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這兩篇報導透露中共必須亡(多圖)
 
李一清
 
2012-7-27
 

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就是殺人!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教育」欄目7月27日轉載兩篇採訪報導,一篇是浙江日報的,另一篇是中國青年報的。

因為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出現了一個名詞「失獨者」,這不僅僅是一個名詞,名詞的背後是一個龐大的群體。

獨生子女政策缺了八輩兒德

浙江日報的採訪報導是《痛失獨生子女,面臨晚年困境 失獨者,路在何方》。

其核心提示是這樣寫的:育兒養老是我國的傳統觀念。然而有這麼一群人,他們的年齡大都50歲開外,一直和唯一的子女快樂地生活,一場意外卻奪走了孩子年輕的生命,而自己也很難再生養孩子。被稱為「失獨者」的他們,除了情感的煎熬,還要面臨養老的窘迫,亟待社會更多關愛。

如果這是社會中的個別現象,還比較容易得到關愛,問題是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每對夫婦只能生一個孩子,中共又天天造孽,國家天災人禍不斷,「失獨者」的群體越來越擴大,誰來關心誰呢?!也只能是「失獨者」關愛「失獨者」,而這種關愛不過是坐在一起流淚而已。

最近,薊縣商場大火,京津兩地的大暴雨,不知又死了多少人,而全國各地的車禍、泥石流、地震,暴雨……,每時每刻都在死人,「失獨者」群體不知又擴大了多少多少倍。

報導說,在很多父母的眼裏,孩子一直是家庭生活的全部理由與希望,如果一場變故,使這樣的理由與希望驟然化為烏有,會是怎樣一種打擊?這種打擊,顯現在身體上,更顯現在精神上。但若不了解他們,你就根本無法感受那種難以形容的絕望與心痛。

記者訪問了一位失去獨子的54歲中年女人。她的兒子是突發心肌炎,搶救無效去世的。記者見到她時,著實嚇了一跳,面容憔悴,目光呆滯,毫無生氣,腦海中不自覺的跳出「心灰意冷」4個字。「就像天快塌下來,頭髮幾乎一夜之間就白了。」她喃喃的說:你就叫我「賢明之子」,這是我兒子的網名。

這曾經是一個普通而又幸福的小家庭。「賢明之子」和丈夫都是工人,因只有一個兒子,兩人傾盡所有的精力和金錢培養他。兒子很爭氣,讀書時,幾乎年年是三好學生。2010年,他從北京外國語大學畢業,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杭州一家機關單位。本以為天倫之樂的生活有了保障,誰知兒子工作不到10個月,這個巨大的災難卻無情降臨。

兒子去世已經1年,她依然還是無法走出痛苦,往事總是像放電影一樣,一遍遍地在她腦海回放。週末兒子回家的時間,她依然去車站癡癡等候。數不清的夜晚,在她和丈夫抱頭痛哭中悄然流逝。

這對即將步入老年的夫妻成了「失獨者」,每逢節日,很多親戚朋友會打電話叫他們一起吃飯,「賢明之子」和丈夫卻早就關機。

浙江日報記者問:「失獨者路在何方?」一勞永逸的辦法就是解決禍根中共,沒有中共非法政權了,這種慘無人道的計劃生育也就沒有了,天災人禍也少了,人為製造的「失獨者」群體也就消失了。

中共國奇聞:假警察指揮救人,真警察吃喝嫖賭


熱心小夥「冒充」警察,組織農民工救出京港澳高速公路上陷入絕境的170人,
真警察都到哪裏去了?!



7月23日,京港澳高速,出京16.5至17.5公里處,這一路段已經看不出路的影子,
就像一條很深的河,從南到北長達900米,水深6米,還有大量車在水下!

中國青年報7月27日的採訪報導是《 京港澳高速小夥“冒充”警察組織救出170人》,題目就能雷死人。

熱心小夥「冒充」警察,組織200多農民工救出京港澳高速公路上陷入絕境的170人,真警察都到哪裏去了?!

報導說,7月25日晚,北京官方在情況通報會上最終確認,京港澳高速公路溺水死亡人數為3人。準確的說是京港澳高速南崗窪鐵路橋下900米路段,平均水深4米,淹了127輛車,只有3人遇難。

中共官方的答案是,多虧了冒充警察組織救人的小伙子劉剛。也好意思說!

