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家開天窗!黨讓劉思齊給前夫毛岸英招魂(多圖)
 
姜青
 
2010-11-6
 


(上) 劉思齊(再婚後改名劉松林)和毛岸英的結婚照。
(下) 劉松林(左三)與老伴楊茂之及四個子女。

【人民報消息】中共近來把改嫁48年的劉松林拉出來,替死去一個甲子年的毛太子毛岸英招魂,可見黨已經山窮水盡到何種程度了。

現年80歲的劉思齊(現名劉松林),18歲與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結婚,不到一年,毛岸英就在朝鮮被炸死。1961年劉思齊同母異父的妹妹邵華(張少華)在青島醫院與療養的精神病患者、毛的次子毛岸青強行結婚(江青哭泣語)。1962年劉思齊改嫁空軍學院教員楊茂之,婚後改名劉松林,並與其生了四個兒女。劉松林這個名字至今已經用了48年。

近半個世紀,有邵華在,黨不需要劉松林,自然也就沒再提到她,文革中她和丈夫吃了不少苦。而毛家的風頭連毛澤東的親生女們都統統稍息,讓位給邵華和她那不敢查DNA的蠢兒子毛新宇少將。

2007年3月23日4時20分,84歲的毛岸青在北京去世;2008年6月24日傍晚,69歲的邵華在北京去世。新華網這樣介紹她,「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邵華女士6月24日傍晚因病去世,終年69歲。邵華是毛澤東主席的兒媳,毛岸青的妻子,毛新宇的母親,中共黨員,少將軍銜」。

毛澤東的兒媳、毛澤東兒子的妻子、毛澤東孫子的母親──少將軍銜!

名正言順能拿到檯面上宣傳的毛的兒子兒媳都死了。中共居然把已經嫁為他人之婦48年、有兒有女的劉松林拉出來談前夫。新華網題目有:「劉思齊傾囊拍攝《毛岸英》誰赧顏?」「劉思齊憶毛岸英:十八歲結婚,不到一年逝去,希望『化蝶』」「劉思齊:毛岸英是浪漫丈夫,臨行前囑托清晰如昨」……這簡直是惡搞!

毛家開天窗!

毛堅持進行的一場不義之戰


跨過鴨綠江,死亡100萬!
今年是朝鮮戰爭60周年,中共把隨毛岸英消失近50年的「妻子劉思齊」擡了出來。

近年來,美國、俄羅斯和韓國相繼解密公布了有關朝鮮戰爭的很多相關史料,張戎著作《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也提到被中共稱之為「抗美援朝」的朝鮮戰爭實質是一場不義之戰。該著作中不僅有蘇聯解密檔案,也有中共的許多資料作為旁證,證實毛比斯大林更早支持金日成打南韓,毛頂著黨內絕大多數的反對意見和周恩來拍板出兵朝鮮,為的是以百萬人為炮灰,向蘇聯要求軍事工業援建和原子彈技術。

今年6月24日,新華社發行的《國際先驅導報》在韓戰60周年大型特輯中,首次承認說「1950年6月25 日,朝鮮軍隊跨過三八線,發動進攻,三天後漢城失守。」表明中共並不是「保家衛國」,中朝也不是「唇齒相依、唇亡齒寒」的關係。

整個韓戰期間,蘇聯只派出少量飛機護衛在鴨綠江邊,彭德懷曾在占領了漢城後要求停下來,原因是「目前部隊糧、彈、鞋、油、鹽均不能按時接濟,主要原因是無飛機掩護,隨修隨炸。」很多士兵由於衣服單薄被凍傷,這占了戰傷的一半以上。然而毛澤東不顧士兵死活,回電說:「我軍必須越過三八線。」

100萬個父親失去了兒子,100萬個家庭破碎。

把100萬人當炮灰 父債子償

1950年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正式入朝。

1950年10月19日,作為志願軍總部俄語翻譯兼機要秘書,毛岸英隨彭德懷先期進入朝鮮,他和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副司令員鄧華、洪學志生活在一起。應該說,可以確保安全。而那些士兵,由於後勤落後,彈藥糧食全靠自背,長期吃炒面缺乏維生素,普遍患上夜盲症,失足落入山澗死亡的很多。 後勤跟不上,你打什麼仗,這不是讓別人的兒子白白送死嗎?!

