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撿洋酪兒啊!欲替薄谷王免費辯護(多圖)
 
戚思
 
2012-7-30
 

律師朱明勇大義凜然,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滿眼陰毒!

【人民報消息】7月27日,新華網公布,薄谷開來、張曉軍涉嫌故意殺人案,已由合肥檢察院向合肥中院提起公訴。消息還說薄谷開來及其子薄瓜瓜與英國公民尼爾-伍德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伍德將威脅薄瓜瓜的人身安全,遂與被告人張曉軍共同投毒殺害了尼爾-伍德。並稱將依法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刑事責任。

薄谷開來的母親範承秀為其聘請了兩位尤其擅長經濟案處理的律師沈志耕和杜聯軍。

7月27日,據範承秀聘請的律師沈志耕透露,薄谷開來故意殺人一案將於8月7日或8日審理,但當地律師協會已經另聘律師。因此他將不會出庭。

據《華盛頓郵報》消息,沈志耕說他見不到谷開來。另一名知情人說,杜志耕到了合肥檢察官辦公室,被告知谷開來將由兩名政府指定的安徽律師代理。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句古語用在此時多麼恰到好處!

張曉軍的教訓

此殺人案的從犯張曉軍呢?範承秀沒有為他聘請律師,根本就沒有提到他,把他當成一棵草。

他不也是從娘胎裏生出來的嗎?薄熙來與谷開來轉移到海外的至少60億美金,張曉軍知道嗎?!這些錢分給了他多少?! 在這個案件中,張曉軍才是個冤大頭,替死鬼。

如果不是谷開來謊言欺騙說伍德將威脅薄瓜瓜的人身安全,張曉軍不可能去殺人、去犯死罪!可以肯定的是,他完全在不知內情的情況下,被谷開來欺騙而幫助殺人的。當然,現在他明白了,但已經晚了。他只是一個工具,誰關心他的死活!

由此想起江澤民當政時的一件事情,1999年7月20日江利用整個國家機器打壓以「真、善、忍」為本的法輪功, 並宣稱三個月之內徹底鎮壓下去,結果過了幾年,學煉法輪功的人數反而越來越多(到現在至少已經有114個國家的公民在修煉)。江澤民只好派人去海外與法輪功接觸,提出平反條件:整死多少位法輪功學員,槍斃多少個具體執行命令的警察,一對一的償命,但必須撤銷對江澤民本人在各國的起訴。

法輪功方面不接受這個條件。認為「冤有頭、債有主」,是手握黨政軍三大權的江澤民發起的這場鎮壓運動,受到制裁的應該是江本人。談判不成,鎮壓持續到今日還沒有停止。

難道,執行命令的人就沒有罪過嗎?中國有句老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外國有句名言「執行命令時,把槍口抬高一厘米」,所以最後的審判是公平的,絕對因人而異。

李莊這種表態本身就是墮落


李莊中招兒後入獄。
7月27日下午李莊在自己微博上公開表示,願意為薄谷開來免費辯護,甚至是未來的王立軍案或薄熙來案。他說:「無論是合肥審判,還是即將到來的另外兩個人的審判,如有可能,根據《刑事訴訟法》第32條第二款,本人願意接受人民團體或被告人所在單位委託,以普通公民身份免費且竭盡全力為他們辯護。」

律師不是鉆法律空子、打擦邊球的能言善辯的詭辯師,律師是為伸張正義而戰、而存在的。

當年,若不是那麼多律師和民眾為李莊伸張正義,也許他活不到今天。

2009年底,李莊在為重慶所謂的「黑社會老大」龔剛模辯護時,龔剛模被薄熙來的打手王立軍們酷刑吊打,以及「不配合就判死刑」的要挾下,與重慶警方達成協議,答應出賣良心,陷害自己聘請的律師李莊,以保住性命,不光龔剛模本人,他弟弟和家人都參與誣陷李莊。而李莊為了急於脫身,也與重慶警方達成協議,即「承認自己曾教唆當事人作假,換取當庭釋放」。

最後的宣判是,龔剛模判死緩,李莊沒有當庭釋放,而是被判刑兩年半,減刑一年,還得在裏面呆一年半。李莊看重慶當局沒有誠信,當庭奪過話筒大叫自己沒有教唆當事人作假,並呼籲大家為他伸冤。薄熙來對李莊最致命的打擊是,隨即宣布他終生喪失律師資格。

2011年4月,眼看李莊快要出獄,薄熙來恐怕自己的罪行被揭露,於是命重慶當局以漏罪為名再次起訴他,想讓李莊繼續坐監。中國十位著名大律師氣憤難抑,組成顧問團,拼死要為李莊辯護。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薄熙來心不甘情不願的被迫撤訴。 2011年6月11日李莊在無數正義人士的關注下安全出獄。

實事求是的說,沒有正義力量的支持,李莊也許早死在獄中,或繼續坐牢,直到被薄熙來、王立軍們折磨死在獄中。「律師們的決戰,不是出於個人恩怨,是關係到中國前途和人民命運的較量。」所以,李莊出獄後的生命已經不屬於自己,從出獄的那一天起,李莊就應該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經屬於人民、屬於正義,他今後的生命和事業都應該與爭取人權無法分割。因為就是維權的力量使他的生命繼續下去。

