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讓國人震撼(圖)
 
周曉輝
 
2012-7-6
 
【人民報消息】在什邡近幾日的抗暴中,90後的學生成為示威的發起者。而一張什邡“辣妹”展開雙臂阻擋軍警的照片引起了網民的熱議,有人稱其是最美女孩,此照片可獲“普利策獎”。很多人更是從中“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了中華民族是有希望的!”另一個讓人慨嘆並同樣引來眾多網評的消息是,什邡當地食街的餐館全部在門上張貼了“本店謝絕特警入內”的告示。有網友如此留言道:“大家都動起來封殺警察,你吃錘子,打了我們,炸了我們,還要給你吃,吃屎嘛你!”

無疑,甚邡眾多年輕的學生、“辣妹”和食街餐館老板的所為代表著正在覺醒的中國人的反抗。他們勇敢的行為在撼動著、也在喚醒著每一個良知尚存的中國人。

德國2005年曾拍攝了一部名為《希望與反抗》(又名《索菲‧ 紹爾:最後的日子》的電影。影片根據真實故事改編,榮獲2005年柏林電影節最佳導演獎等多項褒獎。影片中的索菲‧ 紹爾和漢斯‧紹爾兄妹是德國家喻戶曉的人物。二戰期間,他們和其他四名青年共同成立了反納粹組織“白玫瑰”,並以散發傳單的形式反對戰爭和納粹的統治。最後因在散發傳單時被人告密而遭納粹逮捕。

電影就講述了1943年,索菲被捕後短短幾天內的審判與被處死的過程。索菲和哥哥在經過一場封閉的不公平的審判後,一起被處死,一個年僅25歲,一個年僅22歲。兄妹二人走上斷頭臺那一刻發出的“自由萬歲”的呼喊讓無數德國人汗顏,也震醒了不少麻木的心靈。

戰爭結束後,紹爾兄妹成為了德國人心目中的英雄,索菲甚至還入選了當代十大德國偉人的行列。無疑,原因就在於他們在個人言論受到高度限制、進而形成“沉默的大多數”這等晦暗格局的納粹時期,他們勇敢地用自己的聲音喚醒著麻木的靈魂。

事實上,索菲並非一開始就表現出非凡的勇氣。當初到慕尼黑的索菲看到哥哥書中“反抗”、“暴政”的詞句時,第一感覺就是“我很害怕”。顯然,這種害怕、恐懼的心理正是絕大多數人面臨強權的心理。因為這樣的心理,人們不敢接傳單,不敢看傳單,更不敢反抗。這樣的心理狀態不僅是納粹政權所需要的,更是所有獨裁專制政權所要達到的。只有人民恐懼,才會選擇服從,才不會自由的思考,才會縱容暴行的繼續。

然而,索菲最終克服了這種恐懼,成為了哥哥漢斯強有力的幫手。他們四處散發傳單,呼籲人們不要沉默,要結束暴政,因為“沉默服從納粹的德國人即是納粹罪惡的脅從犯!”“所有看到傳單的人,請為了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以及保護個人免於受到罪惡的獨裁國家之獨裁行為所迫害而奮鬥!”……

這傳遞真知灼見的傳單讓納粹恐懼,因此才瘋狂地追捕白玫瑰組織成員。雖然他們抓到了所有成員,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的“勝利”。影片中,索菲在法庭上對法官說的話足以警戒後世:“我今天站的地方,就是你們以後要站的地方。”

也許,絕大多數沉默者會問:“一張小小的傳單能改變什麼?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或許,一張傳單的確改變不了什麼,一場社會變革的正常進行或只能來於合法的議會政治,或來於其他具有推動能力的社會力量。然而,一張傳單,它的作用並非是可有可無的,它畢竟刺穿了單一世界的謊言,讓內心良知尚存的人們感到了溫暖,看到了希望,甚至喚醒他們加入反抗的行列。紹爾兄妹做到了,他們無形中影響了不少德國人的想法,並在他們能力允許的範圍內,開始消極抵抗納粹。

如同德國的紹爾兄妹一樣,甚邡年輕的學生、“辣妹”和食街餐館老板也一定是克服了最初的恐懼,選擇了勇敢反抗暴政。他們在讓眾多國人震撼的同時,也增添了更多的勇氣。毫無疑問,“如果暴動的浪潮席卷整個國家,就像空氣一樣,如果大家都來參與,那麼制度就會在猛烈的浪潮中動搖。”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選擇勇敢地站出來時,焉知不會天翻地覆?蚍蜉也能撼動大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