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中共國:祖爾菲亞和馬內紮的故事(多圖)
 
李曉
 
2012-8-2
 
【人民報消息】8月2日新華網刊登了兩篇新聞報導,一則來自搜狐新聞《女舉冠軍為何否認生在中國?裝不懂中文稱心屬哈薩克斯坦》,另一則來自新京報《祖爾菲亞母親:什麼東幹人,生下她就是漢族人》。搜狐新聞談的是1985年出生於遼寧省阜新市的姚麗,哈薩克斯坦名字邁婭-馬內紮;新京報說的是1993年7月出生於湖南永州道縣的趙常玲,哈薩克斯坦名字祖爾菲婭。

這兩個成績平平、看似前程無光的湖南省隊舉重女運動員同期被公派援外至哈薩克斯坦,都入籍並獲得倫敦奧運會冠軍。而中共國手拿把掐的女子舉重金牌都落入了哈薩克斯坦。這不能怪姚麗和趙常玲,她們從2008年初被公派給哈薩克斯坦的,是中共做的主。現在兩人出名了,到底合同是永久性的還是5年臨時工,看來各有說法。

百度:哈薩克斯坦資本主義國家


哈薩克斯坦共和國阿拉木圖廣場

哈薩克斯坦橫跨歐亞兩洲的,東與中國相連,北與俄羅斯接壤,南接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土庫曼斯坦三國,西達歐洲烏拉爾西南部地區,並與伊朗,阿塞拜疆等國隔裏海相望。行政歸於亞洲。原屬蘇聯加盟共和國,1991年蘇共倒臺後,哈薩克斯坦獨立後經濟發展迅速。

百度是這樣介紹這個國家的:

人類發展指數:高,0.745.全球排名68位(2011年)。

GDP總計:1862億美元(增速世界第三,2011年)。

人均GDP:11300美元。最低人均收入3946美元,最高12195美元(中等以上收入國家,2011年)。

基尼系數:正常,0.30(2011年)。

世界競爭力:較強,全球排名33位(2011年)。

GDP總計:1862億美元(增速世界第三,2011年),世界競爭力:較強,全球排名33位(2011年)。

宗教:伊斯蘭教、東正教、天主教等。
  
語言:哈薩克語為國語,俄語為官方語言。

國家製度:資本主義。(用正常人的語言來說是「民主體制國家」)
  
政體:總統-議會民主制。

在中共國人人是工具

咋回事,被中共國認為註定無法奪冠的運動員在哈國卻發光發熱,而且是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立竿見影?料還是那塊料,中國教練也決不會差到哪裏去,那是什麼原因造成這麼大的差距呢?


中共國最不缺黨官,姚明成其一員!
看看劉翔就知道,好端端一個運動員楞給整成一個演員。再看看姚明,明明手術後還沒恢復好,卻必須回國參加比賽,直到傷重再無法比賽時,給個官兒當當就完事了。中共國最不缺的就是官兒,而世界知名的「籃球明星姚明」卻消失了。過去提起鄧亞萍,中國人感到驕傲;現在看見不說人話的鄧亞萍新聞,中國網民齊啐吐沫。

那些有奪冠實力的運動員不許出場比賽,那些事先定下來拿金牌的運動員上場得到銀牌痛哭失聲、不斷道歉,連連鞠躬,精神幾近崩潰。體育黑幕不用深揭就可以知道,中共國的體育比的不是實力,拼的不是友誼,而是在耍陰謀。

用婚嫁來控制某些政要或富豪家庭的財富,也是中共重要的手段之一。澳門賭王何鴻燊分財產是一個很現實的例子,剛開始,曾與江澤民同臺合唱的四姨太梁安琪分到的最少,結果中共插手,賭王不得不投降,最後四姨太分到最多。

女人,從中共國出去的女人,是中共間接控制那些有權有勢有錢人的最有力武器,沒建政前如是,建政後依然如是。

姚麗和趙常玲在民主體制下才有機會功名成就

報導說,當地時間7月31號晚上結束的倫敦奧運會女子舉重63公斤級組決賽中,哈薩克斯坦選手邁婭-馬內紮以總成績245公斤打破了奧運會紀錄並摘得冠軍。與前幾天奪得女子舉重53公斤級冠軍的祖爾菲婭一樣,馬內紮也是原籍中國的交流選手。兩名同期外派交流的選手,都入籍並獲得奧運會冠軍。這樣的情況,實屬罕見。

