在监狱里最难熬的事情不是失去自由,而是含冤坐牢。心里总是有这个结,解不了,最痛苦。但是一直没有想放弃申诉。」他说自己「真真切切是个清白的人」,「(清白)是我应该得到的东西。」

陈满不讳言身上还留有当年遭刑讯逼供的痕迹,关节、背上都有伤疤。他展示脚腕上的伤疤时说,用铁棍打的,脚腕、踝关节、髌骨上有模糊的伤疤印迹。至于被刑讯逼供的经历,陈满则不愿去回忆,「因为一想这些脑袋就发胀,不敢想。」

至于追责的问题,陈满表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有些事情是社会的原因、历史的原因,制度方面的问题。我既然走过了,不再去追究和纠缠。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已经耽误了几十年了,再继续陷在这里面,对自己、对家人都不好。应该要看到以后,看到光明!我也想调整一下自己,适应社会以后创业。」

对于死者钟作宽,陈满表示,曾经得到过他许多的帮助,所以会去看看他的家人,一定会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们。

另一名曾经是陈满的狱友周先生,出狱后创办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他在狱中见识过陈满的善良与始终坚持「没有杀人,无罪,不服判决,要申诉」,最近知道陈满有望无罪释放后,托人转告陈满,出狱后可以去他的公司,若想自己创业,他也愿意提供创业资金。陈满表示「创业肯定是要的。但创业的目的不是为了想赚多少钱。而是要回报社会,回报这些关心、帮助过我的人。」

23年前,陈满从四川来到海南省也正是为了创业,只是被冤狱一次耽搁了大好日子。

「疑罪从无」与文明社会接轨

作为陈满案委托的律师之一,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易延友教授表示,陈满案系最高检察院(以下简称最高检)向最高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提请抗诉冤假错案第一案。他说,多年来,最高检就下级法院的判决提出抗诉,但都是针对「重罪轻判」,或者「有罪判无罪」的情况,而陈满案是针对「无罪者被判有罪」去抗诉,要求重审,这是1949年以来从未有过的。

易延友还说,这次陈满案的判决是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和精神,体现了习近平当政的司法进步。因为当前平反很多冤假错案,它们有着共同的特点『死者归来,或真凶出现』,而陈满案不具备这两点。无论是从程序上还是证据上,这个案件都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应该记录史册。 」

律师曹铮则表示,他在一审和二审庭上,均替陈满作的是无罪辩护,并当庭质疑「物证去了哪儿」、「警方调查人证明陈满没有作案时间」等多项理由。不过,他等来的还是死缓判决。这不值得深思吗?

案情回放

在江泽民当政时期,其要求从重从快结束刑事案件,公检法利用酷刑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使多少人被冤杀,家人在社会上无法抬头做人。而那些泯灭良心制造冤案假案的都被提拔了上去,这使司法环境更加恶劣。

根据浙江高院提供的材料显示,1992年12月25日晚上,海南省海口市振东区上坡下村一处住宅起火,被害人是四川省广元市轻化纺织公司职工钟作宽。警方称,尸体口袋里有陈满的工作证。陈满曾经是案发地点的租客。办案人员称,经调查发现,陈满与死者钟某曾住在一起,后因经济纠纷搬走,遂将陈满列为这起杀人焚尸案的重要嫌疑人。

1992年12月27日夜,陈满被海口市公安人员带走,后以杀人放火嫌疑被海口市公安局收审,陈满时年29岁。

1994年3月23日,该案在海口中院开庭一审,陈满向法庭陈述公安机关对其刑讯逼供,律师曹铮为其作无罪辩护。

1994年11月9日,海口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杀人放火罪判处陈满死刑,缓期2年执行。海口中院审理认定,陈满在上坡下村租住期间,因未交房租与钟某发生矛盾,钟某声称要告发陈满私刻公章等违法行为,陈满遂起歹念,拿菜刀朝钟某连砍数刀致其死亡。后陈满将煤气罐搬到钟某卧室门口并点燃。

1994年11月13日,海口市检察院以一审原判「量刑过轻,缓刑执行不当,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为由,向海南高院提出抗诉。

曹铮律师表示,陈满案一审宣判一个月之后,他才得知判决结果。其间,法院未以任何形式告知他。幸好,海口市检察院抗诉,才推进该案走进二审程序。

不过,海南高院的开庭审理已是在4年之后的事了。

1998年8月26日,海南高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

法庭上,海口振东分局民警于悦实居然在旁听席作假证,说亲眼看见陈满于1993年1月绘制了杀人现场示意图(说该图存在卷宗内),说只有到过杀人现场的人才会那么清楚。事实上该民警是在93年8月才进振东分局工作。

