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鎮壓 引爆“草泥馬”怒吼
 
牟傳珩
 
2012-7-17
 
【人民報消息】四川什邡市以青年學生為先鋒發起的萬人奮起保護家園的維權活動,遭到當局血腥鎮壓;而什邡人民無懼威脅,在中共建黨91周年第二天,扯下中共市委的牌子踩在腳下的壯舉,更令網絡民眾激奮不已。

催淚彈、震爆彈引爆“草泥馬”怒吼

四川什邡因鉬銅項目,引發當地90後學生身穿印有“宏達鉬銅滾出什邡”上衣,在市政府門口拉開橫幅抗議事件,大量群眾隨即參與維權抗爭,並有外地學生趕去聲援。7月2日,什邡市聚集了更多的學生和市民遊行,向政府請願。警方數十輛特警防暴車,與民眾多次發生衝突。警方向密集人群發射催淚彈和震爆彈,混亂中有人用濕毛巾捂臉,將催淚彈踢向特警群;身穿防暴盔甲、手持棍棒的警員,野蠻追打參與示威的學生和民眾。在網路中流傳的大量視頻和現場血腥圖片顯示,許多抗議民眾,特別是婦女老人被特警追毆,被打得頭破血流,甚至有抱在懷裡的幼兒也遭暴打,引爆民眾公憤。網友紛紛發言譴責當地政府的血腥暴行,並以“黑狗”來稱呼參與鎮壓作惡的特警。許多當地的飯店都貼出告示:“本店謝絕特警進入”。此事件令中共合法性再次受到民眾的普遍拷問。

親目現場的網友@漂6瓶說:我們被打了!有好幾個女孩子被警棍打倒在地!我們手無寸鐵!我們只能閃躲!我看見警棍在老人女孩身上狠打!我的心在滴血!我的手還在發抖!網友@Jwong1202看了特警毆打民眾的照片後寫到:草泥馬祖國!看到這張,我流淚了。

“我們可以犧牲,我們是90後”

“我們可以犧牲,我們是90後!”這句來自什邡的口號一經喊出,一夜之間轟動了中國的大江南北。在這次四川什邡民眾抗暴中,這些90後學生,不僅是先鋒,更是主體。他們的英勇無畏彪炳史冊,感動中國。微博名家葉隱追問道:“我們可以犧牲,我們是90後!寥寥11字,鏗鏘悲壯,擲地有聲!因為恐懼把本該在自己這一代該完成的責任,推諉給下一代。剝奪80後90後幸福的……是掌握權力和資源的50後60後70後,逼迫青年流血犧牲,老而不死的你們/我們難道不慚愧嗎”。

今天,從中華民族長期被一個領袖、一個政黨、一個主義蹂躪的災難現實中,悲壯地走來了90後新成長出來的一代學子——他們終於接過了“89-64”大學生承擔民族大義的接力棒,正在“冒著政府的震爆彈”,帶領市民走向公民正當性抗爭的最前沿,試圖改寫中華民族60多年來,一直生活在槍桿子支撐的公權力剝奪民眾權益的屈辱歷史。如此90後學生吼出的這聲悲壯告白,足以令我們每一個人乃至整個民族為之動容!

今夜請為孩子的安全而鬥爭

7月3日,什邡公安局措辭強硬地發出通告,勒令“凡煽動、策劃、組織非法集會遊行示威活動或打砸搶的人員”,“三天內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並開始大肆抓捕學生。為此,7月3日晚,幾萬群眾再次齊聚政府門口強烈要求放人。一些孩子家長跪在門口,大家都說這次孩子們是英雄。民眾同聲協力,大喊“放人,放人”,直到深夜。網民@高氏兄弟沉痛地留言說:“我一直覺得上一代對不起我們,我們對不起下一代。本該上一代解決的問題卻因他們的糊塗和茍且而推給了我們,我們又因自己的茍且與怯懦又推給了下一代。擱置如今,一代代負擔越來越重。為此應當羞愧懺悔!而80/90後們卻因體制與歷史原因成為單傳獨子——他們必須活下去。該犧牲的理當是我們老而不死者。”為此,什邡民眾群體發出了“今夜請為了孩子的安全而鬥爭,他們是我們的好孩子,堅持就是勝利,不釋放孩子們,就抗爭到底”的維權宣言。在如此災難深重的中國,是無法制約的公權力的瘋狂,把這個民族扭曲到要由本來只應專注於學習的孩子們,以幼嫩的肩膀,擔起了民族的大義。然而,政府還要抓捕他們。這究竟是誰的罪惡?

“什邡事件我真的怒了!”

眼下,大陸很多喉舌都被迫噤聲,但是許多目睹軍警暴行的媒體人也忍無可忍了,他們不顧禁令,被迫發出低沉的怒吼,甚至一些現場的記者,乾脆變身為網民頂著壓力大膽發聲。《南方都市網》在新浪認證的官方微博上發出怒吼道:“今天,什邡的特警敢向人民動武,敢打女人和孩子;明天,你我生活的地方特警,就敢對你我動武。今天你不說話,明天,你我就可能被武裝槍殺!我們,必須譴責他們,必須依法懲辦肇事者!必須有人為這次惡性事件負責!”

