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家輝言行潤無聲 中共煩躁民不捨(多圖)
 
袁通
 
2013-11-28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袁通報導)出任美國駐華大使僅兩年多的駱家輝(Gary Locke),在2013年11月20日發表聲明,表示將在明年初離任,回到西雅圖與家人團聚,並說他在中國的兩年半任期是一次「富有成果的巨大挑戰」。儘管任內曾經連續發生王立軍和陳光誠兩起重大外交事件,美中關係出現緊張,但都無損眾多中國人在得知駱家輝將離任時表現出對他的不捨,其中又以「經濟艙」和「PM2.5」最具代表性。

黨媒掀起的一連串風波

駱家輝是在2011年8月接替前任大使洪博培(Jon Meade Huntsman, Jr.)返國競選總統所留下的懸缺,也是出任美國駐華大使的首位華裔人士。

2011年8月12日晚,駱家輝與家人從西雅圖飛抵北京,11個多小時的行程,搭乘的是經濟艙。旅程前後有兩張照片被網民熱傳和評論:

有一張是在西雅圖機場時,駱家輝和6歲女兒在機場的星巴克購買咖啡時,被一名美籍華裔商人所拍攝,並貼到新浪微博後大量轉發。當時,駱家輝持用優惠券(coupon)被店員拒收,因該店為星巴克的加盟店,不予兌換。而駱家輝也微笑的收回優惠券,改用信用卡付帳,毫無不悅的表情。

另一張被網友貼上網的照片是在北京國際機場,駱家輝自背雙肩包、穿休閒皮鞋,攜著妻子和3名子女,提著各自的行李,就像是一個剛出遊歸來的普通家庭。沒有任何隨從、保安,也沒有鮮花和歡迎隊伍,駱家輝夫婦和孩子們一起上了一輛七人座的小麵包車,前往大使官邸,而不是什麼加長型卡迪拉克豪華轎車。




駱家輝用優惠券買咖啡,黨官不可理解!



駱家輝夫婦和孩子們自提行李赴任惹惱中共!

這兩張看似平常的照片,引發中國民眾的熱議。有媒體報導說,美國官員給喜歡排場的中共官員上了一課。也有黨媒批評駱家輝在作秀。

鳳凰網也舉辦了一組調查,結果顯示「國家的主人」對於駱家輝的行為評價是「不在乎是否作秀,希望越來越多的中共官員也能多坐經濟艙」。

2011年8月14日,駱家輝在大使館官邸召開赴任後首次的記者會,他表示他和他的家人直接代表了美國的價值觀「自由平等」。作為美國駐華大使,他的首要任務是增進兩國人民的相互了解。

8月20日,駱家輝陪同美國副總統拜登抵達成都訪問,駱家輝一行人在一個窄巷子裏就餐,15個人點了17道菜共花銷180元人民幣,他自己再支付20元小費,公務用餐共200元人民幣。

22日下午,駱家輝從成都雙流機場乘坐國航CA4109班機返回北京。23日,國航一名空姐在她的新浪微博發帖描述了駱家輝坐在經濟艙一路禮貌且低調。落地後也是與其他經濟艙乘客一起正常離去,沒有享受VIP待遇。

9月13日,駱家輝搭乘國航CA1605次航班飛往大連,參加14日開幕的2011夏季達沃斯論壇,搭乘的又是經濟艙。

14日,央視主持人芮成鋼藉機用英文調侃駱家輝,問他「坐經濟艙來參會是否有意在提醒美國欠中國錢」?駱家輝則回應稱,在美國,作為政府官員,不管是其領事館的官員還是北京大使館的,也包括總統的內閣成員,坐飛機時規定坐經濟艙。