毛岸英臨行前對岳母說此次「出差」,少則兩月,最多超不過3個月就回來。1951年1月2日,毛要召回兒子時,毛岸英赴朝還不滿3個月,但已經晚了,毛遭到了應有的報應。


毛岸英在朝鮮的墳墓
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赴朝的第38天,因為違反規定,做飯時煙筒冒煙,暴露目標,使飛遠了的美軍轟炸機又突然調過頭來,向志願軍總部所在位置俯衝,傾瀉汽油彈。頓時,志願軍總部一片火光!後來,人們從被燒焦的屍體的腰間,發現了斯大林所贈的德制手槍和手腕上戴的那隻蘇聯產的手錶,確認了這是毛岸英。

《葉子龍回憶錄》說1950年「11月25日,彭德懷給毛澤東發來一封電報,除了報告戰事以外,重點提到毛岸英不幸犧牲的消息。電報極簡短。」葉子龍把電報交給周恩來,周低聲說:「讓我考慮考慮,先放一放再報告主席。」

1951年1月2日,彭德懷又給毛髮來一電,並提到上次電報中談到的戰事翻譯有誤。這一次,葉子龍把電報直接給周恩來送去。周恩來說:「不要瞞了,總瞞著也不是辦法,報告主席吧!」

葉子龍拿著文件夾去見毛澤東,毛正低頭看報,聽見他進來,說:「子龍,我正要找你呢!把岸英調回來吧,你看他把材料寫成這個樣子,不但沒有進步,反而退步了!」

葉子龍不知說什麼好,呆在那裏。

毛沒有聽到回應,抬起頭來,敏感的問:「子龍,出什麼事了?」

江青掉下淚珠哽咽著說:「主席,你一定要挺住。」

毛澤東已有很長時間沒接到毛岸英的信了,以為是軍務繁忙,現在他似乎預感到了什麼,忙問:「是不是……」

葉子龍雙手遞上文件夾,放在最前面的一頁是周恩來的信:

「主席、江青同志:毛岸英同志的犧牲是光榮的,當時我因你們都在感冒中,未將此電送閱,但已送少奇同志閱過。……」

江青看毛澤東一句話也不說,就勸慰道:「岸英是為了朝鮮人民犧牲的,是為了祖國的安全犧牲的,犧牲得光榮。主席,你不要太傷感。我們得到消息有一段時間了,只是今天才告訴你,就是怕你難過……」

毛澤東的嘴唇抖索著,但是沒有哭,沒有眼淚。毛一連吸完二支煙。在此期間毛在想什麼呢?無論他想什麼,也決不會想到竟賠上毛王朝繼承人,否則毛是決不會讓兒子去朝鮮的。

據透露,所謂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共以人海炮灰戰術造成百萬中國人拋屍朝鮮,而戰事起因只為了共產陣營要與自由社會較量,斯大林借刀殺人,毛澤東幫蘇俄作戰。連江青都被蒙在鼓裏。

中共宣稱朝鮮戰爭中國志願軍死十幾萬人,但前蘇聯的檔案記載有100萬中國人成了炮灰!100萬個家庭被毀,其中很多年輕人才結婚一天兩天,就與新媳婦永訣。

楊開慧之死是毛一手造成

毛最後把煙頭擰滅在煙灰缸裏,說「唉,戰爭嘛,總要有傷亡,沒得關係,誰讓他是毛澤東的兒子呢……岸英是個苦孩子,從小沒了娘,後來參加戰爭,沒過上幾天好日子。」從小沒了娘,這不是毛一手造成的嗎?

80歲的劉松林回憶說,「他(毛岸英)親眼看到母親如何被叛徒出賣,被嚴刑拷打,被槍殺。那一年,他才8歲,抱著媽媽的腿不放,他知道,媽媽這一走就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毛岸英怎麼會知道母親完全可以不用死!

當楊開慧以「毛澤東妻子」的罪名帶著三個兒子坐牢時,毛竟然已經和江西「永新一枝花」18歲的賀子珍結了婚。毛說第一次看到賀子珍就驚呆了,「沒想到這麼個小地方,竟能出如此美人!」當時賀子珍已有心上人,毛全然不顧,天天照追不誤。幸虧那人死的早,賺了個「烈士」身份。


楊開慧在獄中
楊開慧生前曾留有幾封書信,其中有說搞不懂毛,怎麼連三個年幼的兒子都狠心拋棄。被執行死刑前,她把兒子托付給了堂弟。這些毛岸英和劉思齊是不知道的,他們還不知道,當時毛是可以救妻子楊開慧和兒子們的,但毛的心迷戀在年輕貌美的賀子珍身上,恨不得楊開慧早點死。這樣毛賀的婚姻就合法了。而毛在延安把江青的肚子搞大時,妻子賀子珍正在蘇聯養病,突然一天翻譯員讀的新聞中有一段:「毛澤東攜妻子江青參加……」,賀子珍也驚呆了,怎麼養著養著病,自己的「妻子」頭銜易主了?這就是中共「紅太陽」的一部份私生活。這不過是毛罪惡一生中的一碟小菜兒。

