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援少將也和少將宋祖英一樣無腦(多圖)
 
蕭良量
 
2010-3-9
 

也和少將宋祖英一樣無腦的少將羅援!
【人民報消息】3月9日,參加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軍事科學院世界軍事研究部少將羅援作客新華網,談《美對臺軍售逼我們穿上「鎧甲」》。

關於美國對臺軍售問題,羅援說:這次李肇星前外長有一個比較形象的比喻非常好,就是兩個骨肉同胞正在擁抱的時候,第三方拿了一把刀子遞過來。你說他的用意是什麼?就是對這次美國對臺軍售中國人民表示一種憤慨。

前兩天,人民報上出了個小笑話,我覺得是對李肇星此比喻的最好回應,李肇星3月4日說:現在,我們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情同手足、血濃於水,正在進行友好交流,擴大和加強友好交往的時候,個別國家向臺灣出口先進武器,這就相當於弟兄兩個人正在擁抱的時候,有人給其中一方遞上一把匕首,「用心何在」?小笑話寫道:「臺灣說:既然情同手足、血濃於水,中共大哥,你兄弟有防身武器,你應該高興才是,怎麼會想到這裏去了呢?」


德國工人正在焊死江車隊經過的所有窨井蓋!
李肇星的思維邏輯,緣於江澤民的身教,2002年江訪問德國時,要求他的車隊經過的兩旁人行道上所有的窨井蓋都必須被焊死。一位當地的德國老人看了新聞後驚呼:天哪,這個人一定做過很多壞事,才會這麼膽顫心驚。我們連想都不會想到那裏去!

李肇星作為人大會議發言人,能夠說出這種話來,難怪深受江澤民寵愛,特別對江胃口,2003年3月還曾被江提拔當過中共外長。

羅援少將接著說:但是我還想把這個例子引伸一步,就是兩兄弟擁抱的時候,突然一方接起了第三方拿的一把刀子,那你想另一方會怎麼想?

另一方是親兄弟就會高興的說:兄弟你有了防身武器,這下我走到哪裏都踏實多了,放心多了,不那麼惦念著了!

另一方是狼外婆,那就慌了神兒了,披的假冒偽劣的羊皮開綻了,能嚇不壞麼,露餡兒了!那一次次派人出來的「義正詞嚴」都是被嚇出來的,哪一句都經不住「人的正常思維」去推敲!

中共說自己是臺灣的親兄弟,怎麼可能呢?

1996年中共就公開向臺灣試射飛彈,2003年年底,時任臺灣總統陳水扁公開聲明要求中共把496枚飛彈從他們家門口撤除。在陳水扁泄密當天,中共中央軍委極其緊張。原來,導彈部署點並不是秘密,導彈增加多少,總數在多少也不是了不起的絕密。關鍵是陳水扁透露了三個導彈部署地點以及每個地點部署的飛彈精確到個位數字卻泄露了中共天機。

你中共上嘴唇一叭搭下嘴唇,天天被幾百枚飛彈包圍的臺灣就被忽悠的認為自己「被親兄弟」了?

現在,臺灣還沒買美國的軍火自衛,中共就直蹦,真是一奶同胞能這樣做嗎?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裏有馬克思列寧嗎?認馬克思列寧為祖宗、殘害中國大陸人60多年的獨裁中共詐稱是臺灣同胞的兄弟,這連毛澤東都不承認。

毛澤東曾三次對日本客人說了實話,感謝日本侵華日軍侵犯中國,讓國民黨集中精力對付日軍,而給共產黨高舉「抗日」大旗、卻只在後方收編地方軍和游擊隊,忙於擴大地盤製造了絕佳機會。

64年7月10 日,毛澤東接見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回答對方對侵華的致歉時稱:「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其後,同樣的話,毛又向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日中輸出入組合理事長南鄉三郎表示過。72年9月25日,與日本建交之際,毛又對時任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再次重覆此話。

在抗日戰爭時期,國軍300個師一直浴血奮戰在抗戰的前線,國民黨戰死疆場的將軍二百多人,為趕走侵華日軍付出巨大犧牲。共產黨的指揮官幾乎毫無損失。被共產黨宣傳的「平型關大捷」還是「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犯錯誤造成的。毛不僅在1940年就指責了百團大戰,1959年再予徹底否定;以致「平型關大捷」的一號功臣林彪也趕忙認錯。所以2010年3月的人大發言人李肇星的「兩兄弟擁抱論」是世界級的「皇帝的新衣」。


新華網有關羅援少將講話的報導。
羅援少將說:所以中國人民這次美國對臺軍售感到憤慨,以前我們說中國人民的感情受到了傷害,但是這次我們要用這個詞,中國人民「憤怒」了。

中國人民,包括我在內,都覺得羅援少將這話太無腦兒。宋祖英少將的好友們都怕她在公眾場合說話,怕她不知下句會說到哪裏去。羅浩泄露老婆是「腦膜炎」,怎麼……不光是宋祖英少將,中共的少將都是給老百姓茶餘飯後消化食兒的笑料?

羅援少將還記的不,2009年6月,河南鄭州市須水鎮西崗村原本被劃撥為建設經濟適用房的土地被開發商建了別墅和樓中樓,記者對鄭州市規劃局進行採訪時遭到副局長質問:「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再無腦您也知道這話的意思是把黨和人民對立起來的。

最新的一個例子,就在兩會期間的3月7日早上11點多,人大湖北省代表團新聞發布會臨近尾聲,《人民日報》下屬的《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向湖北省省長李鴻忠提了最後一個問題:「您對鄧玉嬌案怎麼看?」李鴻忠臉色頓時陰沉。

李鴻忠連續質問劉傑三遍:「你是哪裏的?」劉傑還沒反應過來:「啊?……人民日報的。」李鴻忠接著斥責說:「你真是《人民日報》的?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去!」李鴻忠一把搶走了劉傑的錄音筆,隨後徑直走向電梯。女記者劉傑紅了眼圈。在場的喉舌們都沒了自己的喉和舌,一片寂靜。


書記林嘉祥敢說實話!
羅援少將還記的2008年的猥褻門事件麼,主角林嘉祥書記對受害小女孩的父親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敢跟我鬥!」「我就是幹了,怎麼樣?要多少錢你們開個價吧。我給錢嘛!」「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呀!敢跟我鬥,看我怎麼收拾你們!」「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麼樣?!」

一位網友說:我忽然有點感動,歷來我對黨的幹部千篇一律的面孔,虛偽的作風頗有反感,可林書記的出現讓我知道,領導幹部也不都是虛偽的,也有敢於表露自己的真實想法, 表達自己心聲的,那句「我就是幹了,你們算個屁啊」在我耳畔久久回響,這是「中共建政以來唯一的一句大實話」。

既然早已經穿幫了,羅援少將何必還拿「中國人民感到憤慨」、「中國人民的感情受到了傷害」、「中國人民憤怒了」、「中國人民……」當婊子的貞潔牌坊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