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兩會越辯越黑 前景已岌岌可危(視頻)
 
2010-3-9
 



【人民報消息】因唱紅打黑而名噪一時的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3月6號在人大重慶代表團會議後,接受了記者集體採訪,為重慶打黑行動和李莊案審判作自我辯護。外界評論指出,薄熙來在這次政協、人大兩會上顯得落寞和頹勢,薄熙來的政治前景已岌岌可危。

6號薄熙來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通過這一年的打黑行動,他本人的感覺是大吃一驚,原來有這麼多的問題,比想像的要嚴重。現在,殺人犯跑到全國各地的還有好幾百。欠賬還沒還完,要有長期鬥爭的思想準備。

外界觀察到,薄熙來這次不僅強調重慶原有的問題嚴重,還把責任推給了全國其他省市。他還親自為李莊案審判作自我辯護。

薄熙來說:程序非常合理。完全符合法律程序,一審、二審,六個證人當庭作證。他感覺很納悶,處理了一個律師,而且讓中國法律來處理的,怎麼就引起這麼多人大驚小怪呢?

但重慶官方喉舌華龍網2月9號報導承認,李莊案一審開庭時證人並沒有出庭作證;二審六位證人是第一次出庭。

但一審卻在證人沒有出庭的情況下,宣判李莊偽造證據、妨害作證罪成立,判刑2年半。2月2號二審開庭,李莊突然當庭認罪。2月9號二審判處他1年半徒刑,李莊當庭大喊「被欺騙了」、二審「認罪是假的」,指責重慶官方違背承諾沒有給他緩刑。

李莊的辯護律師高子程當天對自由亞洲電臺說:「因為他忽然認罪,本來就很反常。今天他又說有領導找他談過話,認罪就可以緩刑,所以他才認罪。我認為二審判決比一審判決的錯誤更加嚴重,比如說允許控方證人出庭,不允許辯方證人出庭。」

中國法律界普遍認為,李莊案是重慶打黑違反法律程序的典型。時事評論家未普表示:薄熙來這次打黑,酷似毛澤東搞文革。

「中國人權」組織前主席劉青說:「薄熙來在重慶堆砌的毛澤東塑像高達十層樓以上,即使瘋狂的文革期間,也沒有這種瘋人院創舉。而薄熙來讓人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精神出了問題的舉措則發生在奧運期間,他命令重慶女學生穿紅衛兵服裝,跳忠字舞。」

原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指出,薄熙來唱紅打黑是向賀國強、汪洋以至胡溫施壓,以便達成骯髒交易。中央紀委書記賀國強、廣東省委書記汪洋都曾任重慶市委書記。而薄熙來借打黑樹敵太多,已經沒有退路了。

1月18號中央召開西藏工作會議,政治局九常委再加四個直轄市的領導全部到齊,唯獨沒有重慶直轄市的薄熙來。2月3號省部級落實科學發展觀研討班開幕,《人民日報》報導了胡錦濤當天發表的重要講話。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3月3號評論說:「這篇報導羅列出出席開班式的所有中共高層人員的姓名,中共政治局委員和書記處書記全都榜上有名,唯獨少一個薄熙來。這表明,薄熙來在上層已經失勢,他想借唱紅打黑上位的企圖已經失敗。」

姜維平表示:薄熙來內鬥失敗,重慶打黑倍受指責,中央高層已達成共識,轉向力挺汪洋,因此輿論高調肯定廣東。

3月3號兩會開始後,薄熙來一直表現低調。香港《明報》描述說:「薄熙來似乎心事重重,心不在焉,由頭至尾未同任何人交談,也不看文件,只是不時盯著主席臺上的電視屏幕。會議開始20多分鐘,他就打呵欠,揉眼睛,顯得有些疲倦。」

值得注意的是,3月6號薄熙來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特別提到,他的夫人谷開來是中國第一批律師,在打黑中給了他很大幫助。

據姜維平透露,1984年,薄熙來調到大連金縣當了七品芝麻官,他那時已和原中央政治局委員李雪峰的女兒結婚生子,李雪峰受林彪牽連正受審查。為了往上爬,薄熙來拋棄妻子,另娶了新疆軍區政委谷景生將軍的女兒谷開來,甚至連兒子的每月60元的撫養費都賴帳,與前妻鬧到法庭。

姜維平表示,90年代初,薄熙來一當上大連市長,谷開來立即成立了開來律師事務所,肆無忌憚地利用薄熙來的職權撈錢,變相受賄,每年盈利上億元。1997年在紐約和香港等地買了房產,開了律師分所。兩個兒子都去了國外讀書,谷開來拿了新加坡綠卡。

姜維平指出,正當薄熙來不斷虛誇重慶打黑成果的時候,遼寧省委書記奉北京高層之命,正在對薄熙來和谷開來進行全面調查。不僅撤換了大連公安局長,而且改任了大連檢察院檢察長,薄熙來在大連經營20年的後院已起火燃燒,薄熙來及其死黨將面臨滅頂之災。

(新唐人記者李元翰、周天綜合報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