7月21日傍晚,25歲的房山區流動人口管理辦公室管理員劉剛駕駛著自己的愛車開進了京港澳高速,朝北京市區杜家坎收費站方向行駛。當時雨下得太大了,把雨刷器開到最快頻率,不停地刮著雨水還是看不太清外面。20時左右,行駛到南崗窪鐵路橋下時,劉剛的車突然熄火了。重新打了幾次,車也發動不了他顧不上外面像從天下傾倒下來的大雨,劉剛下車花了大約半小時,才把車推到了右車道。

進京方向又駛來兩輛車。到橋下也熄火了。兩輛車一共下來四個人,劉剛和他們一起努力把熄火的車推到高處。他們突然發現橋下地勢低的地方,有兩個人抱著路中間的隔離帶護欄不撒手,並且大呼救命。五人見狀,顧不上推車了,一心想要過去救助。此時水流更急了。五人手拉手結成隊,小心向前邁著步。

劉剛覺得這樣無法施救,弄不好五個人都有危險。於是就跟其他人合計:「不要冒險,趕緊到上頭去找人,一起救援。」

他們看到此時有幾個人正在高速路上面的鐵路橋洞避雨, 五個人沖過去後發現附近有一個工地。劉剛心想「這下能救人了」。但當時工地上的人已經睡覺了,他想:「五個男的直接衝進去,讓人家趕緊救人有些不好。人家不見得相信,甚至會害怕,那就適得其反了。」

他對幾個被叫醒的農民工說:「我是派出所的,那邊可能發洪水了,大家趕緊救人。」 非常巧,這是豐臺河西再生水廠的施工工地,廠裏有繩索、救生圈等物資。


救北京人命的農民工!
「準備所有能夠救援的物品,大繩、救生圈、雨衣、雨鞋,跟我走去救人。」劉剛說完就帶著十幾個人朝被困者的方向奔去。

但剛回到原地,他們嚇壞了:高速路已經不見了,他們走的路已經變成了一條正在迅速上漲的河。水正在沒過一些小車的車窗,一輛大巴車也在深水處熄火了,很多人正從大巴車上逃了下來,使勁往大巴車頂上爬。還有許多人攀在隔離帶上。

劉剛知道十幾個人的救援隊伍已經遠遠不夠用了,他當機立斷對一個農民工說:「咱們這幾個人肯定不夠用,你回去叫所有的人來!」農民工立刻跑回工地,把所有人都叫醒,趕來參加救援的人數增加到200人左右。

劉剛帶領大家迅速施救。但當時雨還在下,高速路上的水面還在上漲,所有的人都期待獲救,秩序非常混亂。這個25歲的小伙子對被困人群大喊:「大家不要亂,我是派出所的,跟著我們走,都能出去!」他給趕來的農民工進行了簡單的分工。

騷動的人們漸漸穩定了情緒,施救的過程雖然緊迫,但在安排有序的前提下,進行得十分順利。被救者通過救生圈、拉住繩索,都順利地被送往了工地,等待進一步的救援。


北京暴雨夜救170人的農民工和熱心人!
幾個普普通通的熱心人,和工地200位農民工,經過漫長而緊張的施救過程至少使得170多人獲救。劉剛回憶:「還有很多人沒做記錄。」

從2012年7月21日傍晚8點左右到22日清晨,雨停天亮時,政府沒派一個救援人員、一個警察、一個軍人!人民完全是自救互救!

報導接著說,「22日清晨,雨終於停了,天開始亮起來,救援者、被困的人們也終於等到了救援人員。最先趕來的是藍天救援隊。」救援隊帶走了一個發高燒的孩子及其母親。

此時,劉剛才注意到,高速路已經徹底變成了一條大河。水面已經快淹到了上面第二條鐵路橋。劉剛記得,第一座鐵路橋旁邊一個「4米」的藍色標牌,早就不見蹤影。而兩座鐵路橋之間也要有兩米多高。水深竟達6米!

後來,「前來救援的消防官員和武警也到了」,什麼時候到的?這不能說!反正不是來救人的,是使京港澳高速路通車的!

報導說:據了解,這一路段積水長達900多米,最深處達6米,共有100余輛車被水浸泡,其中一輛23日上午撈上來的車中發現三具屍體。

報導意味深長的寫道:新華社的消息說:「經過武警部隊、北京市排水集團、公安消防總隊等多個單位500餘人連夜奮戰,24日10時許,京港澳高速出京方向17.5公里處(南崗窪鐵路橋路段)積水及淤泥已經清理完畢。11時50分,雙方實現通車。」

新華社沒有交代,從7月21日暴雨來臨到22日清晨暴雨停止的這個時間段裏,在溺水者最需要救命的時候,上陣的竟然都是義工,一個假警察,數個熱心人,還有200多名北京二等公民!

平時大把銀子養活的武警部隊、北京市排水集團、公安消防總隊等多個單位到哪裏去了?!他們的領導到哪裏去了?!

中共國的每一條新聞都在告訴我們,中華民族的苦難都是源於中共。沒有了共產黨,中國人民才能過上人的日子。△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