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中礦難大“PK” 中國礦工路在何方?(多圖)
 
李佳
 
2010-11-5
 



歷時兩個多月的智利聖何塞銅礦營救活動,最終以33名被困礦工全部脫險告終,智利舉國一片歡騰。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就在全球為智利礦難大獲全勝而感動喜悅後的第三天,10月16日中國河南又發生特大礦難,一邊是33條人命全部獲救,一邊是37條屍體全部找到。

有人曾對中外礦難進行比較,調侃式地得出結論“外國礦難死人是新聞,中國礦難有人活下來是新聞”,讓人不禁悲問中國礦工路在何方?

中國礦難連年不斷,經驗教訓年年總結,但連年頻繁出事,連年眾多礦工喪命;智利礦難似乎不多,就一次大的竟然全部救出。無怪乎中國礦工想去智利做礦工。綜合中國民眾熱議中國礦難與智利礦難對比的各類信息,來看看兩國礦難大“PK”。

時間人數 救援速度

智利礦難發生後,井下被困33人,經過69天營救,獲救33人,無一人遇難。

中國今年4月份的王家嶺礦難,據稱井下被困153人(有礦難者家屬表示被困礦工人數被隱瞞),經過8天營救,114人被救起,但獲救者、遇難者名單一直未公布。

8月5日智利礦難發生後,智利各方立馬展開大搜救,在得知33名礦工仍然活著的消息,智利政府立即承擔起救援受困礦工的工作,武警、軍隊、消防人員以及政府各級部門聯合行動,展開救援。

4月7日王家嶺礦難發生後,據媒體報導煤礦機關領導全部消失得無蹤影,跑出井面的礦工曾一度情緒失控砸毀了領導的辦公室,而當天山西省新聞也未報導礦難消息。




3月29日中國王家嶺礦難,聞訊趕赴現場的家屬悲慟欲絕。

政府關懷

礦井崩塌後,智利被困礦工被發現時,已在井下17天,智利政府全力以赴,不管跟地下礦工失去聯繫多少天,也不放棄營救。正在外國訪問的智利總統皮涅拉馬上回國,趕赴礦難現場,跟被困礦工的家屬們一起,待在礦坑外臨時搭建的營地,親自指揮救援。他跟第一夫人表示,“我們會整日整夜不休息,直到最後一名礦工被救上來。”從始至終,智利總統都在現場,每個從井下被救出的礦工,總統夫婦都給予擁抱,獻上第一時間的祝賀和安慰。

而在中國,沒看到哪次礦難,政府能把它作為頭等大事來處理。網路很多評論表示,這樣的事如發生中國,當局早就宣布無生還跡象。中國網民感慨:“真羨慕這把人當人的國度!人家總統都親臨,真是人類!我們礦工怎麼死的都沒人知道,被當成了類人猿!”

安全設置

智利礦工在井下17天,所以還能幸存,因井底有避難所,那裏備有氧氣、水和食物等。礦工依靠每人每48小時吃兩湯杓罐頭魚、半片餅幹和半杯牛奶支撐到地面上首批救援物資到達。中國的礦工表示,他們多數沒見過,甚至都沒聽說過中國的礦井有“避難所”這種設施。

智利當局給被困礦工提供了掌上游戲機和小型電視接收器,礦工們能在黑暗的地下看足球比賽、打牌。一名礦工用被送到地下的攝影機,製作了記錄他與夥伴們每天求生存的故事,救援還鼓勵親人們與礦工積極對話,藉以舒緩恐懼心情……這些溫暖動人的細節,在中國歷次礦難救援中都不曾見聞。

《東南快報》引述曾在去年6月於貴州“新橋煤礦”礦難中,僥幸生還的礦工趙衛星,對智利礦工的羨慕態度:“智利這個礦下面的安全設施真好。”趙衛星表示,自己受困時只能與同伴“靠嚼煤渣來消除饑餓感和恐懼感”,啃著樹根,喝著滲透水,孤獨地在黑暗中不知何時生機降臨。

