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邡學生的精神與勇氣照亮了我們的時代
 
大紀元編輯部
 
2012-7-8
 
【人民報消息】近日,四川什邡發生群體事件,數萬民眾抗議重金屬高污染的宏達鉬銅項目。中共左派喉舌《環球時報》日前發表社論,把參與抗議的學生與文革紅衛兵相提並論,聲稱不應鼓勵中學生走上衝突一線,公開點名影射法輪功學員創辦的獨立媒體與社會知名人士“鼓勵中學生走上衝突一線”。

對此次事件,中共當局出動大量警力進行暴力鎮壓。網絡視頻顯示,有無辜民眾和弱女子被警察毆打,或遭震爆彈擊傷。當局的做法引發空前的民憤。在廣大民眾和海內外輿論的壓力下,當局罕有公開退讓“表示不再建設該鉬銅項目”。在被抓的民眾與學生中,官方聲稱已釋放21人,還有6名被拘留,其中3名被刑事拘留。民眾要求釋放6名被拘留人員。

中共當局的錯誤決策導致惡果引發中國學生抗暴。大紀元關注中國的弱勢群體,這是社會公義。不管是哪個群體,他們敢於為維護百姓利益,維護自身正當權益而發聲的勇氣,都值得稱讚。

縱觀什邡事件的整個過程,可以說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事情的起因是宏達鉬銅項目。這個項目會造成嚴重環境污染,曾先後被新疆、西藏、雲南拒絕,最後卻落戶什邡。

在中國,因為當局的GDP思維與官員的利益驅動,環境影響和老百姓的長遠福利被拋之腦後。在一次聯合國調查中,全球20個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中國竟然占了16個,達80%。中國75%以上的河流遭到了污染。環境污染問題導致了無數的癌症村、肺結核村(參見中國癌症村見聞實錄)。前不久,福建、大連、廣東都相繼發生過民眾抗議重污染項目的事件。

在這種大背景下,鉬銅項目引發的民眾的強烈反彈,並不令人意外。越來越多的當地民眾從網絡上了解到鉬銅造成的環境危害後,開始反對該項目。最關心這件事的是什邡的中學生,因為什邡沒有任何大學,最高的教育機構是什邡中學,因此學生成為最主要的呼籲者和參與者。而當局無視百姓的切身利益,無視民眾的呼聲,在中共體制的暗箱操作下,不負責任通過了該項目。學生走上衝突第一線抗暴,對中國當地官員以及共產黨決策體制表達強烈抗議,這正是中共暴政逼迫與教會民眾的,古人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環球時報》把什邡學生與文革紅衛兵作比,是一種不辨是非的做法。什邡學生為了自己家鄉有一個安全乾淨環境而發聲,這難道不應該嗎?而文革的紅衛兵運動,卻是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為了自己的政治權力而耍弄的陰謀。

中共多次運動都把學生推向“危險第一線”

《環球時報》也似乎忘記了,常常冷酷地利用學生,把學生推向危險第一線的,正是共產黨人。當年被中共利用的地下黨員、青年學生不勝枚舉。在當年鬧革命的時候,共產黨毫不猶豫的把幼弱的學生送到了鬥爭的第一線、衝突的第一線。直到現在,中共控制下的高校,政治學習無所不在,少先隊、共青團,在小小的年紀就被黨灌輸黨性,要他們“時刻準備,建立功勛,要把敵人,消滅乾淨”,走在政治的最前線,走在階級鬥爭的最前線。

這一次,學生自己站出來了,為什麼《環球時報》卻忘記了中共的“傳統”,忘記了官方對“五四”的正面評價,不為學生和民眾的合法權益辯護,反而含沙射影,簡直是自打政府嘴巴?環時為何如此忐忑不安?說到底,是因為那些學生的做法不符合當局的意志,不符合黨的利益。在黨的眼裏,在官方喉舌眼裏,問題的實質不在於中學生是否要走在衝突的一線,而是看是否是黨的需要、當局的需要。在必要的時候,最殫精竭慮要利用學生的、鼓動學生的,恰恰是那個偉大的“黨”。

在事件過程中,官方權力因為長期迫害民眾而空前膨脹,對民眾與學生大打出手。但在環時社評裏,卻對當局溫和有加,僅用“失當”、“反思”,對失當之處應“查處”,對學生卻要追究他們是否“應承擔刑事責任”。環時忘記了一個基本的事實,是當局的決策引起了公憤,民眾的抗議要求完全是正當的,那麼,讓民眾和學生受傷流血的惡警,不更應該被追究責任,甚至是刑事責任?

