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無法承負谷開來罪惡之重
 
李天笑
 
2012-8-12
 
【人民報消息】目前被炒的沸沸揚揚的谷開來殺海伍德案漏洞百出,不僅檢方提供的一些證據與事實明顯不符,而且主要共犯薄熙來和關鍵證人王立軍被割除在外,對谷開來與海伍德合作倒賣人體器官以及經濟合作而後翻臉的關鍵案情隻字未提,並對谷開來殺人動機語焉不詳。中共這麼做的目的是刻意掩蓋谷開來最關鍵的罪行。

谷案所涉背景相當不簡單。此案中谷薄相連,且直指周永康和江澤民,這是中共高層親自插手以及異地審判的重要原因。谷案決不是一件單純的由「經濟糾紛」引起的兇殺案,也不是簡單的由「謀反」所引發的政治謀殺案。這是一場涉水極深、級別極高的世紀大案。但吊詭的是,其審與判的速度卻離奇的快。這不是任何法律技術原因所能解釋的。這說明,谷案背後必有危及中共生存、中共不敢直面和不堪承負的重大隱情。

谷案案中有案。據大紀元獨家報導,谷開來的罪行涉及三方面。第一是謀反。她是薄熙來周永康政變陰謀中的核心人物,負責薄周政變對海外的聯絡。谷開來被捕之後為避免死刑,曾爆光薄周主謀推翻習近平的政變計劃,並供認她是薄與周之間的聯絡人。谷承認,她根據周薄授意,在海外進行公關任務,收買海外媒體,並利用海外媒體發布消息,抬高薄周身價,同時打擊、抹黑胡溫習,並為日後收拾習近平進行輿論準備。

第二是殺人。谷開來殺海伍德不到她和薄熙來所涉命案的冰山之一角。薄谷二人在肅清政敵、異己、情敵,以及各種政治運動中殺人如芥,涉命案數字觸目驚心,僅外界曝光的被害人命數字就已達上萬人,其真實數字如現世將更加令人髮指。

第三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屍體標本。谷開來和薄熙來為向江澤民邀功請賞,在大連積極鎮壓法輪功,主動把全國大量法輪功學員關押到遼寧,最早開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賣錢,並以此大規模殺戮法輪功學員。海伍德參與了薄熙來谷開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販賣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屍體的罪惡事件。谷開來和海伍德在英國開了合資公司,專門負責把器官和屍體賣到海外。薄熙來在大連親自批准了德國人哈根斯的屍體塑化公司,其屍體來源相當部份來自被活摘器官或殘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在薄谷發現海伍德和他們離心離德之後,因恐懼海伍德泄露以上罪行,在薄的授意下,由谷開來和張曉軍出面毒死了海伍德。(以上詳見大紀元系列報導)。

這三條罪行,哪一條對谷開來而言都比謀害海伍德更致命。但這三條中,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標才是谷案的真正關鍵。「謀反」說到底,還是一個中共內鬥爭權的問題,誰當邪黨幫主不會危及中共的存在。而胡溫與江派的這場你死我活的權鬥的核心實際上就是能否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和是否清算迫害者的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謀反」是圍繞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標這條罪行的。而殺人只是谷開來和薄熙來個人的刑事罪,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和存亡不構成致命威脅。

而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的犯罪事實就不一樣了。一經正式公開,將直接危及中共生存。這一踐踏人類道德底線的殘酷暴行將使中共30多年來苦心用發展GDP建立起來的的合法性蕩然無存,中共政權在國內,尤其在國際社會將無立足之地。中共政權會遭致人人喊打,然後無法維持,轟然倒塌。

這是因為中共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這一暴行直接挑戰和破壞了二戰後建立在對法西斯反人類和種族滅絕罪進行清算和反思之上的現存國際秩序和價值體系,也違反了人類得以生存的底線。中國民眾會覺醒和與中共決裂。世界上絕大多數民主國家都不會對挑戰和破壞維系共同生存體系的行為坐視不管。哪個民主國家包括主要的西方強國如果面對中共挑戰國際社會價值底線的公開罪惡不聞不問,哪個政府本身就會被民意和選票推倒。美國在國務院人權報告中譴責非法器官移植和在移民入境表格中新增禁止從事非法器官移植者入境條款的行動,正是遵守國際秩序和價值體系和服從民意的表現。曾深受納粹迫害的猶太人醫生了解到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後,在以色列率先推動立法禁止保險公司為到國外進行器官移植的國民報銷,也是出於對中共反人類罪和實行種族滅絕的厭惡和對國際秩序和價值體系的尊重。

