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審的薄谷開來是不是替身 有定論了!(圖)
 
————庭審的谷開來不是替身
 
姜維平
 
2012-8-13
 

庭審的谷開來不是替身!

【人民報消息】現在,網上有消息說,8月9日在合肥中法出庭受審的谷開來是假的,並講出所謂替身的姓名,我明確地告訴讀者,這是謠傳,作為一個大連土生土長的,多次與薄谷打過交道的人,我太了解她了,她就是谷開來,性格一點也沒變,人們常說“畫龍畫虎難畫骨”,庭上谷開來以說謊為特點的表演,展示了“骨感”,死到臨頭,還在帶著恐懼玩貓膩,振振有詞,像做報告似的,不是她才怪呢。今年90高齡的原大連體育用品商場老板於雲盛,與谷開來多有往來,8月10晚與我通話時也說是她,絕對不會錯。

可能是幾個月的羈押,缺少戶外運動吧,也可能精神壓力太大,微循環系統有點問題,谷開來有點走形,臉部浮腫,顯得虛胖,但我多次近距離給她拍照過,有很深的印象,她有點變化,但庭上故作鎮靜的女子就是她,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去大連時,我在機場給她和薄拍過照,在濱海路上也拍過,有一張給了金鐘,後來發在香港《開放》雜誌上,雖然,她的臉型在90年代後期做過整形手術,把原先的腮幫子緊縮了一點,但眼神一點也沒變,說她是替身的人沒見過她,僅憑想像和幾張照片比對,不能令人信服。

最主要的問題是,谷開來不承認她2003年以前認識海伍德,這一句話,就說明她不是替身,她確實慣於撒謊,比如,在北大結識了薄熙來,卻說是與付仇去金縣第一次看上他的;又說她的律師所先設在大連,90年代末遷北京,改名“昂道”的;聲稱“激流勇退”了,但庭上又說為英商介紹了地產項目;信誓旦但地說殺人是“為了保護兒子”,但兒子20多歲,已在美國讀書,保鏢不少呢;老公薄熙來“兩會”上講沒有任何財產,但生意夥伴海伍德張嘴要錢就是1200萬啊,等等,這一系列說辭,都切合她一慣的性情和品格,不是她,是誰啊?另外,她走進法庭時,肩膀抖動了兩下,這兩步走沒變呢,90年代中期,大連民企老板陳德利要想與谷律師合影,地點在周水子國際機場,那天橋本回東京,薄谷去送行,陳老板附庸風雅,想與薄谷套近乎,等了很久,託我問她,可否合影,她同意了,也是我近距離拍攝的,後來,陳老板把它掛在位於中山廣場附近的餐庭裏,我清楚地記得,拍完後,谷也是抖動著肩膀轉身離去的。這個習慣性的動作不可能造假。

網上報導說,有一個舉報人描述了發現造假的過程:今天凌晨一點左右,我正在熟睡中,突然被一陣電話鈴聲給驚醒,我拿起一聽,原來是一個陌生人打來的電話,他說自己是一個普通工作人員,因實在看不過溫家寶張培莉對薄熙來谷開來同志的誣陷和迫害,為了國家前途和民族大義才給我打這個電話的。他說自己是一個80後,剛剛通過一個在國務院工作的朋友得到了在合肥受審的谷開來替身的一些情況,這個朋友與溫家寶有直接的工作關係。他聽這個朋友說真正的谷開來在8 月9號根本就沒有離開北京,而是為了瞞過警衛部隊換了一個地方。

我們終於明白了,傳播這一謠言的人別有用心,其涉及高層權力鬥爭,可能是薄熙來的余黨,其目地是詆毀中共改革派領導人溫家寶,如同“六四”時貶低趙紫陽一樣,讀者千萬不要上當。

這篇文章還煞有介事地說,這個年輕人還告訴我:據他剛得到的消息稱:這個替身是河北省廊坊人,今年46歲左右,叫趙天韶,是張培莉半年前費了很大的勁兒才物色到的。張培莉對這個女人許以豐厚的酬金,這個女人也就死心塌地跟隨她做了這個喪盡天良的事情。

對此,我想說,現在居民身份證都是可以上網查的,不妨人肉搜索一下,廊坊有沒有同名同姓的這個女子,她在哪裏?再說,如真造假,張曉軍看不出來?我看走眼了,難道於雲盛也看錯了?假如谷被判死緩是要服刑的,哪個“替身”能替她把牢底坐穿?就算保外就醫,也得過幾年,如果判死刑立即執行,替身怎麼辦?看來,薄熙來的支持者急眼了,什麼故事都編出來了。但再絞盡腦汁,也挽救不了罪惡累累的薄谷夫婦滅亡的命運。

2012年8月12日於多倫多

作者聲明:何頻主辦的明鏡出版社在以“紀偉仁”名義撰寫的《從重慶陰謀到北京政變》一書中,大量引用與抄襲本人的研究成果,發了大財,傷天害理,臭名昭著,已被本人委託的香港律師發出警告函,大規模的訴訟即將在香港與美國兩地展開,今後,明鏡旗下的所有出版物,網站,不准轉載,引用,編寫,抄襲,變相抄襲本人所有文章,違者必究。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