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 命定的狀元跑不掉
 
諸葛仁
 
2012-7-16
 
【人民報消息】清代的袁枚寫了一本書叫《子不語》。「子不語」一語取自《論語·述而》:「子不語:怪、力、亂、神。」意思是孔子絕口不談「怪異、暴力、悖亂、神鬼」等事,那麼袁枚就把孔子不談的事情,但又是真實發生的歷史故事補充了一下。

據悉,《子不語》書成後,袁枚發現元朝人說部中已有此書名,又改為《新齊諧》,取自莊子《南華經·逍遙遊》「齊諧者,志怪者也」。不過,有很多人還是稱此書名為「子不語」。《子不語》一書的多數事例來自袁枚周邊的親朋好友自己的親身經歷,另一部份來自朝廷或地方官的邸報或公文,對此袁枚都嚴謹的註明出處。

今天我們來看看袁枚《子不語》中的一個真實故事,此故事說明冥冥之中有定數,神定的狀元無論經過怎樣的一個過程,只要自己在此過程中沒有幹什麼額外的壞事,最後還是能得狀元。此事發生在清朝癸卯年的江西,消息來自鄉官的邸報。

癸卯那年,鄉試的試題是「學而優則仕」。江西學士周力堂以此為題,文章寫得太深奧,學識比周力堂淺薄的房考官張大人讀完此考卷,根本不知所云,於是認為簡直糟透頂,便放到不能錄取的卷子堆裏。

到了晚上,各房的考官都去睡覺了,房考官張某,忽然不斷的說起胡話來,還不斷扇自己耳光說:「這樣好的文章,你卻看不懂,還厚著臉皮做房考官!」家眷被折騰醒了,以為他精神錯亂,趕忙叩敲各位房考官的門,求助他們幫忙,各房考官翻查到張大人批閱的這張卷子,每人讀了一遍,也都懵嚓嚓。古代人沒有現在人的科學頭腦,所以悟性好,有人說:「發生這等事決不能等閑置之,我們試著把此文卷送上去,怎麼樣?」大家都認為這是唯一的做法。

朝廷主考官是禮部侍郎任蘭枝,他見了這份考卷,不禁驚喜的讚嘆道:「奇文、奇文,所有考卷中,沒有能與其相媲美的。」

當時,副主考官德公看文看得倦了,趴在案上小酣。任蘭枝等他醒後,告訴他這份文卷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作,請他過目。德公馬上問考卷編號,任蘭枝說是「男字第三號」。德公說:「那就用不著看了,確定為第一名吧。」任蘭枝忙問:為什麼?

德公說:「我剛才睡得正熟,忽然見有金甲神來向我祝賀說:你的第三個兒子,中了第一名。現在你讓我看的恰恰是男字第三號卷子,豈不是應驗了嗎?」說完,他再看周力堂的考卷,也大加讚賞,於是周力堂中了狀元。後來,官做到福建巡撫,南河總督。惠民很多,口碑良好。

張榜之後,此事才流傳出去,不少人好奇,去問考官張大人為什麼審卷當晚說出那種不尋常的夢話,張大人很詫異,原來他自己一點也不知道。△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