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朱镕基大受欢迎 江泽民妒忌非常(图)
 
瞿咫
 
2014-1-16
 



朱镕基曾经想做朱包公,但没有实现。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来到上海的时候是1985年,这是上海市长汪道涵大力推荐的结果。汪这么做是为了还死去多年的江上青一个人情。

江泽民的六叔江上青曾经是汪道涵的顶头上司。30年代汪道涵曾担任江上青直接领导的中共安徽嘉山县的县委书记。50年代汪道涵曾是江泽民的领导,后来江泽民去查询与六叔江上青有过交往的比较重要的领导到底有几个,没想到有汪道涵,还有将军张爱萍等人,让江喜出望外,于是就谎称自己过继给六叔当儿子。如此,江在他们的帮助下很快得到提升。

1985年,江泽民去上海当市长仅仅两年,就把上海市民害惨了,从上到下,个个叫苦连天。1986年,全国很多地方的经济呈现一片繁荣景象,全国人民面对日益丰富的市场供应眉开眼笑时,但上海人民许多东西还要凭票购买。

原来,1986年广东省长叶选平上缴国税是2.5亿人民币,而上海市长江泽民为了自己的政绩却上缴了125亿人民币,是叶选平上缴的50倍。仅仅两年,江泽民就把上海人民拖入到需要解决「菜篮子问题」的困境。

不管江泽民对党内大老们的马屁拍得如何山响,江泽民整了这一大堆烂摊子却是摆在邓小平面前的现实。邓不得不紧急派「经济沙皇」朱镕基到上海当市长给江收拾残局,让江泽民转任市委书记,只需耍嘴不用管实事。中共当时实行「市长负责制」,市长还是一言九鼎的。但不管把上海搞得怎样糟糕,1987年11月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上,善走上层路线的江泽民还是从中央委员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进入到中共最高权力机构。

朱镕基既不是太子党,也不是烈士「遗孤」,在党内远远没有江泽民人脉广泛,更何况他还在1957年的「反右」斗争中当了右派,被下放劳改,一耽误就是二十年。可以说朱镕基的升迁跟他的才干和个人魅力有很大关系。

1988 年4月25日,朱镕基身穿驼色西服,系着红黑相间的领带出现在800多名上海市人民代表面前。按照大会规定,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副主任、市长、副市长、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和高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候选人可以做不超过十分钟的施政演说,最长不得超过十五分钟。前面的人都讲了不到十五分钟即告结束,而朱镕基一上台开口就得了满堂彩。整个会场中一会儿是掌声,一会儿是哄堂大笑,气氛活跃而热烈。妒忌心极强的江泽民看到朱镕基如此受欢迎,心里就像爆炸了一样,表情十分尴尬。

在那种场合下,江泽民只能竭力掩盖、强装笑脸。别人鼓掌时,他勉强地跟着拍两下手,别人哄堂大笑时,他咧咧嘴做出笑的样子,表情比哭好看不了多少。平时一点小事江泽民都容不下别人,更不用说朱镕基在如此多的人面前风头十足,江泽民对朱镕基的嫉妒从这个时候就深深种下了。

朱镕基到上海后抓了不少小事,比如坚持阅读群众来信并做亲笔复信等;同时他也抓了几件大事,比如和兄弟省市的关系、「菜篮子工程」、交通问题和上海的市政建设。朱镕基曾经亲自到黄浦江上游解决污染问题,使上海人日常饮用水的质量得到改善。这一系列的成功使朱镕基大获人心。

在这些方面江泽民比不了,就避免提,省得给朱加分。那些在江泽民当市长期间舒舒服服过日子的副市长和局级干部们到了朱镕基这可得真干事。朱镕基相貌跟一般人都不太一样,拉下脸来就更令人生畏。朱的脾气又特别急,训斥起副市长和局级干部们可以让他们当众下不来台。这些人就跑到江泽民那里去哭诉和告状。江泽民趁机严厉训斥朱镕基搞不团结,个人主义膨胀,弄得朱不得不忍气吞声再去和局级干部们做自我批评。


朱镕基看到真正财政报表哭晕过去。
1991年4月,在七届人大四次会议上,朱镕基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一次,邓特意指着朱镕基对江泽民说:「我不懂经济,他懂!」其真意是:「你不懂经济,他懂!」江泽民听后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却又不敢和邓顶撞,暗中对朱镕基却更加妒恨了。 1992年朱镕基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进入最高领导层。 1998年,朱镕基担任了中国第五任总理。那时不学无术的江泽民已经担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多年了。 (摘自《江泽民其人》)

2003年3月两会,朱镕基卸任,卸任前他希望给自己一个定论,三七开、四六开,哪怕是五五开。结果到了5月他才看到自己当总理时的真正财政报表,江泽民拿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去镇压法轮功,但并没有告诉他,他过去看到的报表都是假的。朱镕基当场哭晕过去两次,从此以后再也不提自己的功过应该是多少开了。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