信息透明

智利礦難發生後,礦難現場向全球公開,1,700名記者雲集,全程實況拍攝報導每日營救進展、礦工傳遞生命訊息的紙條、礦工井下的生活、營救計劃、包括對政府部門的批評指責,無一不透明公開。

智利政府還用光纖視訊,讓全世界的電視觀眾看到被困在地下七百米深處的礦工實況。

中國網民感嘆說,這跟中國差別太大了!“他們敢向全世界直播,而我們連記者也不讓進。”當局首先想到的是封鎖現場,禁止媒體報導,不讓世人知道真相。名叫“飲水私語”的網民說,“智利救難行動令中國汗顏,想想,已經有這多麼中國礦工死於礦災。每次礦難還封鎖消息不讓國內記者去,更別說國外記者啦。”

王家嶺礦難發生後,中國媒體也進行了大量報導,但更多的是官媒引領一眾媒體高唱凱歌感謝黨感謝國家,每天都響亮地喊著今天又救出了多少人,但具體營救方案、過程、營救出來的人員去了何處,以後的生活狀況如何等等,都諱莫如深。

國際援助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智利礦難救援創造奇蹟的一個原因,是智利政府第一時間引入了國際援助。美國、加拿大、中國、日本、阿根廷等國家參與了營救。

美國航空航天局的專家小組,藉助航天員在太空中的生活經驗,為受困礦工在空間狹小物資緊缺的情況下保證生活質量提供借鑑。比如,美國為井下礦工提供了類似“太空食譜”的“井下食譜”。礦工們升井穿著美國的宇航服,可測出血壓等狀況,有利搶救。

救援過程中對高科技產品的使用上,智利也不惜血本購買、租借或研發:重型挖掘機,“鳳凰號”搭載艙,滅菌銅纖維短襪(以防地底高溫潮濕下感染腳氣)。長久未見陽光,礦工出井時被戴上特制墨鏡(每副450美元)以保護眼睛。而在軟件上,救援人員給井下礦工配備了心理醫生,近2個月來幫礦工遠程治療和預防心理疾病。




2010年10月13日智利總統皮涅拉一一擁抱迎接被營救上來的礦工。

美聯社說,智利政府在救援行動中花費了至少1,000萬美元(直接費用,不含礦工醫療費、索賠費等)。

中國網民感嘆說:“看人家,彷彿是外出旅遊了一段時間,回來時身體健康、精神飽滿、服裝整潔!哪像我們那些礦工,有幸出來的,像是從地獄裏扒出來的……”

知名政論家曹長青指出,在中國,即使是四川大地震時,中共當局也拒絕外援。在急需救人的黃金72小時,中共當局拒絕一切外援,連震災救人很有經驗的日本和臺灣救援隊也被拒。這跟當年唐山大地震時“四人幫”的做法幾乎一樣。中共當局至今看重的仍是政治,是怎樣有利統治;而智利看重的是生命,是政府向人民負責。

救援規格

值得強調的一點是,這次救援現場有兩個很中國化的設備:一是救援艙取名意為鳳凰涅槃的“鳳凰號”,二是大型設備“神州第一吊”起重機。

人們質疑,“中國製造”在這次營救中擔當了重要角色,這樣好的設備為什麼沒有出現在中國礦難的救援現場?

更多人不解,中共當局明明有能力研發製造“神州第一吊”起重機,將33名礦工“吊離”地底,但為何在中國的礦難現場上,卻從來不曾出現過如此高規格的救援設備。而中共外交部竟還對此驕傲表示:“中方很高興對智利礦工的獲救做出貢獻。”

救後狀況

智利礦難中的礦工被救出後,智利衛生部門早已準備了相當完備的醫療和生活設施確保礦工們不僅可以在這裏得到一流的治療,也能享受一流的療養生活。智利衛生部長馬納利奇形容礦工們可以在這裏享受“國王般的待遇”,而從鬼門關走出的智利礦工個個生龍活虎。