正是由於第三條罪行觸及到中共生死存亡的底線和江系的要害,谷案庭審除了極力隱瞞外,還對證據刻意做了手腳。據世界日報報導,大陸網絡傳出的谷開來案庭審記錄說,海伍德2003年才在英國與薄瓜瓜認識,海伍德希望利用薄瓜瓜的家庭關係,發展在中國的業務。但實際上,海伍德攀上薄家是在上世紀90年代,也就是薄熙來在大連當權時期。當時海伍德幫薄家做了兩件事。一是幫助谷開來讓薄瓜瓜99年進英國預科學校,然後2000年進哈羅公學,並當了他的監護人。二是2000年與谷開來在英國開了家合資公司,合夥從事販賣在中國活摘的器官和屍體標本。屍體標本主要來源為被活摘器官方式虐殺的法輪功學員的遺體。如果這份流傳的庭審記錄屬實,很明顯,中共高層將谷海相識時間移後了好幾年,目的是製造谷開來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不存在作案時間的假象。

中共另一個掩蓋谷開來罪惡的手法是故意閃爍其詞地把谷作案動機說成「經濟糾紛」和所謂海伍德因此「威脅薄瓜瓜」。這實際上是賣個破綻,誤導人們的思路,把責任推到死人海伍德身上,轉移視線。稍微想一下就知道,薄谷在海外的資產高達80億美元(日本媒體說60億美元),給海伍德一定百分比的傭金應該不成問題,薄谷為何必須殺他?害怕海伍德揭露薄谷的海外巨資也不成理由,因為在中共全體高度腐敗的情況下,海外巨資對政治局委員以上的高官夠不成致命威脅。中共高官沒有海外巨資巨產的可謂鳳毛麟角。劉金寶在獄中曾爆江澤民將20億美元存在瑞士,而這只是江家海外財富的九牛一毛。中共制度要保護的正是高官腐敗的既得利益。退一步說,以薄谷當時的權勢,60億也好,80億也好,這些錢絕對可以做到賬面上查不出任何問題,只要政治上不出問題,誰也不會和不敢去查。因此,經濟利益不是薄谷要殺海伍德,以及後來要殺王立軍的主要原因。

「海伍德威脅薄瓜瓜」的假消息就更離譜了。據網上流傳,合肥9日庭審時出示了據說是海伍德在2011年11月10日對薄瓜瓜的威脅性電郵,要毀了他。當時海伍德身在英國,怎麼能夠得著身在美國哈佛的薄瓜瓜?而且,當妻子和孩子還在國內是人質時,海伍德怎麼敢威脅薄瓜瓜?再者,如果海伍德真是為了錢的話,在英美這樣的法制國家威脅和綁架人,是絕對得不償失的。很難想像海伍德會傻到這種程度鋌而走險。因此,「海伍德威脅薄瓜瓜」這一說很難成立。

中共高層和司法如此費盡心機為谷開來隱瞞罪行,最主要的目的是掩蓋中共和江澤民集團普遍採用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群體屠殺法輪功學員這一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駭人聽聞的罪惡。這一罪行的殘暴程度超過二戰時的納粹法西斯用毒氣屠殺猶太人。中共把對人的生命的踐踏和對人的尊嚴的蔑視發揮到戰後文明無法容忍的地步。

這樣,薄谷案背後的這種罪惡就註定成為中共不能承負之罪和中共崩潰的原因。也因為這樣,分析谷案的視角就不能侷限在任何刑事犯罪和法律的範圍。這也提醒國際社會在60年前清除了法西斯後,現在已到了清除共產黨的時候,尤其是必須清除中共這個對人神犯下不可饒恕罪行的邪惡集團。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