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開來案中比謀反更深的黑幕
 
章天亮
 
2012-8-10
 
【人民報消息】昨日谷開來合肥受審,外媒多關注庭審本身,而事實上法庭之外發生的事才更加值得關注。

谷開來基本會被判死刑而非死緩。新華社通稿中強調谷開來實施的是故意殺人,而且是主犯。加上此案造成王立軍夜奔美領館、薄熙來遭免職等一系列重大政治醜聞,如果谷開來不死,無法給社會各界一個交代。周永康等血債幫成員也巴不得谷早點上路,這樣對周永康和薄熙來聯手謀反之事,就更少了個知情人。

中共出於外交考慮而免谷一死的可能性甚微。迄今面對國外壓力而被刀下留人的只有賴昌星,蓋因此案已拖延十二年、又僅僅是經濟犯罪、且面臨引渡壓力而做些妥協。這些理由對谷開來無一適用。

至於說重大立功表現能否可以成為免死理由,這恐怕不是辯護律師所能決定。檢舉他人而令官方掌握了從未掌握的重大線索,導致重要案件被偵破等等,才可稱為重大立功表現。只是檢舉了包庇谷開來的四名警察,則不在此列。此包庇案在王立軍夜奔美領館的時候,中紀委或國安就已詳知內情。如果是揭露了周永康的謀反陰謀,倒可算作重大立功表現,但這一揭發決不會是辯方律師所能了解一二的。

谷開來殺死海伍德只是此案的冰山一角。耐人尋味的是,對王立軍,中共至今沒有任何交待。如果谷案以刑事犯罪了結,那麼王立軍案件又該如何處理?谷開來殺人,王立軍拒絕合作並揭開黑幕,那麼王立軍豈不是又成和薄氏黑社會鬥智鬥勇的英雄?這個捅出了驚天大案、讓中共臉面丟盡、讓周永康政變計劃流產的人,竟然還會重獲自由,東山再起嗎?無論對中共還是對民間,這樣的結局都太過荒謬了。

谷開來案件留下了無數疑點,且必然牽扯兩個人物,其一是薄熙來。如果薄熙來不包庇谷開來,王立軍何必出逃?其二是周永康。即使薄熙來包庇,王立軍這個副總警監(相當於公安部副部長)循組織程序報告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即可,也無逃入美領館的必要。

谷開來的殺人動機同樣不能令人信服。一個可以貪污幾十億美元並轉移海外的人,會為了多少錢殺一個外國人?而且還是親自動手!這個女人的心理要狠毒、冷酷到什麼程度才會親自動手殺人?像王立軍這樣在“打黑”的過程中罔顧法律而唯薄熙來馬首是瞻的爪牙、奉命監聽中共最高領導人談話的心腹都不能信任,不能委託以“殺海伍德”的重任,可見薄熙來和谷開來所要掩蓋的秘密顯然比“殺死海伍德”甚至“謀反”都更加重大,以至於他們必須極力縮小知情人的範圍。那麼這個秘密又是什麼?

薄熙來和谷開來,與周永康聯手“謀反”已無異議,但是這種“謀反”可以打著一個看似堂皇的旗號——維持中共的政權。

我早已說過,中共是一個邪教黑社會政權,而一個黑社會是需要一個老大的。由於江澤民的掣肘,胡錦濤顯然當不上老大,“科學發展觀”也不具備“三個代表”的黨內地位,薄熙來可以跳出來說他來當老大、他來當教主,這樣政權才可延續;他甚至可以說胡錦濤軟弱無能、望之不似人君,而他才更有能力,也更具備意識形態的正統性等。不管他的說法多麼強詞奪理,但中共的權力反正沒有合法性,反正是搶來的,那麼薄熙來當然也有權利搶,甚至可能得到黨內一些勢力的支持。

然而有一個問題確實薄熙來無法回答,即為什麼在他主政大連期間,大連建立了人體的屍體加工廠,在薄熙來升任遼寧省長後,瀋陽成為活體摘取和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最猖獗的地方。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合著的《血腥的摘取》一書中披露,他們兩人採訪證人安妮時,安妮明確表示,她丈夫從2001年底至2003年10月,共摘取了約2,000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而另一個醫生摘腎,又一個醫生摘肝,而每個手術都是在法輪功學員未死亡的狀態中進行的。安妮並確定瀋陽血栓醫院地下集中營關押約5,000~6,000名法輪功學員,到2004年她離開血栓醫院時,已剩下約2,000名左右。

