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大代表與西方國會議員
 
劉曉
 
2010-3-7
 
【人民報消息】目前中共的兩會正在北京肅殺的氣氛中進行著,而中國老百姓對此早已是漠不關心,“你開你的會,我過我的日子”;就連交通深受其影響的北京人也沒了什麼脾氣。不過,今年2千多名人大代表人手一臺電腦的新聞還是讓很多平民百姓發了些許感慨。在許多人眼中,人大代表不僅是權勢的代名詞,而且還是諸多利益的獲取者,當然前提是他們“要聽黨的話”。

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在中國,當人大代表並不是件辛苦的事情。儘管根據中國憲法,人大代表理應是人民意志的代表,需要選舉產生;但眾所周知,各級人大代表候選人是由中共各級組織部門推薦的,並經黨委領導批准後,由基層黨組織嚴密監管選舉全過程,以確保組織推薦的候選人高票當選。此外,根據有關法律,人大代表無須和選民見面,無須徵求選民的意見,也不能在媒體上公布自己的主張,而且無須向選民匯報自己的履職情況。

從這個選舉過程和要求看,人大代表不了解民眾的需要,很多民眾對人大代表也是一無所知。人大代表需要負責的對象只有一個,那就是黨組織,至於選民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想一想,同西方國家那些絞盡腦汁討好選民、辛苦奔波的議員們相比,這樣的人大代表做起來不輕鬆嗎?(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和西方的議會制並不是一回事,但還是有一些可比性)

幾個月前,德國大選,各黨使盡渾身解數在各個城市、鄉鎮向選民推薦自己。德國的選舉比較複雜,先由選民大選投票選出議員,再根據聯邦議會得票多寡,由政黨聯盟選舉產生總理和內閣成員,而選民選舉議員是最為重要的一環。記得當時,貼著候選人照片的大幅展板隨處可見,信箱裏也會時不時塞有各黨派活動的通知,一些城市中心廣場上還有候選人的即興演講。電視上,黨派間的政策辯論,對於各候選人、議員的評論節目輪番轟炸。一個感覺就是:從政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若要獲得權力,首先要想法設法獲得選民的支持。

以前也曾聽美國朋友說過,在美國競選國會議員和總統都是很耗精力的事情。美國人關心政治的人並不多,選民參選率通常在40%左右。如何讓選民認識自己,每個候選人是各顯其能。有上門自我推銷的,有做巡迴演講的,有靠媒體炒作的,反正是十分熱鬧。

想必大家對現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競選時的巡迴演講還有印象吧。說一個大家不知道的故事:以前弗吉尼亞西部選區的一位眾議員為尋求連任,提出了“與每一位選民握手”的口號。一天,他爬了好幾個小時的山路,來到一個居民區。在一個農家的門口,他看見一個老太太在劈柴火。為了討好她,議員大人就趕緊過去,作了一番自我介紹,然後接過斧頭,給老太太劈了一大堆柴禾。他想這下子老太太的這張選票非他莫屬了。可是當他走進廚房時,竟然發現自己的競爭對手正在給老太太做黃油。如此辛苦的中國人大代表,中國老百姓何曾見過?

而辛辛苦苦競選成功的西方國會議員們也並不輕鬆,很多國家法律規定,議員不能同時在行政部門任職。比如,不能既是市長,又是議員。因為行政部門代表的是政府,而議員代表的是民眾。所以,國會議員沒有業餘的,都是專職的,在任期內拿工資。工作就是全職服務民眾,代表民眾,在國家立法中辯論、討論、表決。國會議員都配有辦公室,民眾可以上門、寄信、打電話、發郵件反映情況,提出批評和建議,而議員們對此都要有所答覆。此外,國會議員在國會大廈開會期間,民眾可以去旁聽或者在外抗議。反觀中國的人大代表,有多少人是在政府工作?有多少人有自己的專職辦公室來接待民眾?有多少人願意接受民眾的投訴並助其進行解決?

追根溯源,導致中國的人大代表們如此輕鬆的原因在於中共的一黨專政。這種政治體制決定了成為人大代表的絕大多數是可以體現黨的意志之人。以2004年河北省全國人大代表構成為例,中共黨員占70%,體制內官員占70%,其餘的 30%或者是借權勢發財的富商,或者是沒什麼文化的勞模。如此代表反映的又怎能是公眾的利益?因此有人稱人大代表是“黨大代表”也不為過。

什麼時候中國的人大代表們也像西方國會議員們一樣,要絞盡腦汁地討好中國民眾?如果你希望這一天早些到來,那就請加入推到紅墻之列。

(大紀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