心虛的毛澤東一進北京當政,立刻成立「毛澤東選集編輯委員會」,專門修改他所寫過的文章。不修改不行,不修改真實的歷史,不為毛澤東塗脂抹粉,黨也得完蛋。

當事人從不同角度證實蛋炒飯

第一個角度:當事人敘述的一個場景

在瀋陽軍區原參謀長、當年任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楊迪編著的《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 鮮為人知的真實情況》一書中談到蛋炒飯。他是這樣描述的:

在我路過彭總辦公室時,看到煙筒冒煙,立即跑進去看看,房裏還有三個人正在用雞蛋炒米飯吃。

這些雞蛋是前一天黃昏,我看到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部派到志願軍任副政治委員的一位次帥(朝鮮金日成是元帥,下有三位次帥)給彭總送來一小筐雞蛋(約10 多個)。 這在當時的朝鮮是極難得的, 當時彭總已吃過晚飯,還沒來得及吃。

三人中我只認識成普同志, 那兩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總的俄文翻譯,一位是才從西北調來的參謀,他們的姓名我不知道。我問成普:老成,你們怎麼敢用送給彭總的雞蛋炒飯吃呢? 趕快把火弄滅。成普說:我怎麼敢呀,是那位翻譯同志在炒飯。我不高興地說:你要他趕快不要炒飯了,快將火撲滅,趕快離開房子,躲進防空洞去。成普說:我們馬上就走。說完,我就向鄧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

拂曉後,敵人的飛機編隊飛臨大榆洞上空,也不繞圈子就投彈,第一顆凝固汽油彈正投中彭總那間辦公室,敵機群先將凝固汽油彈和炸彈投下後,繞過圈來就是俯掃射,然後就飛走了。

我迅速跑出來看看敵機轟炸情況,一眼就看到彭總辦公室方向正著大火冒煙,迅速跑去,彭總辦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滿臉黑乎乎地跑出來,棉衣也著了火,我要他趕快把棉衣棉褲都脫了,躺在地下打滾,將火滾滅。(凝固汽油彈,在當時是美空軍的一種新式炸彈,用水撲滅不了)我問成普:你是怎麼跑出來的?。成普說:聽到飛機投彈聲,就從你讓我打開的窗戶門跳出來的。我急著問:那兩位同志呢?成普說:他們往床底下躲,沒有出來。我著急地大聲說:他們怎麼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彈燒焦了。我就要隨來的參謀趕快去叫警衛營派部長來救火,叫醫護人員來救人。

這就是毛岸英同志犧牲的真實情況。(摘錄完)

第二個角度:目擊者們敘述的場景

1950年11月中旬,志願軍黨委常委專門開會,根據軍委的指示精神,研究彭總的安全和志司防空的問題。會議決定,志司機關人員於25日拂曉前疏散到各自的工作崗位,並注意防空。

25日拂曉前,洪副司令員急急忙忙來到彭總作戰辦公室,請彭總到山腰上一個防空洞去辦公。彭總倔強地說:「我不走。」洪副司令勸說不行,也不顧彭總發脾氣,拉著彭總就出了門。接著洪副司令喊:「楊鳳安!把彭總的辦公用品(毛筆、墨盒、電報稿紙)拿來!警衛員把彭總的鋪蓋卷起來,和行軍床一起拿到防空洞裏去。」鄧華副司令早已在那裏等候。三人進洞後,就研究第二次戰役打響的時間及打響後如何向縱深穿插和實施包圍迂迴等問題。

過了2個多小時,彭總叫楊鳳安到辦公室去問前線情況。他剛一進門,敵人兩架B一26轟炸機由西南向東北稍偏辦公室上空飛過。楊說了聲「注意防空」,隨即向成普副處長、徐西元參謀詢問前線情況。這時,毛岸英和高瑞欣參謀正在圍著火爐熱早飯。楊鳳安問完情況準備回去向彭總報告,一開房門,看見又有敵機飛來,便喊了一聲:「不好,快跑!」這時敵機凝固汽油彈已離機艙,有幾十枚投在彭總辦公室及其周圍,烏煙沖天。成普和徐西元以及彭總的兩個警衛員從火海中跑了出來,成普面部受了輕傷。毛岸英、高瑞欣未來得及跑出,不幸犧牲了。毛岸英同志犧牲時還穿著楊鳳安的呢子大衣。

