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紀念人性而回顧習仲勛生前的日子(上)(多圖)
 
門禮瞰
 
2013-10-23
 
【人民報消息】回顧習仲勛生前的一些日子,並不是因為習仲勛是習近平的父親,而是為了紀念「人性」。

共產黨高層並不是鐵板一塊,並不是能進入決策層的就都是壞人,不是的,那些沒有以權謀私的高級幹部能進入政府高層,按照老祖宗的說法,這些人是因為祖上積德、或自己前輩子做好事積下了德,所以這輩子就當了大官發了大財,說到底,人家就有那麼大的福份。為什麼習近平生在習仲勛家,而薄熙來給薄一波當兒子,也決非偶然,是有定數的。

座位的安排與職務無關與人性有關

2013年10月15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習仲勛誕辰100周年紀念活動》,鄧樸方坐在第一排軟席座,劉源坐在第二排硬席座,有人說五年前《紀念薄一波百年誕辰座談會》時,劉源和鄧樸方均有參加,只是安排的位置剛好與習仲勛百年誕辰座談會相反。那次劉源坐在前排軟席座,鄧樸方坐在後排硬席座。

有人從高層權鬥出發,這麼分析那麼分析,結果被一網友的幾個字道破天機:「鄧樸方是殘疾人!」習仲勛的紀念活動是為了追憶他的人性,習近平在座位安排上豈能違背了父親的教誨?!



鄧樸方被安排坐在第一排軟席座,劉源坐在第二排左四硬席座,與職務無關與人性有關。

五年前《紀念薄一波百年誕辰座談會》是黨舉辦的,今年紀念習仲勛誕辰100周年活動,習近平明確說過不是官方舉辦的,所以他以家屬的身份攜母親齊心和妻子彭麗媛一起出席。兩次不同的安排恰恰表現出黨性和人性是背道而馳的。事實上,薄一波的黨性和習仲勛的人性也各自在人生的道路中充份表現出來。

1983年,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黨校薄一波與一知己楊秉城聚首長談,薄一波感慨的說,「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鄧小平當婆婆時,薄一波幫助把總書記胡耀邦給整下去了,江澤民當政時薄一波又幫忙掃除了陳希同這個障礙,並多次給江澤民出壞點子,陷害無辜。最重要的是,原副總理薄一波知道兒子是個什麼樣的人,中國共產黨是個什麼樣的組織,也知道自己的兒子兒媳在遵照江澤民的指示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和販賣屍體牟取暴利,薄一波不但沒有阻止,反而多次向胡錦濤推薦踹斷自己三根肋骨的狠毒兒子擔任副總理之職,理由是兒子比他強!

習仲勛與其恰恰相反,據黨史記載,1944年秋,在綏德地區召開的司法會議上,習仲勛發表講話,題目是《貫徹司法工作的正確方向》。他說了三點:一、把屁股端端的坐在老百姓的這一面。二、不當「官」和「老爺」。三、走出「衙門」,深入鄉村。




1999年,王光美與習仲勛在天安門城樓相遇,感慨劫後餘生。

1999年,在中共慶祝「國慶50周年」時,在天安門城樓上,習仲勛對陪同的領導說:「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啊!」

1990年深圳特區成立十周年,習仲勛在接受記者陳秉安採訪時說:千言萬語說得再多,都是沒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辦法。不然,人民只會用腳投票。

1981年1月11日,習仲勛在新華社建社50周年紀念會上說:「我們的任何紀念活動,都不是為了紀念而紀念。紀念某一個節日,總是為了總結歷史經驗,更好地前進。」因此,在習仲勛誕辰百年時就不是為了紀念手握黨政軍三權的習近平的父親,而是借由紀念習仲勛來追尋被中共國人遺忘許久的人性。

習仲勛確實是反黨了

習仲勛以反黨罪名被整了16年,他並沒有被冤枉,他確實是反黨了,只是他本人不知道。他至死都不知道有人性就是反黨,說真話就是反黨,還原歷史還是反黨。薄一波和康生知道。

