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愛恨有加!薄三兒啃趙本山腳後跟(多圖)
 
姜平
 
2011-6-2
 

薄熙來連趙本山的腳後跟都啃!

【人民報消息】6月1日是兒童節,新華網轉載重慶晨報的一篇圖片新聞《趙本山兒子自拍帥照曝光 學習非常優異(組圖)》,點開一看,這也能叫「帥照」?

至於說「學習非常優異」,北青網是這樣說的:「如今牛牛和妞妞都已經十四歲了,下半年就要升入高中讀書了,兩個孩子學習都非常努力,成績也很好,從不用父母操心。」

「學習非常優異」和「成績也很好」畢竟是不同的,薄熙來為了討江澤民的支持,連宋祖英的好友趙本山的腳後跟兒都啃,這確實有點那個。但仔細想想,也就不那個了,因為薄三兒打小兒就有這個前科。

薄熙來監獄服刑

薄熙來17歲因盜竊汽車判入獄八年。姜維平曾透露,薄給黑老大當跑前跑後的馬弁,被踢腫肛門還要陪著笑,畢恭畢敬聆聽「教誨」。

姜維平參加過大連市人大舉辦的會議,也至少有四次讀過薄熙來個人提供的簡歷,在1968年至1972年這一時間段,薄三兒寫道:「文革中進學習班,參加勞動」。姜維平說自己一直感到困惑,薄為什麼不寫「監獄服刑」呢?直到1998年姜維平在齊齊哈爾偶然見到了薄當年的獄友孫某某,才恍然大悟。

孫某某說,薄熙來入獄的罪名是小偷與流氓。薄一波被關起來後,孩子都丟在社會上,薄熙來好人不接觸,專喜歡和小偷、掏包、流氓混在一起。最初薄三(薄熙來外號,因排行第三)混人家一點吃的、喝的,後來就掏包與小偷小摸,以至斗膽在北京烤鴨店門前,偷了一臺吉普車,事發後叫人揍壞了,關到監獄,後在秦城關押。就在那時,薄熙來結交了一些獄中的牢頭獄霸。孫某某是其中的一個。另一個姓汪的是「大哥級」人物,打人致殘判了死緩,後改為二十年。最初他們狠揍薄熙來,因為那時薄瘦細個頭,娘娘腔,又是小偷,必成靶子,但他見風使舵,很會巴結人,就被兩個老大,當成跑腿的「飯勤」使用,有一次伺候老大不周到,叫汪某打的鼻青臉腫,老大把他肛門踢腫了,並問他:「你說在這個世界上,什麼是真理?」

孫某某模仿他們當年的動作,一邊揮手,一邊拿腔拿調地說:「薄三回答說,是真正的理!」於是被我們扇了六個巴掌,滿臉血印。老汪告訴他:「拳頭就是真理,老大就是爹!」薄連聲叫爹討饒,從此腫著肛門還「爹」前「爹」後的叫個不停。

「薄熙來為了往上爬,連個小孩也能叫爹!」

監獄服刑那一段慘痛經歷,讓薄熙來吸取的是負面教訓,他從中得知今後如何對付自己用的著的人,例如江澤民。

1999年8月10日至15日,江澤民帶著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央大型企業工委書記吳邦國等人,在瀋陽,鞍山等地「巡視」之後,然後趕到了大連,說是召開什麼「東北和華北地區八省市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實際上是帶著老婆王冶坪和江綿恒在美國生的兒子江志成免費旅遊。

薄熙來花重金賄賂江澤民的孫子,讓他為自己所用。江的這個美籍孫子是其當上海市委書記時準備後路的「計劃」產品。這個孩子後來又回到美國上學,暑假時回國探親旅遊。

薄熙來為達到往上爬的目地,方方面面都下功夫,對於江的大秘書賈廷安等人,更是少不了經常「打點」,於是此次江來大連,賈廷安送來的情報就被充份利用上了。

賈廷安通知薄熙來,這回江澤民不僅攜妻同行,而且還帶上了他最心疼的孫子。薄熙來叫親信車克民等人去把江的美籍孫子的喜好摸清楚。比如他喜歡足球,崇拜大連球員李明與教練李應發等人。他喜歡系朱紅色領帶,吃海鮮,等等。還有這個孩子到大連期間正巧逢生日,

據姜維平說,於是薄熙來進行了精心運作,他使出全身解數,陪好江的孫子。在有些關於訌澤民訪問大連的公開報導中,沒有出現薄的名字,原因是薄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刀刃上。薄對下屬說,江主席最心疼的人是小孫子,我們把他搞定了,一切都順理成章了!