有律師網友表示,如果李莊還像以前那樣,僅僅把律師當成一件養家糊口的工作,而且認為財富可以確保平安、尊嚴和幸福,那麼,他就辜負了陳有西的「陪練」,賀衛方的吶喊,楊金柱的「突圍」和張思之、江平的嘆息,還有數不清的網友的支持。

陜西律師張鑒康鼓勵李莊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說出來,讓老百姓都知道重慶真正是如何打黑的。 但,沒想到李莊辜負了大家的辛苦,思維邏輯還是與投機取巧分不開。

有比較才知可貴──記朱明勇律師

李莊2012年7月27日宣布為取他命的惡人免費辯護後,讓人想起替重慶20多歲小伙子樊奇杭拼死辯護的朱明勇律師。

為了圖財害命,薄熙來、王立軍誣陷龔剛模、樊奇杭等34人為「涉黑團夥案」,這個被稱之為2010年「重慶打黑第一案」的審理到了最後的辯論時刻。1月11日,第一公訴人戴萍發表了一段大字報式的言論之後對朱明勇律師進行了長時間的人身攻擊,期間遭到辯護席上眾多的重慶律師的強烈不滿,一片嘩然。朱明勇律師靜靜地聽完諸如「拿著被告人家人的錢財,不做實質意義的辯護,只會揭刑訊逼供這一塊遮羞布」,「一味喊口號」,「編故事」,「在網絡上傳辯護詞,只想把自己炒火」, 「接受媒體採訪」,「毫無職業道德,是對樊奇杭極其殘忍的」。

待到第二輪辯護開始,朱明勇律師說:「為了充分保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現在有必要再次核實一下被告人樊奇杭以及其家人是否還需要我為他繼續履行辯護職責」,隨後朱明勇律師告知樊奇杭如果有更好的律師為其辯護,從現在開始以後的任何階段都可以隨時更換律師,並會為新的律師辦理好交接手續。

樊奇杭起身走向話筒明確表示「需要朱律師繼續為我辯護」,而此時坐在旁聽席上的樊奇杭父親站起來說:我們不換律師。緊接著樊奇杭的姐姐又站起來情緒激動的指著公訴人哭著大聲說:「就是死了我們都不換律師!」

七天的庭審,疲憊至極,即便如此,在法庭上,朱明勇律師最後的一句話依然石破天驚:「樊奇杭不是龔剛模,我也不是李莊!」

朱律師說:開庭前已經有人給樊奇杭打招呼(讓他誣告自己的辯護律師)。我跟他說打招呼沒關係,只要你能夠先保住命,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他說我做人是有原則的,對我的律師不利的事情,我寧肯付出生命做代價。其它什麼條件,包括不說出曾遭受刑訊逼供的事我都可以答應。


已被處死的樊奇杭是個真漢子!
為樊奇杭做辯護律師的朱明勇是如何對待自己的當事人的呢?在樊奇杭被重慶法院宣判死刑後,朱律師去看望他的當事人時,在獄警監視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悄悄錄下了一段約8分鐘的視頻。畫面中的樊奇航詳細描述了,由於不堪忍受警方的審訊方式曾兩次試圖自殺的經歷,並在鏡頭前展示了他所受到的身體傷害,包括咬斷的舌頭殘痕。

朱明勇說,他早就收集到許多薄熙來黑打的鐵證,他說只要他的當事人樊奇航不被判死刑,即使判死緩,他都不會把證據拿出來的。最終,因為樊奇杭沒有與重慶惡鬼們合作,而被處死。他的律師朱明勇也沒有食言,把這段錄像放到了Youtube上,為此朱明勇不得不逃亡。

樊奇杭寧死也不願誣陷為自己辯護的律師,朱明勇冒死為當事人拍下視頻作為證據。他們倆都是漢子!讓人不禁為之感動落淚。

李莊辜負眾望

李莊快出獄時,有同行建議,李莊出獄後要接受以往的教訓,「不可一意孤行自以為是」。

但是到今天,李莊不但沒有接受教訓,沒有幫助那些急需救援的弱勢群體發聲,反而高調的聲稱,要替薄熙來夫婦和王立軍做免費辯護!

最莫名其妙的是,李莊說,要用實際行動告知那些曾經打壓、迫害律師、摧殘辯護制度的人,同時也告知全社會:「何謂法治,何為辯護」。

說句實話,李莊是沒有資格告知全社會:「何謂法治,何為辯護」。樊奇杭冤死案已經告訴中國人,中共體制下何謂法治;朱明勇律師的行為告訴了人們,何為辯護,何為辯護律師。

中國人越來越明白,摧殘辯護制度的不是某個「人」,而是「偉光正」,自學的盲人律師陳光誠說,這是制度造成的。李莊兩眼都不盲,卻不如一個盲人業餘律師心明眼亮。

既然李莊要用「實際行動」告知那些曾經打壓、迫害律師、摧殘辯護制度的人,那麼為什麼出獄後不義務幫助無家可歸的訪民和數不清的背負冤假錯案的無辜受害者,卻要為60億美金大貪官免費辯護呢?

如果,一個律師沒有道德良知做準繩,只想沽名釣譽,那麼只能落得笑柄。

被薄熙來終身剝奪律師資格的李莊沒有以德報恩正義人士對他的救援,依然在嘩眾取寵,作著成名夢,他真的讓國人非常失望。△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