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緣何扭曲為GDP的一部分?
 
酈劍鋒
 
2012-8-2
 
【人民報消息】眼下奧運正開得如火如荼,很多人都在關注。

奧運體育與GDP,本是風牛馬不相及的,但在中國,體育本來是作為強身健體的活動,卻不得不與政治、政績與GDP掛上了鉤。

中共慣於將體育與國力聯繫在一起。有一句口號:“國運興,棋運興”,意思是說,以前中國圍棋不行,上個世紀60年代日本一位叫伊藤的五、六十歲老太太都能橫掃中國所向無敵,現在中國強大了,棋力也隨之大增,目前已把圍棋鼻祖日本拋在後邊。無形中,中共又自我吹噓了一把。

看著中國大包小卷地掠走一面面金牌,外國人都羨慕,中共心中可能也會暗自得意。體育不能增加GDP,但能給政府帶來好名聲。姑且不論得金牌與中共二者間有沒有必然聯繫,反正中共會認為,只要在我黨統治下,運動員獲得的成績就是我黨和政府的功績,歸功於黨英明領導的結果。朝鮮選手舉重奪金,認為是“偉大領袖給予力量”;中國運動員得第一,首先得感謝黨和政府,二者彼此彼此。

舉重男選手吳景彪這次只得銀牌,面對鏡頭痛哭流涕30多秒鐘,連續鞠躬十幾次,並一個勁不停地道歉。不能怪我們年輕的運動員們,他(她)們承受的太大,許多不為外人所知。因為金牌得的多了,上屆51塊,你得第二名幾乎就是失敗,特別是強項。美國埃文斯射擊比賽上兩屆奧運最後一槍一次打到別人靶位,一次只打出4.4環,在領先對手3—4環巨大優勢下拱手將金牌讓給兩名中國選手,被戲稱是“中國最好的朋友”,看人家怎麼說的:“比賽並非人生的全部”!這才體現出重在參與的奧運精神。人家是來享受比賽,沒有人會借此指責他,中共則只看重結果,只以取得金牌的多少來論英雄。

所以你看每逢中國得第一,運動員所在的地方政府都要發電祝賀,運動員的家人都會被政府請去,都跟著沾光。有的事先被請去觀看現場轉播,都是極有希望獲金牌的,政府的人全程陪著。你得了金牌,家長面對的當即就是鮮花、掌聲和金錢、房子。但你一旦失敗,政府立馬走人,像不認識似的不再理你!家人自己乘車回去吧,誰還陪同你?

這次奧運第一塊金牌得主易思玲的家鄉湖南桂陽,當晚縣委縣政府組織在最大的歐陽海廣場燃放煙花焰火,“足足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其所在小區則掛滿慶祝條幅,父親手機被打爆,鼓樂隊鑼鼓喧天慶祝表演。至於銀牌銅牌肯定不會享受此待遇。

若干年前看過著名體操運動員李寧的一篇回憶文章,好像是在漢城奧運會後回來的機場上,因為那次失利,一無所獲,下飛機排在隊伍最後邊,官員們則都在忙活金牌選手,沒有任何人搭理你這個公認的“體操王子”。他當時告誡他的哥兒們永遠不要搞體育!

體育現在成了考核地方官政績的一個指標,成了政府GDP的一部分。實際上,這在中國也不令人奇怪。作為以共產黨的政治為主要特徵和主要衡量標準的社會,既然政治無所不在,體育當然不能幸免。中國各省份經常出現為爭奪拔尖體育人才而掐架的事件,至於虛報年齡等作假更是層出不窮。按照規定,奧運成績要計入全運會總分,一塊金牌算兩塊。這種利益的誘惑,有的地方乾脆鋌而走險,為了運動員的戶籍、註冊等爭得不可開交,扭曲的“金牌戰略”、“奧運戰略”、“金牌GDP”也由此產生。

其實,雖然一塊金牌價值不菲,體育局獎勵(今年漲到50萬元)、政府獎勵、企業獎勵、香港獎勵,還有各種廣告收入等等,折合一起恐怕也有百萬千萬,讓人羨慕,但有誰知道運動員們從小到大付出的辛勤汗水?政府可以把金牌當作GDP膜拜,但金牌絕對與政府無關,那是運動員們自己辛苦的結果,也是對他的回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