所以,薄親自陪同江澤民與其孫子參觀了大連實德足球隊,並與主教練李應發與球星李明一同合影,這使戴眼鏡的江澤民孫子,樂開了懷。照像前,薄還精心為李應發和李明選擇了一樣的朱紅色領帶,一樣的深藍色的西裝,……總之真是處心極慮,細緻入微,極盡拍馬溜須之勢。

姜維平透露,在此期間,薄熙來準備了一些部門,精心布置好了人員,準備請江澤民去看,但江卻想自已做主,常常臨時變動參觀行程,薄對此很是恐慌,因為他當政有許多陰暗面,不希望江看到,所以就籠絡江的孫子,叫孫子左右爺爺。


薄熙來銀聯卡收買江的孫子!
薄命令大連新某房地產集團的孫老板,準備了十幾張銀聯卡,不僅向江澤民的隨員多人行賄,而且還當眾公開賂賄江澤民的孫子。一位大連新聞界的消息人士說,他親眼看見大連一個官員給了江孫子一張銀行卡,上面存了多少錢不得而知。另一個接近江隨行人員的人說,大連之行薄安排下面跑腿的,分發了許多這種銀聯卡,每張大概最少不低於8萬元,否則給了倒挨罵。給江綿恒兒子的那張卡上,薄熙來是下血本的。

在江參觀完大連造船新廠與戚秀玉職業介紹所以及華錄松下電子信息有限公司之後,已身心疲倦,打算休息。但薄還想讓江再去大連商品交易所參觀,目地是告訴江,他很懂股票市場與資本運菅,當國務院總理沒問題。於是受賄賂的江的孫子起了關鍵作用,他撒嬌拉爺爺去,薄熙來最終達到了目地。

給江澤民的孫子過生日是個重頭戲,薄熙來一點不敢馬虎。他選擇了一條豪華的軍用大船,供江家享用,不僅準備了生猛海鮮飛禽走獸,而且還請來了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楊赤等社會名流,邊吃邊唱,眾星捧月。並且還用服裝模特當服務員,為大家助興。席間滿臉奸笑的薄熙來等地方官員,又是切生日蛋糕,又是唱祝壽歌,又是吹臘燭,又是拍手呼叫,彷彿面對的不是一個在美國讀書暑假回國探親的不滿 20歲的學生,而是薄自已的親爹。有一個參與其事的幹部對姜維平說,「這真是有奶便是娘,薄熙來為了往上爬,連個小孩也能叫爹!」

薄被通知十八大進不了政治局常委會

2010年12月6日至8日,薄熙來不得不出馬陪同受中央委派的習近平在重慶市的調研。

調研結束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重慶市黨政幹部座談會並講話。「要求各級幹部特別是領導幹部要進一步察實情、出實招、幹實事、求實效,以紮實的作風做好各項工作,推動重慶經濟社會又好又快發展。」

習近平是派去與薄熙來交底的,也就是半明半暗的告訴薄,十八大確定他不進政治局常委會,要安心留在重慶「進一步構建『平安重慶』」。薄熙來耷拉個腦袋,牙根咬的連腮幫子肉都一動一動的。幾天都黑著臉,沒人敢靠前討不自在。

2011年香港雜誌1月刊上,薄熙來花錢請人吹風,謊稱其老婆谷開來深好易經、陰陽等傳統術數。並說老婆在習近平進軍委當副主席後,給薄熙來的仕途卜了一卦,結果是「晉」字,言外之意是薄熙來命中註定在十八大晉升。


薄把習視為不共戴天的仇敵!
但是,去年7月2日就已經宣布習近平為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並待五中全會通過,10月18日十七屆五中全會結束通過了增補習近平為中央軍委副主席,為什麼今年1月中旬薄熙來才吹風說老婆為他蔔到好卦?有人透露說,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是因為2010年12月初習近平來向他交了底,薄不甘心。

薄三兒夫婦這麼一折騰,反倒在高層招罵,好幾位老傢伙忿忿不平道:「拿易經嚇唬咱?呸,還嫩點!」「誰不認識幾個易經高手」,「這小子要真相信易經,決不敢心那麼狠、手那麼辣!」「只要我活著,他別想當常委!」