報導還說,對於大多數中國舉重迷來說,邁婭-馬內紮的名字並不陌生。當然,她還有一個不為人熟悉的中國名字,那就是姚麗。1985年,她出生在遼寧省阜新市,具有舉重天分的她在初中就開始接觸舉重。現任中國國家隊教練朱明武時任遼寧隊教練,他看重了姚麗的潛質,將她選入省隊。隨後,朱明武轉戰湖南的時候,也把姚麗帶到了湖南舉重隊。在那裏,姚麗和隊友趙常玲被公派援外至哈薩克斯坦,兩人隨即加入了哈薩克斯坦國籍。而趙常玲正是本屆奧運會女子53公斤級舉重金牌的獲得者祖爾菲婭,姚麗的名字則改為邁婭-馬內紮。

新華網8月2日有一個民意測驗,題目是:從小山智利到祖爾菲亞,你會寬容她們嗎?

內文介紹說:19歲的祖爾菲婭為哈薩克斯坦代表團贏得了一枚金牌。她還有一個中文名字,叫趙常玲,這個出生於湖南道縣的女孩4年前被交流至哈薩克斯坦,隨後獲得哈薩克斯坦國籍,她說,如果在中國,「我可能就沒有參加奧運會的機會了。」為哈薩克斯坦奪得倫敦奧運會第三金──女子舉重63公斤級金牌的馬內紮原本也是一位中國姑娘。中文名姚麗的新科奧運冠軍來自遼寧阜新務歡池鎮。

這個民調題目非常莫名其妙,何智利出走日本是因為她拿到冠軍,但內定不是她拿這個冠軍,所以即使拿到金牌也是罪人,她只好東渡日本。趙常玲(祖爾菲亞)是國家公派到哈薩克斯坦5年,在此期間拿到倫敦奧運金牌的,姚麗(邁婭-馬內紮)也是同期公派的,怎麼現在談什麼寬容不寬容的問題。趙常玲說的很實在,如果她現在在中國,連參加奧運的資格都沒有,也就談不上得第幾名的問題。

下面是新華網友的理性反饋:

*「小山智利到祖爾菲亞」因為金牌才知道她們,謝謝奧運會!

* 如果這些人沒有取得奧運金牌,我們還會記得他們的國籍嗎?

* 只要不為小日本做事,其它的一般都能理解,而且有些人的行為值得尊重。

* 出口運動員也是一樁大買賣。有利無害的。大家都有飯吃。競爭也是良性的,總比窩裏鬥強。應該鼓勵中國運動員改國籍。為投效的國家搶金牌。

* 看看很多美國,加拿大這樣的移民國家,有多少是真正的美國人?

* 沒有一點包容之心,還想站在世界舞臺上?我非常理解她們!

*比貪官又如何?

* 在國內連人才的邊都沾不上的,出去了竟然拿了冠軍,該反思的是用人的體制。最不該反思的是不承認是中國人──人家代表的是哈薩克斯坦!想想中國的足球、最近的選美大賽就知道為什麼了。伯樂出了問題,總不能怪千里馬都被別人買走了吧?

*檢討我們的體制吧,為什麼我們的人拿不到冠軍,人家出去了就可以呢,因為體制決定了參加奧運的不一定都是最有實力的……

*從以前的小山智利到現在的這湖南妹子,中國人的觀念在改變。

新華網的民調結果顯示,中共這個挑動群眾鬥群眾的陰謀是破產了,98%以上是正面反饋。

是否為中共奪金,命運天壤之別


新華網把趙常玲圖片搞成黑白色。
新華網轉載了新京報採訪趙常玲母親的報導《祖爾菲亞母親:什麼東幹人,生下她就是漢族人》。四張圖片都重新製作成黑白的。

新京報人物簡介:趙常玲(祖爾菲亞),1993年7月出生於湖南永州道縣。9歲入選永州體校,開始練舉重;14歲遠赴哈薩克斯坦,易名祖爾菲亞;17歲在廣州亞運會上獲銀牌。北京時間2012年7月29日,19歲的趙常玲獲得倫敦奧運會女子53公斤級舉重金牌,同時以135公斤打破挺舉世界紀錄。

官媒有什麼必要花費大量筆墨來證明祖爾菲亞就是趙常玲嗎?她是公派出去的啊,14歲去哈薩克斯坦就入籍了,入籍用的是哈薩克名字「祖爾菲亞」,17歲祖爾菲亞在廣州亞運會上獲得過銀牌,政府也沒有鬥爭她的意思,到獲得倫敦奧運會女子舉重金牌時,才醋海生波,要把她鬥倒鬥臭。