山東電視臺馬克導演表示:“作為一名媒體人我沒有能力行使我的工作,我深感無奈和歉疚!但是我也是一名燃燒著正義之火,有一顆火紅之心的中國人!我深愛我的祖國!我深愛我的同胞!已經憋得無法忍受,發句無奈的牢騷。如果屏蔽就屏蔽吧!如果去 V就去V吧!如果秘捕就秘捕吧!只能用這種方式抗議了!什邡事件我真的怒了!”

北京媒體人趙鵬怒罵道:“混蛋!我大使館被轟炸,你抗議;美國向臺出售武器,你又抗議;印度參與南海油田開採,你仍然抗議;日本拘留我船長,你再三抗議;菲律賓要強占我黃岩島,你他媽還是抗議。當什邡人民對你扔了個礦泉水瓶子,你們終於拿起了武器。”

《經濟觀察報》發表了署名五嶽散人的評論《什邡:對暴力失效的恐懼》,並在官方微博上推廣,評論寫道:“什邡政府,一邊是武裝力量驅逐抗議者,一邊是息事寧人地宣布順應民意、停止項目,看上去相當精神分裂。為啥強力控制局勢了,反而在實質問題上低頭?官方也害怕進一步激化矛盾,把民眾逼到‘不畏死’的階段。簡單說,官方對於暴力本身已經心中無底了。”

中共建黨91周年陷於四面楚歌

眼下,國內“洪(紅)”災泛濫,正義淪陷,人權缺失,民怨四起,大規模群體抗爭事件正在全國遍地開花,僅僅中共建黨91周年的“七一”前後就有:

重慶萬盛區和綦江縣合併事件自4月初爆發,有近10萬民眾抗議示威後,萬盛區市民仍然以各種方式繼續抗議,表達不滿。“七一”前夕,當地上萬民眾連續幾日走上街頭“散步”,但遭到防暴警察的暴力驅趕,事件至今並未了結。

就在“七一”前的6月25日這一天,就同時發生三起大規模群體抗議事件:廣東韶關力拓民爆器材廠,工人抗議公司高管貪污,侵吞公款,從5月初罷工至今近兩個月,官方派出上千警力鎮壓,並發射催淚彈驅離示威工人,抓捕多人;同日下午,廣州地區參戰老兵和部分志願兵、失業軍轉幹部共700多人來到廣州市政府靜坐請願,要求落實各種退伍軍人安置和優撫政策,引發衝突;廣東中山市沙溪鎮居民與治保會發生衝突,附近四川等外省民工紛紛加入,數千人圍住治保會,防暴警察出動鎮壓,民工扔磚頭、啤酒瓶、雜物還擊,多輛警車被砸或掀翻,一治安崗亭被砸爛,近萬人與上千警察發生衝突,很多民眾被打傷住院,武警進駐封鎖了所有道路。6月27日凌晨,戰火燃燒到中山車站,富華道全線封鎖。事件震驚海內外。

在香港,市民借香港實行“一國兩制”15周年胡錦濤到訪之際,打出“港共滾出香港”的標語,爆發據稱40萬人的大遊行。在大陸,“七一”前有數萬來自全中國各地的訪民湧入北京城,以各種方式舉辦維權抗議活動,與香港大遊行遙相呼應,聲援香港同胞。而上海、天津等地都有訪民“唱支冤歌給黨聽”類的抗議活動,致使中共建黨91周年四面楚歌。

這些越來越頻繁的群體事件,都在揭示公民維權運動勢不可擋,一次又一次地對中共合法性提出挑戰。按普世價值理解,任何時候,當政者向和平請願或表達異見的人民使用暴力,都是犯罪行為,都是在對政權正當性和合法性的自我解構。如今,什邡政府對人民瘋狂使用爆震彈的事實,已經證明了其赤裸裸的暴政行徑。

施暴者們的真正恐懼感來臨了

人們是為了追求幸福、安全與自由而制定法律、建立秩序的。這種法律和秩序如果導致了統治者的欺騙和暴力,人民就有權蔑視它。什邡市委和市政府在強力施暴的同時,遭到民眾的一致性怒吼。現在,恐懼的已不是民眾,而是施暴者。為平息輿論,什邡市委和市政府在事發後承諾,“責成企業從即日起停止施工,如大多數群眾不理解、不支持項目建設就不開工。”與此同時,被抓捕的群眾,有21人已獲得釋放。目前沒獲釋的6人都是學生,群眾普遍認為此6人受傷太嚴重,警方不敢放出來。

在當今中國,公民普遍有一種對不受約束的權力隨意濫用本能的敵視與憤怒,許多人都有過被官家粗暴對待的個人記憶,有著被警察、城管等部門“野蠻執法”、暴力鎮壓的總體經驗。現如今,每一個中國大陸的公民,都無法預料命運的下一站又將面臨怎樣的權利被侵犯的災難,於是公民就只能團結一致,顯示力量,消除恐懼,聯合抗暴了。

今天,當百姓無以復加的民怨與憤怒積蓄,足以超越對統治暴力的恐懼時,企圖壟斷一切權力與資源的施暴者們,害怕政治“破產”的真正恐懼感就來臨了——其實,今天最懼怕公民展示肌肉的是中南海。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