人們很少看到那些中國礦工的臉和他們背後的故事,中國礦難中被救出的礦工享受到何種待遇,我們是無從得知的,一踏出鬼門關便難覓蹤跡,是否送院治療,在什麼醫院救治無所得知,甚至連家屬都未知詳情。

礦難補償

同樣是死裏逃生的礦工,未來生活的變化更是判若雲泥。據《每日郵報》報導說,智利這些礦工獲得自由後還將獲得一筆豐厚的財富。一些電視臺向他們每人提供 25萬英鎊(近300萬元人民幣)的採訪費,希望得到獨家故事。智利一些代理商試圖與礦工家屬簽協議,預約製作盈利性書籍和電影。其他各種待遇福利還有很多。

而在中國那些死裏逃生的礦工大抵還是會繼續默默無聞的礦工生活。一次和命運悲壯的對決勝出,根本無法改變固有的命運。王家嶺礦難後,當局出動了2,000多人到礦區對遇難礦工家屬維穩封口。遇難者補償方案是千呼萬喚始出來,信息未公開,具體數額未明。

民主制度保護生命

有評論表示,導致大陸礦場高死亡率的原因主要是官商勾結,腐敗的煤礦運營者試圖降低成本,安全監管薄弱,中國礦工許多依然是缺乏訓練的農民工,他們在礦井下辛苦勞作,連最基本的安全保障都被忽視。

而智利救援奇蹟是最好的國家形象宣傳片,突發的礦難事故是檢驗一個國家全面素質的極好機會,對政府有關部門來說,只有平常不做虧心事,在事故降臨時才能更坦然、更公開,救援也才能更科學、專業、人性化。

看到智利礦工的被營救,對比中國礦工的苦難,正如中國人所感嘆:差距太大,震撼太深!曹長青表示,智利獲救的礦工之所以激動地高呼“智利、智利”,自發地揮舞國旗(當時智利國旗銷售一空),大街小巷都鳴車笛歡呼,因為他們發自內心地熱愛這個重視人命的國家!

智利、中國,為什麼有這麼大的不同?曹長青對比兩國憲法:智利憲法第一章第一款明確規定:“保護人民及家庭是國家的義務。”而中國憲法序言寫的是:國家的根本任務……是由共產黨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要保護的是共產黨的絕對權力!他強調,智利的民主制度,保護了智利人的生命,使他們有自由,有尊嚴,有幸運!

無神論漠視生命

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博士指出,中共是一個利益集團,貪污官員斂財都是跟人民利益相對。中共官員投資地方煤礦,有些地方的財政來源,百分之七、八十來自於這些小煤礦,煤礦如要大量投資安全設施,利益就會受到損失,為此他們不會去真正關心礦工礦難的生死,只要自己撈錢就行。

李天笑博士談到,中共在長期執政的過程中,摧毀了中國傳統道德,人們不信神,三十幾年的改革開放,一切向錢看,整個社會只顧自己,這種思維占了主導地位,也導致了人們對生命的漠視。

中共是無神論、它們沒有對神的尊崇,不重視人的生命價值。而在智利80%以上人信天主教,他們認為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神賦予的,所以不能夠輕易的失去自己的生命。智利總統本身就是教徒,礦難下的礦工在他們生命可能已到最後一刻的時候,想的是對神的敬仰。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第二位被營救出來的智利礦工馬里奧.塞普爾維達(Mario Sepulveda)告訴媒體,在礦井內受困期間,他看到了善與惡,上帝和魔鬼,他緊緊抓住上帝的手,並且從不懷疑自己會被拯救。

他說:“我已經把自己40年的人生埋葬在礦井那裏了,從此我將作為一個嶄新的人活得更加長久。”他對那些在生活中冒不當風險的人們提出忠告,要走正確的生活道路。

中國的礦難死亡人數近年來一直世界第一,礦場的危險程度可謂“聲名狼藉”。官方統計,去年共有2,631名礦工喪命。獨立勞工團體則說,真實死亡人數比官方統計多出許多。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