很多中國人移民去其它國家,都有外國名字,原因是容易記,就像美國前駐華大使洪博培不也是用中文名字嗎?中共高官的家屬子女在英美國家不也是用英文名字麼?入鄉隨俗,這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無非是看祖爾菲亞拿的金牌不是為邪黨臉上貼金,才心裏受不了,就對她進行莫須有的人身攻擊。

所以,新京報記者寫的證明她是中國人的部份文稿統統都是廢話,只有「清冷奪冠夜」和「沒看到的比賽」才說了真話,讓人看了同情和辛酸。下面讓我們轉載這兩部份。

清冷奪冠夜

趙常玲奪冠後,家鄉道縣並沒有慶祝活動

兩座相距不過50公里的湖南小縣城,一天之隔,以迥然相異的方式對待本縣出的奧運冠軍。

7月29日深夜,祖籍永州道縣的趙常玲拿了奧運金牌,這個山區小縣城和以往一樣,寧靜異常。

直到7月31日,趙常玲奪冠後的第3天,趙家所在的西洲街道,很多人都不知道出了個奧運冠軍。和趙家同一個小區的居民只隱約知道趙家有個練舉重的姑娘。

趙家沒有張燈結彩,沒有放鞭炮,沒有記者排隊採訪,也沒有領導來送獎金。家裏陳設與趙常玲拿金牌前幾乎沒改變。只有當地媒體請趙常玲父母講了講女兒小時候的故事。

就在50公里外的鄰縣江永縣,7月29日凌晨,王明娟取得48公斤級舉重冠軍後,震耳欲聾的鞭炮聲響徹縣城。

觀看比賽時,王家大院裏支起簡易舞臺,當地電視臺贊助了一臺52寸液晶電視。比賽結束後,縣領導立刻送去準備好的賀電。

儘管外界沒有更多的關注,但趙常玲的父母趙貴生和彭祝鑾仍喜悅異常。8月1日早上,永州電視臺的新聞重播了對趙家的採訪,趙貴生又仔仔細細看完這段三分鐘的採訪。

沒看到的比賽

趙常玲比賽在國內沒有直播,父母在網上搜到她奪冠的消息

兩個月前,趙常玲在電話裏告訴父母自己將去參加奧運會。母親彭祝鑾聽得出,電話那頭女兒聲音的急促。

彭祝鑾對女兒說,拿不到第一,拿前三名就很好。


趙常玲拿了冠軍。
7月29日晚上,父親趙貴生搜索了全部的電視頻道,都沒有直播趙常玲的那場比賽。他只能上網查實時比分,「心都到嗓子眼,手抖得厲害,還要不停地點鼠標,不斷刷新。」

彭祝鑾不敢看結果。自從女兒練了舉重,彭祝鑾就不敢看女子舉重比賽。沒有女兒參加的也不敢看。她說:「看著那麼小的女娃娃舉重,我就想到常玲練舉重吃的那些苦。」

一直等到凌晨,趙貴生才查到趙常玲拿了冠軍。夫妻倆都落下淚來。

關注趙常玲的未來

報導說,2003年,湖南永州體校來道縣選拔體育苗子時,9歲多的趙常玲被莫慧玉教練選中進了永州體校。趙常玲進入體校後,彭祝鑾每個月都去永州看她。有一次,趙常玲偷偷把媽媽叫到一邊,伸出小手,兩隻手掌上都是水泡。彭祝鑾抱著女兒痛哭一場。

那時,趙家的家境不算好。趙貴生是名下崗工人,打點零工;彭祝鑾在縣城賣蛋糕。他們商量還是讓女兒再堅持一下,或許舉重可以給孩子帶來更寬裕的生活和更光明的未來。

苦練換來成績的提高,趙常玲順利入選湖南省隊,師承著名教練賀益成、周繼紅。

但初到省隊,趙常玲成績並不突出。命運改變是在2007年。據媒體報導,湖南省體育局官員周均甫曾表示,2007年3月,哈薩克斯坦舉重隊來長沙轉訓,他們提出希望趙常玲和鄧建英兩位運動員代表哈隊比賽。

湖南省體育局按照要求向中國舉重協會報告,批復是不同意當時已小有成績的鄧建英出國。2008年初,趙常玲和姚麗被交流去了

趙貴生心疼14歲的女兒,擔心她語言不通,生活不便。但趙常玲說,她願意去。女兒在哈薩克斯坦的五年,趙貴生夫婦沒去看過她一次。他們不知道怎麼去,也沒有錢去。

2012年7月29日,站在倫敦奧運領獎臺上,祖爾菲亞手撫胸口高唱哈薩克斯坦國歌,並且流下了淚水。走下領獎臺,她激動地用中文說:「我想到了過去訓練中遇到的挫折和艱辛,所以哭了。」

