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慶坦言新書是對「那個事件的總結」(圖)
 
畢馨晟
 
2015-12-6
 



劉曉慶說:「把我弄進秦城的人,我可以和他們喝茶。」但指的不是老江哦!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畢馨晟綜合報導)劉曉慶的第三本新書《人生不怕從頭再來》距上一本自傳《我的路》的出版已相隔20年,不過,劉曉慶表示,新書不是對過去20年的回顧,而是對2002年鋃鐺入獄「那個事件的總結」。

說的多明白:就因為不肯與時任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江澤民鬼混,就差點被槍斃。這本書是對2002年鋃鐺入獄「那個事件的總結」,說穿了,是對江的指控和披露!

難怪前夫陳國軍當眾表示:「這個偉大的女人值得一個男人終生去愛她。」

據京華時報11月19日的報導,18日,劉曉慶攜第三本自傳性隨筆集《人生不怕從頭再來》在中國現代文學館舉辦首髮式,著名導演婁乃鳴、劉曉慶前夫陳國軍等出席現場。在新書中,劉曉慶首度詳述了2002年鋃鐺入獄那段不堪的經歷,她坦言該書是對「那個事件的總結」,寫的時候很緊張,「初稿寫完後直接交給出版社了,沒有回頭再作任何改動」。儘管回憶很苦澀,但劉曉慶希望通過分享自己的經歷,讓處在物欲橫流中迷失自己的年輕人懂得,「能從頭再來、能掌握命運、能經得起歲月摧殘的只有才華」。

回顧入獄始末人生如銀幕大片

《人生不怕從頭再來》距上一本自傳《我的路》的出版已相隔20年,不過,劉曉慶表示,新書不是對過去20年的回顧,而是對2002年鋃鐺入獄「那個事件的總結」。

劉曉慶詳述了那段痛苦不堪的記憶:危機來臨之前,她每天如驚弓之鳥,公司被查封,妹夫失聯,自己出門即被便衣跟蹤,電話被監聽,跟蹤車輛形成了「活動籠子」,日常就是大片;一度想逃出國被攔截,選擇留在親朋身邊。

劉曉慶表示,過往她都放下了,「就算是那些在我人生谷底時雪上加霜的人們,我也都原諒了,理解了他們的處境」。劉曉慶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面鏡子,「在物欲橫流的今天,很多女孩子有時候會感到茫然,這時候可以看看我的經歷,因為我沒有任何背景,每一步都是我走的,所擁有過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用雙手創造的」。劉曉慶希望通過《人生不怕從頭再來》一書分享自己的經歷,讓處在物欲橫流中的年輕人懂得,「能從頭再來、能掌握命運、能經得起歲月摧殘的只有才華」。

「能再演戲我很幸福」感慨洞中才數月世上已千年

在當天的活動上,劉曉慶與幾位媒體大V展開問答式「擂臺賽」。問及走出秦城監獄之後最初的那段「艱難」,劉曉慶說,當時不僅身無分文,還債臺高築,「外界傳言1,000多萬,其實遠不止這些」。在秦城監獄裡時,她以為自己再也不能演戲了,「因為演員最忌諱的就是負面新聞,影視是形象的藝術」。所幸的是,最後在朋友的幫助下重操舊業,殺回了影視圈,「感覺恍如隔世,能再演戲我很幸福」。

在最開始跑龍套的日子裡,劉曉慶的工資「沒有臺詞的50塊錢一天,有臺詞的100塊錢一天」。當時,她還發現,那些非常有名的主演們她一個都不認識,「真是『洞中才數月,世上已千年』」。不過,曾經的「一姐」劉曉慶並沒有感覺心裡不平衡,「我就覺得到哪個山唱哪個歌,演好配角並不容易,演好了也能帶給我一種幸福感,並沒有什麼」。「跑龍套」的時候,自然會有人認出這位曾經的影壇巨星。「他們會對我很客氣。我安之若素,跟他們對詞,挺好的」。劉曉慶很樂觀,她說,「人生就是這樣,到名利場上轉了一圈後,只不過就是回到原處」。

這個偉大的女人值得一個男人終生去愛她

劉曉慶的前夫陳國軍在活動中上臺獻花,讓在場讀者頗感意外。

陳國軍坦言,他和劉曉慶早已冰釋前嫌,「現在和她是非常好的朋友」。他回憶說,兩人在最窮的時候好過,「那時除了工資,唯一能有的收入就是去走穴,到各地去演出,最早時候5塊錢,很少,但我們拼命攢錢」。站在旁邊的劉曉慶見話筒聲音太小,趕緊走上去示意他離話筒近一點。

當年,陳國軍寫了《我和劉曉慶不得不說的事兒》,他就此當眾向劉曉慶致歉。最後,陳國軍大聲表示,「這個偉大的女人值得一個男人終生去愛她。」

「蠻橫」的她氣著新戲導演

劉曉慶透露,她目前正在緊張排練大型舞臺劇《武則天》,將會於12月12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首演。劉曉慶表示,她現在接戲的一個標準是,演自己沒有演過的,「我演過影視劇版的《武則天》,但沒有嘗試過舞臺劇,而且我也沒有看到中國有誰演過舞臺劇《武則天》」。劉曉慶坦言,相比電影電視劇來說,話劇對她的挑戰更大,「一演話劇,手腳都沒有地方放」。

在舞臺劇《武則天》導演婁乃鳴看來,劉曉慶對藝術效果有一種非常蠻橫的追求,「這個戲很多地方,曉慶提供了很好的點子。在我們『忍氣吞聲』之後才發現的,一開始被她的蠻橫都氣著了,後來發現她蠻橫之後的金子」。

婁乃鳴覺得劉曉慶身上還具備「普通百姓的市井」,「她每一分鐘都跳到觀眾的位置,衡量這齣戲,我們作為導演的還有點範、有點想法和個性,但是劉曉慶在藝術創作中,會有普通百姓的視角」。和劉曉慶合作過程中,讓婁乃鳴感覺到了劉曉慶有一種令人心碎的坦誠,坦誠到了「我很心疼她,這一點將來在我們的戲裡大家會發現的」。

至於「如何成為最好的演員」,劉曉慶說,「這可能我要開一個專門的表演課來講」。經歷過一些事情之後,如今的劉曉慶變得更加開朗豁達,如果有機會演「犯人和工農兵,我一定會比任何人都詮釋得更好」。她也希望以後能有演繹這些角色的機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