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的幽靈是什麼?
 
宋紫鳳
 
2010-11-12
 
【人民報消息】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這樣宣布:1848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當我在學校的教課書裏看到這句話時,心中覺得一絲的詭異,為什麼要用幽靈這樣一個詞呢。我們在中國大陸長大的人,在學校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要信仰馬克思主義,相信無神論。所謂的天堂就是共產主義社會,所謂的地獄,就是資本主義社會。唯物主義是我們考卷的標準答案,那些與神鬼有關的奇談怪論統統屬於唯心主義,是不能被接受的。那麼共產黨的這個第一份綱領文件中所言及的幽靈卻是怎麼回事呢。

或許您會覺得難以置信,每日對我們宣揚無神論的中共,它的祖宗馬克思,從來沒有真的認為“無神”。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我們所信仰的馬克思主義,竟然是撒旦邪教在世間的實踐。

馬克思一生從來不是無神論。他在早年是基督徒。大學時期加入撒旦教會成為反神的邪教徒。他完全相信神的存在,他也相信有撒旦魔鬼的存在,只不過他沒有去選擇神,相反,他要做魔鬼在世間的代言人,他要反神。不管我們的思想上能否接受,可這就是真相。中共黨員八千萬,有幾個人讀過馬克思的“著作”。可能有人會對《共產黨宣言》知之一二,素不知,共產黨宣言就如費爾巴哈的唯物主義和黑格爾的辯證法一樣,不過是馬克思要行使撒旦使命的一個工具而已,而這個工具本身,卻被馬克思自己嗤之為“糞、污穢之書”。而這個宣言就如同魔鬼撒旦向神發出的宣戰書,所謂的“幽靈”,竟然就是魔鬼撒旦的靈。馬克思在他瀆神的充滿狂暴的詩中說他要向神復仇。這正是撒坦教的最高教義。馬克思從來沒有想過解放全人類,沒有愛過他所謂的無產階級,相反,他在他的詩和信中把人類叫成人類垃圾,他仇恨全人類,只是想利用流氓無產者去做為毀滅人類秩序的魔鬼工具。關於馬克思,包括傳說中的另一中共所奉之神聖恩格思的真實資料,在馬克思主義者建的網站 http://www.marxists.org中都可查到。只是中共的信息封鎖使得馬克思這個撒旦能夠成功的幻化神聖迷惑了上億的中國人。

知道了馬克思的真實背景,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馬克思的私生活會如此混亂,為什麼他的詩都是褻瀆神靈,詛咒人類,為什麼與他一脈相承的斯大林、列寧、毛澤東都是嗜血者,為什麼共產黨人會把死亡說成“去見馬克思”――這一切都是因為馬克思所想所言所行,裏裏外外,徹頭徹尾就是一個撒旦的化身。他的使命並非實現共產主義拯救人類,而是實踐撒旦教義毀滅人類。怎麼毀滅?――告訴人們“無神”。當人們都不相信有神時,就會被魔鬼所引誘,靈魂的墮落使人們墜入阿鼻之獄。

馬克思的女傭回憶他臨終前:“他是一個敬畏神的人。當他病重時,他獨自在房間裏,頭上纏著帶子,面對著一排蠟燭祈禱。”沒人理解這個奇怪的宗教儀式,多年以後,人們才知道原來這是撒旦教徒把靈魂交給魔鬼時的祈禱儀式,而馬克思也是這樣走完了他的撒旦之路。

再回來看看中共吧。中共以無神論來反神,其血腥程度如同魔鬼。但是中國共產黨本身及其在中國建立的這個偽政權的締造者毛澤東真的認為無神嗎?毛澤東雖然一生瀆神,但他從來不是無神。他很清楚神的存在,他要做的是反神-與天鬥、與地鬥,因為他也是一個魔鬼。毛澤東是很相信冥冥之中的力量。比如他給自己的警衛部隊編號為8341即是受一位道人指點。他打進北京做了土皇帝,主張下面革命嘍啰到土豪劣紳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滾一滾,自己卻不敢到龍椅上去坐一坐,一輩子不進紫禁城,這也是受到“高人”的指點。

至於後來中共的江澤民,更是一位打著科學旗號,以迫害有神信仰做為政治資本的“反神”者。九八年洪水,江聽了“高人”指點死保龍脈,而不是聽水利專家意見分洪,最後完全是人為的把一次普通的小洪水釀成百年不遇害的大洪災。他真的那麼相信科學嗎,他為保龍脈殺生無數,以至後來完全以反神,迫害信仰做為其政治舞臺上的全部角色,這些不又是與撒旦如出一轍嗎。

這些事情,在中國大陸被中共封閉以久的人們來看,近乎天方夜談。我們的思想的確被顛覆了。原來我們以為的無神論奉道者,竟是一群嗜血的撒旦教徒。在共產黨這個龐大集團,最高層端坐其上的列祖列宗們竟從來沒有真的認為神是不存在的。無神論在共產黨這個邪靈的眼中其實也只是個謬論,它就是要利用這個謬論欺騙民眾,讓更多的人墮落到撒旦的身邊。

那麼這麼多年來,只是我們一直被馬克思、被中共所愚弄。一位當了半輩子馬列主義教研組長的老先生在看了《馬克思與撒旦》(《Marx and Satan》)一書後,了解到了真實的馬克思。之後他帶領整個家族成員先後退黨,退團,退隊,投入了“三退”大潮。老先生說感慨說,現在才明白,原來“三退”就是在脫離這個撒旦。怪不得人都說“三退”保平安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