有媒體稱,中共與哈薩克斯坦的輸出協議是5年,報導說,在奧運會之後,不出意外的話,趙常玲將回到中國,參加一系列國內比賽。那麼趙常玲就要放棄哈國國籍,申請恢復中共國國籍。照現在網上的批鬥架式,19歲的趙常玲回到中國,還會有機會參加世界性比賽嗎?假如有可能的話,她的壓力就更大了,她必須拿到金牌,否則就是只愛哈國不愛中國。

哈薩克斯坦5年培養出兩個奧運冠軍

因成績平平而被中共同期公派至哈薩克斯坦5年的姚麗(邁婭-馬內紮),以總成績245公斤打破了奧運會紀錄並摘得冠軍。

5年,一個只有1676萬人口的哈薩克斯坦,比北京市還少342.6萬人的小國,居然培養出兩個中國裔奧運冠軍!而中共當時不肯放手的小有成績的鄧建英現在在哪裏?!不是人不成,是這個體制不行。有多好的苗子也給蹧蹋了、耽誤了!

最讓中共要全力報復的是《女舉冠軍為何否認生在中國?裝不懂中文稱心屬哈薩克斯坦》的姚麗。按照中共媒體的說法,今年馬內紮也得再回到中共國,恢復姚麗的名字和中共國籍。

據新華網的報導,1985年,姚麗出生在遼寧省阜新市,具有舉重天分的她在初中就開始接觸舉重。現任中國國家隊教練朱明武時任遼寧隊教練,他看重了姚麗的潛質,將她選入省隊。隨後,朱明武轉戰湖南的時候,也把姚麗帶到了湖南舉重隊。在那裏,2008年初,姚麗和隊友趙常玲被公派援外至哈薩克斯坦。

很奇怪的,姚明去了美國多年,還是中共國國籍,兩個女運動員援外「隨即加入了哈薩克斯坦國籍」,而且是在中共政府知道的情況下更換國籍的。那麼是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還是真的只有5年合同,5年後還得再恢復中共國國籍?


為哈薩克斯坦奪得倫敦奧運會女子舉重
63公斤級金牌的馬內紮(姚麗)。
據報導說,2008年初去了哈薩克斯坦,8月北京奧運會馬內紮就「具有奪金實力」,但胳膊受傷,與冠軍失之交臂。很顯然,如果姚麗2008年初就這麼優秀,也就不會被送出去援外了。

最沒譜兒的一段報導是這樣寫的:胳膊傷好後,「2009年世界舉重錦標賽開始前,她特意回到自己的母校阜新體校,請啟蒙教練孫振起給開小竈。那屆比賽,馬內紮表現神勇,以141公斤的挺舉成績和246公斤的總成績獲得雙料世界冠軍。此後,她一發不可收拾,接連在世界級舞臺上摘金奪銀。在2年前的廣州亞運會上,她為哈薩克斯坦隊摘得了一枚舉重金牌。在去年進行的世界舉重錦標賽上,她奪下一金一銀,是哈薩克斯坦舉重隊的當家明星。如今,27歲的馬內紮在倫敦的EXCEL中心舉重館實現了個人職業生涯的大滿貫。」

這段報導的意思是2009年世界雙料冠軍得主的成功歸功於中學時代的業餘體校老師。這位老師如此神奇,為何體育總局不調他進國家舉重隊當總教練,而一直在阜新那個小地方的業餘體校裏窩著?

說來說去,就是一個意思,姚麗是中共國培養的,好處卻都讓哈薩克斯坦占了。

不過,報導確實又捅了個大窟窿,說「對於大多數中國舉重迷來說,邁婭-馬內紮的名字並不陌生。當然,她還有一個不為人熟悉的中國名字,那就是姚麗。」話說的多明白,姚麗在中國沒人知道,去了哈薩克斯坦,才出了成績,才出了名。

報導氣憤的說,「馬內紮堅持稱,她的舉重生涯與中國毫無關聯。」應該這麼說,她的奧運金牌與中共國毫無關聯。

趙常玲今年19歲,她在電話裏跟媽媽說,看到網上關於她國籍的討論,感到壓力很大,不知如何是好,而今年27歲的姚麗在新聞發布會上,堅持所有記者只得用英語或者俄語提問,看來她鐵了心的不願再回到狼媽手裏。

此時想到一個笑話,說十八大不能在秋季各院校開學時召開,因為中央官員們此時都在外國參加家長會呢。既然州官頻頻點火,百姓為何不許點燈?!△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