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这一举动 江泽民回外地难(多图)
 
瞿咫
 
2015-9-10
 



习近平运筹帷幄,江泽民惊恐难言!



2000年凶狠无边,江泽民现在只剩下「难以承受的痛苦」!

【人民报消息】「躲的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这是老辈人传下来的一句话。

9月3日,习中央举行了一次史无前例的胜利大阅兵,庆祝抗战胜利,也庆祝反法西斯70周年。全国休假一天,待遇和「十一」一样。

久没露头儿的江泽民被调到北京来了,江不敢来又想来,怕被扣下,又想出风头。登上了天安门城楼,被安排站在习近平身边,成为最可靠的护卫。江系要炸,旁边就是江主子,掂量着办,最后还是炸不了。

乔石、万里去世,均降半旗,江泽民没份儿出席遗体告别。自说是在外地,其实是没资格参加。9月3日,召江泽民进京,站在习近平身边,浑身的不自在都挂在脸上。

据江系媒体、香港《争鸣》杂志9月刊报导说,8月份《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不点名批评江泽民下台后仍然干政。文章一出,中办、中宣部仅10日至13日这4天,就接到70多个省部党委、宣传部致电,等候指示,以便对江发表统一看法。

《争鸣》杂志说,江泽民于8月15日以「老党员、老同志」的名义致函中央政治局,提出「我的几点意见」。

「意见」主要是针对习近平的那个政策:2015年5月1日起全面实行立案登记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近20万法轮功修炼者及其亲属向两高(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了对江泽民的控告信,有10万多控告者收到回执。

江喉舌《争鸣》杂志说,江的「意见」称,不能把今天的决策、政策来对照、检验之前的决策,要「尊重」当年、当时的环境,否则会陷入无止境的争议、分歧中。说江在习近平当政这两年多来有着「难以承受的痛苦」。

《争鸣》《动向》这两个曾经的正义杂志早已经堕落为江泽民的喉舌,编造新闻,专门为江泽民涂脂抹粉,并恶意攻击习近平。不过,2015年的《争鸣》9月刊终于说了一句实话:江泽民正在痛苦,这个痛苦使其「难以承受」。

薄瓜瓜对江喊话:要死我们一起死

什么痛苦呢?就是薄瓜瓜说的「要死我们一起死」。为什么要拉江泽民一起去死?薄家有帖子说明理由。

2013年8月19日,@薄家族人在新浪微博发布帖文:「对某一气功团体(法轮功)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让熙来夫妇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只不过他们俩开了头。」

薄熙来案一审判决无期徒刑后,「@瓜瓜薄2013」发布微博说:「公诉书还是把我牵涉进来了!别怪我不义了: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江泽民)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只不过他俩开了头。要死大家一块死!」

薄瓜瓜的意思是,他父母要终生坐牢,江泽民必须得死刑,这样司法才是一碗水端平。

江泽民希望周永康死刑立即执行的原因

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呢,包括他的长子周斌都为了钱,让自己有资格进入地狱。周斌利用父亲周永康的权力介入司法案件,收取巨额金钱后为犯事的人「平事」和「捞人」。周斌曾收取2000万元后,把甘肃二号黑帮头目捞出狱,而此人是手段残忍的杀人犯。

周斌收取2000万元为一个真正的死囚「平事」和「捞人」后,死囚犯改名换姓后被洗白再回社会犯事儿。

周斌只需付给相关司法人员数十万元好处,就可以把死囚犯换成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的司法系统里,调包一个死囚犯的黑市价格大约是300万元人民币。

把死囚换成被关押和被秘密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周斌又进行另一笔交易──贩卖器官。说是执行死刑,其实是把法轮功学员押到器官移植手术地点,活摘完他们的器官,然后让他们活活疼死。周斌还会得一大笔贩卖器官的巨款。

这就是为什么江泽民希望将周永康判处死刑,这样就少了一个证人。

江泽民想让基层警察替死

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会,江泽民失去了军委主席职位,惊恐万状。于是派人到美国试探法轮功口风,提出可以像文革那样也枪毙一些恶警来偿还法轮功修炼者的命。为换取法轮功不起诉,还说可以比文革处理得更严厉些,可以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枪毙多少警察。法轮功方面不接受。

人家确实无法接受,是江泽民出于妒忌心开动国家机器镇压法轮功的。说起来理由很可笑,说法轮功有上亿修炼者,人数远远超过中共党员,又说法轮功修炼者尊敬自己的师父,而中共党员没人尊重他,那些巴结他的都是为了当官。于是,江泽民终于压不住中烧的妒火,于1999年去法国出访前夕,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擅自把法轮功称作「邪教」。政治局常委们知道后都不同意,所以中国法律条文里没敢加上这一条。

镇压法轮功最高峰时,江泽民私自动用高达三分之一以上的国家财力,连时任总理朱鎔基都不知道,2003年3月两会卸任以后,朱鎔基看到自己当总理时的真正财政报表时,哭晕过去,送医抢救。

现在,江泽民要被押上审判台了,说有着「难以承受的痛苦」,那就对了。这才是开始。

最高检察院的实质性审江大演习


癞蛤蟆头儿目前到了这个阶段!
最高检察院实质性审江大演习发生在2015年9月9日。

据新华网9月9日报道,最高人民检察院9日首次召开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论证会,就一起故意杀人申诉案公开审查案件事实和证据、听取申诉方和受邀人员意见。

报道说,据悉,除申诉代理人、案件承办人之外,论证会邀请了12名社会各界人士作为本次论证会的评议员参加。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负责人介绍,论证会所涉及的故意杀人申诉案是由申诉厅直接受理承办的案件,该案案情重大、疑难复杂、十分典型。选择这样一个有代表性的案件,举行第一次公开论证会,无论是在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的规范办理上,还是在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上,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在习近平的具体指示下,近年来,刑事检察申诉厅坚守防止冤假错案底线,加大不服法院生效刑事裁判申诉案件办理力度,承办了一系列得民心的有重大影响的案件,通过办理典型案件,纠正冤假错案,突显了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职能。

报道说,论证会上,申诉代理人首先陈述了申诉理由,案件承办人发表了复查意见。随后,评议员就案件事实、证据、程序和法律适用问题向承办人进一步了解了情况,并针对该案原审判决予以定罪量刑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检察机关对该案是否应当依法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监督意见分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12名评议员还对案件处理进行了表决,并当场宣布了评议结果。

评议员、北京市合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余尘表示,检察机关邀请第三方参与刑事申诉案件的处理,不仅增强了办案透明度,也提高了申诉人对刑事申诉案件处理结果的信任度。听证过程中,不同身份的评议员从不同的角度发表观点和见解,让申诉人或申诉代理人聆听到社会各界对案件的意见和看法,有助于保证严格公正司法,确保案件的程序公正与实体公正。

报道最后说,本次公开论证的意见和案件审查报告将报送检察长提请最高检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复查决定将依照法律规定择日宣告或送达申诉人。

9月9日,江泽民在哪里呢?还在北京。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江泽民出现在张震将军的追悼会上。但是,中央电视台重播时把江的镜头删除到一秒钟不到。

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说:「江泽民快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