在任何一個社會,老人和孩童受到的待遇都是這個社會文明程度的標誌。即使在被中共詛咒為黑暗的北洋軍閥政府,它也沒有像中共這樣對學生進行殘忍的鎮壓、迫害與殺戮,更不會見到環球這樣的媒體對學生如此的冷血言論。

在中國這樣一個“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學生”的社會,教育經費占政府開支的比例卻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一個占世界20%的人口,卻只有世界1.5%的教育支出。當局可以為比自己富有的國家慷慨解囊,可以花幾千億搞一個運動會、一個博覽會,卻讓無數的孩童呆在大山溝裏連課桌黑板都沒有。當局這樣的做法,環時敢譴責嗎?

1990年,中國成為《兒童權利公約》的第105個簽約國,公約確認了兒童廣泛的權利,包括享有結社自由及和平集會自由的權利。捫心自問一下,中共當局做到了多少?

環球在號召要對學生使用法律、追究責任的時候,是否也曾經審視過當局是如何對百姓肆意妄為,如何大肆迫害百姓?他們是否曾真正真心維護過法律的尊嚴?他們為何不為六四的死難者說話,為何不為法輪功說話,為何不為拆遷的民眾說話,不為千千萬萬上訪民眾說話?

從另一個角度說,環時的言論並不令人感到奇怪。在中共貪腐令民間怨聲載道、世界瞠目結舌的時候,環時卻放言要允許“適度腐敗”,足見其道德立場。人可以無知,但不可以如此無恥。

中共掩蓋自身罪惡 製造外在“敵人”嫁禍

事情不止於此。環時還對海外民主人士與正義媒體如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媒體對學生勇敢行為的正面認可大放厥詞。把自身的問題歸結到外界,製造一個外在的敵人,這樣的手法,已經沒有用了。中國百姓已經親眼目睹並切身體會到了中共統治下的黑暗。這是任何外界的說辭所無法轉移與改變的。

實質上,環時所擔心的,是官方權威受損受打擊,這實在有點自作多情。這個黨已經自己毫不猶豫地扯下了面紗。中國每年有近20萬起、每三分鐘一起的群體事件,有超過3千萬起、80%以上是官員錯誤造成的民眾上訪事件,再看看多少王立軍這樣的“叛國”官員,看看薄熙來、周永康、江綿恒這樣的巨貪,看看政法委對百姓的長期打壓與迫害,這樣的“官方權威”實在無需在乎別人的打擊。

從某種意義上說,什邡事件學生的遭遇,是我們時代的悲哀。很多本應成年人承擔的道義責任,因為他們被打折與壓彎的脊骨而不幸落到了年輕人身上,而由後者還稚嫩柔弱的身軀扛起。從這個角度看,那些學生的精神與勇氣,照亮了我們的時代,更照出了中共環球時報那些御用文人的鄙陋。他們不僅沒有承擔自己作為成年人的責任,反而對年輕學子放冷箭;他們不但沒有為這個社會的正義發聲,沒有為民眾的利益發聲,卻對在當局殘酷迫害下仍然維護正義的法輪功學員創辦的獨立媒體以及正義之士進行責難。

無論如何,這是一個民意勃興的時代。正如什邡事件所告訴我們的,不要輕易低估民眾的力量。官逼民反,如果執政者執意要繼續壓迫民眾,終有一天,他們會品嘗到民眾的力量。不管人們是否願意,一個個巨變正在朝我們走來。在這巨變中,每個人都在選擇自己的角色。道義的天平在衡量一切。懦弱將成全邪惡,無恥將帶來災禍。

知恥者勇。但願所有的媒體人都不要再去責怪熱心的學生,不要去打擊善良,不要忘記自己作為成年人的責任,更不要辜負無冕之王的名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