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纪念人性而回顾习仲勋生前的日子(上)(多图)
 
门礼瞰
 
2013-10-23
 
【人民报消息】回顾习仲勋生前的一些日子,并不是因为习仲勋是习近平的父亲,而是为了纪念「人性」。

共产党高层并不是铁板一块,并不是能进入决策层的就都是坏人,不是的,那些没有以权谋私的高级干部能进入政府高层,按照老祖宗的说法,这些人是因为祖上积德、或自己前辈子做好事积下了德,所以这辈子就当了大官发了大财,说到底,人家就有那么大的福份。为什么习近平生在习仲勋家,而薄熙来给薄一波当儿子,也决非偶然,是有定数的。

座位的安排与职务无关与人性有关

2013年10月15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习仲勋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邓朴方坐在第一排软席座,刘源坐在第二排硬席座,有人说五年前《纪念薄一波百年诞辰座谈会》时,刘源和邓朴方均有参加,只是安排的位置刚好与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相反。那次刘源坐在前排软席座,邓朴方坐在后排硬席座。

有人从高层权斗出发,这么分析那么分析,结果被一网友的几个字道破天机:「邓朴方是残疾人!」习仲勋的纪念活动是为了追忆他的人性,习近平在座位安排上岂能违背了父亲的教诲?!



邓朴方被安排坐在第一排软席座,刘源坐在第二排左四硬席座,与职务无关与人性有关。

五年前《纪念薄一波百年诞辰座谈会》是党举办的,今年纪念习仲勋诞辰100周年活动,习近平明确说过不是官方举办的,所以他以家属的身份携母亲齐心和妻子彭丽媛一起出席。两次不同的安排恰恰表现出党性和人性是背道而驰的。事实上,薄一波的党性和习仲勋的人性也各自在人生的道路中充份表现出来。

1983年,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党校薄一波与一知己杨秉城聚首长谈,薄一波感慨的说,「文化大革命中拣了条命,别说人要整死咱们,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邓小平当婆婆时,薄一波帮助把总书记胡耀邦给整下去了,江泽民当政时薄一波又帮忙扫除了陈希同这个障碍,并多次给江泽民出坏点子,陷害无辜。最重要的是,原副总理薄一波知道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中国共产党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儿媳在遵照江泽民的指示活摘佛法修炼者器官和贩卖尸体牟取暴利,薄一波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多次向胡锦涛推荐踹断自己三根肋骨的狠毒儿子担任副总理之职,理由是儿子比他强!

习仲勋与其恰恰相反,据党史记载,1944年秋,在绥德地区召开的司法会议上,习仲勋发表讲话,题目是《贯彻司法工作的正确方向》。他说了三点:一、把屁股端端的坐在老百姓的这一面。二、不当「官」和「老爷」。三、走出「衙门」,深入乡村。




1999年,王光美与习仲勋在天安门城楼相遇,感慨劫后余生。

1999年,在中共庆祝「国庆50周年」时,在天安门城楼上,习仲勋对陪同的领导说:「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啊!」

1990年深圳特区成立十周年,习仲勋在接受记者陈秉安采访时说:千言万语说得再多,都是没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办法。不然,人民只会用脚投票。

1981年1月11日,习仲勋在新华社建社50周年纪念会上说:「我们的任何纪念活动,都不是为了纪念而纪念。纪念某一个节日,总是为了总结历史经验,更好地前进。」因此,在习仲勋诞辰百年时就不是为了纪念手握党政军三权的习近平的父亲,而是借由纪念习仲勋来追寻被中共国人遗忘许久的人性。

习仲勋确实是反党了

习仲勋以反党罪名被整了16年,他并没有被冤枉,他确实是反党了,只是他本人不知道。他至死都不知道有人性就是反党,说真话就是反党,还原历史还是反党。薄一波和康生知道。

1962年9月,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康生说习仲勋「利用小说《刘志丹》反党」一点没说错,习仲勋被整了那么多年,在去世的前几年还对万里说「遗憾的是,没有能为党的历史上一个重大冤案平反」说的就是高岗。

万里到晚年认识到了这一点,2009年他在「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中谈到党篡改历史的问题。万里说:

