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為何是武漢肺炎的總源頭(1)(多圖)
 
肖辛
 
2020-2-1
 



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常明顯,學者眾多,就遭到中共時任黨總書記江澤民的妒忌,江開動國家機器,在全國範圍內進行喪盡天良的迫害,導致「天滅中共」。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綜合報導)談起瘟疫,總會想起印象非常深刻的兩個歷史故事,既可以讓人明白瘟疫的真正來源,又可以讓人知道如何避開這個可怕的災難。

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瘟疫要屬古羅馬遭受的瘟疫了,前後經歷了400多年,而這400年瘟疫史中,有300年是古羅馬迫害基督徒的歷史。公元54年至68年間,古羅馬皇帝尼羅(Nero)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尼羅指使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把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強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羅還命令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遊園會。

60年後,即公元125年,羅馬發生第一次大瘟疫(Plague of Orosius),奪走一百萬人的生命。儘管如此古羅馬依然沒有放棄迫害基督徒的法令,40年後,即公元166年,羅馬發生第二次大瘟疫(Plague of Antoninusor Galen)。「每天死2,000人,皇帝Marcus Aurelius也未能幸免。羅馬人口被滅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

80年後,即公元250年,僭主德修斯發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自己的信仰,否則將受到地方總督的審判。身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罰為奴隸,或被沒收家產;最堅定者被處死。至於平民,處境更是悲慘至極。

這一次間隔時間很短,同年,羅馬開始第三次大瘟疫(Plague of Cyprian),每天約死5,000人,波及整個羅馬,一直持續16年之久。可是羅馬皇帝依然沒有警醒自己的錯誤,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皇帝又發出敕令,開始了「羅馬帝國政府發動的最大一場宗教迫害」,眾多摧毀教會、收繳聖經和屠殺教士的暴行發生。伴隨著對基督徒的迫害,羅馬帝國不斷遭到天災和瘟疫的打擊,經濟狀況不斷惡化,日耳曼部落和波斯帝國也開始侵犯邊遠地區,羅馬帝國走向沒落。

公元542年,羅馬開始第四次大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這次結束性的徹底懲罰。此次瘟疫之強大波及整個歐洲大陸。強大的羅馬帝國被徹底摧毀。

看似強大的帝國,鐵打的江山,卻在瘟疫中被徹底摧毀。中國從古至今也都有瘟疫流行的歷史,可是很多皇帝因為敬天信神的緣故,往往使瘟疫能夠得到一定的抑制和消除。有一個與天遣有關的故事給人印象很深。

明朝人縉雲在未取得功名之時,元旦早起,出門遇見很多大鬼,形體面貌猙獰,於是大聲呵斥問因,眾鬼回答說:「我等疫鬼,每年初來到人間散布疫情而已。」縉雲說:「我家也有嗎?」鬼說:「沒有。」縉雲說:「為何得以避免?」鬼曰:「您家三世積德,看見人有惡行則阻止,有善行則表讚,子孫應當顯耀門戶,我們怎麼敢進入?」說完就不見了。這一年瘟疫盛行,只有縉雲家的人沒有染上。

貞觀二年,長安大旱,蝗蟲猖獗。唐太宗視察災情,看到很多蝗蟲,便抓了幾隻蝗蟲在手,對它們說起話來:百姓靠糧活命,你們卻吃他們的糧食,你們就是百姓的害蟲!百姓有什麼問題,也都是我一人的過錯。如果你們這些害蟲有靈,就把我的心吃了,不要再禍害百姓!說完就要吞食蝗蟲,左右近侍馬上勸唐太宗不可入口,說蝗蟲不乾淨,吃了恐怕會生病。唐太宗說:「朕要的就是這效果,我希望老天把災禍降在我一人身上,我為什麼要害怕得病啊?」然後不顧侍從的攔阻反對,就吞下了蝗蟲。當年,蝗災就消除了。

這些中外的古代故事說明災禍是有原因的,大的災害是有大的原因的。

名畫《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描述了古羅馬殘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十字架處死的基督徒,中間一群基督徒則將被猛獸撕碎,而看臺上無數的民眾毫無同情心的觀看著這慘烈的情景。這是古羅馬帝國大批大批的人被銷毀的原因。

