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江權!黃奇帆和李鴻忠將留京工作 (多圖)
 
門禮瞰
 
2013-12-1
 



左重慶市長黃奇帆,右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
(人民報製作)

【人民報消息】重慶市長黃奇帆和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將上調中央工作。

黃奇帆一夕名揚海內外

自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逃進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開始,重慶市長黃奇帆就一夕名揚海內外。原因是薄熙來派他圍困美領館,並要闖入領館搶走王立軍。

美時任國務卿希拉里事後說,一來當時情況非常危機;二來王立軍是薄熙來幹壞事的夥伴,這次不過是兩人蹭了,鬧內哄;三來奧巴馬政府誰也不想得罪,於是讓王立軍出館。這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他在薄熙來得意忘形時有一句火上澆油的名言,說與薄熙來共事才真正感到「如魚得水」。現在薄「膿水」進了秦城監獄,黃奇帆只能以實際行動與薄劃清界線。

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是江姘黃麗滿一手提拔的

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的名氣遠沒有黃奇帆大,只限於全國範圍之內。他的名字一般情況下是與炫耀江澤民內褲的原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女)連在一起的。他也確實是因為黃麗滿在江耳邊吹風才有的今天。

江澤民1982年當電子工業部副部長時,黃麗滿是四機部政策研究室幹部、黨組秘書(副處級),隨後黃調到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任秘書。江澤民見到這個在上大學時就讓男同學爭風吃醋的風騷女人,就好似電插頭遇到電源,每天上班都精神抖擻。後來江升任電子工業部部長,午休時辦公室門「卡達」一響,所有人員就知道這是江黃準備戰鬥的信號。

黃麗滿的戰利品是:1982年後,從秘書升為黨組辦公室副主任,副處級升為正處級;1984年後,從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兼黨組辦公室主任(副廳級)、機電部辦公廳副主任,從正處級升為副廳級。1989年5月,江澤民從上海市委書記調到中央接替趙紫陽,1991年後,黃麗滿被總書記江澤民提拔為中國電子工業總公司辦公廳主任,從副廳級升為正廳級。

江澤民床上培植親信


江姘陳至立
1985年江澤民去了上海,源於上海市長汪道涵的推舉。

上海市長汪道涵曾認識江澤民的親叔叔江上青,江澤民篡改履歷,再一次拋棄漢奸親爹,用「革命烈士」假爸的拉攏手法使汪道涵念舊,1985年汪道涵辭職,推薦江澤民當上海市長。無德無能的江到了上海只顧自己的「政績」,讓市民們勒緊褲腰帶,把錢都上交中央。事情鬧的太大,上海連「菜籃子」都要搞工程時,中央只好派右派出身的實幹家朱熔基出馬擔任市長,讓江澤民當上海市委書記。那個年代還是市長責任制,市長的職位比市委書記大。到了江澤民當政時代,才把虛職市委書記的權限擴大到無限。

江澤民到上海後沒有多久,就和兒子江綿恒過去的同事、有夫之婦陳至立上了床。但依然和遠在北京的黃麗滿打的火熱,並繼續遙控提拔黃。

江澤民討好黃麗滿的丈夫

李鴻忠是1985年6月從遼寧省委辦公廳調入電子工業部當辦公廳秘書的,江在1985年後調去上海任市長。李鴻忠一進辦公室聽到的就是江澤民與黃麗滿的淫亂故事,於是他竭力巴結和奉承黃麗滿,果真被黃一手提拔。李鴻忠調到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任秘書剛一年就被提為副處級;又過一年,提拔為正處級幹部,任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主任,也就是黃麗滿當年姘出來的那個位置。李鴻忠兩年跳兩級,對黃麗滿言聽計從。

1988年後,黃麗滿向江澤民透口風,要趟趟深圳的路,一來江澤民已經不在電子工業部,黃麗滿也被提拔到頭兒了,要想往上升,只能挪地方,二來丈夫大隨去深圳已經幾年了,在江澤民的照應下,買賣做的還不錯。若是老婆能在市委軋上一腳,那不但不需要給別人送紅包,而且還要收紅包了。

本來大隨在北京工作,看老婆在電子工業部年年提級,高興的到處顯擺。1985年江去上海任市長後,每天與黃麗滿至少煲兩小時電話粥,雖然兩人都夠單位全部報銷電話費的級別,但費用實在令人咋舌。終於有一天被大隨知道了,於是鬧的雞飛狗跳,堅決要離婚。江趕快聯繫深圳,把大隨送到那裏去發財。黃麗滿想去上海,江澤民不同意,那裏的市委宣傳部長陳至立就是江從一個研究所調上來的,兩個有夫之婦的姘頭都在上海市委上班,江澤民分身乏術。所以就商量讓黃麗滿去深圳,「夫妻團聚」這個理由名正言順,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李鴻忠和黃麗滿高升的歷史

