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年春晚!陳佩斯再拒 趙本山苦求 (多圖)
 
盧笙
 
2012-7-29
 

陳佩斯和朱時茂的小品曾是殃視招攬觀眾的招牌。

【人民報消息】2007年陳佩斯受訪時回憶起上春晚的那幾年,說一到過年就像過關一樣,現在都不想提,「一提就發冷,讓我渾身緊張」,主要原因是臺下坐著的都是當官的,哪個官兒說你哪句話影射了襠中央,那你的麻煩就大了。

談到和春晚掰了的舊話,5年前陳佩斯就表示:「最早是1988年演《狗娃與黑妞》時,我就和央視春晚的導演說過要求單機拍攝,運用電影蒙太奇的手段,這樣小品的喜劇效果會更好,結果沒人聽。後來到了《警察與小偷》,我又提出這樣的要求,結果還是被他們刪去前面特別精彩的一段過場戲。結果觀眾看到我們的小品不滿意,連我們自己也不滿意。經他們一弄,我們的創作至少縮水50%。一年又 一年,我們提出的意見總是遭到拒絕,所以矛盾就變成針鋒相對了。」


陳佩斯子承父業。
1984年,陳佩斯在春節聯歡晚會上表演了小品《吃麵條》,一炮走紅。此後十來年,他和黃金搭檔朱時茂的小品便成為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的「必備菜」,小品也成為春節晚會的招牌節目,連演數年而不衰。

然而,由於版權問題,他們與殃視下屬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產生了矛盾。隨著矛盾的升級,2001年陳佩斯和朱時茂二人一紙訴狀,將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告上法庭,最後勝訴並贏得30萬元賠償。

殃視是誰啊,CCTV!就是那個連殃視節目主持人都說罵人用「你是CCTV」都太惡毒了。

就是這場勝訴的官司,使對方惱羞成怒,他們也不得不面臨殃視的全面封殺,從此,不但是殃視的春節聯歡晚會,其它省也不敢邀請他們。陳佩斯和朱時茂面臨斷頓兒的困境。

在沉寂了幾年後,陳佩斯決定尋找新的出路──自行開拓舞臺演出大市場,並以話劇《托兒》闖出了一條屬於他自己的獨特之路,而他本人也再次成為傳媒追逐的焦點人物。

陳佩斯從春晚舞臺消失的同時,趙本山按照曾慶紅的指示,上演了攻擊法輪功創始人的小品《賣拐》,並得到殃視春晚的最高獎項。從此,殃視靠上了「三俗」之首趙本山,趙本山靠上了宋祖英,宋祖英傍著江澤民。趙本山從此成了被殃視捧起來的小品界黑社會老大,哪怕上臺咳嗽一聲,也授予「小品王」。但觀眾不買帳,每年的春晚對殃視對趙本山都是年關。民調顯示,最不希望在春晚看到的人,趙本山居榜首。但趙本山每年都厚著臉皮說:觀眾需要我,觀眾不讓我離開!


節目被斃,趙本山深受打擊!
2012年春晚,春晚總導演哈文給了趙本山一記耳光,他的小品不是在最後一秒鐘才通過,而是沒通過!這對趙本山打擊太大了,他當時就站不住了,由兩個徒弟攙扶著走出來。後來他堅持說,不是觀眾不需要我,是那個不成熟不懂得欣賞藝術的哈文不讓我上臺。

而陳佩斯卻恰恰相反,2007年就發表最後聲明:「我每年一到年底就總會被問到這個問題。今天我要正式說明,我和春晚不再有任何聯繫。」「春晚辦了20多年了,還拿我們這些人來炒作,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受人關注。我覺得很無奈,也很可悲,挺沒勁的。」

無論陳佩斯如何無奈,每年春晚照舊把他拿出來炒作。今年從7月份就開始了。李咏老婆哈文確定繼續出任2013蛇年春晚總導演的消息後,很多觀眾希望在2013年央視春晚舞臺上,能看到真正的小品王陳佩斯的節目,但再度被他「婉拒」,理由是「檔期太滿,來不了。」


陳佩斯再次拒絕上春晚!
28日下午,華西都市報記者,連線陳佩斯的經紀人劉小姐,問陳佩斯能否亮相2013年央視春晚時,劉小姐回應:「陳佩斯主演的話劇,從今年7月已排到2013年5月,演出檔期全部排滿。即是2013年春節期間,陳佩斯也要參加演出。所以,陳佩斯根本留不出時間,去參加春晚的彩排和演出。」

據揚子晚報7月29日報導,陳佩斯繼1999年離開春晚舞臺後,13年來,就再沒有在央視春晚舞臺出現過。記者問劉小姐:「難道陳佩斯春節期間,連10天時間也抽不出來嗎?是不是還有其他原因?」劉小姐表示:「沒有!陳佩斯真的沒有時間,2012年7月到2013年上半年,陳佩斯的商演檔期已經全部排滿。這裏沒有其他任何原因。陳佩斯只能再次向哈文導演說一聲:感謝欄目組的好意!」

怎麼請陳佩斯也不上,趙本山從2012年春晚後就發誓,無論如何2013蛇年要登臺。誰知殃視領導再次啟用哈文當總導演,讓趙本山提前半年就出白毛兒汗。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