「涉及到怎么样让老百姓认清历史、认清现实,就是要认清一些基本事实。六十年来,我们说得最多的一段话是『几千万革命先烈换来了红色江山』。这是关于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为了新中国,死了数千万人,这是基本事实。还有一个事实是,他们是为什么牺牲的?他们前仆后继,为的是当时我们中国共产党设立的目标和理想,现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时共产党设立了什么具体目标?我知道,90年时,出过一本书,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很快被查封了。我让秘书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个周末的两天,我全部看完了,我还找了一些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来问了情况,他们告诉我,这本书里收集的,全部是我们党在三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没有一份是伪造的。当时,我们党向全中国人民做了承诺,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那时,国民党不搞民主,不给自由,也没有能力让国家真正独立,才有共产党肩负那些承诺来取而代之。这些承诺的确吸引了无数志士仁人。那些牺牲的人就属于这部分人。其实,那些承诺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许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个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修改掉了。我看到过一份文献研究室送来的原稿与修改稿,当时让我心里震动很大。现在,我能公开说出二十多年前我脑袋里就产生的疑问,这么个修改法,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那是白纸黑字,确实推翻了当年我们党的承诺。说轻了,这是不尊重历史,本质上,这就是违反政治伦理,这就等于是把我们党执政掌权的基础建在沙滩上,这能牢固吗?历史总会把真相还给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总要知道的。」

万里说出一个史实,那就是当初党以「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为诱饵,让几千万人为西方上空游荡的幽灵怪物在中华大地非法建立政权而献身。中共夺取政权后,反过头来欺压残害人民。有人说中共建党建国初期是好的,后来变坏了,事实证明中共从一开始就是一条恶狼,它的本性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习仲勋在陕北推行铁律:贪污10元以上者枪毙




前排左三是陕甘边区领导人习仲勋。

在中央红军逃去陕甘边区之初,刘志丹、习仲勋等人还没有被夺走权力,就在南梁按照自己的意思制定了一系列得人心的政策,使边区根据地得到迅速扩大和发展。

1934年5月28日,陕甘边区特委和红军四十二师党委在荔园堡召开会议。29岁的高岗说:「今后南梁地区的军事力量要加强。」25岁的习仲勋发言:「这个意见我赞成,高岗同志继续任四十二师政委,王泰吉走后由杨森同志任师长,刘志丹任军委书记兼参谋长,但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南梁军事区和办军政学校方面。南梁根据地巩固了,就可以辐射周边。」31岁的刘志丹说:「以上意见我赞成,四十二师暂在南梁中心区巩固一个时期,然后再出击外线。」

结果,两年后刘志丹被中央红军给暗杀了,年仅33岁。1905年出生的高岗在1954年被迫自杀,活了49岁。唯一活下来的习仲勋自从在陕甘边区收留中央红军后就一生没停了坎坷。
  
据共产党的党史记载,1934年11月7日,庆祝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在南梁荔园堡举行。刘志丹在群众暴风雨般的掌声中讲话:「现在我宣布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了!主席习仲勋!副主席贾生秀、牛永清!军事委员会主席刘志丹……」

当天,特委书记惠子俊、军委主席刘志丹和政府主席习仲勋主持召开了联席会议。刘志丹说:「民众选出的政府,党和红军都要支持拥护,使革命政府有威信,有权威。同时,政府也要在实践中建立起自己的威信,一定要成为一个廉洁的政府。群众最痛恨反动政权的不廉洁,他们无官不贪。我们一开始就要注意这个问题,要有骨气,要讲贞操,受冻挨饿也不能取不义之财。」

习仲勋强调:「我们苏维埃政府一定要把惩治贪官污吏、树立廉洁政风列为政权建设的头等大事。」惠子俊建议:「是否可以制定一个法令:一切党政干部,凡贪污5元以上者撤职,贪污10元以上者枪毙。」大家拍手通过。习仲勋说:「志丹同志在红军中推行了临阵脱逃者枪毙、强奸妇女者枪毙、贪污战利品者枪毙等铁的纪律,是否也可以用于党政干部。」大家齐声喊:「完全可以!」△(未完待续)

(人民报首发)

相关文章
为纪念人性而回顾习仲勋生前的日子(下)(多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