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康生說習仲勛「利用小說《劉志丹》反黨」一點沒說錯,習仲勛被整了那麼多年,在去世的前幾年還對萬里說「遺憾的是,沒有能為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平反」說的就是高崗。

萬里到晚年認識到了這一點,2009年他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中談到黨篡改歷史的問題。萬里說:

「涉及到怎麼樣讓老百姓認清歷史、認清現實,就是要認清一些基本事實。六十年來,我們說得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現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時共產黨設立了什麼具體目標?我知道,90年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裏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那時,國民黨不搞民主,不給自由,也沒有能力讓國家真正獨立,才有共產黨肩負那些承諾來取而代之。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裏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裏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說輕了,這是不尊重歷史,本質上,這就是違反政治倫理,這就等於是把我們黨執政掌權的基礎建在沙灘上,這能牢固嗎?歷史總會把真相還給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總要知道的。」

萬里說出一個史實,那就是當初黨以「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為誘餌,讓幾千萬人為西方上空遊蕩的幽靈怪物在中華大地非法建立政權而獻身。中共奪取政權後,反過頭來欺壓殘害人民。有人說中共建黨建國初期是好的,後來變壞了,事實證明中共從一開始就是一條惡狼,它的本性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習仲勛在陜北推行鐵律:貪污10元以上者槍斃




前排左三是陜甘邊區領導人習仲勛。

在中央紅軍逃去陜甘邊區之初,劉志丹、習仲勛等人還沒有被奪走權力,就在南梁按照自己的意思制定了一系列得人心的政策,使邊區根據地得到迅速擴大和發展。

1934年5月28日,陜甘邊區特委和紅軍四十二師黨委在荔園堡召開會議。29歲的高崗說:「今後南梁地區的軍事力量要加強。」25歲的習仲勛發言:「這個意見我贊成,高崗同志繼續任四十二師政委,王泰吉走後由楊森同志任師長,劉志丹任軍委書記兼參謀長,但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南梁軍事區和辦軍政學校方面。南梁根據地鞏固了,就可以輻射周邊。」31歲的劉志丹說:「以上意見我贊成,四十二師暫在南梁中心區鞏固一個時期,然後再出擊外線。」

結果,兩年後劉志丹被中央紅軍給暗殺了,年僅33歲。1905年出生的高崗在1954年被迫自殺,活了49歲。唯一活下來的習仲勛自從在陜甘邊區收留中央紅軍後就一生沒停了坎坷。
  
據共產黨的黨史記載,1934年11月7日,慶祝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成立大會在南梁荔園堡舉行。劉志丹在群眾暴風雨般的掌聲中講話:「現在我宣布陜甘邊區蘇維埃政府成立了!主席習仲勛!副主席賈生秀、牛永清!軍事委員會主席劉志丹……」

當天,特委書記惠子俊、軍委主席劉志丹和政府主席習仲勛主持召開了聯席會議。劉志丹說:「民眾選出的政府,黨和紅軍都要支持擁護,使革命政府有威信,有權威。同時,政府也要在實踐中建立起自己的威信,一定要成為一個廉潔的政府。群眾最痛恨反動政權的不廉潔,他們無官不貪。我們一開始就要注意這個問題,要有骨氣,要講貞操,受凍挨餓也不能取不義之財。」

習仲勛強調:「我們蘇維埃政府一定要把懲治貪官污吏、樹立廉潔政風列為政權建設的頭等大事。」惠子俊建議:「是否可以制定一個法令:一切黨政幹部,凡貪污5元以上者撤職,貪污10元以上者槍斃。」大家拍手通過。習仲勛說:「志丹同志在紅軍中推行了臨陣脫逃者槍斃、強姦婦女者槍斃、貪污戰利品者槍斃等鐵的紀律,是否也可以用於黨政幹部。」大家齊聲喊:「完全可以!」△(未完待續)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為紀念人性而回顧習仲勛生前的日子(下)(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