這番回答讓這名曾經自稱「代表亞洲」向美總統奧巴馬提問的芮成鋼,不只自討沒趣,更引發網民熱議。紛紛以芮成鋼的口氣質問駱家輝:你們領導不包二奶是否因為身體素質太差;你們貪官太少是不是因為太窮沒有什麼可貪?你們不收過路過橋費是不是人手不夠?你們不吃地溝油是不是造不出來?你們國會老吵架,是不是沒有河蟹意識?你們四年選一次總統,是不是閑得蛋疼?你們領導不喝茅臺是不是因為酒量不行?你們的火車不追尾,是不是跑的太慢?」....有博客作者表示,芮成鋼的一個腦殘問題,差一點引出了對政府的信任危機,造成了社會不穩定,多虧官方及時刪帖,事態才得到控制。

2011年9月20日,駱家輝全家遊長城。依舊沒有大量隨從警衛、自己背包、沒有專車侍候,帶領全家興致勃勃坐著纜車上長城,然後排了一個小時的隊,坐纜車返回。

駱家輝對於自己的作為十分坦然,反而對中國媒體稱此為「平民作風」感到不解。

2012年4月2日,南方電視臺的一名記者和房產大鱷潘石屹的微博雙雙證實,駱家輝在參加博鰲亞洲論壇時,住不起會場的套房──索菲特五星酒店,而是住到了會場附近相對便宜的千舟灣渡假酒店(四星酒店)。南方電視臺引述駱家輝的隨行工作人員說,駱家輝沒有入住會場酒店套房,因為這些酒店「太貴了」。這些酒店提供的價格是美國政府差旅財務規定的3倍,大使不能住。當記者問及駱家輝是否會在博鰲玩幾天時,駱家輝表示,能1天解決的事不會待2天。

2012年5月11日的《南方人物周刊》刊載的一篇〈駱家輝,被「警惕」的大使〉中,報導了《人民日報》經濟周刊主編田俊榮在復旦大學的一次公開演講中表示,駱家輝他為什麼會坐經濟艙?因為美國政府規定大使的差旅費用是包乾的,留下的是自己的。

黨媒原本想要說駱家輝是一個貪差旅費便宜的政客。不料,很快就有網民就批評黨媒造謠。因為美國官員出差,自己根本不接觸現金,只能使用政府發的旅行信用卡。而其差旅計劃必須事先批准,由有關部門通過指定的合同商,根據標準安排機票和旅館,節約了不歸己。唯一節約歸己的項目,只是每天的伙食補貼。

美國在臺協會前臺北辦事處主任包道格也說:「你有一個經費。如果沒有花完,這筆經費就會上交到美國政府。它不會進到你自己的腰包。」

不過,視駱家輝為在背芒刺的黨命令媒體隨時準備上陣抹黑。

《北京日報》在5月14日下午轉發一則〈駱家輝喝咖啡、坐經濟艙是包裝成『平民』的作秀行為〉的微博時,也發出「請駱家輝公布財產」的要求。


駱家輝財產狀況公開。
不過,報方完全沒有想到,已有網民在谷歌查找到「Gary Locke personal financial disclosure」,並快速在網絡上(Opensecrets.org)搜索到駱家輝2008年至2010年的財產狀況,還可查到美國總統和內閣的財產,遂熱情的將問題送回:並請《北京日報》「拿出更大的勇氣」發個社論讓中國官員公布財產。

《新快報》報導說:《北京日報》的官方微博評論是非公開的,普通網友只能轉發留言,不能單獨評論。有網民則提出:先請開放評論吧,勿要縮啊!還有網民說,《北京日報》你知道什麼叫無恥嗎??憑什麼監督一個美國的部級領導?你要求哪個北京的領導公布過財產?