其實,谷開來沒有透露她蔔的全卦,因為有些話對薄熙來很不利,所以只透露了卦中的最後一句:「《象曰》『維用伐邑』,道未光也。」

為什麼透露這句呢?那些想賺錢的所謂「易學大師」解卦說「卦的含義是諸侯進京獲大榮譽」,薄熙來進京當大官有望。谷開來喜出望外,才弄巧成拙。為了確定自己是否肯定當第一夫人(國家主席夫人),她再找其他研究易學的人去核實。研究易學的人並不是個個都是下三爛,有實卦實解的,有人告訴谷開來,這句古文翻成現在白話文的真實意思是:「用殘酷鎮壓殺戮的手段維持自己統治地盤的人,前途無亮」。薄熙來知道後非常不滿,說這些人是有政治背景的,言外之意是胡習的人馬。

轉移視線 江系給胡系人馬栽贓

十八大與十七大、十六大不同的是,胡錦濤兩屆任滿必須要退下,江澤民認為十八大有的一拼,一定要把自己人馬安插進去。要安插自己人, 要在十八大有布局權,首先江得漂白自己。於是第一步,江就在去年9月把揭發他「二奸二假」問題的大陸學者、中國二戰史研究會會員呂加平秘密抓捕,讓他閉嘴。

近期江系不斷做著一系列的大動作,重點是輿論打擊胡的勢力,並把做的惡事栽到胡系身上。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周永康派人直接逮捕了艾未未,但卻放消息說是胡的人馬、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派人抓的,並性酷刑虐待了艾未未。

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被警察帶走之後失蹤十九天的4月22日,周永康派人向記者透露,艾未未在審訊過程中遭到酷刑逼供,說艾未未案件是由北京市公安局經濟偵辦總隊和國保總隊聯合辦案,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親自指使辦案人員將酷刑折磨高智晟的錄像給艾未未看,其中包括將電棍插入高智晟的肛門。

在《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中,高智晟寫道:這時又有人走進來的聲音,「甭他媽的跟他練嘴,給丫的來實在的」,我聽出來者是王姓頭目,「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嗦,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丫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丫的屍體都找不著。……」

高智晟把江的「610」系統給他性酷刑說的很清楚:「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

高智晟還講的很明白,公安局長沒權力左右他的事情,「經這次折磨後,我幾乎時常處在沒有知覺的狀態中,更多的是沒有了時間知覺。不知過了多久,一群人正準備再次施刑時,突然進來人大聲喝斥了他們,讓他們都滾出去。我能聽得出,來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長,此前我多次見過之。至少在我認知的層面上對之有好感,人較為開明、直率,對我和我全家有過一些保護。當時我的眼睛不能睜開,但我整個人已體無完膚,面目全非。聽得出他也很憤怒,找了醫生給我作了檢查,說他也很震驚,但說這絕不代表黨和政府的意思。我問他誰的意思能如此無法無天,支吾以對。」

在這個期間,高智晟要求送他進監獄,或送回家,該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無法承諾,他最大的權限是把折磨高智晟的人叫進來聲斥了一陣,命他們給高智晟買衣服穿,晚上必須給高智晟提供被子,必須給他飯吃。「並答應盡全力為我去爭取或回家,或進監獄。」在中國,江澤民建立的「610」系統權力高於黨委。高智晟親身證實了這一點。

江系謊稱是胡系北京市公安局長傅政華下令折磨艾未未的,並說的活靈活現:「『怎樣對待高智晟就怎樣拿下艾未未』,在連續幾天的折磨之後,艾未未最終被迫在認罪書上簽字,承認偷稅。」

這事只能欺騙外界,高層的人對內鬥的事門清兒,即使當時他們對情況並不完全了解,但均認為:若真有此事存在,那一準兒是周永康幹的;若沒有此事存在,而是故意散布謠言的,也一準兒是周永康幹的。事後,艾未未妻子得到15分鐘的探視,艾未未親口證實說,他沒有受到這種酷刑。也就是證實了周永康確實給傅政華造了謠言。為的是打擊胡錦濤。

江澤民對薄熙來愛恨有加


江澤民對薄熙來愛恨有加!

從薄熙來當大連市長,江就與他打過交道,而且對薄的耳聞也不少,這就是為什麼薄一波活著時,江用的著他,都沒給薄一波那麼大面子,把他兒子提拔當省委書記。近些年,江更看清薄熙來的真面目。江確實有點怕又有點愛。

江過去提拔的人,都是對江的指示說一不二。但凶狠的薄熙來是個自視「天下第一」的人,江怕薄熙來進入決策層,兩人現在的位置就要顛倒了,薄成了爺爺,自己成了孫子。

但江又對薄熙來始終有點愛,那就是江可以確定,若薄熙來當總書記或當政法委書記,一定會對法輪功學員大開殺戒,這確實間接阻止了江在各國被起訴的實施。

胡錦濤非常明白這個局面,所以對薄熙來進入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會很忌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