中共掌實權的江澤民由於妒忌修煉法輪功的人太多,已經達到一億人,於是在1999年開動國家機器鎮壓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煉群體法輪功。

江秘密下達了「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

江澤民不但下令把500名法輪功修煉者投入上千度沸騰的鋼水中化為烏有,而且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謀取巨額暴利,至今沒有停止。醫生們對病人家屬說保證這些器官是「健康的」「好的」。說明他們知道修煉法輪功是強身健體的,所以才敢對病人做出這樣的保證。

既然修煉法輪功是好的、是強身健體的,為什麼誰要修煉就消滅誰呢?這樣的政府豈不是邪惡的?!

下面我們來看看江澤民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是如何用性虐待來摧殘法輪功修煉者,讓他們放棄對「真、善、忍」天理的信仰。

● 九死一生在美國國會大廈見證中共的邪惡




尹麗萍在聽證會上含淚講述她在瀋陽「黑監獄」遭受群體性侵害的恐怖經歷。



圖為受迫害前,尹麗萍和孩子。

2016年4月14日,從中國遼寧逃亡到美國的法輪功修煉者尹麗萍,在美國國會大廈裡舉行題為「中國廣泛使用酷刑」的聽證會上,曝光了中共監獄對她實施輪姦的犯罪事實。

「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臉和頭,我被打的記憶就停留在這裏……等我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我被他們群體性侵害的時候,還被錄了像。」尹麗萍淚流不止。

在聽證會上,CECC主席、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說:「最終,那些人發動和參與的殘酷迫害都會被人們知曉。以納粹為例,直到今天他們還在被追查。」

出席聽證會的美國國會憲法和民事司法小組委員會(Subcommittee on the Constitution and Civil Justice)主席、聯邦眾議員特蘭特‧弗蘭克斯(Rep. Trent Franks)說:「你們(證人)的努力不會白費,只有神知道你們今天在這裏作證的成果,你們擔當起了責任,讓你們的善和對人類的承諾在這次聽證會上占了上風。」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為了達到讓法輪功修煉者「轉化」(強迫放棄修煉)的目的,極盡邪惡之能事對女性和男性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性迫害,給他們身心帶來極大的摧殘。

被譽為「中國良心」的人權律師高智晟於2005年致信給當時的中共領導人,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他在信中寫道:

「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中共《刑法》第236條有規定,輪姦是指二人以上違背受害者意願,強行發生的性行為,又稱為集體強姦。有二人以上共同犯之者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江澤民一直在踐踏中共自己的法律,肆意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慘無人道的性迫害,僅僅因為他們修煉法輪功,認同「真、善、忍」。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示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性迫害的卑劣手段、慘烈程度及其嚴重後果。

此篇揭露中共使用輪姦這一令人髮指的手段轉化及迫害女性法輪功修煉者的罪惡。

●「陷在極度的恐懼和痛苦中」

2001年4月19日那一天,尹麗萍和另外8名女性法輪功修煉者被馬三家勞教所秘密轉押到一個極特別的地方,一所黑監獄——瀋陽張士教養院。

她們九人被分到勞教所的小白樓,門口有警察值班。她被分到第一房間,裡面有一張大雙人床,四個男人早已候在那裏。

她上廁所時看到一個大房間裡至少躺著三十多個不同年齡的男人在睡覺。

到了晚上10點,那四個男人仍不走,她讓他們走,說要睡覺。一個男的說:「睡覺?你要睡覺?哈哈。這裏不『轉化』(強迫放棄修煉)沒有讓睡覺的,有一個女的在這裏『煉』到十八天都沒睡覺,最後煉成了精神病。」

恐懼籠罩著她。

這幾個男的不久被換走睡覺去了,又來了四五個男的,之後又換了一波人。走廊裡充斥著嘈雜聲、砸門聲,齷齪的罵人聲。

突然間走廊裡傳來了法輪功修煉者鄒桂榮(已被迫害致死)淒慘的喊叫:「麗萍,麗萍,我們從狼窩又被馬三家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 了!」