2012年6月23日,駱家輝全家以普通遊客身份參團到桂林陽朔旅遊,依舊是沒有包船、也無保鏢護駕,更不見交通管制、航道限行。網路上一組被網友相繼轉載的照片顯示:駱家輝身著一件普通藍色襯衫、普通灰色棉質短褲、腳蹬旅遊鞋,一身平實的休閒打扮,其身邊除了隨行家人外也不見任何前呼後擁的歡迎隊伍。

駱家輝一家人簡樸、低調的行事風格,對比起中共官場的講特權、排場的風氣大相逕庭,更加贏得中國民眾的肯定。

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表示,他說:「我們來自非常不同的文化背景,駱家輝大使的行事方式是地地道道美國人的方式。我認識所有的美國駐華大使,每個人有不同的風格。駱家輝大使去中國履新之前,我對他的建議是做你自己,不要試圖像其他的駐華大使那樣行事,按你自己最舒服的方式行事,因為這會體現出真誠,顯示真正的自我。我認為他在中國就是這樣行事的。」

而駱家輝本人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訪問時表示,我成長於一個中式家庭,我們的傳統是:不要浪費、勤儉持家,為重要的事情。比如攢錢,我們也一直往老家寄錢。在中國,我的父母一直攢錢,一直勤儉,把節省下來的錢物送給剛從中國移民到美國的鄉裏鄉親。作為一個政府官員,當我還是州長的時候,我非常堅持節約開支,因為政府運轉的錢是人民的錢,不能浪費。

哇,千餘年前帝王明君訓教群臣的一句名言「爾俸爾祿,民脂民膏」,竟然也在美國官員駱家輝的作為中看到實踐。

駱家輝在北京找到不招人疼的「PM2.5」




駱家輝讓國人意識到北京的嚴重污染狀況!

在駱家輝宣布離任後,網民熱傳的〈駱家輝在中國的7個關鍵詞〉中,「經濟艙」一詞只有排名第二,而排名第一的卻是原本罕為人知的「PM2.5」。顯見後者讓中國民眾對切身利益更為關心。

PM2.5是在空氣污染物中可分類為污染氣體和懸浮物,其直徑小於或等於2.5微米的顆粒物稱為細顆粒物,它可以穿透肺泡到達血液。而直徑小於或等於10微米稱為可吸入顆粒物(PM10)。由於有了這些空氣質量監測的指標,讓國人意識到北京的嚴重污染狀況,也致使有關部門領導正視塵霾的禍害並採取行動。

其實,安裝在北京的美國大使館房頂的空氣監測器已有多年歷史。在2008年奧運會期間曾經通過社交網絡「推特」發布過其監測信息,獲得北京市民的追捧。

駱家輝到任後一個多月後,2011年10月起,這些獨立監測的數據被公布在美國大使館網頁的「空氣品質監測站」上,並加以評論等。

2011年 10月 31日,美國駐京大使館獨立檢測顯示北京空氣污染達「危險」程度,北京機場的天空霧霾嚴重,已經影響到200架航班起落,而北京的公路交通也大受影響。當時,美國大使館官員建議人員待在室內,最好還要把空氣淨化器打開。

《環球時報》先前還以中國科學家之口批評美國大使館公布的北京空氣檢測是「不科學的,在2011年10月31日改口發表時評呼籲「建立圍繞大氣污染的社會共識」。

不過,不必民選的官員,行事並不是以人民的福祉為優先考量,而是把政權穩固放在第一位。

2011年11月14日,PM2.5的信息首次出現在南京市氣象局的官方微博「南京氣象」中,不過該微博僅存活半小時,便以「誤發」之由刪除。據信,發布者還因此被追究責任。

到了2012年2月,在霧霾重重之中,國務院終於在發布空氣質量新標準中增加了PM2.5值和PM10值監測。並預定在2016年1月1日開始實施。

2012年3月8日,廣東省公布了珠三角9市17個監測點的PM 2.5數據日均值中無一超過新國標,空氣質量多為優良。但是,很快有市民質疑,廣州、深圳、中山等多個城市的監測點,多設在環境良好的學校、公園、郊區、農村等,這樣測出的數據是否具有代表性和真實性?

