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朱镕基大受歡迎 江澤民妒忌非常(圖)
 
瞿咫
 
2014-1-16
 



朱镕基曾經想做朱包公,但沒有實現。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來到上海的時候是1985年,這是上海市長汪道涵大力推薦的結果。汪這麼做是為了還死去多年的江上青一個人情。

江澤民的六叔江上青曾經是汪道涵的頂頭上司。30年代汪道涵曾擔任江上青直接領導的中共安徽嘉山縣的縣委書記。50年代汪道涵曾是江澤民的領導,後來江澤民去查詢與六叔江上青有過交往的比較重要的領導到底有幾個,沒想到有汪道涵,還有將軍張愛萍等人,讓江喜出望外,於是就謊稱自己過繼給六叔當兒子。如此,江在他們的幫助下很快得到提升。

1985年,江澤民去上海當市長僅僅兩年,就把上海市民害慘了,從上到下,個個叫苦連天。1986年,全國很多地方的經濟呈現一片繁榮景象,全國人民面對日益豐富的市場供應眉開眼笑時,但上海人民許多東西還要憑票購買。

原來,1986年廣東省長葉選平上繳國稅是2.5億人民幣,而上海市長江澤民為了自己的政績卻上繳了125億人民幣,是葉選平上繳的50倍。僅僅兩年,江澤民就把上海人民拖入到需要解決「菜籃子問題」的困境。

不管江澤民對黨內大老們的馬屁拍得如何山響,江澤民整了這一大堆爛攤子卻是擺在鄧小平面前的現實。鄧不得不緊急派「經濟沙皇」朱镕基到上海當市長給江收拾殘局,讓江澤民轉任市委書記,只需耍嘴不用管實事。中共當時實行「市長負責制」,市長還是一言九鼎的。但不管把上海搞得怎樣糟糕,1987年11月中共十三屆一中全會上,善走上層路線的江澤民還是從中央委員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進入到中共最高權力機構。

朱镕基既不是太子黨,也不是烈士「遺孤」,在黨內遠遠沒有江澤民人脈廣泛,更何況他還在1957年的「反右」斗爭中當了右派,被下放勞改,一耽誤就是二十年。可以說朱镕基的升遷跟他的才幹和個人魅力有很大關係。

1988 年4月25日,朱镕基身穿駝色西服,系著紅黑相間的領帶出現在800多名上海市人民代表面前。按照大會規定,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副主任、市長、副市長、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和高級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的候選人可以做不超過十分鐘的施政演說,最長不得超過十五分鐘。前面的人都講了不到十五分鐘即告結束,而朱镕基一上臺開口就得了滿堂彩。整個會場中一會兒是掌聲,一會兒是哄堂大笑,氣氛活躍而熱烈。妒忌心極強的江澤民看到朱镕基如此受歡迎,心裡就像爆炸了一樣,表情十分尷尬。

在那種場合下,江澤民只能竭力掩蓋、強裝笑臉。別人鼓掌時,他勉強地跟著拍兩下手,別人哄堂大笑時,他咧咧嘴做出笑的樣子,表情比哭好看不了多少。平時一點小事江澤民都容不下別人,更不用說朱镕基在如此多的人面前風頭十足,江澤民對朱镕基的嫉妒從這個時候就深深種下了。

朱镕基到上海後抓了不少小事,比如堅持閱讀群眾來信並做親筆覆信等;同時他也抓了幾件大事,比如和兄弟省市的關係、「菜籃子工程」、交通問題和上海的市政建設。朱镕基曾經親自到黃浦江上游解決污染問題,使上海人日常飲用水的質量得到改善。這一系列的成功使朱镕基大獲人心。

在這些方面江澤民比不了,就避免提,省得給朱加分。那些在江澤民當市長期間舒舒服服過日子的副市長和局級幹部們到了朱镕基這可得真幹事。朱镕基相貌跟一般人都不太一樣,拉下臉來就更令人生畏。朱的脾氣又特別急,訓斥起副市長和局級幹部們可以讓他們當眾下不來臺。這些人就跑到江澤民那裏去哭訴和告狀。江澤民趁機嚴厲訓斥朱镕基搞不團結,個人主義膨脹,弄得朱不得不忍氣吞聲再去和局級幹部們做自我批評。


朱镕基看到真正財政報表哭暈過去。
1991年4月,在七屆人大四次會議上,朱镕基當選為國務院副總理,一次,鄧特意指著朱镕基對江澤民說:「我不懂經濟,他懂!」其真意是:「你不懂經濟,他懂!」江澤民聽後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卻又不敢和鄧頂撞,暗中對朱镕基卻更加妒恨了。 1992年朱镕基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進入最高領導層。 1998年,朱镕基擔任了中國第五任總理。那時不學無術的江澤民已經擔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多年了。 (摘自《江澤民其人》)

2003年3月兩會,朱镕基卸任,卸任前他希望給自己一個定論,三七開、四六開,哪怕是五五開。結果到了5月他才看到自己當總理時的真正財政報表,江澤民拿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去鎮壓法輪功,但並沒有告訴他,他過去看到的報表都是假的。朱镕基當場哭暈過去兩次,從此以後再也不提自己的功過應該是多少開了。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