鉬銅項目在什邡落戶幕後的鬼影
 
周曉輝
 
2012-7-5
 
【人民報消息】這幾日,四川什邡民眾因重金屬高污染項目而引發的抗暴之舉吸引了全國各地乃至世界民眾的關注和支持。人們不禁要問,這個先後被新疆、西藏、雲南拒絕的項目緣何可以落戶什邡?什邡市委書記李成金究竟在其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

不過要說李成金,還是要先說主導鉬銅項目的全國赫赫有名的民營企業宏達集團。根據胡潤研究院2011年評選的2010年的礦產富豪榜,總部設在四川成都市的宏達集團的劉滄龍、劉海龍兄弟以130億元的財富首次成為該榜單的“礦王”。目前,宏達集團旗下所屬企業35家,其中上市公司2家,是中國500強企業和中國最大500家企業集團。身為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工商聯副主席的劉滄龍雖然剛剛辭去了董事長職位,推出了其28歲的兒子劉軍,但他依然是宏達集團實際的掌門人。

有網民爆料稱:很多四川人都知道,宏達集團劉滄龍與四川廣漢漢龍集團劉漢(註:二人是堂兄弟)90年代混黑道,後開KTV,走“正道”攀上特高官,不可一世,市級官員算個鳥,省級低頭讓三分。是否如此,筆者因為不掌握確鑿的證據,只能當作一種說法看待。不過,無可否認,在有中國特色的環境下,任何一家民營企業,尤其是要想做大的民營企業,都必須和官府和官員保持良好的互動,想必劉滄龍掌控的宏達集團也不例外。

從目前找到的資料看,劉滄龍還的確與高官有著良好互動的記錄,能量的確不小。2001年3月28日,四川省委書記的周永康攜省、市主要領導班子視察宏達化工,稱董事長劉滄龍為“生龍活虎地開展工作的企業家”。2002年11月30日,升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公安部長周永康再度視察宏達。2003年11月,新疆黨委書記的王樂泉視察宏達。2005年8月26日,宏達控股的雲南金鼎鋅業大礦開發一期10萬噸電鋅項目舉行竣工典禮,四川省副省長楊志文、雲南省副省長李新華、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會長康義等領導參加典禮並剪彩。

此外,2006年4月19日,時任德陽市市委書記李成雲、德陽市政協副主席旅遊局長王玉華、什邡市委書記人大主任何明俊、副市長葉錄如等視察宏達旅遊開發情況。2007年4月22日,四川省委副書記、省長蔣巨峰視察宏達有色金屬生產基地;同年11月21日,賈慶林和國務委員劉延東親切接見劉滄龍。2010年11月29日,由四川省副省長黃小祥、四川省政協副主席兼四川省工商聯主席陳次昌等相關主管部門領導出席宏達控股的四川信托有限公司開業慶典並發表講話……

上述官員包括了從中央到地方、尤其是四川的各級高官,而且同屬江系的周永康、賈慶林、黃小祥等也奇妙地連在了一起。無疑,劉滄龍與某些官員在背後的交易一旦曝光,一定又是一個“精彩紛呈”的連續劇。

正是憑藉著與高官們的良好互動,宏達集團開始了一個又一個大項目。鉬銅項目是其又一個擬上馬的項目,但由於其對環境的高污染,尤其將對水源造成污染,而幾次被他省拒絕落戶。不過,什邡市市委書記李成金卻在這種情況下,不顧諸多當地官員的反對,大膽接手這個項目,理由是“項目能給三年前遭受嚴重地震災難的創造許多就業機會和盈利”。

為了普及自己的觀點,李成金還專門召集所有部門負責人進行封閉式會議,必須現場表態,統一口徑,服務於大局;同時下令媒體、電信和公務員向民眾宣傳項目的優越性。此外,為了躲避民眾的抗議,項目奠基典禮也偷偷在6月29日舉行。

李成金真的是為當地百姓著想還是藉此為自己謀私利,或者是迫於某些壓力,也許可以從2008年四川大地震後,一個叫吳斌的人憤怒的指責聲中一窺端倪。

吳斌曾發帖怒斥什邡市當局欺騙溫家寶,拖延救援時間,瞞報災情,不將救災物資盡速發到災民手中,不要物資只要現金等。他發出了如此的悲聲:“這麼多年來,你們把什邡作為你們升遷的鍍金地,把什邡作為你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下金蛋的老母雞,把這隻老母雞作為你們政績的墊腳石,我們什邡人忍了……但是,現在,這隻老母雞就要死了,你們怎麼還如此冷血?”“何明俊、李成金,用你們的有生之年拷問自己,你們對得起什邡的冤魂們嗎?”

這樣並不愛惜百姓的李成金,若有人相信他所言的接手鉬銅項目是為百姓著想的鬼話,那才真的奇怪呢。既然不是為百姓著想,那接手項目只有兩種可能:一、在宏達集團的遊說下,迫於某高官壓力而同意;二、被宏達集團許以厚利。大概其所說的“盈利”應該包括其提成吧。

讓李成金等人沒有想到的是,該計劃在什邡人民的強大抗議下,被迫宣布放棄。而在特警出動持續打壓的背後,我們還可以嗅到哪些高官的影子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