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首發!央視主播工資 江姘穩居第一(圖)
 
鮑光
 
2013-10-20
 



人民網首發,新華網轉載,看來老江到壽了!

【人民報消息】中國有個民謠是這樣形容江澤民的:「家裏養著貓頭鷹,出門帶著李瑞英,聽歌要聽宋祖英,禍亂教育陳至立,腐敗麗滿最給力」。

江澤民的兩個英都是其政治晴雨表,所不同的是宋祖英高調亮相,而李瑞英是低調亮相。

最近,高調亮相的宋祖英被迫低調了,因為被軍委主席習近平「提升」成海政文工團團長,氣焰馬上就下去了,再跑到美國洛杉磯去搔首弄姿、扭腰擺臀是不可能了,因為被身份限制住了。最近參加文聯舉辦的遼寧艦航母演出,宋祖英穿的是軍裝,還得自己手拿話筒,這與過去的奢華服裝秀不可同日而語。

這幾天,一直低調的李瑞英被高調了。2013年10月14日,新華網首頁「博客」欄目刊登《李瑞英成功靠的是誰》,10月20日又轉載人民網的高清組圖《揭央視主播工資單,李瑞英月薪28萬》。這是啥意思啊?看來老江到壽了!

江姘圖片下面第一段就一句話:「李瑞英月薪28萬,正高級別工資,1萬化妝費,18萬津貼。」這還是保守說法,沒完全抖露出來,李瑞英的年終獎金和紅包還沒算在內,那可是一筆讓人眼熱的巨款,而且逐年增加,要都揭出來,民情激憤,那黨就垮了,所以人民網還留著點兒。

第二段仔細咂摸咂摸味兒,簡直是噁心江澤民:「中國中央電視臺新聞播音員,央視《新聞聯播》最資深的女主播之一。1961年7月16日生,祖籍河南濮陽,生在北京。大學就讀於北京廣播學院播音系,就讀時,曾長期訓練主持兒童廣播《小喇叭》。1983年畢業後在江蘇電視臺從事新聞播音,1986年調回北京廣播學院任教,不久後進入中央電視臺工作,主持《新聞聯播》節目至今。」

李瑞英曾被長期訓練主持兒童廣播《小喇叭》,證明還是不行,畢業後被送到江蘇電視臺。那個時候能在北京工作,有個北京戶口那可是萬難。折騰三年,李瑞英好容易又回到北京,先在原來的學校任教,說是任教,但教學質量不行,職務保不住,又到處找關係,終於進入了CCTV。令人噴飯的是,有夫之婦的李瑞英沒主持《小喇叭》,倒是跟老爺爺江澤民成了親密無間的「戰」友!這一親密不要緊,成了名人,連與宋祖英爭風吃醋從中南海敗陣而逃的醜聞也上了新聞排行榜頭條。從1989年六四之後,與羅京搭檔主持《新聞聯播》,羅京先被收走了,她暫時還沒走,因為還有用場。

李瑞英的工資在2009年就被披露過,就是現在這個價兒,在殃視主播工資排行榜名列第一,每月工資28萬,化妝費一萬,津貼18萬,月收入47萬。一天約合1萬5千7百元。12個月是552萬人民幣。這還不算額外獎金和紅包。

2009年6月5日凌晨,48歲「國臉」羅京咽下了最後一口氣,7月30日,新華網轉載四川在線的消息說李瑞英升任播音部副主任,這個職務是特別為她設立的(播音部沒有設置正主任之職),所以還有另一筆收入,那就是職務津貼。

報導說,「央視新臺長焦利(2009年)5月一上任,便堅持新聞立臺」。不是將新聞中心過去的12個部門精簡了,而是擴編成17個部門。「並把全臺幾十個新聞播報類主持人進行了統一管理,成立新聞播音部,安排李瑞英擔任播音部副主任,主管全臺新聞播報類主持人業務。播音部目前還沒有設置主任之職」。焦利讓江澤民的姘頭掌握了實權。

此新聞在新華網首頁上的題目是《李瑞英升任播音部副主任,綜管央視新聞主播》,點擊進入文章後,題目非常直白《李瑞英升任播音部副主任,央視新聞主播全歸她管[圖]》。

2011年11月,焦利上任僅兩年有餘,胡中央決定,免去焦利的中央電視臺臺長職務,另有任用。2012年1月21日,焦利被任命為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沒權啦。焦利擔任副署長不到9個月,2012年10月16日,新聞出版總署官方網站顯示,焦利不再擔任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職務。哪兒去了?江親信折騰大發勁了,您知道應該哪兒去了。

2004年9月十六大四中全會,江被迫交出軍委主席一職,因為在海外多國被起訴,所以為了想唬美國人,江堅持江前胡後。

2005年11月23日,新華網在報導《名人與車:李瑞英再急也別違章》中說,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主持人李瑞英「差不多每天都能在電視裏跟大夥見面」。不管您願意不願意看見她,老江想看想見。

針對120多萬觀眾要李瑞英下課,李長春命中宣部出面解釋:中央電視臺首先要考慮的是確保不能有政治偏差,而不是什麼新人或新面孔。這個「確保」是以與江澤民鐵的程度為考量標準的,殃視裏誰還能比和江澤民零距離接觸的人更可靠呢?連被老江塞進政治局常委會的李長春見她也要嘴角兒努力上提,眼角火車道擠成一團。

報導談到李瑞英,說,「如果遇有突發新聞需要緊急插播時,她就得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崗位」,這不禁讓人想到2003年11月,維也納金色大廳個人音樂會的一幕,宋祖英發著高燒上場,演唱時汗水把演出服都濕透了。中場時宋祖英躺在後臺的地上說:唱不動了,不唱了。被帶隊的吆喝說:死,你也得死在臺上!「姘頭」的真實含義在這一時刻被註釋的無比透徹。

李瑞英也很慘,新華網報導說:「有一次週末她正好休息,就和愛人帶著孩子到百望山爬山,正當一家人興高采烈地比賽著往山上跑的時候,她的手機鈴聲響了。因為山上信號不好,她轉了半天方向,還是聽不清裏邊講些什麼,一看電話上顯示是單位的號碼,她預感到肯定又是有突發新聞要提前插播,顧不上和家人打招呼,就毫不猶豫地轉身往山下跑。直到在山下找到一部公用電話,她才和單位聯繫上。果不其然,一件很急的新聞稿要她立刻回單位整理播發。她只好丟下還在山上等著她的愛人和孩子開車直奔電視臺。」

報導接著寫道,「那天路上車很多,幾條通往電視臺的路段都不同程度擁堵。儘管她心裏非常著急,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到單位,但她依舊按順序排在車流中,一邊看表一邊緊跟著前面的車緩行。經過漫長的煎熬,直到下午6點多鐘,才一邊擦汗,一邊快步走進電視臺直播間。」

消息透露說,要在央視當主持人,除了有「才」、有「機遇」,還要排隊輪候。2009年年初已有四十五人排隊,每年只有三至四個名額。等到做奶奶時還不一定能輪上。李瑞英憑著與江澤民上床就無才有機遇,從1989年六四以後直到現在,理直氣壯的從國庫裏掏大把大把的銀子,既幫著害人又侵吞民脂民膏。

2013年,在江澤民的親信們人人自危的形勢下,宋祖英被低調之後,李瑞英被連連點名,這對老江可不是個好兆頭。△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