2012年6月5日「世界環境日」,中共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也藉著機會指責,「個別外國駐華使館」開展對中國PM2.5監測,並公布空氣污染指數是「干涉中國內政」,違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吳曉青並要求這些外國使館停止發布空氣品質資訊。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隨後回應說並未違反公約。而美國大使館網頁的空氣品質監測數據也一直持續更新與發布。

美國之音的一篇報導說,身歷其境的北京居民,用自己的眼睛和呼吸道大致測試和判斷北京空氣品質後,對於中共官方的數值質疑,反而傾向相信美國大使館公布的數值,因此讓中方官員認定美國是在干涉其內政。

《德國之聲》援引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趙章元的話說:「人家作為大使館,不是環境監測單位,人家作為其中一個民眾,來測一測甚至和你的資料比較一下,並不為過,他們不是政治宣傳也可就空氣品質發表看法。你不歡迎是你的態度,但是中國民眾歡迎。」

一位網友調侃道:按照環保部官員的說法,央視你報什麼世界天氣預報和世界空氣品質?這不是在干涉全世界的內政嗎?

2012年10月初,北京市首批20個PM2.5監測站點上線試運行,清華大學環境與工程研究院院長郝吉明等相關專家認為,目前北京市PM2.5濃度要達到即將實施的新國標估計還需要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

有網民說,駱家輝對中國人民的貢獻非常的大:如果駱家輝不來中國做大使,我們北京人就不知道世界上還有PM2.5這回事,面對灰蒙蒙的天,大家視若無睹,面對每天的極度污染的霧霾,尚以為活在仙境中……

據外媒報導,在駱家輝宣布辭職的幾個月前,駐北京的美國大使館已經為美籍雇員的住所訂購了數千臺空氣淨化器。

西方普世價值

駱家輝早在2011年8月14日,召開首次記者會上就直言,他和他的家人是美國自由平等價值觀的直接代表。後來,在多個場合也重覆說過「我以我的中國血統為自豪,我以我的祖先自豪,以華裔為美國的貢獻而自豪。但我是百分之百的美國人。」


駱家輝夫妻恩愛。
而中國官員包養情婦是中國的特色,樂於造謠的多維網在駱宣布辭職次日立刻引述「接近美方的消息人士」爆料說,駱家輝是因為婚外情等個人問題才提出辭職!報導只說對方身在北京,並未透露這段戀情的具體細節,也不知道另一方的國籍、或者是否中方下套。

22日,駱妻李蒙在美國華盛頓接受《中新社》訪問,對於外傳駱家輝因婚外情而請辭一事說表示「我保證這不是真的」。李蒙在出席美國「十萬強基金會」首屆年會時,也表示駱家輝宣布將卸任美國駐華大使是全家的決定。

《法廣》報導駱家輝本人與他的妻子雙雙出面闢謠,態度淡然,沒有憤怒駁斥。

與駱家輝一家是好友的SOHO中國CEO張欣,在21日連發兩條微博稱駱家輝離職的原因的確是為孩子。張欣寫道,「駱家輝辭職是因為他的兩個大孩子到了上高中的時候,他們希望在美國上學,而駱大使的家庭觀念很重,不願意和家人分開。週一克林頓總統來北京時我們一起晚餐,大家都談孩子,駱大使算著大女兒還有一年半就離開家上大學,他要和家人在一起的心情更迫切。」

2006年,駱家輝在沒有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宣布退出州長競選,主要原因就是「想享受家庭樂趣」,「生活中最重要的是家庭」。

駱家輝辭職的真正原因是「家庭比事業重要」和中共灌輸的「為黨的事業貢獻出自己的一切」的黨文化教育完全背道而馳。

無怪乎,在駱家輝宣布明年辭職後,中國網友「揭發」了他的三大罪狀:




駱家輝必須向黨低頭認罪!

1)擅自在中國作秀,像個屌絲一樣自己背包坐經濟艙,影響了我黨官員的光輝形象;

2)擅自在美使館檢測我國空氣質量,使原本幸福驕傲的中國人遭到了PM2.5的困擾;

3)擅自宣揚西方普世價值觀,損害了中國青少年心智的健康成長。△

(來源:人民報週報414期第八版)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