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開來案庭審給中共高層醜聞又添佐料
 
楊寧
 
2012-8-11
 
【人民報消息】8月9日,谷開來故意殺人案的一審在歷經7個小時後草草結束了。根據庭審結束後法院通報的情況,主犯谷開來和從犯張曉軍都沒有對控罪提出異議,但法官沒有當庭宣判。毫不出乎意料的是,幾乎所有的西方媒體在報導審判時,都使用了“走過場審判”、“表演性審判”等類似詞語。因為如此重大案件能如此神速的審理,在西方國家完全是不可以想像的,除非庭審是事先布置好的走過場、演戲。

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基斯-里奇伯格事先聯繫好了一個可以進入法庭的觀察者。審判一結束,里奇伯格繪聲繪色的法庭目擊報導就上了網:“這位觀察者的敘述,以及正式的法庭聲明,描繪了戲劇性的案情,其中包括據稱是來自被害人尼爾‧海伍德通過電子郵件發出的威脅,以及谷開來如何在海伍德嘔吐之後要喝水的時候,把調制好的氰化物灌進他的嘴裏。”

“這位法庭內的觀察者說,谷開來隨後起身,對法庭發言。谷開來站起來說,‘我犯了罪,給黨和國家帶來不良的後果。’谷開來不僅對她的律師表示了感謝,而且也感謝審判長讓她得到了‘公審’。她也感謝公訴人,說他們‘揭開了內幕,暴露出被隱藏的骯髒秘密。’”

里奇伯格的這篇報導堪稱“表演性審判”的標準教材。無疑,在西方,單是證明那封含有威脅內容的電子郵件是否是海伍德所發,威脅內容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就夠審理很長時間了。而谷開來與海伍德的關係,兩人的糾紛緣起,谷開來如何下的決心,如何得到氰化物,如何投毒,海伍德的驗屍報告,如何證明谷開來行兇時控制能力弱於常人,谷開來究竟有哪些重大立功表現,等等,在西方的法庭上,也絕非10個7小時就可以解決的。這樣的庭審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又能是什麼?

更有意思的是谷開來的表現。谷開來不僅接受了殺人的指控,承認自己犯了罪,承認自己“給黨和國家帶來不良的後果”,而且對代表黨的律師、審判長和公訴人也表達了感謝,這樣言辭的背後顯然表達的是對中共給予自己“寬大”的感謝,顯然透露出案件在幕後已然達成了某種交易。而所謂“揭開了內幕,暴露出被隱藏的骯髒秘密”之語更像是事先安排好的說辭,更是為這場異常順利的“表演性審判”做了最好的註腳。

谷開來曾經在自己的《勝訴在美國》一書中稱:“最欣賞中國的司法審判方式……那是最公平的審判方式。最不喜歡美國的司法審判方式,因為會讓壞人鑽空子。”估計此時站在被告席上的谷開來內心應該慶幸自己幸虧是在中國而非美國受審,畢竟還是中國的審判讓自己這個殺人惡魔鑽了空子。

儘管中共當局預設的這場表演性審判還沒有最終結果,但卻已經讓世界對其政治和司法制度作出了同以往相同的判詞,那就是中共政治依舊是暗箱操作,可以操控司法,這直接導致中共司法制度缺乏獨立性,而且極其草率和不公正。而誠如一些分析所言,這樣的表演性審判草草了結就是為了掩蓋其背後的薄、周謀逆事實,以及薄、谷夫婦參與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販賣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屍體等罪惡事件。因此,這樣的審判不過是給中共高層爆出的一系列醜聞又添了點兒佐料,只能讓中共自取其辱。

至於下一幕如何“秀”,中共的劇本大概也早已寫好,只是要想“秀”得天衣無縫,實在是太難了,畢竟有太多的漏洞。列位看官,權當看一出即將落幕的滑稽戲好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