黃麗滿不願意去深圳孤軍作戰,於是就讓江找關係把李鴻忠掛職在深圳市旁邊的惠州市任副市長。惠州大亞灣經濟技術開發區有極大的優惠。

1989年江澤民鎮壓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有功,於是5月份被提拔當總書記,代替被軟禁在家的趙紫陽。隨後江黨政軍三職務集一身。

有了總書記江澤民當後臺,1991年10月,掛職惠州期間的李鴻忠在電子工業部被提拔為副局級,為的是讓他更有資格兼任惠州大亞灣工業開發區黨組書記。1992年後,鄧的身體差了一些,江的地位相對穩固了,江立馬把正廳級的黃麗滿調去深圳任市委副秘書長。一年後提拔為深圳市委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同年12月後,任市委常委、秘書長、辦公廳主任。1995年後任深圳市委副書記,1997年2月鄧小平死,江澤民沒了婆婆,膽子更大,1998年後,提拔黃麗滿任廣東省委副書記。在級別上鋪墊好了之後,2001年後,黃麗滿任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江澤民終於如願以償。

1993年,任惠州仲愷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的李鴻忠還在電子工業部掛名副局長,為的是進退都有路。1995年後,鄧小平的身體更差了,江澤民的地位鞏固了,李鴻忠徹底脫離電子工業部,去廣東任惠州市委副書記、代市長;1996年後,李鴻忠任惠州市委副書記、市長的期間,為了提拔他,江在1996年9月至1997年7月送他去中央黨校中青班學習;1999年6月又讓李鴻忠去美國參加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 「未來領導者」研究班學習;2000年後,李鴻忠任惠州市委書記;2001年後,任廣東省副省長。

好景不長,2002年十六大江澤民被迫交出了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務,不過硬挾槍桿子逼胡錦濤同意留任軍委主席。


江姘頭黃麗滿
有槍桿子做後盾,2002年後,黃麗滿在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兩職位上多增加了一個職位「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黃麗滿在深圳的權力達到了空前。

2003年6月,仗著「江前胡後」,黃麗滿把深圳市長于幼軍排擠出深圳,讓李鴻忠出任深圳市代市長,2004年2月李鴻忠正式出任深圳市市長。至此,黃麗滿和她的老下級做搭檔,更是說一不二。

不過,江澤民的「江前胡後」折騰的太兇了,成為世界政壇笑柄,最後連政治局常委會裡的江親信們都覺得丟臉。2004年9月,十六大四中全會,政治局常委決議江澤民交出最後一個職位「軍委主席」。

2005年3月17日,江的姘頭黃麗滿被免去廣東省委副書記、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和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職務,徹底丟掉了江澤民在深圳的地盤,去省會廣州當橡皮圖章「廣東省人大常委會主任」。 胡溫全盤考慮後,認為對深圳不能操之過急,於是任命江黃的親信、深圳市長李鴻忠改任深圳市委書記。

2005年9月初,溫家寶南巡深圳時,曾15次提到「體制改革」四字。可是,剛當上深圳書記沒多久的李鴻忠仗著江做後臺,兩次開會傳達中央精神時,竟然對溫家寶一天或兩天之前指示的體制改革只字不提。但卻在一次擴大會議中,提及11年前江澤民在1994年6月的指示「爭創新優勢」。

2007年,形勢更朝著不利於江澤民派系的方向發展,胡溫輕輕易易就把深圳市委書記李鴻忠正嚼著的大肥肉拿下來,把他送到吃不到什麼肉的湖北省去。12月6日上午,湖北省十屆人大常委會第30次會議決定任命李鴻忠為副省長、代省長。

十七大召開之前,省人大先開,黃麗滿被徹底踢出廣東,省委的人都鬆了一口氣,說:「終於把她推出去了!」往哪裏安排,哪裏不要,要送全國婦聯,那些黃臉婆們對她早就恨之入骨,說「這騷娘們兒來了,我們這裏就別想安寧!」2008年3月兩會任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吳邦國同意在全國人大華僑委員會給她個副主任職位。

1956年8月出生的李鴻忠2008年1月至2010年12月任湖北省委副書記、省長。2009年湖北省施恩市發生一起轟動全國的鄧玉嬌案,洗腳工鄧玉嬌正當防衛誤殺欲強姦她的黨官卻受到極不公平的處理。

2010年3月人大會議期間,《京華時報》一名女記者追問湖北省省長李鴻忠對此事件的態度,李鴻忠無言以對、惱羞成怒,搶走她的錄音筆,並對其粗暴恐嚇,將其嚇哭。事後,李鴻忠接受黨媒「中國網」採訪時蠻橫表示,錄音筆事件是誤會,因此不涉及道歉。同年12月,李鴻忠反而提升為湖北省委書記。

一位網友說:任命他為湖北省委書記的中共高官,並不是走眼,而是找到了和中共骨子裡的邪惡基因完全契合的人。

2010年12月至2011年2月,李鴻忠任湖北省委書記,2011年2月至今,除了湖北省委書記職務外,還給他增加了「省人大常委會主任」之職。掛上這個職務的一把手都害怕,因為這就是失去權力的先兆。

黃奇帆一猛子扎下去──傷了自己




2010年3月4日晚間,黃奇帆接受媒體集體採訪時說:與薄熙來搭襠,如魚得水!



