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賣真正中國設計的高定婚紗設計師(多圖)
 
戚思
 
2016-1-6
 



想賣真正中國設計的高定婚紗設計師蘭玉。



LANYU品牌入駐紐約時代廣場。

【人民報消息】《環球》雜誌1月2日在新華網上介紹了一位年輕的中國高定婚紗設計師蘭玉,她是至今成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常年在巴黎大皇宮辦秀的中國設計師。 2015年12月,LANYU高級禮服在紐約宣告發佈。她的作品不但在中國被認可,並且已經走向世界。

蘭玉,這個中國最炙手可熱的高定婚紗設計師,毫無疑問是一位命運的寵兒。就是這樣一個蘇州小女子,從芭蕾轉行做設計,剛上大二就創業做自己的工作室,初露頭角便屢獲時尚界殊榮。市場也對她十分認可。她做的婚紗被眾多女星爭相披上,冠以中國女孩「夢中的嫁衣」的名頭。

盛名背後,她是怎麼做到的?看了這篇報導,我們才知道,除了她的天份之外,更重要的是中華民族正在世界崛起,而她的作品特點正是有了蘇繡而搭上了這個便車。蘭玉說,她的媽媽和外婆都是蘇繡好手,她常年可以在巴黎大皇宮辦秀,是因為她的作品上的蘇繡!

2015年12月26日傍晚,LANYU2016高級禮服「玉蘭花」系列發佈會在京上演。大片的白色,透明的蓬蓬紗,裹住金髮碧眼的模特,如行走的玉蘭花,美得不可方物。在一針一線的精緻蘇繡下,是蘭玉對中國式審美的推崇備至。

但是,蘭玉卻想要打破大眾對於中國式設計的固有印象,比如旗袍。 「我不想再賣旗袍,我想賣真正的中國設計」。

在創業的第二個十年,20歲的蘭玉已想好了下一步怎麼走。

百倍於成本的小上衣源於蘇繡

成為一個時裝設計師,蘭玉的夢開端於高二的暑假。 「我媽媽會蘇繡,也會打版,我就跟著我媽,盤下一個小店,一起做衣服,主要是旗袍。」

蘭玉還記得,做的第一件衣服,是一個混合材質的透明面料,1.5米長的布料,造價只有1.5元。這麼局促的面料,還做不了一件成人外套。於是,蘭玉花了一個多星期,在衣服肩膀上繡了朵玫瑰花,做成了件小上衣。

這件有著一朵蘇繡玫瑰花的小上衣很快就銷出去了,並且賣了185元。從1.5元到185元,價值翻了百倍不止。

「翻了這麼多倍,讓我印象十分深刻。而現在,不管是做高級定制,還是其他,成本都很高,不可能再有這麼高的利潤了。」蘭玉說。

短短兩個多月的暑假,蘭玉一邊在小店裡做衣服,一邊還在上芭蕾課。芭蕾是蘭玉從5歲起的功課,十幾年陸續學下來,讓蘭玉不忍放棄。

「芭蕾是用肢體表達藝術,設計是用材質表達藝術:用什麼面料,圖怎麼畫,肩膀、尺寸都要計算,都要學習。」這些理性的部份讓感性的蘭玉十分頭疼,可蘭玉偏偏執拗,硬是做不好的東西,硬要堅持做下去。

暑假結束,蘭玉賺了兩三萬元錢,除去房租等成本,還略有盈余。

這讓蘭玉覺得,「可以通過做衣服賺錢養活自己了。」

於是蘭玉做了人生中第一個大決定:放棄芭蕾,報考北京服裝學院服裝設計系。

靠賣設計稿挖到第一桶金

順利考上北服,蘭玉在不停學習的同時,自己也在做設計。

「上了大學後,我一直給人畫設計稿,送到一些時裝公司由他們選用,做出來的東西完全不是最初想要表達的,對我來說是最痛苦的。」蘭玉坦言。

於是,在2005年1月,剛上大二不久的蘭玉,靠每張賣100元到130元的設計稿賺的3000塊錢,租了兩居室中的一間,創立了蘭玉工作室。從設計,到面料、五金等材料的採購,到打版裁衣,蘭玉終於能夠掌握所有的流程。

每當做好衣服,跳芭蕾舞好身材的蘭玉就做第一個試穿者,穿著它去看秀、逛街,奇妙的是,這種展示居然吸引了第一批客戶。

「別人看到我穿的衣服,覺得還不錯,就會好奇,會問我這個是哪裏來的。雖然我不是有意去做的,但卻真的收獲了第一批客戶。」蘭玉說。 2006年,蘭玉獲「民族風禮服設計大賽金獎」,時尚界也開始肯定這位還沒畢業的年輕設計師。

即便是最初的風光,也要經歷困難重重,拿不到性價比最優的面料,找不到想要的五金,裁剪不合心意等等等等,一切設計師能碰到的問題,蘭玉都曾面對過。只是蘭玉並不看重這些困難。