這件事是比“謀反”更無法解釋的,此事一旦曝光,會讓薄熙來眾叛親離。除了血債幫成員外,沒人願意再跟薄站在一起,包括“毛左”這一薄熙來的基本盤恐怕都會崩潰。

大紀元報導“前些年大陸媒體曝光了大連屍體加工廠的事,那個廠就是薄熙來批的,而出口屍體標本的很多具體事情包括谷開來和海伍德聯手註冊公司在國際上出售非法獲取的屍體。薄熙來作為大連市長,為迎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政策,大量接收在北京上訪而被扣押遭遣返的法輪功學員,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成為罪犯的天然人體器官庫,谷開來聯合英國人海伍德,利用其熟悉國際貿易、法律運作,在國際上利用黑道非法販賣器官、屍體。”

至此,“活摘器官”、“法輪功事件”、“謀反”、“血債幫”等串成了一條完整的證據鏈。筆者不妨將它們以推理方式連接起來。

第一步: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決定極其不得人心,而薄熙來為升遷計討好江澤民,緊跟鎮壓政策,這一態度也得到了谷開來這個野心勃勃的女人的支持。

第二步:薄熙來和谷開來除了政治上要投機外,經濟上也要大撈一把,於是開始建立了滅絕人性的活人器官供應庫和屍體加工廠。至少數千法輪功學員慘遭活摘器官和殺戮。

第三步:薄熙來深知法輪功是中共真正的剋星,也一定會將解體中共的活動進行到底。而中共一旦垮臺,比二戰集中營中的屠殺更令人髮指的活摘器官和酷刑就會曝光,薄、谷乃至周永康、羅幹、劉京、江澤民都是被審判的對象。而胡錦濤對鎮壓法輪功的態度十分曖昧、乃至抵制;溫家寶更反對鎮壓法輪功。江澤民要延續鎮壓政策,薄熙來要攫取最高權力,一丘之貉,一拍即合。江、周以及血債幫其他成員如劉淇、李長春之流都捲入了政變陰謀,倒胡、倒溫、倒習,谷開來則是其中主要的聯繫人和策劃者(否則胡、溫不會把谷作為主要案犯來處理)。

第四步:胡錦濤對薄熙來野心有所察覺,加上要隔代指定接班人,因此從王立軍入手調查薄熙來。海伍德是薄、谷倒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的重要知情人,薄、谷要殺人滅口。由於王立軍已遭調查,薄熙來不敢讓王立軍去殺海伍德,而由谷開來動手。谷開來長期販賣屍體,因此對殺人並無任何心理障礙,加上茲事體大,於是親自上陣。

第五步:王立軍知道自己被調查,而指望薄熙來庇護。他最開始保存海伍德被毒死的證據只是為了要挾薄熙來去保障自己的安全而已,然而薄熙來翻臉不認賬,也許還會把“活摘器官”的責任推到王立軍的身上。王立軍意識到自己可能會和海伍德一樣下場,夜奔美領館。一場世紀大案的黑幕就此掀開。周永康死挺薄熙來,是因為周也深深捲入乃至主導了盜賣器官的漩渦。

王立軍交給美國領館的材料,可能把這些來龍去脈都做了交待,其中也自然就包含了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因此,美國國務院含蓄地把此事件寫入了今年的人權報告中。

對於整個事件涉及的當事人,事實上都不該再存僥幸心理。對於權力最高層來說,中共盜賣器官一事不僅已經被國際社會采信,而且已經有所行動,這個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滅絕人性的罪行遲早會曝光,那也是對中共政權極其致命的一擊。不管他們如何打算,必須把“中共必亡”和“中共速亡”作為一個重要的參數來考慮,這樣才能在處理王立軍引發的一系列事件中做一個正確的選擇。

我相信,真相一定會大白於天下,中共一定會在自我毀滅中解體掉。不管經過多少曲折或不盡人意的過程,正義最後取得勝利,惡人必定惡報臨頭,這是中國政局的最終走向。

(略有刪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