她們倆拚命衝到走廊,緊緊抱住對方。男犯人們不停地打她們。她的衣服被撕碎了,幾乎一絲不掛。

她和鄒桂榮被拽回了各自的房間。四五個男人把她扔到床上,後來她被打昏,再後來……她被輪姦。

等她醒來時,發現身邊躺著三個男人。緊挨著她右邊的男孩不到20歲,在她身上一陣亂摸。其他兩個男的手腳都不閑著,其中一個撓她的臉,用腿來回頂她的下身。

她的頭部旁還坐著一個男的,手不停地摸她的臉和頭。她腿的間隙處還站著兩個,一個在錄像,另一個在看,嘴裡說著不堪入耳的髒話。

她的腳下不知還有幾個男的,有人撓她的腳心,有人說著髒話並狂笑。

她聽到有人說:「你別裝死啊,死了也得『轉化』。」

「我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一口鮮血湧到嗓子眼。我的思維又一次靜止下來,床上,床下,床左,床右一切的一切喧囂,好像離我是那麼的遠,那麼的遙遠 ⋯⋯ 那個聲稱『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它原來如此地流氓。」許多年後,她在曝光這段血淚史時寫道。

到了第二天晚上,昨晚的那一幕再次上演;第三天,不堪回首 ⋯⋯

到了第四天,來了一群警察,她和鄒桂榮被兩個警察架走。

在那幾天中,她對值班的警察說:「我們活著出去一定會告你,我們如果死在這裏,我們的靈魂絕不會放過你⋯⋯ 」

為了任冬枚,她們九人中的一個未婚的大姑娘,幾天沒吃飯而虛弱不堪的她找到警察說:「你們如果還有人性就不能傷害她。你們也有女兒。」

「多年來我從來沒有把那裏的經歷詳細地寫出來,是因為我的精神已經崩潰,不敢也不願想起。因為想起它,我就會陷在極度的恐懼和痛苦中。」

她後來得知,在她們九人去那裏之前,已有33位法輪功修煉者遭到慘烈的性迫害,有的被折磨成精神病。

2016年4月14日,尹麗萍在聽證會上淚流不止,她和那幾位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修煉者曾相約過:「其中誰能活著出去,就要把這麼毫無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今天我九死一生來到了這裏,講出了她們再也無法講出的話。」

尹麗萍在中國曾7次被抓捕,6次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擡回家,3次被判勞教,經歷了9個月的奴工迫害。在馬三家勞教所,她曾被注射不明藥物,並被無數次地野蠻窒息性灌食,幾乎失去生命。

● 她們被送進男牢

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將遼寧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定為洗腦試點,向全國推廣,要求教養院至2000年底對法輪功修煉者達到百分之百的轉化率。

2000年10月,為達到所謂「轉化率」的指標,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法輪功女修煉者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男勞教人員強姦、輪姦、污辱,導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其中一個年輕的未婚姑娘被強姦後懷孕,目前孩子已經十多歲,她本人被摧殘致瘋。

馬三家警察還叫囂:「什麼是忍?『忍』就是把你強姦了都不允許上告!」許多女法輪功修煉者告訴親人:「你們想象不到這裏的凶殘、邪惡……」

醜事曝光後,馬三家勞教所竟撤掉男牢,欺騙國際社會稱沒有男牢,以抵賴罪行。

2001年5月24日,在黑龍江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副所長史英白、十二隊隊長張波等獄警把非法關押在十二隊的劉鳳珍、楊慧玲、宋玉素、吳淑蓮、曹連弟、吳新如等五六十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女修煉者,強行送進男勞教隊摧殘折磨,被綁、吊、毒打、電擊、24小時罰站等,其中有幾個女修煉者被警察和犯人輪姦。

2002年8月至12月,貴州女子勞教所曾將法輪功女修煉者關入男所(即中八勞教所)警備大隊的不足四平方米的禁閉室,由兩名男吸毒勞教人員(一人叫王建強,貴陽人)猥褻、奸污。兩犯人還將冰塊塞進她們的陰道。

● 七旬老婦遭警察性虐致昏

70歲孤寡老人鄒錦,湖南省長沙市法輪功修煉者,2001年2月,被雨花區井灣子派出所警察雷震等綁架,同年11月18日,被枉判9年。

在長沙市第一看守所,鄒錦老人受盡摧殘。一天晚上,因她不配合「審訊」回答問題,雷震等兩警察將她拖到床上,綁成「大」字型,剝掉她的褲子,竟喪盡天良地輪姦了恐怕比他們母親年齡還大的老人。