當時,楊鳳安急速跑到彭總身邊說:「辦公室的人員,除了岸英和高瑞欣同志沒跑出外,其他同志都已安全脫離,看來岸英和瑞欣同志犧牲了。」彭總聽後頓時站立不穩,久久一言不發,爾後才喃喃地說:「岸英和瑞欣同志犧牲了,犧牲了。」說著,他走出防空洞,緩慢地來到出事現場。彭總看著燒焦的屍體,心情十分沉重,中午飯也沒吃。他沉痛地說:「這事要報告毛主席他老人家。」於是,他親自起草電報,報告了此事。

我們目睹現場。

(提供消息者:當年在彭總身邊與毛岸英、高瑞欣在彭總作戰室共過事及在志願軍總部工作過的戰友們)

誰在利用劉思齊的感情製造謊言

從11月1日至5日,新華網上天天掛著不同題目但內容相同的文章,例如《劉思齊:毛岸英死得太慘,做炒飯暴露目標純屬信口胡謅》《劉思齊:對網上一些流言 不吐不快》等。

北京晚報11月1日的文中,劉思齊說:「說到這兒,我有幾句話特別想說出來。我住院的時候有個同事去看我,告訴我網上有人寫毛岸英是因為做雞蛋炒飯而暴露目標的。這些毫無根據、不負責任的言論讓我非常難受,因為我……我就想到,一個烈士獻出他生命的時候只有28歲,他在獻出自己生命前,遭受了人類所能忍受的最痛苦的死亡方式,他是活活燒死的,除了古代的淩遲,沒有再痛苦的了。網上究竟是什麼人,可以對這樣一個烈士說出那種話來?他們的心得是多麼冷酷?雞蛋炒飯!朝鮮戰場那麼艱苦,哪裏來的雞蛋,哪裏來的大米,那時候他們吃的是沒有破殼的高粱米,排出來還是一粒粒的。」

2009年11月,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的談話」中說了一段話:「九十年代末的時候,一些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同志給中央寫信,要求禁止一些學者發表關於抗美援朝戰爭的最新研究成果,他們認為,這些研究修正了過去的一些定論,讓他們感情上受不了。這是民意吧,可這是什麼樣的民意呢?這些老同志到底了解那場戰爭多少?那些專家則不過是到前蘇聯那裏查了剛剛公開的檔案,做了學術上的研究。這有什麼錯?」

不過,劉思齊說出了一個非常殘酷的機密:死的那100萬中共炮灰吃的是沒有破殼的高粱米,無法消化,穿腸而過,吃進去什麼樣,排出來還是什麼樣。沒有吃沒有穿的軍隊能打仗嗎?這不是讓他們去送死嗎?

但是劉思齊應該知道,在志願軍總司令部裏,毛岸英不會吃沒有破殼的高粱米。正如她在電視劇《毛岸英》的開播會上說的:「我是不幸的,18歲與毛岸英結婚,不到一年他就離我而去;可我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走進了毛主席的家庭,受到了領袖無微不至的關心和愛護。」毛岸英死後,毛出錢讓她去朝鮮掃幕,毛親自為她挑選丈夫,送她去自己喜歡的學校、挑選自己喜歡的專業,再婚時毛數次給錢籌辦婚禮。那100萬亡靈的家屬有這種待遇嗎?!

毛對不同的女人不同的態度

毛澤東死了,毛太子毛岸英死了,再怎麼美化他,也無法復生,也無法掌權,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那麼,每年都有「抗美援朝」紀念日,為何今年要借劉松林用電視劇的形式紀念前夫來使紀念日達到高潮?因為中共的互聯網「柏林牆」越來越擋不住朝鮮戰爭的真相了,只好用軟刀子形式宰人。

劉松林受訪時說,「主席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那種氛圍,我永遠不會忘記。主席是國家領袖,又是一位慈祥的父親」,「我和岸英一樣,非常崇拜父親。我是遺腹子,從來沒見過我的生身父親,是主席給了我最慈祥、最深厚的父愛。我這一生的重大選擇,都是聽從了主席的意見。」

「我希望電視劇能把毛岸英,一個真實的人,活生生地表達出來,就要有很多很多生活細節,為什麼他最後獻身於另一個國度?這和他的成長,母親對他的影響,父親對他的教育,他的家庭環境是分不開的。」


