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紀念人性而回顧習仲勛生前的日子(下)(多圖)
 
門禮瞰
 
2013-10-24
 



追尋習仲勛:只要有人性就會閃爍光輝。

【人民報消息】● 副總理下放當副廠長

1936年劉志丹死,1954年高崗死。1962年,習仲勛還是被揪出來了,因為別人寫的一本小說《劉志丹》,不但習仲勛被定為「反黨集團」頭目,連死去26年的劉志丹也成了「反黨集團」的一份子。習仲勛被下放洛陽礦山機器廠接受審查。

據洛陽礦山機器廠(現中信重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洛礦)廠志記載:1965年12月,根據上級安排,時年52歲的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習仲勛掛職下放,任洛礦副廠長,但不許帶家屬。

據大河網10月18日的採訪報導,進廠後,習仲勛就向廠黨委領導提出直接參加生產勞動的請求。習仲勛被安排在二金工東裝配跨電控組。現年74歲的趙發勞,是當時的組長。他說,一天,廠領導將習仲勛領到車間對他說,要照顧好、保護好習仲勛。雖然廠裏給習老配了辦公室,但他一直沒去過,每天總是提前到車間上班。

當時,二金工東裝配跨電控組從事的是專門安裝大型起重機、礦山設備等工作。遇到不懂的問題習仲勛就問師傅們,師傅們一說他就會了。看習老上了年紀,班組有意少安排工作,而習老卻天天追著要工作量。

習遠平在《父親往事──憶我的父親習仲勛》中說,習仲勛不止一次向孩子們表示:「雪中送炭惟吾願。」
  
習仲勛在洛礦經常和工人談心,經常問他們是哪裏人,住在哪裏,家裏生活咋樣,然後想辦法給予經濟幫助,遇到說不困難的,他還要到家中一看虛實。
  
1966年一天臨近中午時,習老和他的秘書範民新來到家中探望,給孩子帶來一包水果糖,孩子們圍住他叫爺爺,他親得不得了,又是摸頭又是摸臉。那個時候送一包水果糖可比現在送一個金戒指貴重。

1966年,文革開始,洛陽市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肖喜慶說,當年批判彭德懷,習仲勛保持沉默。1966年洛陽人像當年習仲勛對彭德懷的態度一樣,保持沉默,不批不鬥。他們用各種方式保護和關照習仲勛。

「要走就快走!」
  
1966年冬天的一天,正在與工人們談話的習仲勛,被衝進工廠、西安來的紅衛兵圍了起來,要拉到西安批鬥。工人們見狀,想保護習仲勛,就把習仲勛圍了起來。為了防止武鬥,習仲勛對工人們講:「你們打傷了紅衛兵是我的責任,紅衛兵打傷了你們也是我的責任。」然後,又對紅衛兵們說:「要走就快走!」於是,習仲勛被帶到西安批鬥。隨後,習仲勛在北京被單獨監護,與家人隔絕,音訊難通,直到1975年5月被解除監護,但黨並沒有給他結論,而是掛起來了。於是他再次來到洛陽,繼續接受審查。這次,他沒有了職務,成了平民百姓,也沒有工資,每個月要開借條。

這次,習仲勛不是孤身一人,而是和妻子齊心、女兒橋橋一起到洛耐的,不久女兒安安也從山西太原北郊區醫院調到洛耐醫院當醫生,和父母住在一起,長達8年家人不能團聚的生活從此結束。習仲勛以前的鄰居李金海說:「我知道的是近平來過洛陽看父親三次,其中一次因為沒錢是扒著火車來的。遠平有工作,來的次數更多,大家熟了,把他當成自家人。」

習仲勛的節儉只對自己

每到冬天來臨,習仲勛就買來碎煤,新老鄰居們就過來幫助打煤球。李金海、郭鳳桐清楚地記得:一年冬天,他們幾個鄰居幫習老打完煤球,習老炒了四五個菜並拿出綠豆大曲招待大家。習老不小心把筷子夾著的一顆花生米掉到地上,便撿起來吹了吹,吃了。

76歲的李金海那時親熱地稱習仲勛為「老頭」,他家中至今還保管著一隻搪瓷缸。李金海說:「1978年2月中旬,老頭交給我一雙手工做的後跟磨得很厲害的棉鞋,還有這個有兩個洞的搪瓷缸,他對我說,你把鞋修修給我送去,到北京還能穿,把搪瓷缸焊一下,回北京後還能用。棉鞋修好後我送給了老頭,可等搪瓷缸焊好了,老頭已經離開了洛陽。」

1978年4月,習仲勛南下廣東,依舊沒忘記洛陽,特意派夫人齊心和兒子習近平到洛陽跟父老鄉親告別。

恢復高位人性不變




2011年,習遠平來到洛陽,緊緊擁抱當年幫助過父親的李金海老人。

1978年,習遠平考入洛陽外國語學院。每逢假期從京返洛時,習遠平總要帶些掛歷或糖果什麼的,按父親寫的名單,一家家送去。
  
李金海拿著齊心用鉛筆寫的清單說,1985年12月中旬,他到北京看望習老的第二天,習老交代他說,走時給捎點掛歷。名單上面的人,有村民,有醫生,有理髮師,有工人,有習老的昔日的鄰居,由習老口述,齊心寫下名字和份數。

2009年3月31日,習近平已經是胡錦濤的既定接班人,在洛陽視察時,把在洛耐幫助過父親的李金海、丁根喜、郭鳳桐夫婦、丁全、李君英等人請來當面表達謝意,並合影留念。
  
2011年,習遠平來到洛陽,見到當年幫助父親的洛耐老人李金海等人,他不由得雙手合十表達敬意,並感激的緊緊抱著李金海不放。
  
習仲勛曾多次邀請老職工到家裏做客。僅李金海就曾四次到北京看望習仲勛,習仲勛和家人熱情接待,陪著吃飯,並留他在家裏住了一晚。

不是為了紀念而紀念




溫家寶回憶與習仲勛共事的經歷。

國務院上屆總理溫家寶 在接受採訪時回憶了其與習仲勛共事的經歷。溫家寶說:「仲勛同志一生坎坷,為人正直,待人寬厚,敢於直言,光明磊落。他在中央,在新老幹部中間深受大家的尊重。記得我調到中辦工作不久,仲勛同志就找我談話,他待人親切、和藹、樸實,我一點不感到拘束……」

習仲勛帶著眾多遺憾走了,他在中共組織裏坎坷一生是因為他有人性。通過追憶習仲勛,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多一分人性,黨就會弱一分,只有人性才是黨的剋星。△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為紀念人性而回顧習仲勛生前的日子(上)(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