奸污後,獄警又將電棍使勁塞進她的陰道裡電擊,逼她招供。老人不配合,痛得大聲喊叫,直到昏迷,警察才將電棍從陰道裡抽出來。

鄒錦老人下身鮮血直流,之後的一個月裡,下身腫脹疼痛,不能坐,不能走。

奄奄一息的鄒錦被監外執行。禽獸般的強姦惡行使老人備受煎熬和屈辱,身體越來越差,下肢癱瘓。2011年3月的一天清晨,77歲的鄒錦在極度痛苦中淒然離世,當時離她九年冤期期滿還差一個月。

●「攻堅室」裡的強暴

法輪功修煉者周女士,當年28歲,被非法關押在貴州省女子勞教所嚴管隊。她被獄警隊長顧興英關在一樓的所謂「攻堅室」(對法輪功修煉者實施「轉化」迫害)時,三個男人進來,將她強暴、輪姦,持續四五十分鐘。

三人出來時,邊走邊笑,甲問:「好不好玩?」乙答:「不好玩,她要反抗。」丙說:「把她搞了,還是不敢把我們怎麼樣,老子就不相信會遭報。」

第二次,周女士被關押在三樓的「攻堅室」。兩個男的被顧興英叫進去,他們讓人把周女士的手腳銬在鐵床上,將她再次強暴。

兩次輪姦發生後,顧興英叫包夾(監管法輪功修煉者的刑事犯人)去打掃衛生。包夾在背地裡說:「要是沒親眼目睹,真不敢相信警察竟是這種東西。」

● 三個晚上19歲姑娘被輪姦十四次

在山西省長治地區精神病院,許多法輪功修煉者進去之後要「過三關」。

第一是「拳腳關」,被打得渾身沒有一塊好肉;第二是「迷藥關」,被強行灌入藥水藥片,整天處於迷糊狀態,然後寫下所謂放棄信仰的檢討書等;第三是「禁睡關」,禁止睡眠,有時24、36、48小時不讓睡覺。

對女性法輪功修煉者來說,還有第四關,即「強姦關」。

在長治精神病院裡,19歲的肖姑娘在三個晚上被輪姦了十四次。她的胸部和下體被施暴者用香煙頭燙出了一個個疤。她最後躺在床上不能動彈。

● 手腳被銬上 在車裡遭輪姦

2001年7月,河北邢臺公安局與邢臺橋東公安局成立「反法輪功項目組」,綁架了大批法輪功修煉者,並對他們進行酷刑折磨。

警察們將法輪功女修煉者的衣服剝光,用竹條抽打她們,用電棍電其乳房、陰部。

一些法輪功女修煉者在被押往看守所的路上,被警察銬住手腳、在車上遭輪姦。一警察還向人炫耀:他一人就曾強姦過三名煉法輪功的。

● 行惡者的下場

原遼寧省政法委書記丁世發現已基本處於植物人狀態,退休之前已患腦出血多年,早已不能生活自理,現在連家人也不怎麼認識。丁世發曾積極參與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馬三家原副政委金寶林,52歲暴死在辦公桌上;馬三家原女一所所長周芹,禍及直系親屬四口人一年內去世;馬三家女警薛鳳,肝病58歲死亡。

黑龍江撫遠縣供電所所長任強,曾經調戲女法輪功修煉者,五天后突然病死。

山東沂水縣沂水鎮鎮政府工作的蔡偉借酒對被關押在城郊派出所的女法輪功修煉者施暴、耍流氓。2007年4月14日晚,蔡偉遇車禍身亡,年僅36歲。

河北保定蠡縣看守所警察李國昌,猥褻、侮辱女法輪功修煉者,2000年冬突然癱瘓,雖久經治療,仍離不開拐棍。

河北鹽山縣看守所所長章松嶺曾無恥下流地對著法輪功女修煉者說:「……把你們都強姦了,看你們還煉不煉?」此後不到半年,他暴病身亡。

……(未完待續)△

資料來源:
明慧網《中共慘絕人寰的性迫害(1)輪姦》
大紀元《敬紙:治療瘟疫的良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