毛新宇少將!
劉思齊因為走進了毛的家庭,成為毛氏王朝接班人的妻子,而受到了「領袖無微不至的關心和愛護」,而李敏的女兒孔東梅卻沒機會見到外公,哪怕一次!更令人奇怪的是,在中南海裏有間沖洗膠卷暗室的邵華,生的兒子毛新宇長到4歲時祖父毛澤東才死,毛竟然不肯見他一次。到底毛岸青能不能人道,毛新宇是不是毛岸青的兒子,有條件做DNA,但一直不做。據說中央表示沒此必要,即使化驗結果出來了,還是毛家的後代。也許正因為身份特殊,毛新宇當上了少將。

全中國人民不但沒有機會走進毛的家庭,直接得到陽光雨露的滋潤,而且在毛當政期間,全國非正常死亡人數八千萬人。那場死掉兩千萬人的「觸及一切人靈魂的大革命」僅僅因為國家主席劉少奇在黨內威望比毛高,毛要除掉他而發動的。

電視劇這個情節太噁心毛岸英

電視劇中有一個情節:志願軍政治部派人把毛岸英用過的一隻小皮箱送還給毛。毛緊緊抱著這隻箱子,半天說不出話來。劉松林說,「主席一直把這隻小皮箱放在自己的床頭,直到生命的最後。每年夏天,老人家都會把箱子拿到院子裏翻曬,這件事,都是老人家親手做,不要別人幫忙。這隻箱子現在放到了韶山的毛澤東遺物館。」

連毛澤東的兩個女兒李敏、李納和老婆江青都不能輕易見毛,劉松林是如何得知毛一直把這隻小皮箱放在自己的床頭,直到生命的最後?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不可思議了,毛澤東拿他的兒子太不當回事了,因為毛的淫亂主要都是在他的那個定做的超大床上。

張戎的弟弟張樸曾訪問過與毛在那個超大床上鬼混的女人陳惠敏,住在倫敦的她說,她是穿著紗裙,半透著裡面的內衣內褲,參加為毛澤東舉辦的舞會,從而被毛看中的。陳譏笑李志綏的書,是毛的臥室之外發生的故事,而她的書,是寫房門關上後裏面發生了什麼。張樸曾問她:李志綏的書裏有你嗎?陳惠敏就舉「大床同眠」一段。書中講的幾個女孩子與毛澤東在一張床上尋歡作樂,她就是其中一個。

王若飛的空難是毛下令製造的

劉松林說,「對岸英的犧牲,我一直不敢深想。1946年底,我在延安當文化教員時,曾幫一位宣傳幹事曬照片,有一沓照片是『四·八』遇難烈士的,也就是王若飛、葉挺、鄧發飛機失事後的遺體,燒得無法辨認。得知岸英是被凝固汽油彈燒死,我腦子裏一下子就出現了那些照片,心痛得幾乎窒息。」

劉松林知道王若飛、葉挺他們是怎麼死的嗎?是毛澤東製造的空難害死的。毛為何要製造此空難呢?毛澤東不能容忍別人與他分享權力,而乘坐此飛機的人裏有威脅毛地位的人王若飛。在黨內,王若飛比毛資格老,為了要王若飛的命,毛澤東不惜搭上整機人命。

中共借劉思齊把國人推入火坑


毛岸英扮演者於曉光(右)與劉思齊聊天。
朝鮮戰爭60周年時,中共利用「劉思齊」對前夫、中共建政後第一代領導人、殺人不眨眼的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的思念,掀起新一輪以藝術為形式的大規模欺騙運動,阻止人民了解真相。劉松林的私生活被中共利用了,她成為黨最順手的宣傳工具。

劉松林10月受訪時得知,根據她的回憶錄改編的電視連續劇《毛岸英》播出後,許多情節令大批觀眾淚雨滂沱。朝鮮戰爭的不義性、殘酷性和不道德性,都在淚雨中化為烏有。

這部電視連續劇充份渲染了毛澤東和長子毛岸英的父子情,讓不了解史實的人增加了對毛的崇敬心理,為奄奄一息的中共非法政權輸入能量。

劉松林說:「我只是為岸英做了點兒事。感謝大家幫我實現了多年的夙願。」但問題並不那麼簡單,這父子倆不是虛擬的人物,毛是中共非法建政的靈魂人物,而歷史上的真實毛岸英也全是負面的回憶。所以此電視劇就不是娛樂片,而是黨需要的一顆外包裝柔美的劇毒氰化鉀,誰相信了,誰吞進去了,誰就不僅僅被又忽悠了一回。

中共借「劉思齊」把國人推入火坑,同時也把楊茂之的妻子、四個孩子的母親劉松林推入火坑。△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