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奪金失敗是誰的恥辱?
 
吳少華
 
2012-7-31
 



2012年7月30日,倫敦奧運會舉重男子56公斤比賽,中國隊舉重選手吳景彪獲得銀牌。在比賽結束的那一刻,他的情緒立即崩潰了,面對攝像機,吳景彪不能自已,突然鞠躬道歉。

【人民報消息】在倫敦奧運會女子53公斤級舉重賽場上,以“黑馬”姿態出戰的中國女子舉重隊湖北籍17歲小將周俊,3次試舉全部失敗,沒有成績,結束奧運之旅。不少中國媒體以“中國女舉奧運最恥辱一敗”為題報導此事。

無獨有無,7月30日倫敦奧運會舉重男子56公斤比賽,之前在B組中的朝鮮選手嚴潤哲奪冠,中國選手吳景彪獲得銀牌。吳景彪丟掉了中國隊計劃內的這枚金牌,比賽結束的那一刻,他的情緒立即崩潰了。面對央視攝像機,吳景彪不能自已,突然鞠躬道歉,泣不成聲:“我有愧於祖國,有愧於中國舉重隊,有愧於所有關心我的人!”。

沒有獲得奧運金牌就是恥辱嗎?同是沒有獲得金牌,下面這些國家的運動員和中國運動員形成鮮明對比。

倫敦奧運臺灣代表團獎牌開張,女子舉重53公斤級、21歲許淑凈以抓舉96公斤、挺舉123公斤,總和219公斤奪得銀牌,也獲得國光獎章獎勵金700萬元。在臺灣拿銀牌,舉島歡騰。

奧運進入第三個決賽日,東道主英國隊僅收獲1銀1銅的成績,但是英國民眾仍對他們的國家隊給予了足夠的掌聲和喝采,尤其是女子400米自由泳決賽時,全場都為英國的阿德林頓加油,最後她雖未奪冠,但她說“我很高興我拿了銅牌。”

多年以前,我往往習慣於為勝利者歡呼,但是現在,不知道什麼原因,我越來越多地把關注的目光投向失敗者。正如現代奧運會創始人顧拜旦說:奧運會最重要的不是勝利,而是參與;正如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成功,而是奮鬥;但最本質的事情並不是征服,而是奮力拚搏。

作為和平與友誼象徵奧林匹克運動會,各國運動員參加,是從體育運動和比賽中中獲得健康和快樂,奧運會是現代人類傳遞和平、公平、友誼、歡樂和愛的盛會。

但是,中共卻實行“舉國體制”,即集中人力、物力、財力,通過統一規劃、調配、布置,來保證部份重點項目的形成優勢,攻擊尖端,從而實現國家目的,實際就是實現政黨目的。中共政府卻一直把奧運會獲得金牌作為其“大國崛起”的證據和工具,其根本目的是從體育方面來證明其執政的合法性,說白了是維護中共統治的“維穩”手段之一。

政府每年花數十億去培養精英運動員,卻忽視國民的強身健體。金牌冠軍備受追捧,讓人驕傲,但傷病給多數運動員造成終身傷害,甚至成為殘廢,在國家缺乏健全保障制度下,他們的苦痛無人關注,結局常常慘不忍睹。僅舉一例:昔日“亞洲田徑冠軍”徐偉利,今年6月底去安交通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看病,因交不起600元的費用仰天長嘆,淚流滿面。

另外,這種舉國體制也在扼殺扭曲著正常人的人性。看這段新聞報導:“吳玨明夫婦坐在跳水場館,親眼見證了女兒奪得奧運會女子雙人3米板冠軍。這個用“善意的謊言”維系了整整8年的家庭,終於又一次揚眉吐氣:幾年前吳敏霞媽媽查出乳腺腫瘤,吳敏霞外公外婆去世,這些消息都一直瞞著吳敏霞”。

可悲的是,新聞媒體卻用讚賞鼓勵的口吻來宣揚這種滅絕正常天性人倫的扭曲思想和行為。可怕的是,這樣的事情和報導在中國體育界不勝枚舉。

著名體育評論員黃健翔在一篇文章中這樣寫道:“我反對的是這個畸形的金牌生產線,一個剝奪了民眾的體育基本權力的體系。只有拿了金牌的人才是它的受益者。其它人,也都是這個體系的炮灰,跟被剝奪了體育權力的億萬百姓一樣,甚至更慘”。

80年莫斯科奧運會。蘇聯政府向世界炫耀社會主義成果。一邊是蘇聯百姓排隊拿著各種票據搶購稀少的日用品。一邊是克里姆林宮傾舉國之力,創記錄地砸巨資建設奧運面子工程。88年漢城奧運會,蘇聯再次打敗美國成以55枚金牌獲得頭名, 91年,蘇聯解體 。

舉重運動員吳景彪沒有獲得奧運金牌是恥辱嗎?是誰的恥辱?有人這樣回答:

的確是恥辱!恥辱的不是這個已經盡力的17歲孩子,恥辱的是國家對奧運的變態狂熱,恥辱的是我們可有可無的選拔原則,恥辱的是亞軍都要道歉的行政壓力,恥辱的是冠軍就表彰其他運動員就沒人理的無恥境遇,恥辱的是我們把稱霸賽場當做國富民強的意淫。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