「生活中很實際的困難都不是困難,因為它可以解決。你這個面料做不了,那你就換一種面料就可以。」

對蘭玉而言,更多的困難,是精神上的焦慮。

「就是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做好設計,設計出來的衣服到底有沒有人買,究竟能不能成功?這種質疑直到現在仍然存在。」

2008年6月大學畢業後,蘭玉在8月赴紐約進修。

找到自己的根

紐約學成歸來,蘭玉開始設計婚紗和禮服,2009年,蘭玉榮獲設計師協會全國十佳服裝設計師稱號。

和外國設計師一樣,時尚界設計新星要征服市場,一般都有明星們的捧場。在蘭玉「高定婚紗設計師」的名號背後,支持她的是一群華人女星朋友。

一些有些名氣的女明星披上的嫁衣,並非國際大牌,而是蘭玉專門為她們定制的婚紗。為什麼?


為董璇設計的婚紗。
蘭玉解釋,做婚紗時常常被愛情故事所感動,因此婚紗中也會體現出他們的愛情,比如董璇的婚紗有一個長達九米的雲型拖尾,這個拖尾,就好像讓董璇飛翔在雲端,切合了她新婚丈夫高雲翔的名字,十分浪漫。

像這樣個性化的定制,一般的國際品牌或許難以做到,這算得上是蘭玉獨特的優勢。而中國設計師做西方傳統婚紗,在蘭玉看來,也非常順其自然。

「去一個沒有人穿鞋子的地方賣鞋子,你怎麼賣?雖然中國人沒有穿婚紗的傳統,但是中國人是有穿嫁衣的傳統的,中國人非常注重傳承、禮儀和家庭觀念,這些我都融入了我的設計中。」蘭玉說。

不少新娘定制蘭玉婚紗,總會多問一句,是否有新郎服。如此有誘惑力的市場,蘭玉卻始終拒之門外。

「作為服裝公司,大家基本上是什麼賺錢就做什麼。其實新郎服對我們來說就是多開一條生產線,而且也沒有女性禮服那麼多複雜的設計,並不難。但我們從來都沒有做。我們的理想是堅守,我們做了十一年,東方女性的特點、數據等各方面,我們都在深入了解和設計。」蘭玉解釋說。

打開世界之門的鑰匙

有不少人拿美國知名華裔婚紗設計師Vera Wang來與蘭玉比較,蘭玉覺得,自己的優勢在於「年輕」和「創新」。

「Vera Wang做婚紗的時候都41歲了,再過10年我也才39歲,我們還很年輕,我們在不斷創新,到時候我們再來看看LANYU能發展到什麼程度。」

蘭玉品牌的國際化之路,走得踏實。

早在2013年,蘭玉就在巴黎大皇宮進行了高級定製作品發佈,成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常年在大皇宮辦秀的高定婚紗設計師;2014年,LANYU走進澳大利亞時裝周; 2015年12月,LANYU高級禮服在紐約宣告發佈。

「巴黎大皇宮發佈,不是隨便可以進的。我母親和我外婆都做蘇繡,因為這個我們才有資格進去。而選擇紐約發佈,是因為紐約時尚買手集中的地方,其實是非常實際的計劃。 」蘭玉解釋了能夠進入巴黎大皇宮的原因,是因為歷史潮流的需要。

除此之外,蘭玉還告訴記者,國外的店舖已經第三年了。 「我們算是趕上了好時候。我們之前的設計師,在國外做了很多發佈卻沒有人知道,我們之後的設計師可能也沒有這麼好的機會,因為這個市場快趨於飽和了,所以對蘭玉來說,這算是個很好的時代。」

蘭玉確實趕上了好時代,一個中國崛起的時代。也正因此,蘭玉想做最獨特的、最有個性的那個,她要做「世界的蘭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這個在蘭玉身上宣泄的淋漓盡致。

「我不想再賣旗袍,我想賣真正的中國設計。沒有某一種美能代表中國設計。中國歷朝歷代,每個朝代都有自己的官服、禮儀,百花齊放才是中國設計的特點。現在,中國的時尚行業才剛剛開始。」

其實,不光是中國的時尚行業才剛剛開始,中華民族五千年的神傳文化,一切的一切都將展示出來。比如,過去幾十年,你會想像在中紀委監察站的網站首頁上出現「中國傳統中的家規」系列文章嗎?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都發生了。

也許,蘭玉就是為了這個好時代而生的,她就是這麼安排的,否則中國十幾億人口,有那麼多好的服裝設計師,怎麼偏偏就她如此幸運的擁有蘇繡好手的媽媽和外婆,就她憑著蘇繡製作的高檔婚紗而走上世界舞臺呢?

一切都是為了中華民族的崛起而存在、而發生著。這是歷史的需要。 △

(人民報首發)

資料來源:《環球》雜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