原來卑躬屈膝就是黃奇帆所說的「如魚得水」!

和黃奇帆相比,李鴻忠的仕途在黃麗滿和江澤民罩著下,一路平坦,幾乎沒有什麼坎坷。如果有,那也是他自己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嘬的。

黃奇帆則不同,在薄熙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削腦袋式的駭人掃蕩中,黃奇帆不但沒受酷刑、沒掉腦袋,反而代替前任市長王鴻舉,成為直轄市的市長。而土生土長在重慶的王鴻舉需要絞盡腦汁才活著逃到北京。

2010年3月4日晚間,全國人大代表、新任重慶市市長黃奇帆接受媒體集體採訪。當有記者問及他與薄熙來搭襠執掌重慶的感受時,黃奇帆脫口而出「如魚得水」四個字,並表示「相處起來非常愉快,非常來勁。整個市委班子心齊氣順。」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逃進美領事館後,3月初的兩會受訪中,黃奇帆說他沒有帶警車到美領館要人。3月15日,薄熙來被拿下重慶市委書記職務,讓黃奇帆老實多了。隨後,時任副總理張德江代理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是江系親信。

2012年11月8日十八大召開,七位政治局常委依次是: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


黃奇帆哭了!
2012年11月20日上午的重慶幹部大會上,新任中組部長趙樂際宣布,政治局常委張德江不再任重慶市委書記,由原中央委員、原吉林省委書記、十八大政治局委員孫政才出任重慶市委書記。

重慶市長黃奇帆在隨後的講話中兩度落淚,哽咽到無法說下去,與會者用鼓掌的方式讓他繼續說。到底他為什麼哭,是哭自己站錯了隊,政治前途未卜,還是哭自己的頂頭上司走馬燈似的來回換,讓他無法如魚得水,在座的各有各的解讀,最後在力捧張德江、向孫政才表態效忠之後,黃奇帆含淚結束了他的講話。

習近平不動聲色的削權

十八屆三中全會於2013年11月9日至12日在北京召開。

2013年4月24日,參與三中全會《決定》起草的60多位成員舉行第一次全體會議;而在隨後的200天內,起草組舉行了多次全體會議;全體會議之外,起草組成員分成不同小組進行分組討論,重慶市長黃奇帆就是其中的一個。

孫政才出任重慶市委書記才5個月,市長黃奇帆就被調到中央,參與起草三中全會《決定》,這一去就是半年。市長的位子不可以長期空置,三中全會之後,正常情況下,黃奇帆得趕快回去上班。

但,《決定》出爐以後,中央又決定成立中央宣講團。此次中央宣講團由中宣部會同中央有關部門組成,共有28名成員,包括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陳希、國土資源部部長姜大明、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重慶市長黃奇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鄭新立等。 
 
在宣講《決定》這一名單中,黃奇帆和李鴻忠是僅有的兩位正部級地方大員,耐人尋味。
  
11月22日,中央宣講團在北京開始首場報告會。11月25日,黃奇帆在重慶舉行首場報告會,「從深化經濟體制改革,推進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文明領域改革,加強和改善黨對全面深化改革的領導等方面進行了深入解讀」。全國各省市自治區這一圈宣講下來,日子恐怕短不了。

黃奇帆跟隨中央宣講團離開重慶之後的第五天,2013年11月30日,政府門戶網站新華網公布「重慶市政府調整12名重要幹部職務,劉偉任副市長」。

劉偉原為重慶市財政局局長,對重慶市的真實財政情況比任何人都清楚,帳面上清清楚楚記載著給了誰多少錢,誰想跟他打馬虎眼是不可能的。那些跳的特別歡的都是無利不起早的。李雙江、夢鴿、宋祖英等有影響力為薄熙來站臺的,都報酬驚人。

在黃奇帆離開的這半年裏,孫政才多次找劉偉了解重慶財政情況,摸底之後,認為應該把他提拔上來,於是報請中央,得到批復,先當副市長,代市長,成熟之後可升任市長。

重慶市政府一下砍掉薄熙來親自建立的「市文化廣播電視局、市新聞出版局、市衛生局、市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而重新組建市文化委員會,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習近平把薄熙來的根兒挖出來扔掉,再栽種新的樹苗。

誰心裏都明白,宣講三中全會《決定》的稿子是現成的,是個人就能「宣講」,讓直轄市市長和省委書記參與其中,就是讓他們「不務正業」。此舉的真實目地就是削權,不讓江的指示在地方發揮作用。 △

(人民報首發)
註:請看此文章下面的20篇精彩相關文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