后来,振东分局邵立鹏局长出面解释说,这张图是公安人员画好让陈满签字确认的。诡异的是,这张警方自造的用来给陈满定罪的杀人现场示意图,已经从卷宗内消失了。

1999年4月15日,海南高院虽驳回海口市检察院要求立即执行死刑的灭口要求,但维持了死缓原判。 2001年11月8日,海南高院驳回陈家人的申诉。陈满及其家人仍不断申诉。
 
出现转机 复查陈满案

2002年11月十六大到2012年十七大结束,胡锦涛的两任儿皇帝任期结束,陈满还被关押,还在申诉。 2013年3月两会,习近平接任国家主席。 4月9日,海南省检察院还没感受到习近平与江泽民的本质上的不同。于是,仍不许陈满的冤案立案复查。

2014年初,陈满代理律师向最高检察院提出申诉。 6月12日,最高检向海南方面发函,调阅陈满案的相关资料。直到这时,那个曾经制造陈满冤案的一审审判长涂国华还眛着良心说,「从我的角度来说,这个案子没有任何错误,百分之百不是冤案。」这样人性全无的恶官怎么可以继续在司法部门工作呢?应该追究他的责任!

2014年11月4日,内蒙古高院决定启动「呼格吉勒图案」再审程序。 12月12日,最高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 12月15日,内蒙古高院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 2015年2月,易延友教授和王万琼律师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陈满冤案申诉状。

2月10日,最高检以2015年第一号抗诉书就陈满案向最高法提起了抗诉,称海南高院的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2月28日,最高法院就陈满案进行立案,并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4月24日,最高法院作出《再审决定书》,指令浙江省高级法院进行审理。

2015年12月29日下午2点,浙江高院在海口市琼山区法院公开开庭再审陈满案。庭审中,陈满及其辩护人均提出,原裁判认定陈满犯罪,没有证据能够证实。出庭检察官认为,原海南的裁判所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原审被告人无罪。

2016年2月1日上午,浙江高院在海南省海口市美兰监狱公开宣判,撤销「海南杀人放火案」原审裁判,被告陈满无罪。

江泽民当政期间公检法用草菅人命来制造假业绩,无论律师们如何呼吁也无济于事,习近平提出「还原历史真相」之后,律师们关切的焦点,内蒙古呼格冤案、聂树斌冤案、陈满冤案等等被陆续解决和正在解决。

习近平与江系血债帮依然在较量




2005年3月16日,张焕枝(中)听闻真凶另有其人,扑倒在儿子聂树斌低矮的坟头,
哭声凄厉!

「疑罪从无」是1996年江泽民当政时期修订的,《刑事诉讼法》修订时即确立了「疑罪从无」原则,与「疑罪从无」相伴行的原则是「无罪推定」。

那为什么1999年依然在证据严重不足情形下维持了陈满案的死缓判决?因为这个法律不是给老百姓制定的,是江泽民为了给自己和亲信们一张「免罪牌」,实质是「免死牌」。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江想不到这个法律的第一受益人竟然是个平头老百姓。

陈满迎来了无罪释放的这一天,这不是中共改好了、司法宽松了,而是因为习近平与中共所行的路背道而驰。

目前,聂树斌案,异地复查3次还在延期,难度在什么地方?为什么陈满可以无罪释放,而聂树斌冤案的结论至今还在等待?

新华网济南2015年12月14日以《山东高院:聂树斌案延期至2016年3月》为题报导说,记者14日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经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决定再次延长聂树斌案覆查期限三个月,至2016年3月15日。

聂树斌案为何第三次延期?报导说,是「因案件重大、复杂,覆查工作涉及面广」?

聂树斌案的案情非常简单,就是个奸杀案,而且和呼格案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真凶露面。

聂树斌案凶犯是潜逃多年的奸杀案真凶王书金。其实这个案应该叫「康菊花奸杀案」。为什么叫聂树斌案呢?因为1994年7月,38岁的康菊花被奸杀后,公安局的专案组找不到凶手,7天7夜暴力逼供说话口吃的20岁聂树斌,强迫他承认自己是强奸杀人犯,他受刑不过就成了冤死鬼。

1995年4月27日,时年21岁的聂树斌以强奸杀人的罪名被执行死刑。这个案子就结案了。

但10年以后,2005年中国新年前,一个叫王书金的连环强奸杀手在河南荥阳落网,交代了其在河​​北强奸5名女性并将其中的4位杀死。被奸杀之一的是康菊花。这下好了,可以给冤死的聂树斌昭雪了吧?没这美事。江核心就是江核心。

在真凶露面后,又过了10年,新华网2015年3月16日刊登了一个奇闻《聂树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组打我 逼我否认奸杀》。更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还给真凶王书金下药破坏他的神经系统,想以此证明真凶在胡言乱语。这证明河北公检法不是不懂法,而是故意制造冤假错案。为什么到2015年聂树斌案还那么难见天日?因为这里面牵扯到江泽民的活摘器官政策。聂树斌在有高官需要他器官的时候被斩立决了。不是他奸杀了女人,而是他有适合移植的器官。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