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人學馬克思出笑話 “祖師爺”人格太齷齪
 
玉清心
 
2010-11-9
 
【人民報消息】當年的中學生必讀的兩本課外書:《鋼鐵是怎麼煉成的》和《馬克思的青年時代》。後面這本書在幾代中國青年心中樹立了馬克思的“光輝”形象。

《馬克思的青年時代》是一部由前蘇共女作家寫的長篇小說,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在中國大陸出版發行。這部小說塑造出的青年馬克思,從小與眾不同,有著解救全人類的遠大抱負和崇高革命理想。在人格氣質上,拒絕平庸茍世,崇尚精神信仰,在實現偉大理想中吃盡了苦頭卻樂觀、豁達,豪放,也不失浪漫纏綿的人情味,一個紅色的才子佳人。

後來,是父母在家裏講的他們單位一個造反派效仿馬克思,向偉大導師學習的故事,讓我開始淡化了對馬克思的神聖感。

那造反派青年是個農村出身的帥小夥,挺樸實的,姓馬,追求上了本單位一位大資本家出身的千金小姐,大他4歲的一位漂亮姑娘。這正是馬小夥在個人婚姻上追求的偉大目標,因為馬克思的妻子燕妮大馬克思4歲,是位美人。馬小夥選在了5月5日馬克思生日那天隆重結婚,黨委書記主持的紅色婚禮,他致辭時說:“希望你們這是第一次結婚。”書記發覺自己說錯了話,馬上改口說:“也是最後一次結婚。”

可能就是因為書記這句話不吉利,這對馬克思式夫妻過得很不幸福,總想突破這“第一次結婚”和“最後一次結婚”。氣質高雅而出身卑賤的妻子和舉止粗俗卻耀武揚威的丈夫,試圖嚮導師學習,努力做革命伴侶,但怎麼也不合拍。丈夫天天盼妻子懷孕,說有了孩子就好了。但事與願違,馬克思有6個孩子,他卻一個都沒有。單位裡的人背後喊他“騾子”,意思“無後”。最後他們離婚了,馬克思革命伴侶式的家庭終於散夥了,成了大家的笑話。

有人會問:“學馬克思能學到那個份上,不是中了魔?”現在聽起來像笑話,但這是真事。文革那個極左的年代裏這類荒唐的事多了,不足為怪。

那位效仿馬克思的造反派,是從《馬克思的青年時代》那本書裏複製出內容,想粘貼到自己身上,貼來貼去最終沒能粘貼上。他如果知道書裡的故事都是杜撰出來的,馬克思是個惡習滿身的流氓惡棍,他和侍女生有私生子,和妻子生的六個孩子裏三個因為缺少營養而死,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女兒Eleanor在恩格斯臨死前說出馬克思有私生子之後心理崩潰而自殺身亡。)這一切史實,認清一個真實的馬克思,他絕不會效仿一個編造出來的偉大導師而讓自己陷入人生逆境。

實際上,馬克思與妻子燕妮關係不好,她兩次離開了他。燕妮死後,馬克思連她的葬禮都沒參加。

馬克思的薄情無義處處顯露,他對自己母親的態度,從1863年12月他寫信給恩格斯的信裏可見一斑,他說:“兩小時前我收到一封電報,說我母親死了。……在很多情況下,我需要的不是一個老婦人,而是其它。我必須動身去Trier(馬克思的出生地)接收遺產。”馬克思心中關心的只是遺產而已,那副冷酷的心躍然紙上。

對馬克思的人格,幾十年前就打著問號。曾隨手翻過他的通信集,沒看幾眼,“老母狗”這類的下流話,滿篇都是。當時真是目瞪口呆,但卻不敢說,也沒地方去問。這大大顛覆了自己心中那位偉大的共產主義理論奠基人的神聖地位。

我曾想,馬克思的親密戰友恩格斯會紳士些吧?哪曾想,在這方面,恩格斯一點不比馬克思遜色。1859年8月3日恩格斯致馬克思的信裏,在不足三百字的一段內容裏,大罵李蔔克內西先生“這些也算是真正的人!”“……這頭蠢驢/這個笨蛋/這個蠢貨”。

不妨再引述一段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通信,看看二位旗鼓相當的水平。在馬克思妻子燕妮的一位九十歲伯父臨死前,馬克思給恩格斯的信中寫道:“如果那條老狗(old dog)死了,就對我無妨了。”恩回覆道:“祝賀你,你繼承遺產的障礙得病了,我希望他現在就大禍臨頭。”那位被馬克思稱為“老狗”的九十歲老人去世後,馬克思寫道:“這是一件幸福的事。••••••若不是那條老狗把財產的大頭給了他屋子的女主人,我妻子還能得到更多。”

在這裏,看到的是一對齷齪小人,在詛咒一位老人快死,好拿到他的遺產。拿到了還嫌少,接著痛罵已經死了的人。這裏呈現給我們的歷史真實和教科書裡的兩位共產主義的祖師爺完全不一樣,南轅北轍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