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李鴻忠省長
 
2010-3-10
 
【人民報消息】作者蕭山3月10日發表文章《看戲的妨礙了演戲的》道,我讚賞“兩會”期間,那些追著劉翔和劉翔賽跑的記者們,他們中的大部分相當清楚他們在幹什麼──報導一個一年一度的盛大娛樂事件。他們同好萊塢的娛樂記者們一樣的敬業的跑,不同的是他們跑在中國的政治中心天安門廣場附近。

不過,向中共湖北省長詢問“鄧玉嬌”的中共《人民日報》子報《京華時報》的那位女記者,顯然突破了“兩會”記者的潛規則──配合“兩會”的演員們演戲。說實在的,我不知道,是她真傻,還是心知肚明卻又心血來潮擅自更改劇本──突然記起了再過一天就是她和鄧玉嬌們節日?(事情過程詳見http://is.gd /9TySQ)

李省長的惱火是正常的:你打斷了我們演戲的進程。你看,前幾天我們主角和配角演的多好啊:“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監督政府,同時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為什麼不讓我們熱熱鬧鬧,圓滿勝利的演完這場大戲呢,全世界人民都在看呢。

說實話,我還是有點驚訝李省長不過關的演藝素質──官至部級,演藝素質應該是相當的好了,抑或是因為連續演出太疲勞了而造成這次演出不投入?他完完全全可以演得更好一點,不給黨和政府出醜。

另一方面,我喜歡坦率的人,所以我如同喜歡祿軍局長一樣喜歡李鴻忠省長。他們兩個說了一句類似的實話,更嚴格的來說,質問了一個類似的問題。之前,祿軍局長質問記者:“你是要為黨說話,還是要為群眾說話?”而這次,李鴻忠省長質問記者:“這位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

當全世界人民都在投入看演出的時候,他卻跳到戲外向觀眾解釋這是一場戲,多可愛啊。

有些人的“下臺”以及“對不起選民”云云,我覺得“too simple”,“naive”。李省長是黨的幹部,《人民日報》是黨的機關報,《京華時報》是黨的機關報的一個子報,不做黨的喉舌就是失職,李省長這樣質問那個女記者體現了相當高的政治覺悟,黨會讓他下臺嗎?再退一步講,即使黨要他下臺,也與你們這些“屁民”無關啊,你是黨員嗎?“對不起選民”更是無中生有,省長的選民是誰?

注意兩會“政府工作報告”的這句話“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監督政府,同時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主語在那呢?因為大家都知道主語是誰,所以連主語都省去了。

對那些犯糊塗的人提醒一句。記住,在中國大陸,任何“批評政府”、“監督政府”、“讓權力在陽光下”之類的美好言辭之前,都默認的省掉了“在黨的領導下”這幾個字。──事實上,只要你願意,你可以在任何語句前加上這幾個字,絕對與現實沒有什麼失真。

 
分享:
 
文章二維碼: